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头特无语的看着棋盘,恐怕他有生之年都没有遇到过将棋盘下满的时候,这算什么事儿这是……

    “道友你这路数……剑走偏锋,如白驹过痕无可琢磨啊,不知师承何处?”光影老头开始盘问白杨的来路。

    我有毛的个师承,白杨依旧微笑问:“敢问前辈我过关了吗?”

    既然白杨不愿意说老头也就不问了,特无语道:“既然是和局,自然是过关了”

    “多谢前辈,我去下一个地方看看”白杨起身拱手道,然后转身带着小猫等人离去。

    老头有些意犹未尽的在白杨背后说:“道友有机会我们再手谈一局,实在是让人意犹未尽啊”

    再来一局我就露馅了大爷……

    白杨虽然走得四平八稳,可心中却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他会下毛的个棋,还剑走偏锋呢,大爷你太抬举我了。

    白杨走后,这边围观的吃瓜群众一阵哗然,居然有人能在下棋一道上和天音宗的一位长老下成平局,这可是大事儿,很快消息就辐射出去了,无数人好奇,开始寻找白杨的踪迹。

    没办法,那老头可是天音宗的长老,不说他自身修为地位的问题,单单是下棋一道上就天下闻名,堪称大光皇朝国手,如今有人能和他下成平局,何方神圣?

    在人们寻找白杨的时候,他已经辗转下一个地方了。

    第一关的琴棋书画,棋这一关白杨是过了,不一会儿他来到了下一个地方。

    第二个地方,画!

    稍微打听,白杨明白了规则,自由命题,意思就是管你画什么,总之你要画出一幅出类拔萃的画来。

    这个命题就有些笼统了,什么叫画出一幅出类拔萃的画来?

    在这个玄幻世界,琴棋书画并非娱乐那么简单,一些稍有建树的画家画出来的画那可是有特殊功效的。

    不说其他,此时白杨看到的,前方一字排开上百张桌子,一个个青年才俊在挥毫泼墨,画出来的画那叫一个神奇。

    有人画了一朵花,一笔一划勾勒中,那朵花居然从画上长了出来,而且还有花香飘扬!

    有人画了一只鸟,那只鸟儿居然从画中飞出,叽叽喳喳的叫唤仿佛凭空造出了一个生命。

    还有人画了山水草木,真的好似用笔画画了一个真实的世界,简直不要太神奇。

    看到这样的画面白杨有些蛋疼,让他画一幅素描什么的他简直能画成照片一样,然而画出来的画想有这样的异像简直不可能。

    盖因这个世界的化作那可是包含意境的,何为意境?那是在化作的时候灌注了作者的精气神,让单纯的笔墨化作升华,让画作拥有了独特的蕴意,契合天地自然从而产生异像。

    别小看这些异像,就白杨所见所闻,有画作大家画一头异兽那可是拥有可怕战斗力的。

    在之前陈王朝的见闻中这种情况很少,可在大光皇朝中,这边人们安居乐业,专研的就是这些道道,简直将娱乐发挥到了极致。

    之前下棋白杨是开挂完全没有在意棋盘,但他却知道,若是那棋局异像展现出来的话简直如同阵法一样能困住一支大军!

    这就难搞了,对于画画白杨本身就不擅长,而想要画出一幅出众的画作简直难如登天!

    昂!

    就这会儿的时间,一声龙吟震撼心灵,有人画了一条蛟龙,那条蛟龙从画中冲出翱翔九天,横贯苍穹威严无尽,气息堪比武道大宗师,遨游天穹俯视下方诸人,然后冲入画中,那也只是一条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蛟龙而已。

    轰!

    另一边有人画了一只火鸟,冲出画作好似骄阳升空炙热滚滚,可怕的高温炙烤得周围虚空都扭曲了。

    “画出蛟龙那位应该是六皇子吧?常年观摩皇家蛟龙池,体会蛟龙精气神,单凭笔墨就能再现蛟龙威势,实在是厉害”

    “那位画出火烈鸟的也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什么路数,在此之前从未听过,可谓一鸣惊人了……”

    每一次有人画出震撼心灵的化作都会引起周围的人惊叹,看向化作作者无不一脸崇拜。

    虽说文无第一,可当别人超出自身太多的时候实在是提不起攀比之心。

    无可置疑的,画出蛟龙的什么六皇子和画出火烈鸟的人都过关了,去了下一个考验的地方。

    然而此时白杨一脸蛋疼,这咋搞?

    此时边上有人的对话引起了白杨的注意,听着听着白杨眼睛亮了起来。

    “六皇子的画的蛟龙和那个谁画的火烈鸟恐怕在场无人能超越了吧?”

    “那是当然,用笔画勾勒的动物居然有如此可怕威势,简直堪比大宗师高手,谁能与之比较?”

