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幽静的庭院中,听完白杨的述说,清荷叹息道:“没想到蓝欣姐姐会有这样的遭遇,那血莲教害人不浅,若没有他们作乱蓝欣姐姐也不会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了”

    “当初德阳镇牛家蓝家遭劫,蓝欣内心充满了仇恨,加之偶然得到了一门邪意的修行功法,虽然修炼之后厉害无比,却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如今她选择封印自我意识和邪念,也不知道天音铃到底能不能治好她这种状态……”

    白杨摇头道,前来天音宗借天音铃能不能借到是一回事,即使借到之后能不能治好蓝欣白杨也没有丝毫把握。

    毕竟蓝欣的状态很奇怪,她是因为修行特殊功法才变成这样的,天音铃固然神异,哪怕是能治好蓝欣这样的状态,那么最后会不会对她的修为有所影响?

    这些白杨都不敢确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即使最后对蓝欣实力有影响,只要人能恢复自我意识,白杨都觉得是值得的。

    “师傅曾给我说过天音铃,传闻是我天音宗开派祖师留下的一件八品巅峰神兵,拥有净化神魂的功效,对于阴邪的存在有无与伦比的克制作用,传承至今,凭借这件神兵,天音宗度过了几次大劫依旧屹立不倒,很是非凡,白公子,蓝欣姐姐的状况,是修行功法的缘故侵蚀心灵,让她的意识充满了邪恶的杀意,想来天音铃应该能治好她的这种状态,所以不必担心”清荷想了想说道,显然对于天音宗天音铃能治好蓝欣的状态她很有信心。

    “也只能期待如此了”白杨点头道,凡事往好的方面想。

    其实这会儿说这些都没用,毕竟能不能借到天音铃还是一回事呢。

    “白公子不必担心,有白芸师姐出面,虽然天音铃珍贵,机会还是很大的”清荷仿佛看出了白杨心中的担忧,开口安慰道。

    这个世界没有说曹操曹操到这种说法,不过这句话用在此时很应景,在白杨和清荷谈话到这里的时候,离去不就的白芸又回来了。

    不过此时回来的白芸面带纠结之色,这让白杨心头一沉,开口问:“白芸姑娘,结果如何?”

    看白芸脸色白杨就知道机会不大,但心中还是抱着一丝期待。

    看了看白杨,白芸苦笑道:“白公子,借天音铃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了”

    “为何?是因为贵派掌门不肯吗?若是可以的话,白芸姑娘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想亲自和贵派掌门谈谈”白杨抱着一丝希望看向白芸说。

    轻轻摇头,白芸说:“白公子误会了,并非家母不肯借天音铃给白公子,而是如今无法借给你……”

    “这是为何?”白杨不解问。

    来到凉亭中坐下,白芸说:“白公子,此事说来话长,容我慢慢道来,五元前,在我大光皇朝境内,距离我天音宗以西一百六十多万里的地方出现了一次邪门事件,一处地表无故裂开,内中有邪气汹涌而出,那邪气所过之处,生灵沾染莫不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恶魔一样没有思维只知道杀戮的怪物,短时间内邪气就辐射出去近十万里疆域,一时间生灵涂炭,当时皇朝对此次事件都束手无策,无奈请求我天音宗出手帮忙,处于道义,家母携天音宗强者以及镇宗之宝天音铃前往,一番施为下来,依旧无法根除邪气外泄,最终只能将天音铃留在那邪气出口镇压外泄的邪气,事到如今,天音铃不能离开那里,自然也就无法借给白公子了,并非我天音宗吝啬,实在是如今天音铃是镇压邪气的关键,不能移动离开,还望白公子理解,这件事情发生在我不在宗门的时间,事先并不知道,也是之前我去询问母亲才知道的”

    听完白芸解释,白杨只能苦笑,这就没法搞了,事情不凑巧啊。

    还有,邪气外泄,生灵沾染就会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这怎么听都有一种生化?;母芯?。

    叹息一声,白杨也没办法,只能说:“如此的话,看来我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也只能这样了,不过白公子不用着急,一定会有办法的,如果白公子不急的话,我帮你去大光皇朝皇室问问,看有没有能治疗蓝欣姑娘的办法”白芸说道,对于白杨的事情很是上心,不知道是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还是纯粹是想还白杨的人情。

