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都紧张而绝望中,白杨站了出来。

    “苍狼王,你气数已??!”众目睽睽之下,白杨目视苍狼王说道,居然还笑得出来。

    眼中仇恨的光芒闪烁,苍狼王目视白杨杀气腾腾道:“白杨,我承认你有些本事,之前我小看你了,可以说完全是因为你才让局面变成这个样子,此时你说我气数已尽这句话还有意义吗?封天锁地血海灭绝大阵,封锁天地,灭绝一切,你以为你还能凭借你的小手段翻盘?”

    目视四方翻腾的血海,白杨笑了笑说:“灭绝一切,血海涛涛,血祭亿万众生,不得不说,苍狼王,你不愧是一朝帝王,够狠,够冷漠,大阵封锁天地吗?恐怕还封锁不了我!”

    “你可以试试,若是你能离开大阵,我……”苍狼王不屑道。

    淡然一笑,白杨在无数人的注视下,身影就那么消失了,凭空消失不见!

    “……”

    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下来,然后一个个带着古怪的表情看向苍狼王。

    下一刻,白杨身影又出现了,手中还拿着一个苹果在啃,啃得汁水四溅说:“如何?我就说你这大阵封锁不了我吧?对了,你刚才说若是我能离开大阵你怎么样来着?”

    最怕气氛突然安静,苍狼王此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的脸这会儿一定是红的。

    原本他还想说如果你能离开大阵我把脑袋送给你,万幸还没说完白杨就跑了,这会儿面对白杨的问题,他只想说‘我个毛啊,我有一句MMP此时就想讲……’

    “哼,你能离开大阵又如何?了不起你自己能活命,对大局没有任何帮助”苍狼王咬牙道。

    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有想到白杨这么个变数,居然不受大阵约束,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不过影响不大。

    “是么”白杨淡笑,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牵着又变得痴痴傻傻的蓝欣的手,眨眼间两人消失不见,然后又出现了。

    重新出现后的白杨牵着蓝欣的手看向苍狼王说:“你作为阵法核心,之前应该能感觉到我们不在大阵之中了吧?不但我能离开阵法,还能带人离开,你说,我要是带着三个王朝的国主以及主要人员离开,你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自己灭绝了举国生灵,凭你一个光杆司令去打下几个王朝吗?”

    “你……!”

    苍狼王此时怒视白杨说不出话来,没有想到白杨居然还能带人离开阵法,正如白杨所说的那样,一旦白杨带着几个国主离开,那么他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意义?

    这特么算什么?原本大好的局面居然出现了白杨这个变数,完全脱离了苍狼王设想的范畴。

    虽然如此,他还是保持表情不变看向白杨说:“你能带人离开大阵有如何?先带谁离去?后带谁离去?你以为带他们离去后他们就会感激你吗?”

    “你不用挑拨离间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将在场所有主要人员全部一起带走我还是能办到的,现在你还能说什么?”白杨摆摆手打断苍狼王说。

    “哈哈哈,苍狼王,你千算万算恐怕都没有算到这一点吧?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姜浩然突然在边上哈哈大笑道,畅快至极。

    说道这里,他看向白杨拱手道:“白兄弟,为了天下苍生和大局为重,恐怕接下来就要麻烦你了,此间事了后,我江王朝上下必定将你奉为上宾,永结友好关系,但有所求,举国上下莫不全力以赴帮你完成!”

    这就是在表明态度了,白杨能带人离开大阵,可以救命还能推翻苍狼王的阴谋,必须要和白杨搞好关系啊,这会儿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白杨身上了。

    “白公子,若能带我等你去,大月王朝上下任何职位虚席以待,权利,地位,财富,美人,只要你想要,我都能满足你!”肩抗四十米大刀的大月王看向白杨说道。

    若说姜浩然只是想和白杨搞好关系的话,她这就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挖墙脚了。

    陈永信不满的看着大月王轻哼一声,紧接着他看向白杨拱手道:“白先生,为了天下苍生,接下来麻烦你了”

    在他们看来,白杨能带他们离开就能粉碎苍狼王阴谋,而白杨也会带他们离开的,虽然是这样,但表面上该说的好话还是要说的。

    苍狼王的这个阵法的确恐怖,封锁天地,纵然是拥有果位的人王强者也别想出去,可对于白杨来说,阵法能封锁这方天地,却封锁不了自己穿梭位面的能力!

