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观望的人无语,这人莫不是有病吧?

    能直接通过考验非要自找麻烦,不过转而想想自己又相当蛋疼,我们费心费力也无法引起别人关注,你七搞八搞就震惊天下了,还要不要人活?

    虽说之前白杨画作也好‘作诗’也罢搞出的动静都已经过去,可谁都知道后续问题没完,必定有很多人找上白杨,然而此人意识不到这点?还在这儿逗留心得多大?

    “来人,去给我查查此人的来历”人群中大光皇朝六皇子看向白杨的背影面无表情道。

    “是”

    有人回答,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也不知道六皇子的人是怎么查的,分钟不到那仿佛隐形人一样的属下声音传入六皇子耳中说:“回六皇子,只查到此人来自一个叫陈王朝的地方,才来我大光皇朝不到半天时间,其他情况一概不清楚”

    “不清楚就去给我查,去陈王朝查,三天时间,我需要知道他完整的信息”六皇子眯眼说。

    “是!”

    那人再度回答,虽然不知道陈王朝在什么地方,也不管三天时间够不够,总之先接受命令再说,自古皇家无情,回答慢了那是要掉脑袋的……

    “白杨么,有点意思,一幅画引来天打雷劈,一首诗居然将道主神兵都召唤出来了,若能为我所用还好,不为我所用也不能落入其他皇兄手中……”看着白杨的背影六皇子心中暗道。

    所有人都在关注白杨,不过不同的是一般人并没有大光皇朝六皇子那样的能量去查他的底细,向周围的人打听也得不到具体信息。

    别人怎么想白杨不知道也没有去过问,这会儿他见天音宗的负责人员不说话,催促问道:“这里的考核规则具体是什么?”

    白杨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天音宗的负责人员心中相当无语,只能纠结道:“公子看到了吗?那边是准备的一应乐器,公子可以随意挑一件展现音律才能,若是能服众的话就算过关了”

    顺着对方指的方向一看,可不是,一大堆乐器不下万件,常见的琴箫笛锣鼓都有,还有很多这个世界白杨不认识的古怪乐器,不过都只是一些普通乐器,显然天音宗想用这样的方式真正的展现出考验者的才能,若是用一件乐器类的法器奏乐根本显示不出本事来。

    “琴的考验,我以为只是弹琴呢,原来还有这么多调调”白杨看了一眼乐器嘀咕道。

    这句话天音宗的负责人听到了,解释说:“公子误会了,琴只是一个统称,因为天下音律之道琴占主流所以用它来表示,实则任何乐器乐曲都包含在内,只要公子能有出众表现,任何乐器都无妨”

    白杨点头表示懂了,他之前还在担心,自己谈情都不会呢还弹琴,这下好了,任何有关音律的都包含在内,自己的选择就多啦。

    那么接下来如何展现自己的音律天赋呢?要不唱首歌?妹妹你坐船头……不行,要不整忐忑?神曲一出还不震得一帮土包子尿崩?再不行来一手现代情歌配尬舞,就问你怕不怕……

    “此人棋艺能胜过天音宗的国手大师,画作能引发天打雷劈的天象,诗词能召唤出道主神兵,不知他的音律才华是否能如此出众!”

    “应该不可能,琴棋书画,每一样都需要人穷极一生去专研,我就不信他在音律之上还有那么高的才华!”

    在白杨沉默的时候,周围观望的人纷纷低声讨论,有人期待白杨接下来的表现,有人则不信他是全才,若是样样都那么出众的话还要人怎么活?

    白杨在那儿沉思,眼神偶尔和小猫他们碰撞,一个个都目光闪烁表示少爷我爱莫能助。

    得,白杨觉得还是要看自己的。

    神曲情歌什么的肯定是不行的,这个世界的音乐和琴棋诗书一样都是能引发异像,唱情歌神曲什么的自己都会尴尬死。

    那么到底什么能技压群雄呢?

    华夏十大古典名曲?世界十大名曲?要不然钢琴独奏?

    眼神划过那边一件件乐器,上万件乐器中几乎囊括了白杨熟悉的任何乐器,即使和自己认知中的不同也相去不远。

    气氛静悄悄,都在等着白杨的表现。

    一只小鸟在远处树上梳理自己的羽毛,歪了歪脑袋看了一眼那群愚蠢的人类,叽叽喳喳的叫唤一声展翅飞走了。

    鸟叫声提醒了白杨,脸上出现一丝笑容,伸手一招,一件乐器凌空落到了他的手中。

    “那种乐器,有点偏门???”

    “何止偏门,涉足韵律之道的人,一万个估计都没有两个用过,难不成他要用那种乐器奏乐?”

