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这里是庆阳州?”天穹之上,小猫看着下方的雄城面带惊讶道。

    不久前她们才和吕阳分开,一路上小猫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就被白杨带到这里来了,神道天师强者的速度刷新了她的认知。

    “嗯,我们北上之前,把赵石他们留在了这里,也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过来看看,如果在的话就一起回山谷去”

    白杨点头道,带着小猫她们下落,径直往缥缈楼而去。

    下落过程中,白杨念力扫视,两百公里直径范围无法囊括整个庆阳州城,不过在范围内白杨却并未发现赵石他们。

    缥缈楼作为曾经庆阳州玉家的产业,后来玉家将这里送给了白杨,显然缥缈楼的管事对白杨印象深刻,白杨他们刚一露面就立即前来迎接。

    最前线灭掉苍狼王朝的战况估计还未传递到这里,缥缈楼的管事看着白杨只有看老板那种恭敬,而没有看绝世强者那种惶恐。

    白杨也没有炫耀什么,让小猫查看酒楼掌柜递上来的账本,白杨却是问:“赵石他们呢?”

    “少爷,赵石大人他们已经回山谷去了,还带走了一个叫安九的人,特别留下话来,若是少爷前来的话第一时间告知少爷”掌柜的恭敬道。

    “嗯”白杨点点头,既然赵石他们已经回去了就不纠结了,看着眼前一脸欲言又止的老掌柜,白杨问:“是否有什么麻烦?”

    “少爷,缥缈楼经营良好,有官面上照看着,并没有什么麻烦”老掌柜回答道,。

    “缥缈楼没有什么麻烦,那应该是其他方面了,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子,称我刚好在这里,说说看,若是问题不大的话顺带帮一下”白杨笑道。

    对方毕竟是在给自己打理缥缈楼,些许小麻烦白杨还是不吝啬出手的。

    “这……那我就直说了,少爷,并非缥缈楼有麻烦,而是玉家,据传玉家家主玉苍松陨落在了神武皇朝遗迹中,消息应该没错,玉家失去了玉苍松的庇护,短时间内遭到了众多势力针对打压,现如今分崩离析……少爷,不管怎么说,玉家曾经都是我的主家,如今落到这步下场,我也于心不忍,若是可以的话,恳请少爷能照看一二……”

    在白杨的追问下,老掌控一脸忐忑的说出了实情。

    “我知道了,你也算是有情有义,继续打理缥缈楼吧,其他的就不用操心了”白杨平静道。

    “那我先下去了”老掌柜躬身离去,面色叹息,他能做的都做了……

    老掌柜作为缥缈楼的掌柜,玉家已经将缥缈楼送给了白杨,原本他不应该再想玉家的事情,可毕竟跟了玉家那么多年,如今玉家落到分崩离析的地步他也不忍,这才小心翼翼的提出请白杨照看的话来,尽管他知道希望不大,可尽人事听天命,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也正是看出了这点,白杨才说他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这种人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将缥缈楼继续交给他打理白杨很放心。

    其实人都是相互的,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那些作为下人却算计主子的情况比较占少数。

    玉苍松在神武皇朝遗迹中陨落这是事实,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白杨没有想到会对玉家造成如此大的影响,曾经的玉家在整个庆阳州那可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如今居然落到分崩离析的地步,可想而知被对手打压得有多么狠。

    从这点就能看出,在这个世界一个强者对于一个势力的重要性,简直关乎无数人的身家性命,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四方剑宗,如当前的玉家……

    在小猫看完缥缈楼的账目后,白杨起身说:“走,我们去玉家看看,若是能帮上忙的话就帮一下吧,毕竟曾经也相识一场”

    “嗯,不过少爷,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去?”小猫温顺的说,玉家不玉家的她不关心,她关心的是白杨的衣食住行。

    “不了,若是小麻烦的话,解决了回山谷猫儿你亲手做给我吃吧,若是麻烦……再说”白杨笑道,带着小猫她们离开缥缈楼。

    玉家作为曾经庆阳州最大的家族,几乎是个人都知道,很好找。一座庞大无比的庄园,随便问几个人都能明确的指出正确的地点。

    当白杨带着小猫他们来到玉家府邸的时候,却发现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得多。

    玉家已经不是玉家了,这样说也不对,应该说玉家曾经的府邸已经不属于玉家了,大门上换上了一块‘赵府’放牌子,显然已被鸠占鹊巢。

    透过高墙大院,这座庞大的庄园里面很多地方都有破坏后重建的痕迹,不用猜都知道这里不久前必定发生过一次重大变故。

    “赵家取代了玉家?哪个赵家?完全没听过啊……”

