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总算是清静了,白杨觉得阳光都仿佛明媚了很多,其实不管是谁,身边如果总有一个话唠机关枪似的哔哔个不停估计都要抓狂。

    说到阳光,白杨这才发现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已经快到傍晚了,而天音宗所谓的第三关考验却迟迟没有到来。

    虽然已经快傍晚,不过这个世界一天时间很长,哪怕是冬季,距离天黑也还有几个小时时间。

    目视云遮雾绕宁静的山峦,白杨实在是想不通天音宗在搞什么鬼。

    自己是来借天音铃的,莫名其妙的进行所谓的考核,白杨此时有一种进错片场的感觉,有心想去直接拜访天音宗高层,然而也要人家搭理自己才行。

    “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被我忽略了……”

    心头一道灵光一闪即逝,然而白杨却并未抓住,皱眉沉思,他总觉得如果抓住心头那个关键点的话搞不好就能轻松解决借天音铃的事情。

    然而特么想不起来啊。

    很多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明明某个问题很关键,自己知道,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能急死个人,此时白杨就出现这种状况了。

    想半天想不明白,白杨干脆不想了,说不定不经意间就会想起。

    莫名的,白杨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头,抬头一看周围,游戏愕然,他发现这会儿周围的几个人貌似都有点不对头。

    比如那个在凉亭中的九皇子,这会儿提着酒壶居然迟迟忘了喝,眼神有些茫然,思绪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再比如水面上站着那个,完全不在状态,闭着眼睛睫毛在颤抖,一只脚都陷入水中了都不知道,再再比如原本把玩树叶那家伙,这会儿皱眉在方寸之间打转。

    “这是在搞什么鬼?”

    看着一个个魂不守舍的样子,白杨有些搞不懂情况,难道是自己之前想问题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先有鸡,一定是这样,鸡才能生蛋,然而不对啊,鸡是从蛋里面出来的,没有蛋就没有鸡,可蛋是哪里来的?鸡生的啊……”

    那绿袍青年嘴里嘀嘀咕咕,双手十根手指头不停比划,眼神涣散简直跟陷入了魔障一般。

    看到绿袍青年这样,白杨大概明白为毛气氛不对了。

    神特么,一个个有为青年居然都在纠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话说你们要不要这么无聊?

    白杨有点哭笑不得,心道这几个家伙千万别因为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搞得走火入魔才好,要不然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就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宁静的山上有人下来了。

    下来的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踏空而来,白纱蒙面,有着大宗师境修为。

    她来到这里也发现了气氛有点不对劲,却并未纠结,古怪的看了一眼,她拿出一张白纸,轻飘飘的丢入了凉亭中凌空飘着。

    丢出白纸后她说:“诸位公子,这是第三关,若是谁能明白其含义自可上山,若是实在不明白就自行离去吧”

    说完,她再度古怪的看了这边一眼,转身踏空离去消失在山上云深处。

    直到这会儿周围陷入纠结中的几个青年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完全不在状态,下意识看向那张凉亭中飘着的白纸。

    白纸很普通,能凌空漂浮应该是施加了某种手段,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白纸上的内容。

    上面只有一个字,明显是出自女子只手,娟细优美,文人墨客有一种说法,叫见字如见人,单从白纸上那个字就能看出写这个字的必定是一位蕙质兰心的女子。

    那个字是用这个世界的通用语言天元帝国文字书写的,居于正中,一个‘水’字。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内容,也没有任何提示。

    “水字?这就是天音宗搞出的第三关?在没有任何前提的情况下想要明白其含义才能上山,这不忽悠人的么,你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鬼知道是什么意思,具体什么意思还不是你说了算?”

    看到白纸白杨心中嘀咕,这就好比地球那边无良公司所为的‘最终解释权归我们’那是一样一样的。

    “水字?有点意思,天音宗在玩文字游戏么?”那把玩树叶的白衣青年停下脚步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然而看那个水字,看着看着他视线恍惚貌似不在状态,思绪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其他人和他是一样的,虽然在关注那个水字,可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水啊,还能有什么含义,滋养万物生灵?亦或者是水往低处流?或者是水至柔包容万物?水啊,到底是先有水还是先有鸡呢?不对,是现有鸡还是先有蛋,然后才有的水……”

    绿袍青年看着那张纸嘴里嘀嘀咕咕,然而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白杨很惆怅,他觉得这几个青年估计是没救了,话说你们纠结鸡和蛋的问题居然都不把心思放在考核上了?

