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各方强者都在认真对付自己的对手,并未太关注几位国主的厮杀,是以一个个不太清楚苍狼王他们遭遇了什么。

    此时苍狼王身躯跌落下来,残破不堪,百米高的身躯在飞速缩小,最终变成了正常人体型。

    他之前那庞大的身躯是融入了苍狼王朝的国运才变得那么巨大的,而此时,苍狼王的身躯恢复正常大小了,可苍狼王朝的国运却消失无踪,显然支持苍狼王那种战斗状况被消耗一空了……

    唰唰唰……

    几道身影出现,陈王朝江王朝大月王朝的三位国主各自回国自己国家的军队一方。

    之前他们三人和苍狼王的战斗惨烈无比,此时一个个脸色苍白人人带伤,可作为帝王的威仪却让他们并未表现出来,甚至衣衫都没有凌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下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衣服的缘故……

    “苍狼王,事到如今,你还要挣扎反抗吗?”姜浩然目视苍狼王冷声道。

    大月王将四十米大刀抗在肩上声音冷漠道:“放弃吧,看在你是一国之主的份上,我们会给你一份体面的,再反抗下去何必呢”

    苍狼王残破的身躯站直立于虚空,双目扫视四方,大地满目疮痍,苍狼王朝拱卫国都的数十亿大军已经十不存一,真的已经回天乏术了。

    眼中一丝苦楚闪过,紧接着被狠辣取代,苍狼王目视四方狞声说:“你们以为你们已经胜利了吗?太天真了,今天你们都要死,一个都别想活!”

    陈永信回到陈王朝一方,身躯摇晃险些站不稳,黄秋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身后,也不知道给他喂了一枚什么丹药,陈永信的脸色好看了很多,目视苍狼王冷声道:“你还妄图翻盘不成?”

    苍狼王看过来,双目杀气腾腾的说:“翻盘亦无不可,不过在此之前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说道这里,苍狼王死死的盯着人群中的白杨说:“我苍狼王朝举国上下,以县城为基础,以郡城为节点,以州府为枢纽,以国主自身为阵法核心,布置了封天锁地血海灭绝大阵,数千年几代人的努力布置的阵法,这是我苍狼王朝最后的手段,一旦到了生死?;赝凡呕崾┱钩隼?,大阵封锁天地空间,血祭举国上下无尽生灵,血海涛涛灭绝一切,白杨,这次我看你怎么跑!”

    “苍狼王,你怎敢如此?血祭苍生,你苍狼王朝人口何止万亿,做下如此灭绝人性的事情,天道昭昭,你难道就不怕断子绝孙吗?”姜浩然脸色大变道。

    听到苍狼王的话,他真的被吓住了,不用去经历就能想到苍狼王接下来的手段有多么可怕,血祭亿万生灵的生命组成大阵,那得是什么画面?

    “哈哈哈,断子绝孙?我家国破灭,还谈什么未来?本王是这个国家的主宰,所有人的命运都属于我,我要他们死他们就必须得死,用他们的命为本王做最后的事情理应如此,全都要是,不但是本国亿万苍生,还有你们这些人,当一切都灭绝之后,我管他血海滔天……”苍狼王疯狂大笑,此时此人已经近乎邪魔了!

    就这会儿的时间,所有人都脸色大变,感觉到了整个世界都充斥着一股灭绝一切的气息,死亡的大恐怖袭上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种大恐怖源自于生命本能,不管是一个个国主还是小兵,全都感觉到了那种绝望的气息。

    大地在颤抖,天地在扭曲,这种状况不止一个地方,而是整个苍狼王朝的无边疆域!

    轰轰轰……

    无边大地尽头,远方,一道道血色光柱冲天而起,每一道血柱上升到十万米的高空之后,顶端都弥漫开去,弥漫开去的部分仿若一片血海,相互结合,将整个世界都罩住了。

    不止是天穹之上,大地之上也是如此,以血色光柱底端为原点,无边血色光芒席卷,仿若血海翻腾,所过之处淹没大地上的一切,向着远方奔腾,欲要和其他光柱发出的血海结合在一起。

    天上地下都是血海在翻腾,中间一道道通天彻地的血柱相连,血海翻腾,无尽生灵被卷进去,绝望的呐喊在整个苍狼王朝每一个地方上演。

    在这恐怖的血色世界中,普通人但凡被血色光芒卷入,刹那间就血肉消融化作了血海的一部分!