    “拭目以待吧,或许对方有拿手的绝活呢,虽然那种偏门乐器并无名曲不好展现自身才华,可很多时候偏门的东西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看到白杨挑选了乐器,观望的人们纷纷议论。

    出现在白杨手中的乐器并非弹奏类,而是吹奏类,不是笛子也不是箫,用地球那边的说法,这种乐器就是唢呐。

    在地球现代社会中,华夏这边受到外来文化影响,洋乐器冲击之下人们已经很少见到唢呐了,反倒是乡下的婚丧嫁娶中唢呐这种乐器还经常露面。

    拿到唢呐,白杨试了一下,音质还是不错的,以他如今对气息的控制力,能用手中的唢呐几乎吹出任何音调的声音来。

    心中想到一曲,白杨众目睽睽下当着无数人的面开始鼓着腮帮子吹奏了起来。

    唢呐声音浑厚苍凉,苍凉中带着一丝悲壮,不过白杨一开始吹出的曲调居然带着丝丝雀跃的感觉,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并无什么出彩的地方,甚至连一丝异像都没有出现。

    按道理来说,吹奏出来的曲调连异像都引发不了白杨这关算是铁定扑了。

    然而白杨没有管那么多,依旧自顾自的在吹奏。

    周围的人也没有出言打扰,更没有冷嘲热讽,他们总觉得以白杨之前的表现不应该那么平淡无奇才对。

    唢呐的乐曲在继续,一段之后最多只是让人感觉有点喜庆欢乐而已,没有丝毫异像,人们都开始失望了,甚至都觉得白杨‘黔驴技穷’。

    看了周围一眼,白杨眼神一笑,真正关键的地方开始了,音律,很多时候并不是引发异像就是好的,简单的音乐一样能震撼心灵!

    欢快的节奏戛然而止,唢呐声音突然放缓,白杨气息吹出,手指快速在两个气孔上弹了两下。

    “……?”

    人们一愣,哪儿来的鸟叫?

    没错,白杨手指弹了两下,吹出的音调完全模拟出了鸟叫的声音,微妙微翘,甚至几乎让无数人都误认为是鸟儿在叫唤。

    这还不算,第一声鸟叫只是开始,紧接着白杨手指弹动,气息配合,用唢呐模拟出了一声声鸟叫,鸟儿的叫声各不相同,种类也不一样,时而高亢事儿欢悦事儿悲鸣。

    一连串的鸟叫声出现,人们愣住了,这是什么曲子?弄出一堆鸟叫是什么意思?虽然完全和鸟叫没有什么不同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好吧?

    白杨不管这些,继续吹奏,一声声鸟叫出现,声音渐渐向着远方扩散。

    脑海中回忆自己有生以来见过听过的任何鸟叫,白杨都用唢呐声音将其模拟了出来。

    人们愣神懵逼的时候,白杨吹奏的鸟叫声传递开去。

    远方的山林中,一只五彩鸟儿正在枝头梳理羽毛,听到声音,脑袋一偏,叽叽喳喳的叫唤一声像是在回应,然后展翅飞出向着声音来源飞去。

    鸟儿来到白杨周围盘旋,好奇那么多鸟叫声居然是一个人类发出来的?

    有一只鸟儿就有第二只,接着第三只……

    以白杨为中心,唢呐声音覆盖范围内,山林中,草丛里,一只只鸟儿飞出来到白杨这边,围着他盘旋鸣叫起舞。

    无数鸟儿汇聚,各种声音叽叽喳喳,清脆悦耳,这里仿佛有一股魔力一样吸引着更多鸟儿飞来。

    鸟儿越来越多,成群结队,有大有小,当随着一只展翅超过十米浑身青光绽放的异兽鸟儿来到这里之后,气氛达到了GC,一只只异兽鸟儿横空而来,盘旋在这片天穹上方旋转鸣叫起舞。

    啸!

    天穹嗡鸣,一头展翅三百米的金雕飞来了,浑身金灿灿宛如神金浇筑。

    啾啾……

    一头浑身雪白的异鸟飞来,浑身绽放白光如明月在虚空盘旋。

    ……

    无穷无尽的鸟儿飞来,五彩缤纷,越来越多,遮蔽了这方苍穹,各种鸟鸣声传遍四方。

    在这片天地中心,白杨依旧用唢呐在吹奏,模拟出一声声鸟鸣。

    这些鸟儿随着白杨的吹奏起舞,并未相互攻击厮杀。

    当白杨吹奏到GC部分的时候,天穹远方一声独特的鸟叫声出现,高贵威严,宛如皇者降临。

    五彩霞光从远处而来,一只展翅超过万米的巨鸟出现在苍穹,气息不下于人王强者,它身上五彩霞光绽放,在天穹盘旋,威严无尽,这方天穹无尽的鸟儿都围着它盘旋起舞,仿佛在朝拜。

    看着眼中的一切,白杨眼带笑意。

    百鸟朝凤!

    地球华夏唢呐名曲,未曾想只是用简单的音律微妙微翘的模拟出众多鸟儿声音,居然真正的展现了百鸟朝凤这一奇观!

    这可比音律引动的异像更加震撼心灵,因为这些鸟儿都是真实的,都是活的,数以百万计的鸟儿出现,尤其是其中还有一头完成传说中凤凰一样的人王之境异鸟,场面何等震撼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