    当然了,白杨也不可能带姜浩然他们去地球那边,若是带这些人过去的话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示意众人稍安勿躁,白杨看向有些傻眼茫然的苍狼王说:“苍狼王,你机关算尽太聪明,在绝对的逆境中都差点翻盘,但我告诉你,你最终只会功亏一篑,救一人是救,救亿万众生也是救,你不顾整个王朝无尽生灵的生死,可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亿万生灵死在我面前!”

    “你想做什么!”苍狼王沉声道,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目视天地,白杨笑道:“当然是破阵了,将你这封天锁地血海灭绝大阵破了,不但能粉碎你的阴谋,还能解救天下苍生,何乐而不为?”

    解救天下苍生,不但能粉碎你的阴谋,我还能收获无数信仰之力,当整个苍狼王朝的人都知道是我救了他们,恐怕获得的信仰之力都足以让上天降下天师果位了,白杨怎能放弃这个机会?

    “哈哈哈,不可能,若说你能带人离开大阵我还相信,但你想破开阵法根本不可能,别说是你,哪怕是地皇境强者都休想!”苍狼王目视白杨近乎歇斯底里道。

    “要不打个赌如何?我能破了你的阵法,你自行了断”白杨下巴一抬笑道。

    “我……哼,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苍狼王原本想说我和你赌了,可想到自己认为白杨不能离开阵法但他偏偏能离开这回事,答应打赌的话却如何都说不出口。

    “不敢赌是吗?那么你就看好我是怎么破了你这连地皇境强者都奈何不了的阵法的!”白杨看着苍狼王笑道,仿佛在嘲笑对方夜郎自大一般。

    “哼,那我就先杀了你!”苍狼王心头发慌,咆哮怒吼想灭了白杨再说,只要杀了白杨一切依旧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然而这会儿他想杀白杨也要其他人答应啊,毕竟此时白杨可是所有人的希望。

    唰唰唰,一道道身影出现在白杨前方,面对苍狼王,意思不言而喻,要杀白杨得过了他们这一关。

    “白先生,你尽管破阵,苍狼王想杀你得先过了我们再说”陈永信背对白杨说道。

    十多个人王强者,其中三个还是拥有果位的存在,此时全部都给白杨当保镖,要说这天下有这种待遇的恐怕连一般的皇朝之主也做不到吧。

    手中出现一个平板电脑,白杨瞄了一眼屏幕暗中松了口气,还好,有卫星信号,稳了。

    拿着平板电脑,白杨看向苍狼王说:“苍狼王,看来你是不长记性,不记得在神武皇朝国都遗址中的遭遇了?那时你应该不好受吧?超越地皇境的实力我是没有的,不过你觉得我用当时对付你们的那种手段去破坏阵法节点你觉得会怎么样?”

    白杨的这番话出口,不但苍狼王脸色变了,就连其他人的脸色都变了,当初白杨在遗迹中搞出的钨棒那威力至今还让无数人心有余悸。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苍狼王朝数十州府,数千郡城,上百万县城,这些地方都是阵法节点,你若是不能同时破坏这些阵法节点根本就破不了阵法的!”苍狼王沉声道,不过这番话说得很没底气。

    “没什么不可能的,现在我就破阵给你看!”白杨冷笑道,说话的同时,按下了平板电脑上的一个程序按钮。

    早在开始计划对付苍狼王朝的时候白杨就开始全盘计划了。

    在他一开始的想象中就觉得苍狼王朝不可能那么轻易被灭,哪怕三国联合希望都不大,所以他也在暗中布置,彩票和后面的炒作都只是开胃菜。

    他真正布置的后手,白杨相信一定能灭掉苍狼王朝,只是那样一来太残忍了,会一同灭杀无数生灵的,不过若是三国联合都灭不了苍狼王朝的话白杨也顾不来那么多了。

    是以,他让水墨带人去布置的卫星不单单是通讯那么简单,在那些卫星上还带着钨棒这种大杀器!

