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陈永信离去之后,陈王朝一方,北征军主帅陈永发抽出腰间宝剑一指苍狼王朝国都方向大吼道:“杀!”

    “杀!”

    陈王朝大军轰然怒吼,声音让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如潮水般奔行前进,向着苍狼王朝国都方向发起猛烈冲击。

    不但是陈王朝一方,其余两个方向的江王朝大月王朝都在此时发动大军开始冲锋了。

    一百多亿人发起冲锋是什么概念?无边无际,如同大海奔腾,单个的人在内中渺小如尘埃!

    苍狼王朝一方有数十亿大军拱卫王都,可面对几倍于己方的敌人明显处于劣势,在此生死存亡至极,没有退缩,也没有退缩的空间,他们唯有拿起兵器展开绝命厮杀!

    不过,这里是苍狼王朝国都,要说一个国家国都之地没有相应的防护手段是不可能的。

    当各方大军发起冲锋的时候,苍狼王朝国都上空王城所在那座浮岛猛然亮起璀璨光华,宛如一枚烈日悬挂苍穹,洒下无尽白光弥漫天地。

    在那光芒的照耀下,苍狼王朝数十亿拱卫王都的大军身上有光芒绽放,速度和力量都提升了一成,反之,在那白光照耀下,三**队的速度和力量却被削弱了一成!

    此消彼长,双方的战力一下子就拉近了很多。

    “苍狼王朝毕竟没有天师强者坐镇,这升龙阵也只能发挥出这样的威力来了,若是在我朝王都,我主持升龙阵,我方军事战力能提升两成半,削弱敌军战力也能达到两成半,此消彼长就拉近了一半战力!”

    陈王朝护国大师,天师之境神道修士的黄秋此时看着苍狼王朝国都方向说道。

    听到这番话,白杨这才明白为何之前陈王朝那番光景都没有人去攻打了,盖因陈王朝有一尊天师坐镇,能操纵阵法让军队战力此消彼长拉近一倍,想要攻打陈王朝必须要有数倍的军力才可行,还不一定能拿下,谁都不会去冒那个险,毕竟谁也不知道拥有神道天师的国家还布置了什么样的阵法等着你呢。

    “苍狼王朝没有天师坐镇,能布下这升龙阵也难能可贵了”白杨深以为然道。

    黄秋点头说:“接下来,我将主持我方大军,无瑕他顾,其他的人就交给你们了!”

    眉毛一挑,白杨轻轻点头,有些好奇黄秋这个神道天师主持大军会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来。

    下一刻,黄秋身影消失,紧接着,原本冲向苍狼王朝国都的陈王朝大军散乱的阵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一股绝强的意志干扰下,大军调节,气息凝为一股,冲锋之间,大军身影消失不见,每个军士身上开始发光,最终仿佛变成了一把利刃,十多亿大军全部化作人形利刃,汇聚在一起,宛如兵刃海洋,并且这股兵刃海洋还是一个意识在主导,指哪儿打哪儿,洪流般冲向苍狼王朝大军,所过之处苍狼王朝的大军成片成片被撕碎!

    嘶!

    白杨倒吸一口冷气,太可怕了。

    黄秋作为天师强者,操纵陈王朝大军,简直就是掌握了十多亿人的力量,这股力量为他所用,太可怕了,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下于一尊苍狼王那种拥有果位的顶尖人王强者!

    原来,神道手段还能这么用!

    心中震动,白杨就只看到一片兵刃汪洋席卷,以一种恐怖的方式收割苍狼王朝大军生命。

    然而苍狼王朝一方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没有神道修士主持,可依旧列为军阵,一股股恐怖气息冲天,与陈王朝的兵刃狂潮对抗。

    厮杀中,陈王朝大军组成的兵刃狂潮也在减弱,毕竟战争就有死亡,虽然大军被黄秋主导,可死伤在所难免。

    这还是在苍狼王朝阵法此消彼长和陈王朝军队数量少的情况下,若是苍狼王朝没有阵法干扰,双方军队数量差不多的话,白杨估计,陈王朝一方在黄秋的主持下绝对能横推对方了。

    纵观全场,虽然江王朝和大月王朝没有神道天师主持,但他们军队数量众多,列为军阵之下于苍狼王朝的大军厮杀,成果也不比陈王朝一边少。

    如此一来,三方围剿,苍狼王朝一方岌岌可危。

    数百亿大军厮杀啊,太可怕了,每一秒死去的人都要以百万这个单位计算,真正的尸山血海!

    如果战局就这样下去的话,苍狼王朝大军在面对几倍己方军队围剿之下必定是全灭的下场,可是,依旧是那句话,这里是苍狼王朝国都,国之要地,怎能没有其他手段?

