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风景美如画,行至深山云深处,薄雾烟霞,阳光将其晕染成粉色,路边不知名野花绽放,有清溪潺潺而流,长满老藤的石桥横跨清溪上,岁月悠悠,石板斑驳。

    灵禽在林间嬉戏,并不怕生,驻足偏头观望,悠然而行,有翠鸟鸣叫,其声清脆。

    和煦暖风拂面,让人欲醉,这里格外幽静,好一处世外桃源。

    来到山脚,有流泉叮咚,色彩斑斓的鱼儿在水中游弋,一座小亭利于水上,观之让人欲要停下脚步体会这山水之妙。

    “白公子,前面请您单独前行,其他人跟我来即可”

    距离水面小亭还有百十米的时候,带路的姑娘停下脚步看向白杨微微蹲身道。

    看向带路姑娘,白杨皱眉道:“她们不能与我同行?”

    “公子见谅,前面其他人带的随从亦不能前进,还请公子放心,我会安顿好她们的,在我天音宗不会有事”带路姑娘柔声道。

    她声音轻柔,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少爷你过去吧,我们等你”小猫看着白杨说。

    摇摇头,白杨看向带路的库量说:“姑娘,并非我不相信你不能安顿好她们,是在是其中我的一个朋友有些独特,若是离开我身边的话,恐会做出对天音宗不利的事情,那并非我想看到的”

    白杨指的是蓝欣,离开自己太远随时都会发狂展露出邪魔的一面,白杨实在是不放心。

    听闻白杨的话,那姑娘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很肯定的说:“白公子放心将她们交给我就好,我天音宗一定会照顾好她们的!”

    张了张嘴,白杨点点头看向那她若有所思道:“也好,想来天音宗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将蓝欣交给对方白杨是不放心的,然而对方将话说那么满,白杨倒是想看看他们到时候该如何,既然答应了要照顾好蓝欣她们,若是最后演变成动手镇压蓝欣的画面,那就是在打天音宗自己的脸了,天音宗不会那么做的。

    “白公子放心”那姑娘点头微笑道。

    白杨眼神示意小猫她们稍安勿躁,旋即迈步向前沿着石板路前行。

    待到白杨离去,带路姑娘看向小猫她们说:“诸位随我来……”

    天音宗占地极其广阔,比之曾经白杨见过的血莲教还要大百倍以上,之前一路走来,亭台楼阁无数,天音宗的弟子亦是比比皆是,可唯独这个地方格外清静。

    这个地方看似没人,可白杨能感觉到,若是谁敢在这个地方做什么不友好的举动的话,恐怕顷刻就有雷霆天威降下!

    显然这个清静的地方在天音宗有着特殊意义。

    距离小亭还有数十米,白杨微微顿足看向前方。

    凉亭中,一个蓝衣青年悠闲的倚靠在木质栏杆上,眼神飘忽看向前方,手持一白玉酒壶一口一口喝酒,好不悠闲,与世无争的姿态让人羡慕。

    对方好似没有感觉到白杨到来一般,依旧自顾自喝酒,仿似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一样。

    在白杨前方,并非只有那小亭中的蓝衣青年一人,周围除却白杨之外加上小亭中的蓝衣青年还有四个。

    在小亭不远才清澈小湖水面上,一白衣青年负手闭目脸上带着淡然笑容而立,脚尖踩在水面,水面轻轻扭曲微微下陷承托着那个白衣青年的身躯。

    更远一点,一个小石崖下方,一黑衣青年双手怀抱不语,双目看着前方一块石头,仿佛那石头能看出一朵花来。

    最后,是小树林边的另一个白衣青年了,他手持一片不知名树叶把玩,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表情。

    四个青年,姿态各异分属四方不语,气氛有些古怪。

    看到这四个青年,白杨目光闪烁,居然有些看不透他们!

    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白杨也没有开口打破这古怪的气氛,抬头看了看,腾身而起,身躯轻飘飘的来到一颗有些弯曲的竹子上,悠然躺下,翻手间取出一本书慢慢翻看。

    加上白杨,五个人分属小亭周围三百米内,一个喝酒,一个在水面装高深,一个在看石头,一个在把玩树叶,白杨在看书……

    处处透露着古怪。

    按道理来说,这里应该是天音宗所谓的第三关了,然而却并没有人出来招待,也没有第三关具体考验的提示,怪异得很。

    没有人说话,溪水依旧在流,花儿依旧在开,云朵依旧在飘荡,暖风依旧在吹拂……

    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不觉来到了傍晚,夕阳西斜,光芒透过薄雾让整个世界仿佛披上了粉红色纱衣。

    “就是这个地方吗?话说第三关考验什么?”

