很夜色下的天音宗显得很漂亮,纵然无边庞大的区域一点都不显得黑暗,某些山头有神光灿灿升腾,有绽放光芒的异兽奔走,也有霞光粼粼的植物绽放美丽……

    相比起白天,天音宗夜晚显得更加具有仙境气息。

    在清荷之处吃了一顿清淡的饭菜,和白芸喝了很多酒,并未醉,已经是到告辞的时候,毕竟男女有别,孤男寡女没有过夜的说法。

    “白兄,走,我带你去住的地方,你带来的人都在那里,到了地方我们继续喝”白芸开怀道。

    一通酒喝下来,白芸男儿气概爆棚,都开始和白杨称兄道弟了。

    “白姑娘有兴,我定当奉陪”白杨也不怕,喝酒嘛,谁怕谁。

    看了院子中对着一堆空酒坛不知道怎么整理的小兰,清荷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笑意,开口道:“你们呀,少喝点,喝多了伤身”

    “小师妹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喝劣酒当然伤身,喝美酒那可是好处多多,尤其是到了我们这种地步,喝再多的酒都不会有事儿的,你也别送了,没有御空能力还得送你回来,我和白兄先走了”白芸随意挥手道。

    一个白杨一个白云,称兄道弟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是亲兄妹呢。

    话说白芸虽然长得面嫩,可实际年龄却比白杨不知道大多少,换成这个世界的年月算法,白杨在这边还不到十岁,然而此时白芸却称白杨为兄……

    “清荷你留步吧,明天再来看你,小猫她们也在,你们也很长时间没见了,你身在异乡难得见到故人,到时我一并带来”白杨也开口道。

    微微蹲身,清荷淡然道:“也好,白公子你们慢走”

    告辞一番,白杨和白芸来到清荷小院门口,就要腾空离去的时候,白杨目光一闪停下脚步,心有所感看向天音宗深处某个方向问:“白芸姑娘,那边是什么地方?”

    看了一眼白杨指的方向,白芸不解道:“白兄是指什么地方?你只是指了一个大概,实际上那个方向还广阔得很呢”

    微微皱眉,白杨说:“具体我也不清楚,白姑娘能否可以给我说说那个方向有什么特别之处?”

    “唔……那边啊,过去很远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有药园,有弟子居所,更远的话,就是我天音宗的内门核心了,有两个堂口分部那个方向,再远是一些修为在人王境以上的长老居所,哦对了,那个方向还有我天音宗我这一辈的大师兄居所呢”白芸解释道。

    “你大师兄?也是你母亲的弟子吗?”白杨好奇问。

    摇摇头,白芸说:“不是,大师兄虽然是大师兄,却不是我母亲的弟子,准确的说是我母亲当年的师兄,也就是我师伯的弟子,不过师伯在几元前邪气外泄事件中去世了,大师兄在我们这一辈修为是最高的,很早以前就踏足人王境了,实力深不可测,有望踏足地皇境的存在,公认的大师兄,没有人不服,对了,大师兄叫方昊,人很好的,对任何师弟以及下代弟子都很照顾,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看得出来,白芸对于那所谓的大师兄方昊很是信服,而且此人恐怕在天音宗是话题人物,此时白芸大有停不下来的架势,滔滔不绝继续道:“你看啊,你和我大师兄都是绝代天骄一样的人物,若是认识的话恐怕会上演一副相见恨晚的画面,哈哈,想想都期待”

    待到白芸说完,白杨耸耸肩道:“若有机会的话,倒是想见识一下你的这位大师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风华绝代人物”

    “放心,我会给你们安排见面时间的,对了白兄,你之前问那个方向是所为何事?”白芸拍了拍白杨肩膀保证道,然后才想起白杨问那边的目的。

    “没事,我就随意那么一问,走吧”白杨并未多说什么,随意敷衍道。

    “也好,白兄跟我来”白芸也不以为意,带头腾身而起往天音宗内部飞驰而去。

    白杨跟上,两人踏空而行,一路上,白芸帮白杨解释天音宗的一些景致。

    之前白杨问那个方向可不是随意问的,就是那时他莫名感觉心头有些压抑,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心有所感那种感觉来自于那个方向,所以才有那么一问。

