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出盗版!  听到声音,白杨转头一看,旋即一喜,站起来说:“白芸姑娘,原来真的是你!”

    来人正是白芸,当初和白杨一起从血莲教禁地中出来,后来血莲教覆灭后就离去了,如今再次见面,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白公子,我们又见面了,一段时间不见,不曾想白公子已经踏足天师之境,实在是让我汗颜,来我天音宗直接报我名号就是,何必去和那些人一起参加无聊的考核”

    白芸踏入小院和白杨打招呼说道,显然对于白杨到来天音宗之后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

    她是一个容貌不下于清荷的女子,可却没有清荷身上那股出尘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血莲教禁地中当大姐头当惯了,说话的语气有一股十足‘江湖气息’。

    什么叫报你名号就可以了,你当你是天音宗扛把子啊。

    心头古怪,白杨笑道:“我倒是想直接上山来的,可在山下你天音宗的人说最近天音宗闭门谢客,我只能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了,好在我还有一些小聪明,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故人”

    “若白公子的手段也只能算是小聪明的话,山下的那些青年才俊还怎么活?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坐,好久不见,先干一坛再说”

    白芸大大咧咧的走过进凉亭说,顺手就丢给白杨一坛美酒,仰头咕嘟嘟的一通猛灌,雪白修长的脖子伸展,人头大小的一坛酒没几下就近了她的肚子。

    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白杨避开视线,心中嘀咕喝了那么多也不见肚子鼓起来。

    白芸的热情不好拒绝,白杨也只能一口干下酒坛中的美酒。

    别看白芸长得柔弱,估计是血莲教禁地中的经历让她拥有了纯爷们性格,喝的酒也是猛烈无比,一口下去白杨直觉浑身仿佛火烧,额头都见汗了。

    一坛酒下肚,白杨放下酒坛长长出了一口气说:“好酒!”

    白杨不懂酒,说好酒也就随意那么一说,至于好在什么地方鬼才知道,喝完酒不都这么说的么?

    “那是当然,一千元陈酿烈火烧,市面上万金难求,更难能可贵的是,大宗师之境一下的人喝了这酒都能起到滋养筋骨的效果,不过对于白公子来说这也只能是普通美酒了”白芸笑道,显然对于白杨的豪爽也是很满意的。

    一千元陈酿,换在地球那边可是三千年时间,如此漫长岁月保留下来的美酒,估计也只有白芸这样的人才可以随意享用了,土豪不解释……

    白杨和白芸寒暄的时候,清荷在边上一脸淡然微笑的看着,此时有了空档才开口道:“白公子和白师姐认识?”

    “当然认识,小师妹我跟你说,当初若不是白公子的话,我不说能不能回到天音宗,连命什么时候丢了都不知道呢,说起来我相当于欠白公子一条命!”白芸点头笑道,并未仔细述说血莲教禁地中的事情。

    “白姑娘言重了,当初我也只是自救而已,欠我一条命这样的话就别再说,我可承担不起”白杨摇头道。

    “白公子的恩情我记在心中,好了,不说这些了,白公子,我看你和我师妹相谈甚欢,一副哥有情妹有意的样子,恐怕山下那些青年才俊要痛心疾首了哦”白芸目光在白杨和清荷身上扫视一脸古怪的说。

    “师姐,我和白公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清荷摇头无奈道,显然是清楚白芸性格的,此时虽然语气有些嗔怪,却依旧云淡风轻。

    若一般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怕是要脸红心跳掩面而逃了,清荷却能坦然面对。

    “小师妹,那你说说我想的是哪样呢?一直以来你对任何人男子都不假颜色,难不成一早心房就被白公子占据了?若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乐见其成,换做其他人的话,哼哼,想都别想”白芸此时一副想要撮合白杨和清荷的语气道。

    这都什么玩意啊,白杨无语,摇头打岔转移话题说:“白姑娘,你称清荷为小师妹,难不成你们的师傅是同一人?”

