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峦叠嶂,薄雾如纱,有幽静石阶隐于山间,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亭台伫立供人游玩歇息,清澈小溪潺潺而流,古朴石桥述说历史沧桑。

    薄雾,山峦,小溪,石桥,野花,飞鸟……一切的一切,构成了一副美如画卷的景色。

    凌空行于山间,受环境的影响,白杨只觉心旷神怡,内心都变得平静下来。

    不用指引,他直接往主峰踏空而去,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他的目的地就在那里。

    来到主峰山下,之前出现在凉亭处的女子早已静候于此。

    显然对于有人能上山来她感到有些意外,美目打量白杨说:“这位公子请留步”

    声音清澈,宛如涓涓细流,却带着丝丝不容置疑的味道。

    她虽然只有大宗师境修为,但这里是天音宗,这就足够了,没有人能在天音宗内不听从天音宗的安排!

    “不知姑娘有何赐教?”白杨停下拱手问。

    对方平静看着白杨道:“公子既然能上山来,想必已经自信得到了第三关考核的答案,若是这样,还请将答案告知于我,若是不知道答案的话,还请公子下山去吧,我会当公子没有来过”

    原来是确认答案的,白杨点点头表示理解,说道:“我能来此,当然是已经猜出了答案”

    “还请公子告知”对方情绪并没有什么波动看着白杨说,没有听到答案显然是不信的。

    看了前方云雾缥缈的山峰,白杨感慨道:“答案是‘自由’”

    “自由?”

    “自由!”

    姑娘沉默片刻,有些惊讶的看着白杨说:“虽然公子的答案是正确的,但我还是想听公子为我解惑,为何你觉得那个水字的答案是自由?”

    稍微想了想,白杨笑道:“白云缥缈,随风天涯,倦怠之时,化而为雨,雨聚成水,水流成溪,穿行于山地,林间,草丛,见过枯藤老树,见过悬崖落石,见过四时花开,见过离合悲欢,待到大江东去,海纳百川,它已见过红尘美景尘世苍生,叹世事无常,心起化云,再随风天涯,无拘无束,欲要寻那宁静之所安息,故而水无常,化云天涯,化水游历世间,它本无束,所以,那个水字代表的是自由”

    “公子大才,一个水字能比喻得如此细腻,答案正确,公子请上山吧”

    听完白杨的话,那姑娘虽然依旧薄纱蒙面,却是眼带笑意,看着白杨微微蹲身说。

    白杨点头微笑,旋即迈步向前,路过那姑娘,前行几步,停下转头说:“姑娘,水无常,它只是水,并不代表任何,那个水字的含义是自由,并非水本身代表自由,而是因为那个水字在写它的人心中代表自由”

    说完,白杨也不等姑娘回话,淡然一笑继续上山。

    姑娘看了看白杨的背影,又看了看云雾缥缈的山峰,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路,白杨没有踏空而行,而是顺着古朴的石径一步一步向上,看着周围的美景,白杨心中感叹,这山这水这花虽美,却是束缚了一颗向往自由的心。

    路有终时,待到天边晚霞展露美丽的时候,白杨来到了路的尽头。

    这里有一座宁静的小院,不大,雅致的小屋三两间,篱笆环绕,篱笆上爬满的不知名藤蔓开着洁白小花,花儿有微光绽放,宛如星辰闪烁。

    院中有一片小竹林,竹林边上有一个小池塘,池塘中有盛开的白莲花在风中摇曳吐露清香。

    站在小院门口,白杨驻足不前,心绪波动,只觉人世无常。

    吱呀……

    小院雅致的小门打开,一身穿翠绿衣衫的姑娘俏生生出现在白杨眼前。

    姑娘长得俏皮可爱,看到白杨的第一眼先是一愣,原本带着点不满的小脸一下子绽放欣喜神色,眼睛眯成月牙惊喜道:“白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兰姑娘,好久不见,出落得越发漂亮了,以后不知道会便宜哪个臭小子”白杨看着眼前俏生生的姑娘笑道。

    小兰姑娘并未在意白杨的调侃,激动的上前一步,又驻足,手足无措道:“真是白少爷呀,我还以为……”

    “小兰姑娘以为什么?”白杨笑问。

    “我还以为是其他臭男人呢,如果早知道是白少爷的话,我就,我就去迎接你了……,哎呀,我得去告诉小姐去,她还不知道你来呢……”

