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漆黑,狂风肆虐,绝望死寂的气息充斥世间。

    紫色雷柱轰击而下,所过之处一道道漆黑裂缝闪现,虚空破碎,毁灭性的力量面前,人们只觉灵魂都要崩碎。

    处于那紫色雷柱正下方的白杨感受尤为强烈,纵然自身神道天师境的修为在雷柱面前都仿佛蝼蚁面对真龙,下一刻就要被泯灭。

    “不容于世,可惜了”

    一声叹息在白杨耳边响起,暗中帮忙的那个人也无能为力,抵挡天雷的力量消失。

    此时此刻,白杨自觉无法抵抗那道紫色雷霆,都想闪身带着小猫等人回地球那边去暂时躲避这次?;?。

    他没有想到画出一幅末世画卷居然会让这方天地反应如此巨大。

    在作画之初,他想到的是万物更替轮回,世间欣荣必定就有毁灭的一天,是以他画出了一副末世画卷,昭示天道轮回。

    然而这仿佛预测到了未来,天道不容,欲要降下雷霆天威将其毁去。

    就在白杨想要带着小猫等人回地球那边暂避的时候,画卷有了异常动静。

    只见画卷之上一道纯粹的黑气冲天而起,那股黑气蕴含纯粹的毁灭力量,霸道无情冰冷,没有丝毫生机,仿佛纯粹是为了毁灭而毁灭的存在。

    黑气冲天,纯粹的毁灭之力与那道代表上天的泯灭之力对抗在一起。

    轰……

    虚空颤抖,崩碎,真正的空间破碎,一圈恐怖的漆黑涟漪扩散,所过之处一切都破碎了,毁灭了,什么都不剩下。

    天穹之上只剩下一个纯粹的黑洞,直径百里,吞噬一切,毁灭一切。

    在那可怕的黑洞面前,天地间声音消失了,光线消失了,好似一切都被吞噬,所有的一切都定格,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秒,或许是一天,天穹上遮蔽十万里天地的乌云消失,世间再次回复了原样,之前的一切仿佛只是错觉。

    噗……

    白杨作画的那副画卷化作飞灰消散,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正如之前在白杨耳边叹息的那句话,天地不容,那副画卷不应存在于世间,被天地毁灭。

    整个天音宗广场上,无数天骄青年表情呆滞,场面静悄悄,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看向白杨。

    他到底画了什么?

    居然引来天打雷劈,世间不容,天道降下雷法将其毁去!

    之前画作完成,人们被那可怕的死亡毁灭气息震慑,思维都停顿了,根本就没有看到白杨具体画了什么。

    白杨静立,心头起伏,他没有想到一副末世画卷居然会引来这样的异像。

    “天道轮回,终有一天这个世界回走向毁灭,如那草木枯荣,这是恒定的规则,上天不允许这幅画卷存在,恐怕是触碰到了未来世间的变化!”

    心头思索,白杨并未因为画卷被毁而感到失望,他能感觉到,哪怕上天不毁掉画卷,那副画卷都不是他能掌控的,会带来不可预测的灾难后果。

    可以说那副画卷若是不被毁掉的话,恐怕会形成灾难之源,若是那样,白杨将背负巨大的业障,别说修为前进,恐怕能保证自己不死都算好的了。

    在白杨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眼中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现瞬间消失,八卦图中的阴阳交织图案,代表黑色的那一边仿佛变得更黑了一点,旦这一切是白杨没有察觉到的。

    深吸口气,平复心情,白杨看向边上天音宗负责考核的人拱手道:“我这样算是过关了吗?”

    “过……当……当然”对方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看白杨的眼神一脸看怪物的表情。

    白杨点点头,闭口不言,眼神示意小猫他们跟上去下一个考核地点。

    之前那耳边说话的人是谁?修为绝对是地皇境的存在,是天音宗的强者还是大光皇朝的无上存在?

    此时回想起来,白杨不得而知,甚至那声音他都无法判断出男女!

    “少爷,刚才……你画了什么?”

    前往下一个考核地点途中,小猫欲言又止的问。

    脚步一顿,白杨看着小猫眉毛一挑道:“猫儿刚才就在我身边没看到吗?”

    “刚才,少爷提笔的时候,那白纸画卷在我眼中就变成了纯粹的黑色,充满了死寂和绝望,什么都看不到”小猫摇摇头说。

    白杨一愣,摇摇头什么都没说,闭口不语。

    小猫就在身边都没有看到画卷上到底画了什么,只是她看不到还是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之前帮忙的那个人看到了吗?