    清荷的师傅是天音宗掌门,地皇境强者,若也是白芸的师傅的话,白芸的确能在天音宗大部分地方横着走,难怪之前那人王境的沈长老在她面前都要陪着笑脸。

    轻笑一声,白芸说:“我师傅和小师妹的师傅可以说是同一人吧,毕竟清荷小师妹的师傅是我娘”

    表情一愕,白杨心道原来是这么个情况,难怪当初白芸一副血莲教翻手可灭的姿态,搞半天她老娘是地皇境强者,更是天音宗掌门,妥妥的超级二代小公举不解释。

    如此一来,天音宗内人王境强者都得陪笑脸也说得通了,不给任何人面子也不能不给这个小祖宗面子不是。

    不等白杨说话,白芸看向白杨笑道:“白公子,之前你不在的时候,我天音宗的真传弟子司徒明雪欲要对你带来的人不利,不过被我及时发现化解,原本想要将其剥皮抽筋的,可他师傅极力周旋,最终也只是让他付出了点不痛不痒的代价,不过这事儿没完,有机会我再收拾那家伙!”

    目光一闪,白杨拱手道:“多谢白姑娘”

    这会儿白杨没有具体问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白杨却是记住司徒明雪这个名字了,他是要对小猫等人不利吗!

    白杨不再过问这件事情,白芸也就不提了,反而好奇问:“白公子,我很好奇,你来我天音宗的目的恐怕不是和其他人一样追求小师妹吧?横跨万水千山而来,你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做到的我就不问了,我想说的是,若是你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说,能帮忙的我绝不推辞”

    正愁不知道如何开口借天音铃的事情,此时白芸话都说到这儿了,白杨适时说:“白芸姑娘,实不相瞒,我来天音宗其实是有事相求的”

    “说说看,若是我能做到的话白公子就不必去问其他人了,在整个天音宗乃至大光皇朝,我想我还是有一些分量的”白芸一脸我的面子很好使的表情说。

    想了想,白杨道:“白姑娘,我那朋友蓝欣你见过了吧?”

    “白公子指的是如同邪魔般的那个女子?”白芸眉毛一挑说。

    “不错,正是她,想来白姑娘也看出她和一般人不一样了,实不相瞒,我那朋友以为修行功法的缘故,导致迷失了自我心性坠入杀道,如今选择自我封闭意识只留一丝活着的本能,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听闻天音宗有一宝名叫天音铃,能够治愈这种状态,所以我才来天音宗想要借这件东西,看看能不能将我那朋友治好,我那朋友也是个可怜人,血莲教作乱中家人差点被杀光,如今又变成这个样子,作为朋友,无论如何我也不想看到她如此痴痴傻傻的一辈子”白杨开口说出了此番来意。

    听了白杨的这番话,白芸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沉默片刻,她看向白杨尴尬道:“白公子,天音铃能不能治疗你那朋友的状态我不知道,可天音铃乃是我天音宗镇宗至宝,非生死存亡之际不能拿出,你想借的话恐怕有些困难”

    “这点我理解,我只是想借来试试能不能治好我的朋友,若是不行的话再想其他办法,白芸姑娘,你看这样如何,帮我引荐一下你的母亲,也就是天音宗掌门,我想当面向她开口借天音铃”白杨带着期盼的目光说。

    他想的是,借天音铃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借到的,若是能见到天音宗掌门的话,对方实在是不借,他也想问问能不能用什么东西进行交换之类的,总之就是尽力而为了。

    看着白杨一脸认真的表情,白芸轻咬嘴唇纠结片刻,旋即丢下一句‘白公子稍等,我去问问我母亲’的话转身飞驰而去。

    知道白芸是一番好意想帮忙,白杨无法拒绝,此时只能等待结果。

    待到白芸离去后,边上的清荷开口问:“白公子,蓝欣姐姐怎么了?”

    “此事说来话长,还要从血莲教说起,当初……”等待的过程中,白杨给清荷述说蓝欣的遭遇和情况,清荷也是认识蓝欣的,这没有什么不能说。

    此时,天音宗,另一处。

    一间紧闭的石室门外,一个黑衣青年冲着石室方向单膝跪地低头不语,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一眼石室方向。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室内传出一个淡漠的声音问:“情况怎么样了?”

    “回大人的话,通过第一关第二关的到目前为止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五个还卡在第三关未能上山见到清荷姑娘……”

    门外黑衣青年话说到这里,石室中一股恐怖的气息传递出来,让门外的黑衣青年浑身一抖。

    那股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等黑衣青年将话说完,内中淡漠的语言打断他问:“意思是有人上山去见到了清荷了?是谁!”

    “回大人,我目前只打听到那个人叫白杨,其他情况一概不知”黑衣青年惊恐回答。

    “密切注意那边的一举一动,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要知道那个白杨和清荷见面后说的每一句话,还要知道那个白杨的所有情况,如果做不到的话,你提头来见我吧!”石室中再度传来冷漠的话语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