    最后你们没法通过考核可别怪我啊……

    有些无语,白杨才没有无聊的去研究鸡蛋的问题,仔细思考那个字的含义。

    “水还能有什么含义,水就是水,要说用水来寓意的很多事物现象那就多不胜数了,这要怎么猜测对方出题的用意?”

    思考这个字,白杨完全没有头绪。

    同时白杨也想了很多,比如水能滋养万物,比如水能洗清污浊,比如水柔时润物无声,狂暴时却摧毁一切。

    然而信了你的邪了,鬼知道你天音宗是什么意思。

    瞄了一眼周围,那几个家伙完全没有在状态,估计还在纠结鸡和蛋的问题,从他们那儿是得不到什么启发了。

    得,还得自己想明白才行。

    “总归来说,水就是水,但水有三种形态,气态液态和固态,然而这和天音宗出题的寓意有关联吗?”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白杨觉得自己应该是陷入了某种误区,摇摇头将脑海杂念抛开,他再度开始认真打量那张纸。

    白纸普普通通,上面那个字可以肯定是出自女孩子之手,那么从这方面入手呢?

    如此一来白杨就想了很多,为什么写这个字的女子世间那么多字不写偏偏要写这个字呢?

    “水字,水字,水……”

    心头沉思,渐渐的,白杨看着那个字意识有些恍惚。

    “不对头,这个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是这个字,而是写这个字的笔?!?br />
    脑海中突然蹦出这个念头,白杨先是迷茫片刻,旋即脸上渐渐的出现了笑意,原来是这个意思,原来如此。

    这个字白杨见过,应该说是写这个字的笔迹,不同的是,如今的这个字比之曾经看到的时候更加缥缈,仿佛要从纸上飞出化作云朵无拘无束的随风而去。

    “原来是你,正如当初分别时说的那句话,世间的分别都是久别重逢,能在这里与你不期而遇,缘来缘去缘聚缘散,世间缘法还真是奇妙”

    抬头看向云遮雾绕的山峰,白杨心中自语。

    他已经知道是谁写下这个字了,只是不知道对方为何会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天音宗,并且成为了天音宗掌门的关门弟子。

    既然知道了是谁写下的这个字,那么从这个字中猜出对方的用意一点都不难。

    “看来你并未真正放下曾经的过往,或许这个水字是你随意写的一个字,但水能洗去世间一切污浊,是因为你潜意识中还在意那些,但你此时要表达的意思却不是因为水能洗去污浊……”

    心中自语,白杨再看那个水字,已经彻底明白什么意思了。

    这会儿白杨脑袋灵光一闪,抓住了之前出现在心头一闪即逝的念头,拍了拍脑门,白杨苦笑。

    白芸就是天音宗的啊,当初在血莲教禁地中的白芸,她不是说过自己是天音宗的吗,难怪当初她一副随时能灭了血莲教的口吻,如今看来,以天音宗的实力血莲教还真不是个儿。

    白杨还记得当初血莲教灭了分别的时候,白芸说过有时间白杨来天音宗做客她一定好好招待呢。

    “那么如此说来,之前帮助小猫她们的那个熟悉身影应该就是白芸了,我就说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原来如此!”

    想明白了这些,白杨心中很多疑惑也就迎刃而解了。

    帮小猫她们的就是血莲教禁地中的白芸,她已经回到了天音宗,并且和天音宗高层大人物关系匪浅,然后因为自己她才能从血莲教脱困,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会帮助小猫她们,那么如此一来,搞不好在天音宗山门外自己作画引来天打雷劈都是她的缘故,天音宗高层才会帮助自己!

    想明白了,然而白杨却陷入了纠结。

    自己是先去拜访白芸从而商量一下能不能借天音铃呢,还是去见一见故人?

    “先去见故人吧,人生难得一知己,她如今虽然是天音宗掌门的关门弟子,但从那个字中却能看出她并不快乐,或许看到故人她应该能高兴一些……”

    心中有了计较,白杨直接腾身而起向着山峦飞去。

    “先有水还是先有鸡来着?不对,那个人怎么就上去了?哎呀,上当了,他故意用一个难题麻痹我们的思绪,这个人太坏了,我得先想明白水的含义再上去质问他,做人不能这样,嗯,先有水……不对,水的含义……”

    在白杨离去后,绿袍青年傻眼懵逼,觉得自己等人上了白杨的大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