    “不用劳烦白芸姑娘了,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白杨摇头到,变相的拒绝了白芸的好意,他不觉得对方亏欠自己什么,蓝欣的状态不知道什么办法才能治好,并不想劳烦白芸。

    “白公子别这么说,其实不麻烦的,若是不急的话,白公子先在我天音宗住下,给我几天时间,我去皇都问问再回复你”白芸再度说道,虽然白杨拒绝了她的好意,但她依旧热心的想要帮忙。

    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人家好意就有点过了,此时白杨也只能说:“如此的话,那就麻烦白芸姑娘了,事不可为也不必勉强”

    “倒是不勉强,正好我和三公主很久没见,顺道去看看她”白芸如此笑道,不想让白杨觉得太过麻烦自己。

    暂时无法借到天音铃,不提这扫兴的事情,接下来的话题就轻松了,不白杨和她们闲聊谈天说地,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幕降临。

    天音宗深处那间石室之处,离去的黑衣青年再度来到了这里,单膝跪地低头冲着石门道:“回禀大人,有结果了”

    “说!”石室内再度传出那个冷漠的声音。

    黑衣青年汇报道:“大人,此时那叫白杨的人依旧在清荷之处不曾离去,从属下打听的情况来看,那白杨很早以前就和清荷认识,他们认识的时间应该在清荷姑娘来我天音宗之前,那段时间他们有什么交集并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清荷姑娘和白杨关系绝非普通朋友关系!”

    “只是这些吗?”石室内传来声音问道,听不出悲喜。

    门外黑衣青年浑身一颤,立即说道:“还有还有……大人,属下打听到,那个叫白杨的人不简单,他来自一个叫陈王朝的地方,有着神道天师境的修为,不久前在此间引动三次天象的也是他,一幅画,一首诗,一首曲,引来天打雷劈,道主神兵现世,百鸟朝凤,其光彩盖压无数同辈天骄,如今他和清荷姑娘交好,恐怕……”

    “哼,我让你打听白杨的具体情况,你就给我带来这些众人皆知的信息?留你何用!”

    不等门外黑衣青年回答完毕,石室内传来一声冷哼,下一刻,那黑衣青年一脸惊恐的表情中,他的身躯刹那崩碎成飞灰消失不见。

    这个黑衣青年可是有着大宗师之境的修为,连一点征兆都没有就死了,死得没有一点痕迹,明显是石室内的存在所为,也不知道石室内的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

    门外黑衣青年死后,石室内那声音传出说道:“来人!”

    “大人”下一刻,另一个有着大宗师境修为的黑衣少女出现,一脸冰冷的她单膝跪在石室门口眼中带着惶恐和崇拜的神色,很是复杂。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清荷师妹来我天音宗已经半元时间,有掌门不遗余力的功夫资源培养,修为也已经快到大宗师之境了吧?”石室内传来冷漠的声音说道。

    “回大人,是的”黑衣女子回答。

    “半元时间,宗师巅峰,她享受我天音宗如此多的好处,也是时候出一份力了,我天音宗的正式弟子,每一个一会都会出一次任务,虽然清荷是掌门弟子,却也不能例外,给她安排一个任务谁也没法说一个不字,要不然至我天音宗规矩于何地,现在去给清荷安排一个任务,我记得西面一百五十万里外一直有妖孽作祟,外围并不是很强大的样子,已经肆虐了很长时间,清荷宗师巅峰修为应该能应付过来,就让她去哪里除掉一些吧!”石室内的存在传来话语安排道。

    “属下遵命,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黑衣女子低头道。

    “暂时这样,下去吧”

    “是……”

    待到黑衣女子离开后,石室内的存在再度叫来一个黑衣人说:“清荷去了邪恶存在作祟的地方执行任务,将消息散布出去,我想一定会有很多爱慕她觊觎她的人跟去,那白杨想来也一定会去,届时想办法制造点事端给我除掉那个白杨!”

    “是!”得到命令,第三个黑衣人领命而去。

    然而这还没完,石室内的存在再度召来了第四个黑衣人吩咐道:“若是白杨死了,清荷也不用回来,将她处理掉,记得处理干净,最好是找个替死鬼知道吗?这事儿办砸了后果你知道!”

    “是!”

    石室内的那人一个命令一个命令的发布下去,无形中一个阴谋已经笼罩了白杨他们。

    这个阴谋的出现白杨是不知道的,有道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白杨来天音宗并未得罪任何人,可无端端的却有人想要至他于死地,这种事情找谁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