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直安安静静呆着的蓝欣被‘惊动’了,直接化身邪魔般的存在,身上那股人王之境的恐怖气息爆发,让她周围千米内的虚空都在扭曲,在这个范围内的普通物品根本承受不了那种波动变成碎片崩碎!

    邪焰滔天,那种冷漠无情的邪意气息让人胆寒,方圆百里内天音宗的灵禽异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很多人动都不敢动一下,仿佛动一下就会死去一样。

    此时此刻的蓝欣,她已经没有思想,没有情绪,单纯的杀意在她身上澎湃,欲要将天穹撕裂一般。

    见势不对立即离开的小猫用了自身最快的速度逃离蓝欣周围,感受到身后那股恐怖的气息根本不敢回头,此时此刻的蓝欣,恐怕除了白杨之外任何人都会被她一剑劈杀!

    然而小猫是立即带着红球离开了,可冰清玉洁四姐妹,血婴丫丫,司徒明雪却暴露在了蓝欣滔天的杀意之下。

    至于小院中原本的十多个天音宗侍女,却是在蓝欣爆发的那一刻就被震成血雾消散了。

    人王境的强者,一举一动都堪称毁天灭地,蓝欣化身邪魔根本就不懂得收敛自身气息,哪里是那些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侍女承受的了的?

    此时别说普通侍女了,在蓝欣那股气息之下,快要达到宗师境的冰清玉洁四姐妹都感觉自身要崩碎,不敢动弹,双目惊恐,死亡的气息压在心头。

    原本正在擒拿冰清玉洁四姐妹的司徒明雪,此时身躯定格,浑身僵硬不敢动弹,一脸惊骇的看向蓝欣,整个人都在颤抖,丝毫没有之前出现时那风度翩翩的样子。

    “人王境的强者,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是人王境的强者?不对,她的状态不对,这种气息,根本就不是人,是邪魔,是杀神,天啊,这种杀意,到底她杀了多少人才会拥有这种可怕的杀意?”

    心中惊骇,司徒明雪知道自己摊上事了,摊上大事儿了,面对人王境强者,哪怕他是天音宗真传弟子排名第五的存在,哪怕他不久的将来也会是这个层次的存在,可此时他却没有任何还手之能,对方一指头就能摁死他!

    “师傅救我!”

    为何活命,司徒明雪此时哪儿还管的了那么多,用尽自己最大的勇气才顶住来自蓝欣的压力高呼求救。

    嗡……

    化身邪魔的蓝欣根本就没有任何言语,冲着司徒明雪的方向就是一剑。

    那漆黑邪?;?,一道恐怖漆黑剑芒横空,长达十里,简直泯灭一切,仿若一条空间裂缝横空而下。

    这道恐怖的剑芒,不但将司徒明雪笼罩在下方,就连冰清玉洁四姐妹和被束缚的血婴丫丫都笼罩了。

    下一刻她们所有人都要被这道恐怖剑芒泯灭!

    此时发生在蓝欣身上的一切也正是白杨在远处感受到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好好的蓝欣会被‘惊动’?

    白杨心中猜测,无论如何他也要过去看一眼,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哪怕仅仅是此时,恐怕就要出现不少事端,能不能安然走出天音宗还两说,毕竟蓝欣已经被‘惊醒’,要说没出现伤亡白杨自己都不行。

    就在白杨想要动身前往的时候,有一个淡漠威严的声音出现在了白杨耳中说道:“白公子稍安勿躁,一切因由乃是因我天音宗而起,管教不严教出败类恐怕要惹笑话了,你那朋友不会有事,不过可能要受点委屈”

    停下动作,白杨冲着虚空微微拱手道:“麻烦了”

    他听出了那个声音正是自己在天音宗外面作画天打雷劈时帮忙抵挡天威的那个人,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但对方那淡漠语言却仿佛隐含天威,地皇境强者无疑!

    对方必定是天音宗高层,既然他说让自己稍安勿躁那应该事情不大。

    此时,蓝欣她们所处的地方。

    当司徒明雪求救声发出后,天音宗深处一道青色流光转瞬飞来出现在了那道漆黑剑芒之下。

    那是一座青铜色泽的大钟,上面布满了神秘文字,还有山川草木花鸟鱼虫铭文,初时只有一丈高下,当来到剑芒下方的时候已经无限膨胀化作万米之巨,大钟之上青光升腾,将这片天宇都晕染成了青蒙蒙的世界。

    大钟定压虚空,将下方的司徒明雪等人?;ぴ诹似鹄?。

    几乎是在这口大钟出现的瞬间,蓝欣斩出的剑芒就劈斩了下来。

    无声无息间,方圆数十里内的一切轻轻一颤,旋即全部化作粉末。

    紧接着才是咣的一声巨响出现,声音震动天地。

    漆黑剑芒和大钟交击的地方,一圈恐怖冲击波横扫,所过之处推平一切。

    剑芒崩碎,混乱的天地间,那口大钟之上青蒙蒙的光芒暗淡,甚至在咔擦咔擦的声音中布满了裂纹!