    只是一种莫名其妙一闪即逝的感觉而已,白杨并未说明,连发生什么白杨都不知道呢怎么说?说出来搞不好还会出现不必要的波澜。

    天音宗大师兄方昊,听这个姓这个名貌似就很厉害的样子,仿佛这个名字的人本身就一定肯定应该成为风云人物一般,白杨记住了这个名字……

    白芸安排的住处已经属于天音宗内门核心区域了,实际上距离清荷居住的地方也就上千里路而已……

    这是一个单独的山头,顶端有一个雅致的院落,小猫她们此时就在这里。

    白芸给白杨指了一下,她自己居住的地方就在这个山头边上的另一个山头上。

    看了一眼,白杨心中无语,不愧是超级二代小公举一样的人物,居住的山峰占地极广,顶端深入云天,整个山头都有洁白光芒冲霄,照亮了一方天地,山上精美建筑与植物比比皆是,再普通的东西流落到普通人中恐怕都会引起一番血雨腥风。

    没办法,那山上一根普通的草都是珍贵植物这就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了……

    “少爷回来啦……这位是?”

    白杨来到这里,小猫第一时间迎接出来,看到随之而来的白芸当即一愣,自家少爷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一个姑娘?

    “猫儿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白芸姑娘,我给你提过的”白杨招手拉着小猫的手说,然后给白芸介绍道:“白芸姑娘,她叫小猫,虽然我和她并未完婚,但她却是我妻子……”

    “小猫姑娘你好,这么漂亮,便宜白兄了,来,初次见面没有什么见面礼,这支簪子就送你了……”白芸落落大方的和小猫打招呼,顺手就从头上撸了一支簪子塞小猫手里。

    推辞一番拒绝不了,在白杨的示意下小猫只能手下。

    随后白杨又给白芸介绍了冰清玉洁安九他们,一一认识,最后白芸在看到血婴丫丫和红球的时候顿时和一般女孩没有什么两样,双眼放光想要抱在怀中蹂躏,然而俩小家伙并不买账,让她没有能得逞,这让白芸老大不愿意。

    一番笑闹后,白芸和白杨再次喝酒,在这里可能是少了清荷的缘故,白芸更加放得开,喝到中途撸起袖子踩在板凳上和白杨划拳。

    划拳这种东西是白杨‘发明’教给她的,她觉得这太有意思了,喝酒就应该这样嘛,爷们儿,以前喝酒都什么玩意,哪儿有这种方式来得自在,虽然总是自己输……

    待到夜深,饶是白芸的修为酒量也喝高了,最终并未回自己住处,白杨让冰清玉洁四姐妹服侍她住下。

    完了白杨才有时间询问白天自己离开后的情况。

    小猫解释完,白杨平静点头表示明白了,但司徒明雪四个字却死死的被白杨记住,想要强行抓走冰清玉洁四姐妹,呵呵……问过我吗?

    一夜无话,答应过第二天要带小猫她们去拜访清荷的,白杨没有食言,简单的准备一下就带小猫她们过去了。

    至于白芸并未跟去,她办事儿显然很认真,宿醉醒来跟没事儿人一样,丢给白杨一块能随意在天音宗绝大部分地方行走的令牌,独自去了大光皇朝皇都帮白杨询问治疗蓝欣状况的办法。

    带着小猫她们来到清荷住处,清荷显然已经等候了一段时间,她和小猫等人是认识的,见面后难免一番嘘寒问暖的寒暄。

    边上白杨观察细致入微,发现清荷在说话的时候有些不在状态,可对方不说他也不好问,万一是人家女孩子不方便的什么情况是吧。

    然而白杨不问清荷却主动开口了,她看着白杨歉意道:“白公子,近段时间我恐怕不能带你们游览天音宗了,还望见谅,而且我等下有急事要离开一趟天音宗,无法招待你们,真是抱歉”

    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状况,白杨愕然问:“清荷姑娘既然有事,那我们也不好打扰了,不过我能问问清荷姑娘什么事情吗?若是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轻轻摇头,清荷说:“只是一点小事,我来天音宗半元时间,按照规矩每个天音宗弟子每一会都需要执行一次任务,只是之前从未有人给我说过,昨夜你们走后,有人前来告知我,必须要去完成一次任务了,因为我从未执行过任务,已经有很多人暗中流传我仗着师傅的威势搞特殊……”

    听得出来,清荷很无奈,她并不想卷入是非中,可身处当下的环境她却又不得不去适应当下的身份。

    “原来如此,不知是什么任务?危险吗?若是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反正我闲着没事儿”听完后白杨问。

    “并非难事,我接到的任务只是一些邪恶生物肆虐民间而已,任务上写得清楚,武师都能轻松解决,只是数量多了一点,我已经是宗师巅峰,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清荷缕了一下耳边发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