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要抄,那么抄什么就很有讲究了。

    虽然说诗词文章并没有规定要写什么,然而这会儿冬天你抄一首春晓绝逼是不合理的对吧?

    “地球华夏诗词无数,不过涉及到具体地名,人物的就不能抄了,虽然不是不行,了不起换个地名人物,然而不押韵就是扯淡,还得排除与季节环境不相符的……仔细想想貌似依旧很多……”

    心头琢么,白杨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想要抄一首应景的。

    老实说,白杨对诗词什么的纯粹是门外汉,这会儿哪怕是抄,要抄一首应景的也有点抓瞎,反正他是做不到‘前辈们’遇到个场景就文思如尿崩的境界。

    天音宗,无数青年才俊汇聚,为了所谓的漂亮女子,冬季……

    想半天,白杨一拍脑门,去你大爷的,哪儿有那么多应景的诗词啊,劳资随便搞一首爱咋咋地。

    如此选择的范围就多了!

    要搞就搞一首流传千古的诗词,管他那么多。

    笔墨纸砚已经准备好,白杨执笔,笔走龙蛇开始在宣纸上书写。

    他这一动,四方关注,无数人都想看看之前搞出那等异像的白杨写出什么惊世文章来。

    当白杨挥毫写下诗词名词的时候,无数观望的人懵逼,什么鬼?

    水调歌头?

    这是什么套路?完全没听说过啊。

    白杨也不管这个世界有没有词牌名这个说法,自顾自的抄诗,水调歌头,咏月的,流传千古之绝世词,就问你怕不怕。

    大白天的写咏月的不应景?不存在的,我就写……抄了,爱咋咋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

    随着白杨一句句诗词用天元文字写出来,周围一群观望的青年才俊表情相当精彩,纠结得肝疼。

    你说白杨写的不好吧,然而人家每一句都大气磅礴,简直让人汗毛直竖,观之让人如饮琼浆。

    你要说他写的好吧,然而这会儿大白天啊,你写咏月是不是有点不对头?

    不管白杨写得怎么样,人们心头怎么想,反正随着他一句句写出,异像开始出现了,而且一经出现就震惊一群人。

    首先白杨写下第一句的时候,那张宣纸上毫光绽放,墨香飘出千里,让人闻之欲醉,当第二句写下的时候,那页纸张仿佛变成了一座酒泉,墨香中有酒香绽放,无数人闻着真心醉了。

    “这……这……这……”

    无数人看向白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才提笔就有如此异像,写出来的诗词还得了?

    白杨一边抄写一边瞄了周围一眼,心道一群土包子,就这首诗,传遍‘诸天万界’,哪一次出现不是震惊一大票?有多少前辈是凭借这首词走上人生巅峰的?

    虽然是这样想,但白杨心中还是很震惊的,别人‘写出’是一回事,自己写出又是一回事,尤其是异像开始出现,他都心头忐忑。

    尤其是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这句写出来的时候,天穹扭曲涌动,无边元气汇聚而来,天上绽放神光,一座座仿佛仙宫一样的宫殿出现,仿佛神灵国度临世!

    会不会玩大了?

    有心想要停下,但都道了这个时候,白杨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将其写完。

    在白杨写这首词的时候,边上的小猫一脸古怪,她去过地球那边,甚至专门了解过地球的文化,当然看过这首诗,这会儿自家少爷写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妥???

    不管内心如何纠结,小猫此时不语,自家少爷写出来,那就是他写的了……

    一首水调歌头写完,当白杨最后一笔落下,纸页上的文字一个个跃出纸面腾空而起,每一个字都宛如明月高悬烙印虚空,神光绽放传遍天下,墨香飘出十万里!

    这还不算,更神异的事情出现了。

    原本青天白日,当这首词的每个文字烙印在虚空之上的时候,整个世界一下子黑暗了下来,从白天一下子来到了黑夜。

    黑夜中,天边明月升起,这个世界独特的三月环绕奇观出现,当空而立,光耀世间,月华照耀天地!

    这个世界的月亮可不是单纯的星辰那么简单,而是传说中的道主存在留下的绝世神兵拱卫这方世界,那神兵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一直周而复始的围绕这方世界旋转,如今居然主动出现在天穹正中,如何不引起天下哗然?

    此时莫说天音宗这边的人们惊呆了,全天下都被惊动!

    无数强者仰视高空,王朝皇朝帝朝,一个个强者纷纷看天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道主神兵出世,难不成有域外邪魔打来了?