    小兰清脆的声音说道,惊叫一声,提着裙摆风风火火的跑进小院中去了。

    张了张嘴,白杨摇头轻笑,这个小兰,还是这么冒冒失失。

    并未等她再来迎接,白杨迈步踏进小院。

    四处打量,他可以看出,这个小院的一切,都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一点点亲手布置的,显然此间主人对这里的每一株花草都倾注了莫大的情愫。

    来到小院中池塘边,看着清澈水中的盛开白莲花,一时之间眼神有些恍惚,他仿佛看到曾经那个女子的身影,白衣飘飘,不滞于物,欲要随风化云天涯而去。

    白杨心有所感,微微转身。

    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几米远,女子很美,美得有些不真实,她好似一朵山间峭壁上静静绽放的小白花,又仿佛一朵缥缈的白云,明明就在眼前,却好似远在天边。

    她安静的看着白杨,眼神平静的宛如一汪清泉,可嘴角微微勾起的一丝弧度却显示出她内心的雀跃。

    见白杨回头,白衣女子微微蹲身道:“白公子,近来可好?”

    莫名想起一句话很应景,白杨笑道:“无所谓好或不好,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清荷,我们又见面了,他日一别,今日再聚,我差点无法将你和当初联系在一起”

    女子是清荷,当初在德阳镇教白杨这个世界语言文字的那个青楼女子,白杨帮她赎身,却并未限制她的自由,当初青木县一别,匆匆已是半元时间。

    她当初从青木县怀抱一张古琴而去,不知为何横跨千山万水来到了大光皇朝,还成为了天音宗掌门的关门弟子。

    人生境遇,谁又能说得清楚?

    当初的清荷只是一个青楼女子,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更何谈自由,可如今,当初那个卑微的女子一言一行都没有人敢忽视,莫说曾经德阳镇小小的牛家,就是陈王朝王室都得小心翼翼陪着笑脸!

    清荷眼带笑意说:“当初一别,白公子曾说,人生每一次分别都是为了下一次的重逢,如今再遇,叹时光匆匆物是人非”

    “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何来物是人非一说?”白杨摇头轻笑道。

    展颜一笑,清荷并未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而是侧身伸手一引说:“白公子能来,清荷欣喜之余却有些忐忑,此间简陋,恐怕招待不周,唯有粗茶淡饭,还望白公子不要介意”

    “久别重逢,一杯清水也能醉人,清荷姑娘也会在意这些吗?”

    “倒是清荷着相了”

    两人平淡的相遇,平淡的交谈,没有大喜大悲,一如曾经相处,宁静淡然,却又处处透露着默契。

    “小姐,白少爷,你们别只顾着说话,这边来坐吧”那边小兰开口道。

    白杨和清荷说话虽然冷落了她,但她并未生气,反而乐于见到这样的画面。

    小兰已经不再是当初德阳镇青楼中伺候清荷什么都不懂的小丫鬟,和清荷走过了很多路,看了很多事,可她直到现在依旧觉得自家小姐和白少爷站在一起才是最舒服的。

    与清荷并肩来到小竹林边的凉亭中坐下,小兰在边上带着欣喜表情泡茶。

    一口清茶入喉,白杨只觉整个人都被洗涤了一遍,脑袋变得格外清晰,显然这看似普通的清茶来自于天音宗的高级货。

    放下茶杯,白杨看向清荷问:“清荷,为何你会出现在天音宗?还成为了天音宗掌门的关门弟子?”

    清荷思绪飘飞,淡然道:“人生际遇说来奇妙,当初我从青木县离开,血莲教作乱民不聊生,清荷见到了很多人间悲剧,走过了很多地方,也凭自身当时三品琴师的本事帮助过一些人,偶遇游历世间的天音宗掌门,她说我天赋异禀,欲要收我为弟子,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她说,想要真正的自由,需要掌握与之匹配的本事才算是真正的自由,而她能给我获得自由的本事,于是,我拜她为师,师傅将我带来了天音宗,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修炼师傅传下的功法,期间有些许烦恼,不过有师傅在,我倒是能享受当下的安宁”

    听完清荷的述说,白杨心中很是愕然,什么叫大气运?这就是大气运,谁能想到,清荷这样一个卑微的女子居然会被天音宗掌门看上?

    相比起来,若是曾经血莲教的江一水知道的话,估计得哭晕在厕所。

    看着眼前淡然缥缈的清荷,白杨想了想说:“此时清荷你已经贵为天音宗掌门关门弟子,可谓站在了无数人羡慕的顶点,但我观清荷,你好像并不快乐?”

    “嗯,我并不快乐”清荷淡然道,直言不讳的说出这句话来。

    此时白杨愕然了,问:“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