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漂亮女子心生爱慕?当我执法殿的眼睛是瞎的吗!她们乃是我天音宗客人,司徒明雪贪图美色想要强行带走,败坏我天音宗名声,更是造成重大破坏伤亡,沈长老,虽然他是你徒弟,但这样的人你一句自己带回去教导就能轻飘飘带走?”

    白执事并不买账,看着那人王境的老人严肃道,丝毫不讲情面,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沈长老此时心中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司徒明雪,你看上那几个女子用正当手段去追求啊,强行擒拿也就算了,关键是你特么没有拿下还搞出这样的事情来,让为师怎么保你?

    还有这白执事,也是让他无可奈何,虽然才大宗师境修为,原本这样的修为在天音宗根本就不起眼,然而她的身份却是人人都不敢得罪的小祖宗,曾消失很长一段时间归来,也不知道她那段时间受到了什么刺激,回来后居然就去执法殿谋了个差事,专门去逮那些不守规矩的弟子,反正逮着就没好下场,这不,司徒明雪载人家手上了……

    “白执事,你看,其实破坏也并不是太大,毁坏的建筑等一应事物我让明雪亲自将其恢复,不管他花多长时间都必须要恢复,然后被波及的弟子,不管伤亡,我一力承担赔偿,白执事以为如何?”沈长老继续陪笑脸。

    没办法啊,司徒明雪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有望踏足人王境,必须要保住,若是被执法殿的人带走估计不死也脱成皮,能不能保住小命那要看运气。

    尤其是犯在白执事手中更是下场堪忧,自当白执事在执法殿之后,天音宗不知道多少人对她谈之色变,因司徒明雪的缘故搞出之前的事情,被带走的话能完整的活着简直机会渺?!?br />
    “白执事,师傅,我只是爱慕那几个女孩子而已,破坏的地方和死去的天音宗人员根本就不是我弄的,完全是那个邪魔般的妖孽女子做的,要抓也应该抓她才对”司徒明雪在边上说话了,对于白执事准备带走自己心中惊恐的同时有很不甘。

    凭什么啊,那些又不是我弄的,抓几个女孩子多大点事儿对吧?

    “孽障闭嘴!”沈长老转身看着他怒吼道,简直是猪啊,这个时候你不保持沉默冒什么泡?没看到我在极力帮助你么?你这一句话是想要搞死自己?

    “沈长老,你看到了,他觉得没多大事儿,呵,对于之前的一切,我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也不算,我天音宗的规矩才算,将司徒明雪带走,一切按规矩办!”

    白执事表情一冷沉声挥手道,当即有边上的执法殿成员将司徒明雪拿下带走,一点情面都不讲,管你是谁的弟子,管你是不是真传弟子,锁链锁住封印修为还能翻天?

    “凭什么抓我?这不公平,一切都是那妖魔女子做的……”

    司徒明雪叫撞天屈,然而执法殿的人一言不发直接带走,心道师兄你犯在白执事手中我只能为你默哀了。

    沈长老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徒弟被带走,想要求情,可面对白执事冷冰冰的表情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深深看了小猫她们一眼,尤其是昏迷过去的蓝欣,最终他一咬牙一跺脚往天音宗深处去了,求白执事估计是不行,还得走其他门路。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教出这么个徒弟,估计为了保住他自己这张老脸都要丢尽,简直妈卖批了……

    待到沈长老师徒身影消失,白执事看向远处的小猫招手道:“是小猫姑娘吗?你过来吧,没事儿了”

    和面对沈长老师徒俩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此时白执事看向小猫一副看到好朋友的表情,这让边上剩下的执法殿成员暗中面面相窥,这还是那个回来后对任何人都一脸生人勿进的白执事吗?

    远处小猫看到这边事态平息下来,想了想又带着红球过来了,看向白执事微微蹲身行礼道:“这位姑娘有礼了,你认得我?”