    连道主神兵都召唤出来了!

    白杨缩了缩脖子,这特么玩大了啊,鬼知道一首诗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快点结束吧,再这样下去我真的‘高处不胜寒’了。

    嗡!

    九天之上的三月轻轻震动,世间一片哗然,出什么事情了?

    紧接着天下人就看到,那道主留下的神兵降下三道光柱贯穿虚空降落下来,远处的人不知道,可天音宗周围见证白杨写出这首词的人却看得真切。

    那三道光柱落到了白杨身上消失不见。

    随后,白杨写的那首水调歌头,烙印虚空的文字落下重回纸页之上,承载这首词的纸页绽放白光冲天而起,刹那消失在了天穹上的月亮之中。

    三月奇观缓缓消失,天地再度恢复了清明,之前的一切仿佛错觉。

    在人们震惊中,白杨不动声色的拉了拉同样呆滞的小猫低声道:“走!”

    小猫他们一愣,反应过来立即跟上白杨的步伐,虽然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知道若是不走的话估计要出事儿。

    转身就走的白杨莫名脚步一顿,旋即再度迈步前行。

    就在之前那一刻,他感觉到了至少有三个眼神横跨虚空落到了他身上,不过对方并没有什么表示就收回了目光。

    “三个目光都至少是地皇境强者,其中一个来自于天音宗,另外两个来自于大光皇朝国都方向,恐怕是异像引起了强者的注意,他们之所以没有过多表示,恐怕是因为事关道主神兵不敢轻举妄动……”

    心头跟明镜似得,白杨知道事情玩大了,此时此刻的自己估计在某些人心中依旧打上了终点关注的标签!

    这事儿搞的,早知道我就写一片两片三四片了……

    看到白杨离开,天音宗的管事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小声道:“这位公子过关了……”

    能不过关么,连道主神兵都召唤出来了啊,你不让过关试试看!

    离开的时候,白杨感受了一下自身变化,那三道光柱消失在自己身上,自身并没有什么变化,修为没有提高,也没有获得什么传承,不过在他的识海中却是出现了新的东西。

    原本他的识海中只有法相,八品功德金莲以及九天之上那块不知名的青铜碎片。

    然而此时,在法相和功德金莲上方,却出现了三个环绕在一起的圆球,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三月环绕奇观的缩影!

    意识触碰那缩影,白杨得到了一段信息,不是文字表述也不是什么声音,但白杨就是懂了。

    那是天元世界外的道主神兵因为喜欢他写的那首水调歌头,收走了诗词给他的馈赠。

    必要的时候,他可以利用识海中的道主神兵投影沟通天穹上的真正道主神兵发动一次攻击!

    具体能发挥出多么恐怖的手段白杨不知道,但用屁股想都知道发动道主神兵的威力有多么恐怖!

    大造化??!

    又多了一门底牌,道主神兵帮忙出手,那是超越天帝级别的存在留下的神兵,发动一次攻击就问你怕不怕!

    然而震感归震撼,白杨心中却更加疑惑了。

    道主神兵够可怕了吧?堪称这个世界的极致,古往今来有名有姓的也就两件,分别化作了这个世界的月亮和烈日拱卫世间。

    然而,此时在白杨识海中的道主神兵投影,却没有能够占据白杨识海的最高处,最高处依旧被那不怎么的青铜碎片占据!

    那碎片到底是什么?只是碎片就比道主神兵的投影还牛逼了?

    周围的人们看着白杨离开天音宗‘书’这边的考核地点,想要说什么愣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就连之前的六皇子都在权衡过后放弃了。

    能召唤出道主神兵的存在,惹不起惹不起……

    好坏参半啊,搞出之前那一出,好的是暂时没有人来打扰自己了,坏的是后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管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先将考核第一关的最后一个项目过了再说。

    众目睽睽之下,白杨带着小猫他们来到了琴棋书画的琴这边,人们自动给他让开道路,甚至一些原本正在考核的人都停下了自己的考核关注白杨。

    被这么多人看着……一点都不尴尬!

    “不知这边的考核规则是什么?”白杨仿佛没事儿人一样问天音宗的负责人员。

    对方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说:“高层刚刚传下话来,公子不必考核了,可以直接上山!”

    “不行,不能搞特殊化,必须要大家一视同仁,要不然你让周围这么多人情何以堪?”白杨不干了,义正言辞的说道。

    “……”

    大哥,你是在搞事儿吧?两次了,再来我们天音宗就要成为全世界的众矢之的了啊,连番搞出大动静是要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