    上百颗卫星就能覆盖整个苍狼王朝无边疆域了,白杨当然无法同时让卫星上的钨棒降临大阵的每一个阵法基础,但是,当钨棒降临在数十个州府的大阵主要枢纽上呢?大阵恐怕就不攻自破了吧?

    阵法是完整的,数十个主要枢纽被破坏还玩个蛋蛋!

    所以了,这个后手原本是白杨决定用来灭掉苍狼王朝的,搞毁数十个州府苍狼王朝当然完蛋,只是如今嘛,这个后手却可以用来破坏阵法。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白杨也没有想到自己布置的后手还能这么用,只能说苍狼王撞枪口上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白杨还能得到天大的好处,破坏苍狼王的计划,解救无尽苍生,只要稍微宣传让被解救的亿万苍生知道是自己救了他们,那信仰之力得多少?

    搞不好白杨凭借这次破坏苍狼王的行动就能让获得的信仰之力得上天承认降下天师果。

    按下平板电脑上程序按键的时候白杨心中有些古怪,这难道是因为灭了江一水后气运增加后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

    自己布置的钨棒这个后手除了白杨之外没有人知道,连亲手布置卫星的水墨都不清楚。

    此时,当白杨启动程序之后,那些位于苍狼王朝疆域上空极高处的卫星,上面程序运转,某些地方打开,一根根钨棒伸出,在弹射杆的发动下,一根根钨棒向着下方苍狼王朝的主要城池降临下去!

    原本这些钨棒是要毁掉这些城市灭绝众生的,可现在这些城市都被大阵覆盖了,承受钨棒威力的将是阵法!

    数百卫星,每个卫星上携带一根钨棒,当数百钨棒爆发的能量综合起来,威力绝对超越地皇境强者!

    大阵怎能不破?

    轰轰轰……

    处于苍狼王朝国都的众人,此时只觉天地静默,各方都传来恐怖的震动,世间都在扭曲。

    那是一根根钨棒降临血海大阵爆发能量后形成的余波,弥漫整个世间,恐怖的气息简直灭世!

    若是此时有人站在太空中观看的话,就会看到,苍狼王朝被血海覆盖,可此时,在那血海的很多地方,宛如一颗颗小太阳爆发升腾一般,钨棒降临在阵法之上,爆发恐怖能量,散发的光和热让天地失色,灭绝一切,毁灭一切。

    在钨棒爆发的恐怖能量面前,原本完整的封天锁地血海灭绝大阵,数百个地方被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窟窿,那些从地上冲天而起的血色光柱崩碎。

    那些光柱都是阵法枢纽和主要节点,当这些节点和枢纽崩碎后,大阵也在崩溃!

    天穹扭曲,大地颤抖,原本席卷一切的血海在快速消融,犹如凭空出现一样又凭空消失。

    不久后,天地恢复清明,血海消失无踪,大阵被破了!

    虽然这个大阵号称能灭绝阵法内的一切,可那毕竟需要时间,从苍狼王启动阵法到被白杨破坏,阵法根本就没有能发挥出最大威力来,灭绝的生灵也不足整个苍狼王朝境内的万分之一,虽然被灭绝的部分依旧是一个沉甸甸的数字,但更多的活下来了不是吗。

    当然了,随着阵法威力的增加,这种灭绝速度将会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不过却被白杨终止了。

    无尽生灵,在经历绝望后得以活命,无数人第一时间跪地痛哭,虽然他们不知道是谁救了他们,可内心的感激却不会少半点。

    每一个人由衷的感激都会化作一缕信仰之力,冥冥之中汇聚到了白杨身上。

    苍狼王朝多少人是被白杨救的?当无数人的信仰之力汇聚的时候,那就是一股滂沱的信仰长河!

    “苍狼王,如何?”看着恢复清明的天地,白杨目视苍狼王笑道。

    张了张嘴,苍狼王一口鲜血喷出,不是被气的,而是被阵法被破后反噬的,此时此刻的他,一口鲜血过后反而变得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