    “你摇头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倒是说话呀,姑娘我跟你说,你不说话让我很不习惯的”

    “让我过去是什么意思?难道过去就知道了吗?”

    “好吧好吧,不说算了,听你之前的口气,前面貌似有好几个了不得的人物,我得见识一下才行……”

    宁静的气氛被打破,不远处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絮絮叨叨。

    一绿袍青年嘀嘀咕咕的从进山的地方走来,绿色衣袍简直绿得发光,他来到小亭不远处,感受到气氛不对,顿时一愣闭嘴观望。

    然而没有人搭理他,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对方简直就是空气一眼的存在。

    “你们怎么不说话?这样让我很尴尬,而且很不自在,话说你们不会都是哑巴吧?我跟你们说,人活着不说话和死人有什么区别?所以谁和我说两句呗,比如你们是谁来自哪儿之类的”

    那绿袍青年挠挠头张嘴就是噼里啪啦的一大堆。

    然而依旧没有人搭理他,气氛迷之安静……

    悠然躺在竹子上的白杨眼角余光看了那人一眼,嘴角微微抽搐,这穿着,貌似是地球最近很流行的款式啊。

    “喂喂喂,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对方忍不住碎嘴道。

    有人忍不住了,那边瞪眼看石头的黑衣青年转身怒视绿袍青年说:“你哔哔什么呢,都没人搭理你你就不能闭嘴?”

    “这就对了嘛,有人说话的感觉就是好,之前我浑身不自在,话说穿黑衣服的兄弟,你们来这儿多久了?都说了啥?第三关考验具体是什么你知道吗?对了,你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要不我先来吧,我叫……”

    我的天,这绿袍家伙一开口简直停不下来,饶是白杨都一阵无语,这也太能说了,唐僧都没有你能说的。

    “我叫你闭嘴,你听不懂吗?”那黑衣青年额头爆青筋,简直给对方闹得没脾气。

    那绿袍青年由不自觉,一脸愕然道:“为什么???大家交流交流有错吗?话说为什么你们不说话呢?说话才有利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嘛……”

    嗖……

    他话还没说完,一枚青翠欲滴的树叶横空而去闪电般飞向他的脑袋。

    绿袍青年一把抓住树叶看向远处一脸玩世不恭的白衣青年道:“你干嘛?”

    对方眼睛一眯,摇摇头没有搭理对方。

    一枚小小的树叶,看似屈指一弹,可其中却蕴含莫名手段,饶是白杨都不能等闲视之,可那绿袍青年像抓一片普通树叶一样抓住,对这一切看得真切的白杨心道都不简单呢。

    “简直莫名其妙”绿袍青年嘀咕,看向喝酒的蓝衣青年,眼睛一亮说:“你是九皇子殿下?原来你也在这儿啊,见到你实在是太荣幸了,我老早就想找你请教一番修炼心得,只是你一直行踪飘忽寻之不得,今日见到,一定要好好交流一下才是……”

    悠然靠在凉亭中的蓝衣青年无语了,嘴角抽搐的看向绿袍青年说:“传闻世间又一奇男子,喜穿绿袍,手段神鬼莫测,尤其是一张嘴,曾经活生生的气死过一位人王强者,想来就是你吧?我算是见识道了”

    “原来九皇子殿下知道我???实在是太荣幸了,不过你说的那些都是误传,当初那家伙可不是被我气死的,他只是正好旧伤发作而已,怎么能诬陷道我头上呢……”绿袍青年一脸你误会了我的表情说。

    在他还想要继续长篇大论下去的时候,那站在水面装逼的白衣青年无语了,睁眼看着这边说:“不说话你会死?就不能消停一下吗?第三关考核题目还未公布,若是惊扰了此间主人就得不偿失了”

    “哇……,你能不借任何外力手段站在水面上而不沉,怎么做到的?话说你谁啊”绿袍青年看向谁没事的白衣人一脸大惊小怪道。

    尼玛,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哇个锤子……

    正当他要有所表示的时候,包括白杨在内,六个人目光赫然看向山外某个地方。

    那里,邪气冲天,一股纯粹的杀意简直要冻结人的灵魂,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仿佛要灭杀众生。

    白杨目光一闪,时刻关注那边,心神不曾有丝毫松懈。

    因为那股邪意是蓝欣散发出来的,离开自己这会儿,她潜伏心底的邪意还是展现了出来。

    之前就告诫过那带路的姑娘,对方执意不肯让蓝欣跟来,这会儿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