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王朝沦为历史,庞大的疆域被三个王朝瓜分,其中牵扯到的利益不是一两天能缕清楚的,好在上位者只需要制定一个大方向的方针,剩下的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好。

    白杨没有去过问这其中利益的划分问题,在陈王陈永信闲下来之后白杨找到了他。

    临时行宫内,一间大殿中,白杨的到来,陈永信亲自起身相迎,很是热情的拉着白杨的手说:“白先生,你来了”

    纵然拉手这种行为是陈永信作为帝王拉拢臣下的手段,白杨还是觉得很膈应,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说:“参见陛下,冒昧打扰还望恕罪”

    “白先生说哪里话,一直以来本王恨不能与白先生把酒言欢,奈何国事缠身一直不能如愿,此番得空,总算能与白先生畅谈一番了,来来来,这边坐,来人,备宴”

    双方落座,陈永信太热情了,搞得白杨内心想说的话都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一方王朝之主设宴款待,礼仪繁琐,吃喝不算还有歌舞表演,虽然很好看可白杨心思完全不知这之上。

    一番东拉西扯不着调的闲聊后,白杨最终还是说道:“陛下,我这次前来是来请辞的”

    这句话一出,原本一脸开怀的陈永信表情一愣,旋即挥手,表演歌舞的一群妹子躬身离去,陈永信看着白杨苦笑道:“白先生何出此言?是不是本王有什么地方让白先生不满意?”

    白杨作为神道天师强者,单单实力来说就是战略核武器一样的存在,威慑力十足,加上白杨智计百出一人能灭一国的手段,还有背后站着的那尊地皇境强者,不管是哪个王朝之主,都舍不得这样的人物从自己眼皮子地下溜走,陈永信自然也不例外了。

    摇摇头,白杨笑道:“陛下恕罪,并非我对陛下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实在是我心不再官场,此番出手对付苍狼王朝,完全是因为我与苍狼王之间恩怨的缘故,如今苍狼王朝已经被灭,我也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听了这番话,陈永信大概已经知道白杨去意已决,不过依旧苦笑道:“白先生何不再考虑考虑?”

    翻手间,代表白杨在陈王朝境内官职的圣旨印信官服取出取出,白杨拱手道:“还望陛下成全”

    看了看白杨手中的印信官服,又看了看白杨,陈永信摇摇头笑道:“白先生不必如此,这样吧,你不喜官场倾轧,本王给你一道旨意,暂时撤掉你现在的职责,加封你为一品护国大师,不必参与任何朝会议事,总之你是自由自身,如何?”

    “这……”白杨一脸纠结。

    他明白陈永信的意思,不愿意放弃自己这样一个人离开陈王朝,但又不太敢强迫自己什么,是以用一个虚职拴住自己,无论如何,一旦接受的话,自己就打上陈王朝的标签了。

    或许陈永信还有另外的意思,给白杨的只是一个虚职,一品护国大师,那可是和黄秋一样的存在,面见陈王而不拜,甚至还能自由初入王宫,可是,这只是一个虚职,品阶很大了,没有实质性的权利,恐怕陈永信是抱着白杨太强不想他拥有实职未来不受控制的目的。

    “如此的话,就这么决定了”不等白杨拒绝,陈永信一锤定音道。

    心念一转,白杨觉得这样也不错,若是真的撇清关系的话,陈永信会提防自己,对双方都不利,接受护国大师职位,自己不管事,而且以后在陈王朝境内做事也方便很多。

    于是说道:“如此的话,就多谢陛下美意了”

    “哈哈哈,好,来,白先生,本王敬你一杯,你在消灭苍狼王朝一役中堪称扭转乾坤掌控大局,实在是太精彩了,很多地方本王都不胜明了,趁此机会白先生可得给我好好说道说道……”

    两个小时后,白杨从大殿离开,脚步在门口顿了一下,微微一笑前往住处。

    他北征军大总督的职位没有了,变成了如今的一品护国大师,品阶虽然没变,可地位却高了很多,不变的是他依旧没什么失职权利。

    当然了,莫说白杨对所谓的权利没太多的想法,如今他在这片大地上想做什么恐怕还真没几个人敢说什么,所以权利不权利的无所谓了。

    白杨离去后,陈永信看着门口眉头紧皱道:“黄老,你觉得如何?”