    白杨心中嘀咕,这里已经不属于玉家了,玉家的人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想了解情况都做不到。

    赵府大门口有一群武道强者,最次的都是武师,看到白杨他们一行在这里停留并未前来驱赶,显然在他们的认知中整个庆阳州应该没有人敢来找赵家麻烦才是。

    看了看赵府大门,白杨思索中心有所感,下意识的看向远处街角一个地方,然后带着小猫他们转瞬过去。

    下一刻,白杨与人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微妙。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蜷缩在街角,身上脸上布满污迹,根本就看不清这个乞丐原本的样子,任谁看一眼都会无比嫌弃。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人嫌弃的乞丐,一双眼睛却是无比漂亮,当然,若是看一眼就嫌弃的人是发现不了这一点的。

    此时,这个乞丐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白杨,慌乱闪烁,低头声音沙哑道:“这位公子,行行好给两个钱吧,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

    “玉飞凤?……你何至于如此?”白杨看着低头不敢看自己的乞丐愕然道。

    乞丐浑身一抖,依旧低头道:“这位公子你恐怕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玉飞凤,我只是一个人人嫌弃的乞丐,既然这位公子不肯施舍,那我还是去别处乞讨吧……”

    说着,乞丐慌乱的起身就准备跑路。

    当初那个男扮女装到处调戏女子的玉飞凤居然变成了折服模样,白杨只能感叹命运的神奇,也懒得废话什么,心念一动控制玉飞凤,带着小猫她们下一刻又回到了缥缈楼中。

    找来老掌柜,白杨吩咐道:“安排几个丫鬟给她洗漱换身衣服”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办”老掌柜认出了玉飞凤,一脸感激的看了白杨一眼说道,立即去安排去了。

    “白少,你既然不待见我,为何又要管我?让我自生自灭不好吗?”玉飞凤脏兮兮的脸上满是痛苦神情,双目流泪看着白杨说道,旋即转身和前来的丫鬟下去。

    “少爷,玉小姐好可怜,不过一码归一码,她当初那么针对你,我还是不喜欢她”小猫靠在白杨身边说。

    捏了捏小猫的脸颊,白杨笑道:“我家猫儿都快是大宗师之境的高手了呢,居然还计较曾经的那些小事儿???”

    “反正就是不喜欢嘛”小猫不好意思的说。

    所以说啊,当有人在心中的某种看法根深蒂固之后,是不会根据时间和事态的改变而改变的。

    不久后,玉飞凤洗漱完毕再度来到了这里,换上了一套白色长裙,再度恢复成了那个漂亮的女子模样。

    也不知道处于什么心态,玉飞凤居然将长到齐耳的头发再度削掉变成了一个光头!

    美得惊人的她顶着一光头,你这样老衲……依旧把持得住……

    “说说吧,你修为还在,为何会沦落到当乞丐的地步?对了,你玉家其他人呢?”白杨看着焕然一新的玉飞凤问。

    “白少这是在可怜我吗?”玉飞凤自嘲一笑凄然道。

    “相识一场,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若是有什么困难,我能帮的尽量帮忙”白杨并未在意玉飞凤的挤兑而是诚恳道。

    看白杨不像是看笑话的样子,张了张嘴,玉飞凤眼圈一下子又红了,低头很是无助道:“几会前,爷爷陨落在神武皇朝遗迹的消息传来,无数对我玉家怀恨在心的人第一时间群起而攻之,我玉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因为爷爷陨落人走茶凉,原本的关系视而不见,我玉家的在职人员纷纷被各种罪名剥夺官职,随后是一系列的栽赃陷害,我玉家产业尽被夺走,最后那些人更是痛下杀手对我玉家展开围攻,一番厮杀,我玉家成员几乎死伤殆尽,最终我哥拼死带我闯出,让我隐藏起来他去引走追兵,如今生死不明……”

    玉飞凤的这番话虽然简短,却是说清楚了玉家这段时间的遭遇,听完白杨心中唏嘘不已,那么大的一个玉家,就因为失去了玉苍松的庇护几乎一朝崩塌。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如今我也还算有些能量和手段,帮你报仇应该不难”白杨看着她说。

    赫然抬头,玉飞凤目视白杨双目通红道:“不劳白少费心,我玉家的仇,我来日会亲自去报,虽然我如今实力低微,可哪怕十元百元千元我都不会放弃,唯有如此,才能对得起我那些惨死的家人!”

    又是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目从而变得极端的人,这个世界怎么老出这种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