    不但是普通人,就连具有修为的武者神道修士也是一样,被卷入血海,几个浪头卷过就没有了声息,区别只在于修为强大与否坚持的时间长那么几秒而已。

    无尽生灵在血色世界中死去,每死去一个人血色世界的血海威力就增加一分,无尽血浪冲天,越来越多越来越澎湃,席卷世间的恐怖势头根本无法阻挡。

    封天锁地血海灭绝大阵,这是苍狼王朝最后同归于尽的手段,数千年的布置在这一刻体现出来,以遍布天下的县城为根基,郡城为节点,州府为枢纽,国主为核心,血海涛涛,淹没整个国家的无边疆域。

    此时此刻,整个苍狼王朝境内,每一个县城,每一个郡城,每一个州府都有一股恐怖的血色光柱冲天而起。

    大地之上血浪涛涛,天穹之上血海滚滚,死去的人越多,这封锁天地的阵法就越强大,天穹上的血海在下降,大地上的血海在升高,可想而知,当整个世界都淹没在血海中的时候,整个苍狼王朝必定什么都不会剩下!

    太狠了,太疯狂了,苍狼王在家国绝望的时候居然施展如此歹毒的手段,灭绝举国上下亿万生灵也在所不惜的要弄死来犯之敌!

    这是纯粹的同归于尽,一旦将来犯之敌全部留在这里,可以想象,陈永信姜浩然大月王这些人全部死后的话,他们的国家也距离崩溃不远了。

    “哼!”

    姜浩然冷哼,手中生死笔向天一划,一道狼烟般的墨黑笔迹冲天,仿若一道漆黑刀芒横空斩在了天穹上的血海中。

    可是,姜浩然这足以灭杀普通人王的一击在接触血海之后却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没有起到丝毫效果。

    “没用的江兄,封天锁地血海灭绝大阵是一个整体,除非你拥有一举破坏阵法的力量,要不然根本就别想破开,你施展的手段会被分散到整个大阵的每一个角落,根本不可能破开阵法,别说是你,就是地皇境强者来了也没用,不要白费力气了,死吧,全部都死吧!”苍狼王一脸疯狂的看着姜浩然道。

    其实不止是姜浩然,其他人也在试图破开阵法,可是不管施展任何手段都没用。

    大阵已经封锁天地,血海涛涛席卷一切,天地间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这样做值得吗?血祭苍生,天道昭昭你也不可能活命,最终你不但活不下来甚至还会断子绝孙,这样值得吗?”姜浩然咬牙道。

    “只要能杀了你们,一切都值得!”说道这里,苍狼王冷笑一声说:“谁说我要和你们陪葬了?本王不会死,在你们死后,本王会去收复你们的疆域再创一个国度,届时聚四国之疆域成就一方皇朝,庞大的气运冲刷,尤其是地皇果位降临,足以消除一切业障,哈哈哈,最终胜利的只会是本王!”

    “你……,不可能,你不可能在这阵法中活下去的”大月王沉声道,显然不信。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们活不下去那是你们的事情,真以为本王会和你们同归于尽吗?死吧,死吧,在本王面前最后绝望的挣扎吧”苍狼王冷笑道。

    此时纵观苍狼王朝无边疆域,一座座城池被血海淹没,无数人在血海中绝望死去,血海席卷,向着每一个角落蔓延,但凡血海所过,没有任何生灵能够活下来。

    正如苍狼王所说的那样,他要血祭整个国家的生灵灭杀敌人,从而收复其他三个国家的疆域开辟皇朝利用气运和果位之力冲刷业障。

    不得不说这太疯狂了,一般人根本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苍狼王却偏偏这样做了,他没有选择,只能孤注一掷,要不然他这个国家就灭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只要他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

    轰轰轰……

    大地颤抖,天穹扭曲,无边血海在疯狂蔓延席卷,人们已经清晰看到天边恐怖血海席卷而来的画面。

    绝望和恐怖充斥每一个人的心头,人们看不到生的希望。

    人说帝王无情,那是真的无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苍狼王简直比邪魔还可怕,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冷漠帝王心态来形容。

    “杀,杀了苍狼王,他是阵法核心,杀了他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陈永信目光闪烁道,不顾受伤的状态手持天子剑一剑劈出,剑芒冲天向着苍狼王斩去。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这点,纷纷对苍狼王发起了冲锋。

    然而,不管多少攻击冲向苍狼王,他根本就无动于衷,刀芒剑气出现在他身边全都扭曲消失不见了,根本伤不到他丝毫。

    “没用的,我说过,大阵是一个整体,我作为阵法核心,除非你们有一举破坏整个阵法的力量,要不然伤害不了我的”苍狼王冷笑道,有恃无恐。

    举世皆颤中,白杨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