    白执事不置可否一笑,也不回答小猫的问题,而是说道:“之前小猫姑娘你们的遭遇是我天音宗管教不严出现了败类,让你们受委屈了,我代表天音宗向你们陪你道歉,我保证接下来你们不会再受到类似的骚扰”

    小猫目光一闪,在白杨面前的时候她可以是一个傻白甜,但并不代表小猫笨,此时白执事的一番话,她深深的记住了‘代表天音宗’五个字,这五个字在对方一番话中看似随意,可却不是任何人都能说的,代表天音宗,这个白执事虽然只是大宗师修为,但身份绝对不简单!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小猫看向蓝欣丫丫那边迟疑道:“我的这些朋友……”

    “无妨”白执事一笑,转身看向其他执法殿的成员。

    那些执法殿的成员很会看眼色,一言不发的前去将丫丫放了,还将冰清玉洁四姐妹带了过来。

    获得自由的丫丫来到小猫身边对天音宗的成员怒目而视,却也知道这里不是自己能为所欲为的地方,小脸纠结得不行。

    小猫安抚丫丫,旋即问白执事:“我那朋友怎么了?”

    白执事看向昏迷的蓝欣说:“她没事,我只是用了点手段让她陷入了昏迷而已,醒来就好了,不过别在刺激她,若是再发狂造成破坏的话,我也压不下去的”

    暗中松了口气,小猫点头道:“多谢”

    “你们带她们去我住的地方隔壁小院,我还得去处理司徒明雪的事情”白执事对执法殿的成员说,然后转身看着小猫道:“先行别过,我们过后再聚”

    看着白执事离开的方向,小猫心中千头万绪充满了不解,她能感觉到对方的态度无比友好,可这没道理啊,在这之前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对方。

    没懂,带着复杂的心情,小猫她们跟随执法殿的成员去了新的休息地点。

    原地被发狂后的蓝欣破坏的地方,很快就有天音宗的成员前来处理善后事宜,话说回来,这些前来善后的人暗中咂舌,话说天音宗已经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而且最终搞出这次混乱的人貌似还屁事没有,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况呢……?

    远处,一直担忧小猫她们情况的白杨见事态平息下来稍微松了口气,由于距离太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并不清楚,不过却能感觉到小猫她们没事了。

    “那个制住蓝欣的人好像有点眼熟,可惜距离太远看不真切,而且身上有什么厉害的装备,仿佛笼罩在迷雾中让人无法察觉真容……”

    心中自语,白杨觉得只有和小猫她们会面后才知道具体情况了。

    这边除了白杨之外其他人也在关注那边,见事态平静下来反应不一。

    背靠凉亭的九皇子没有什么特别表示,淡淡的看了一眼继续自顾自喝酒,其他几个目光闪烁若有所思,接着该干嘛干嘛。

    然而那最后一个到来的绿袍青年却是闲不住,将碎嘴的本事发挥道了极致,一连串的话语跟机关枪似的往外面喷。

    “刚才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知道吗?貌似天音宗的护山大阵都启动一部分威能了?!?br />
    “事情有点大啊,那边出现了一尊邪魔吗?而且还很强大的样子,那股冲天杀意让我都有些胆寒,话说这种人是怎么进入天音宗的你们知道吗?”

    “为什么你们都不说话呢?是被吓住了吗?”

    “喂,话说你们就不好奇吗?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吧……”

    这特么也太能说了,完全停不下来的样子,自己一个人还说得那么欢乐,白杨觉得任由他说下去的话估计能说到天荒地老。

    其他人都在爆青筋了,一脸打人的冲动。

    耳边一直有苍蝇般的声音哔哔个不停白杨也有点吃不消,必须得想办法让丫闭嘴才行。

    想了想,白杨看向那绿袍青年开口道:“这位兄台,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自从我知道这个问题后一直苦思冥想都不得其解,希望兄台能为我解惑”

    “总算是有人说话了,太好了,兄台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跟你说,你有问题问我算是问对人了,虽然我不敢说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这些年走南闯北却见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一定能帮你解决的……”

    见白杨和自己说话,那绿袍青年叫一个激动,噼里啪啦又是一堆。

    心中无语,马蛋你这么能说绝逼没有朋友,谁尼玛受得了啊。

    赶紧打断对方,白杨问:“我也觉得兄台能为我解惑,那我就直说吧,这个问题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常识兄台应该知道吧?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先有蛋呢还是先有鸡?”

    “当然是先有……先有……咦?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呢?”

    绿袍青年张嘴就准备回答,然而一开口就卡壳了,神特么先有蛋还是先有鸡,鸡生蛋蛋生鸡,鸡又生蛋蛋再生鸡,然而到底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总算是闭嘴了,白杨心中长长出了一口气,特么一张嘴能烦死人,这会儿自己慢慢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