    “想要超越他们,难啊,除非有人做出一副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命题画作,上天有感,契合天道,要不然根本无法超越”

    “话说兄台是不是太抬举了?虽说六皇子他们的化作很惊人,但在画道之上他们也不过七品,传闻九品画师完全能画出一方完整世界来”

    “哼,世间哪儿有九品画师……”

    后面的对话白杨没有心情去听了,完全在琢么‘这个世界从未有过的命题画作’这句话。

    很多东西的第一次都是有特殊含义的,地球华夏传闻,曾经仓颉造字引得鬼哭神嚎,伏羲创八卦引得众神震惊,可见第一次出现的都会无比非凡,尤其是在这玄幻世界,天道认可下会出现种种神奇异像。

    想着想着,白杨有想法了,恐怕这个世界还没有‘这样’命题吧?

    于是白杨走向了一张桌子,他的出现并不起眼,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其他人吸引了。

    站在桌子后,白杨闭目思考,小猫眼尖,在边上帮白杨磨墨,她很好奇自家少爷能画什么,不管自家少爷画什么都是最好的……

    闭目沉思,白杨脑海中的念头渐渐清晰了起来,于是他伸手握笔,心神完全沉寂到了自己想象的化作之上去了。

    当白杨执笔的瞬间,这片原本平静的广场莫名刮起了狂风,并且天穹之上诡异的出现了厚重乌云,天地间一下子就变得黑暗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无数人愕然,好端端的貌似要下雨的节奏?

    沉寂到自己想象中的白杨没有管外界变化,吸满墨汁的毛笔毅然落到了宣纸上,一笔就是漆黑一团。

    轰??!

    白杨落笔的瞬间,天穹上厚重的乌云一颤,一道闪电划过,天地一抖,好似他接下来的画作不应该出现在这世间一般。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场之人莫不心头一颤,下意识的将目光投放到了白杨那边,只见白杨落笔的瞬间,从他面前那张宣纸上一股可怕的气息喷薄而出,那股气息充斥着绝望和死亡,让人胆寒!

    白杨不管这些,依旧在独自作画,一笔一划快速在纸上勾勒。

    在他作画的时候,纸上死亡和绝望的气息如大海波涛般汹涌喷薄,天地完全漆黑下来,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穹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

    这一异像引起了无数人关注,那原本离去的大光皇朝六皇子赫然停下脚步看了过来,不但如此,就连天音宗山脉深处都有一道宛如天神般的目光投向了这边,甚至大光皇朝国都那边都有无数眼神横跨虚空看了过来。

    世间静悄悄,无数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吩咐看向这边,天地无声,唯有白杨挥毫作画。

    白杨所画的画作,通体漆黑,充满了黑暗死寂,随着他的勾勒,一副荒凉死寂的画作渐渐形成。

    大地之上满目疮痍,白骨累累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有异兽狰狞咆哮,有人仰天绝望嘶吼,残破的兵器在寒风中腐朽,大地在崩塌,植被在枯败。

    天地间充满死亡的黑气,再往上,简单的笔墨勾勒出破碎的苍穹,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让人感到绝望。

    再上方是星空,一颗颗星辰崩塌破碎,有黑洞吞噬一切,有巨大的星辰碎片冰冷的飘横在枯寂的星空,星辰在毁灭,世界在毁灭,生命在毁灭。

    一切都在毁灭,看不到生的希望,绝望寂灭的气息充斥一切。

    在白杨作画的时候,那张米许见方的纸张上死亡枯寂的气息澎湃升腾,天穹上乌云横跨万里,雷电在云层中肆虐宛如蛟龙游走。

    在白杨画作到中期的时候,乌云中一道可怕的雷霆冲击而下,直指白杨的画作,仿佛那张画不应该存在于世间。

    然而不知为何,当那可怕雷霆快要落到画作之上的时候却无声消失了。

    白杨心有所感,本应停下作画,可耳中传来一声伟岸的声音说道:“安心作画,其他不用顾忌,一切有我,我倒是想看看你能画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画作来”

    听到这句话,白杨心无旁骛继续作画,一笔一划勾勒。

    破碎的大地,绝望的生灵,布满裂痕的苍穹,崩塌毁灭的星空……

    随着白杨的画作继续,天穹上乌云横贯数万里天地,可怕的雷霆潮水般冲击而下欲要毁灭这张画作。

    广场上的人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此人到底画了什么?居然惹来天打雷劈?

    半个小时后,方圆十多万里天穹被乌云遮蔽,无穷无尽的雷霆轰击下来,以白杨为中心仿佛化作一方雷泽国度,暗中那个帮白杨挡下这天威雷霆的人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白杨在宣纸上最后一笔落下,想了想,在边上提笔用天元帝国文字写下两个字。

    末世!

    轰。

    天穹一颤,横跨十万里天穹的乌云扭曲化,一道直径百米的紫色雷霆带着泯灭一切的气息降下直指那张末世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