    白杨不敢确定,那包含天地未来的末世画卷,若是没有人能看到的话,恐怕是上天不让人看到,白杨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别说的好。

    见白杨不回答,小猫也就不在问了,哪怕心中再怎么好奇都不问,自家少爷不说肯定有不说的理由。

    脚步一顿,白杨停下脚步看向前方。

    一个人出现在了他前方几米外,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年,身穿金色长袍,衣衫上有九道蛟龙图案,活灵活现仿佛要腾空而起。

    他看向白杨笑着拱手道:“这位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大宗师境修为,而且是那种随时都会突破到人王境的存在,如此穿着,加上其身上若有似无的上位者气息,白杨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

    “原来是六皇子,请”白杨拱手道。

    对方一笑,龙行虎步的走到一边。

    来到人少的地方,身穿九龙蛟龙袍的大光皇朝六皇子看向白杨低声道:“这位公子,不知你刚才画了什么引来那样的异像,可否告知?”

    白杨心中一动,从对方的语气他可以判断出对方并未看到自己画的末世画卷具体内容,于是摇摇头笑道:“六皇子殿下见谅,不可说”

    对方目光一闪,笑了笑道:“那算了”说到这里,他语气一变,看向白杨一脸欣赏道:“本皇子一向爱惜人才,你来我这边做事吧”

    这就已经抛出橄榄枝了,不管白杨本事如何,就凭之前白杨画一幅画就招来天打雷劈,足够这个大光皇朝的六皇子招揽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直接在大光皇朝六皇子手下做事,那简直是一步登天的事情,可白杨却是摇摇头道:“多谢六皇子美意,我自由散漫惯了,若是在六皇子殿下手下做事,恐怕会给你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无妨,本皇子从来不怕麻烦”对方大袖一挥淡然道。

    白杨沉默不语,无声的拒绝了对方的招揽之意。

    他是大光皇朝的六皇子,招揽人才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在为争夺皇位做准备,皇家争斗从来都是残酷的,白杨并不想卷入其中。

    “呵呵,若是公子回心转意的话,我这里随时恭候”对方点点头道,然后转身离去,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不愧是大光皇朝的皇子,心性气度非凡,深知死缠烂打只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白杨心中感叹,至于对方是不是真的放弃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知道是不是六皇子的关系,周围还有很多人原本想要接近白杨,可最终都驻足不前选择放弃。

    这让白杨皱眉,难道说和这个大光皇朝的六皇子接触是一件十分忌讳的事情?

    想不明白,白杨继续带着小猫他们前往下一个考核地点。

    很奇怪的一点,自己之前画作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天音宗高层不应该没有感觉到才对,可饶是这样都没有让自己直接上山,白杨想不明白天音宗高层到底在搞什么鬼,若是考核的话,就凭自己画作搞出的异像就胜过所谓的考核了吧?

    想不明白就不想,白杨觉得通过考核应该不难,若是不行再说。

    这天音宗搞出的考核不应该只是那女子的缘故那么简单……

    第一关考核琴棋书画四艺,棋和画白杨都通过了,他下一个来到的地点是书。

    和作画那边有些相似,这边同样拥有众多的桌子,上面有笔墨纸砚。

    考核的内容是写一篇文章亦或者诗词,总之若是写出出类拔萃的诗词就能过关。

    “诗词之道,神鬼莫测,文字本身就蕴含神奇力量,好的诗词文章会引来天地异像,甚至拥有莫测威能,期待公子的大作!”

    在白杨询问天音宗管理人员规则的时候对方看向白杨说道。

    显然之前白杨作画弄出的异像引起了关注,周围的人虽然没有接近白杨进行攀谈却在暗中关注,连天音宗的人都主动和他说话。

    白杨点头,来到一张无人的桌子后面站立思索该写点什么。

    小猫帮白杨磨墨等待。

    周围的人们看到白杨出现在这里,全都下意识的看了过来,实在是好奇他会写出什么来,之前作画都能搞出那样的动静,接触的东西想来不简单吧?

    然而白杨有点蛋疼,去特么的诗词,劳资不擅长啊,这不坑爹么,我写一篇‘啊,大海你全是水……’就特么没法看。

    心中一动,白杨瞄了一眼周围,这压根就不是地球那边,虽然自己不会写,但还不会抄么?无数‘前辈’不就是抄袭起家的嘛……

    好吧,那就抄,也不知道抄的东西能不能得到这边天地承认,不过根据之前的末世画卷反应来看,应该可以搞一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