    “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黄秋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陈永信身后说道。

    叹息一声,陈永信说:“是啊,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白先生此人,纵观从有他的信息开始,他对于权力一道就不怎么上心,如今拥有滔天实力和智计,依旧对权力不感兴趣,如今他没有拒绝本王的好意,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有对我陈王朝不利的想法了,可惜,不能为本王所用……”

    每一个帝王都有‘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白杨实力强大,手段高明,背后更是有强者,陈永信心中难免会忌惮白杨,更是首先想到的白杨会对他造成威胁,在自身没有掌控一切的力量前,陈永信只能先和白杨搞好关系。

    “其实陛下不必介怀,有武王在,白杨此人应该永远不会对陈王朝不利”黄秋说道。

    “嗯……这样吧,传我旨意,从即刻起,将青木县境内以及迷河林全部封赏给白先生,就以他在剿灭苍狼王朝这一役的卓越表现名义,另外,苍狼王朝宝库中得到的宝物挑选一些给他,与他的新任官职圣旨一道送去”陈永信点点头道……

    卸下了职位,不用去为了对付苍狼王朝劳心劳力,苍狼王已死,大患以除,白杨只觉一身轻松。

    “猫儿,收拾一下,我们回山谷去”回到临时住所,白杨找到小猫说道。

    小猫展颜一笑说:“好的少爷”

    说完小猫就去准备离开的事宜了,对于小猫来说,白杨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这段时间白杨一直在忙都没有时间陪她,可她知道白杨在忙正事,没有打扰,此番回山谷,她就能和白杨待在一起了,心情一下子高兴了很多。

    苍狼王朝被埋葬在历史,剩下的事情那是几个王朝相互之间的扯皮,这些白杨不管,收拾一番就带着小猫离开了军营。

    不过途中传旨的人到来耽误了点时间,不但给白杨送来了一品护国大师的圣旨,还带来了很多东西。

    这些东西里面光是元石就多达万亿枚,此外还有两件六品神道法器,其他材料丹药更是数不胜数。

    拿到这些东西白杨也没有推辞,他知道,若是自己推辞的话陈永信才会感到不安,不过一想到这些东西都是从苍狼王朝宝库中搜刮出来的白杨也就收得心安理得了,陈永信也不过只是借花献佛而已。

    在白杨快要离开大军军营的时候,陈永信带着一群主要官员亲自相送,一来是给白杨留下一个好印象,另一个则是做给别人看的,证明陈永信和白杨的关系。

    帝王行事,一言一行都有深意包含其中……

    离开军营,白杨带着小猫蓝欣血婴丫丫和红球一路往陈王朝境内而去。

    从苍狼王朝国都往陈王朝方向,原本苍狼王朝这片区域,放眼望去几乎都是满目疮痍的画面,而且人心惶惶忐忑不安。

    但在进入陈王朝境内之后气氛就不一样了,前线灭掉苍狼王朝的大捷消息传来,和苍狼王朝举国同悲不同,陈王朝简直天下大喜,各个地方都在载歌载舞。

    进入陈王朝境内,途经一座山巅的时候,白杨停下了脚步,看着不知道等在这里多久的吕阳拱手道:“前辈”

    吕阳依旧一席黑衣怀抱长刀,看着白杨有些恍惚,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几会前还和自己徒弟没心没肺,而现在的他却拥有了一人灭一国这样的经天纬地手段!

    压下心头的思绪,吕阳看着白杨说:“我要走了”

    “前辈要去哪里?”白杨愕然问。

    摇摇头,吕阳叹息一声说:“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我深感自身实力不足,准备游历天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的契机,也不一定要去什么地方,四处走走吧,乘着现在锐气还没有彻底消磨干净,要不然以后就没有勇攀高峰的冲劲了”

    “四处走走也好,不知前辈何时动身?”白杨点点头道。

    “马上就走,反正我一人行事无牵无挂”吕阳笑道。

    “那晚辈就先恭祝前辈修为大进了,或许再见面之时前辈已经成为地皇境强者了”

    “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摇摇头轻笑一声,旋即吕阳看着白杨认真说:“白杨,最后给你一个忠告,小心陈永信,小心姜浩然,小心木灵灵,你的实力,你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没有任何上位者允许自己周围有不受控制的力量……算了,这些东西你应该比我清楚,走了,山高水长,天涯再相逢”

    一句话说完,吕阳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走得无比洒脱。

    ‘提防他们?狡兔死走狗烹吗?呵……’

    心中自语,白杨身上淡淡的七彩光芒一闪即使,旋即用平板电脑链接卫星信号联系蓝霜说:“蓝霜,按计划行事暗中布置,待我联系你的一天,记住,一定要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