    那口大钟可不简单,乃是一件七品奇门音波兵器,虽然不如当初陈永发的玄黄葫芦和静尘的净世莲台却也差不了太多。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七品兵器,却在蓝欣看似随意劈斩的一剑之下差点报废,不,距离报废已经不远了!

    蓝欣坠入杀道,在她还是大宗师顶峰的时候就能压着人王之境的沧海王打,差点将其打哭,如今已经是人王之境的她,一剑之威那剑芒简直泯灭一切,连七品兵器都抵挡不??!

    混乱的天地间,蓝欣持剑而立,面无表情的看向那口布满裂纹的大钟,身上漆黑邪焰升腾,冲天而起数百米高,仿佛化身黑洞,让周围的一切都在扭曲。

    唰唰唰……

    顷刻间十多道身影出现在了这里,为首是一个人王境的老人,他身穿灰色长袍,一脸震惊的看着蓝欣方向,当他看到那口出现裂纹的大钟时,眼中闪过一丝肉疼。

    “师傅,杀了她,这个女人是邪魔,她将我天音宗搞成这个样子,不能让她活着!”

    见到来人,司徒明雪仿佛一下子仿佛有了底气,看向那边恳请道。

    那老人伸手凌空一抓将司徒明雪抓到了身边,然后一巴掌甩在他脸色冷声道:“闭嘴,看你做的好事,等下再收拾你!”

    司徒明雪浑身一颤不再言语,他没想到一向护短的师傅居然会打自己,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此时此刻司徒明雪意识到自己估计闯祸了,可是,难道就任由那个邪魔般的女子为所欲为吗?

    他不敢问,此时此刻也没有他说话的份,只能保持沉默。

    司徒明雪的师傅护短不错,是人王境强者也不错,可此时他面对邪魔般的蓝欣也胆寒啊,若是没有必要的话他甚至想转身就跑,太可怕了,那杀意让他浑身冰凉。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之前,这个人王境的老人接到了天音宗上层传话,制住那女子,却不得伤她!

    老天爷,这不为难人么,我不伤她?她不伤我就算万幸了。

    自知不敌蓝欣,老人此时居然冲着身边一年轻女子拱手道:“白执事,麻烦你了!”

    边上那白衣飘飘的女子点点头没说什么,明明只有大宗师之境修为的她,此时面对邪魔般人王境的蓝欣居然丝毫不惧。

    在蓝欣要第二次动手的时候,她伸出白质手掌冲着蓝欣方向一压。

    嗡!

    虚空颤抖,无声无息间虚空中出现了两条白玉般的锁链,锁链蜿蜒如龙横空而下,哗啦啦的声音中向着蓝欣缠绕了下去。

    身上邪焰升腾,蓝欣手中邪剑一挥,比之之前还要恐怖十倍的一道漆黑剑芒冲天而起,带着灭绝一切的气息欲要撕碎那白玉般的锁链。

    然而那看似平淡无奇的白雨锁链轻轻抖动就粉碎了蓝欣的剑芒,不但如此还将蓝欣牢牢束缚了起来!

    蓝欣被束缚,身上邪气升腾,想要挣脱那白玉锁链的束缚,然而却是徒劳,那锁链不知是何物,居然束缚得她挣脱不能。

    看着越来越邪意的蓝欣,动手的所谓白执事女子微微皱眉,伸手冲着蓝欣方向一点,虚空中一点白光无声无息出现,落到蓝欣头上,顿时,蓝欣浑身一颤昏迷过去。

    昏迷后的蓝欣身上邪气消失,邪剑不知去了哪里,她恢复了正常状态,仿佛睡着了一般。

    做完这一切,白衣女子转身冷冷的看向身边人王境的老人说:“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徒弟?谁给他的胆子随意抓捕我天音宗的客人?坏我天音宗名声,甚至周围被破坏的地方死去的人都因他而起,作为执法殿执事,现在我需要将他带回去审查问罪!”

    原来这个只有大宗师之境的女子是天音宗执法殿的执法执事,她虽然只有大宗师之境修为,却有资格调动整个天音宗的护山大阵,这也是她能制住连人王境老人都不敢直面的蓝欣。

    那白玉锁链和弄晕蓝欣的手段都并非她自身本事,而是天音宗护山阵法的功劳。

    “白执事,明雪他不懂事,年轻人嘛,看到漂亮女子心生爱慕可以理解,不如我带回去好好管教如何?周围损失的一切我来赔偿你看怎么样?”司徒明雪的师傅赔笑道。

    没办法,虽然他修为高强却也不敢得罪眼前这位执法殿的小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