    那王都下方的城池城墙上,一架架巨大的宛如棺材一样的东西出现了。

    那玩意长数十米,通体漆黑,某种金属铸造,表面有阵法纹理,前端布满了一个个半米直径的孔洞。

    当这些战争机器出现,人为操作下,棺材一样的玩意闪烁光芒,孔洞中喷薄出一支支柱子一样的恐怖箭矢,速度极快威力极大,划过天际冲入敌军之中,往往一支箭矢就能粉碎数百人!

    神道修士的手段结合军械的产物,这他娘都堪比地球那边的导弹车了,不,比导弹车还恐怖!

    那苍狼王朝城池上无尽的军械开火,恐怖箭矢如暴雨横空冲刷,敌军死伤无数!

    太惨烈了,这就是国战,这就是朝运之争,用山岳一样的尸骨和河流一般的血液铸造的铁血王座之路!

    白杨这会儿有些蛋疼,这特么只是王朝的战争,一场下来死去的军队恐怕就是地球人口的总和了,那么皇朝之战和天*朝之战得多么恐怖?

    无法想象,想象不到。

    战局瞬息万变,大军厮杀不会决定最终结果,最终结果还是要看顶尖强者的战斗。

    当战争爆发之后,陈王朝一方,黄秋离去,陈永发对白杨说:“注意安全”

    紧接着,陈永发身影化作金色长虹冲出,声音传遍四方大吼道:“薛武峰,出来受死!”

    “哼,今天的确是要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苍狼王朝大军中一声冷哼传来,旋即一道血色长虹冲天而起去了远方,陈永发追了下去,他们有他们的战斗,不可能在这里被人干扰。

    此时此刻,陈王朝一方剩下的高手就剩下白杨和后方还未动手的吕阳了,至于蓝欣,虽然是人王境强者,可根本不用考虑,毕竟她没有意识。

    嗡嗡嗡……

    就在此时,陈王朝大军后方传来嗡鸣声,是一艘艘浮空战船来了,上面承载一群群白衣剑修。

    眉毛一挑,白杨心道这是陈王朝的援军吗?

    然而下一刻,那群浮空战船上传来一个狰狞的声音说道:“白杨,你杀我四方剑宗宗主,我要你死,四方剑阵,起!”

    随着这一声狰狞的咆哮响起,浮空战船上十万剑修冲天而起,凌空布阵,剑气狂潮演化一方恐怖世界向着白杨奔袭而来。

    “北月长风,四方剑宗最杰出的弟子,此时居然不帮陈王朝反而布下剑阵欲要杀自己?”白杨心中暗道,同时目光一冷。

    王盘山毕竟是被自己弄死的,四方剑宗在这个时候反水想杀自己白杨也理解,这就有点不顾大局了,必须要弄死!

    四方剑宗的反叛是白杨没有预料到的,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四方剑宗都别想在陈王朝境内立足了,除非这一战苍狼王朝胜利!

    可不等白杨出手,他身边的蓝欣身上邪气升腾,刹那化身邪魔,那漆黑长剑出现在手中,身影一闪消失不见,冲入了四方剑宗十万剑修布置的剑阵世界中!

    “不好!”白杨心头一跳,没想到蓝欣会因为对方想杀自己而化身邪魔去对敌了,蓝欣的状态不稳定,很容易吃亏。

    然而白杨想要去救援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双阴冷的目光锁定了自己。

    顺着那种冰冷的感觉看去,远处天穹,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青年凌空而立,身边一条尺长的漆黑蛟龙游走。

    “江一水!”白杨看着对方沉声道。

    江一水再度出现了,当初被白杨追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最终只能躲进神武皇朝国都旧址中,白杨跟去找寻不到,而如今再度遇到,对方居然已经晋升人王之境了。

    “果然是天生自带大气运的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但晋升人王之境,还让他找到了一条蛟龙”看着江一水白杨心中感叹。

    “白杨,你的对手是我,灭我血莲教,杀自幼相伴与我的蛟龙,今天我要你死!”江一水隔空看向白杨寒声道,手中一杆银色长枪遥指白杨。

    “你想死,我成全你!”白杨冷哼,身影一闪冲向了江一水,他明白,若是不杀掉江一水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救蓝欣的。

    原本处于陈王朝大军后方的吕阳,在看到江一水针对白杨的时候眉头一皱,他看出了江一水身具人王修为,那条漆黑蛟龙更是不简单,白杨恐怕要吃亏。

    可他想帮忙的时候,一股冰冷的气息锁定了他,让他不敢妄动,心头一沉,他握住了手中长刀刀柄沉声道:“隐杀,你们刹那组织什么时候开始给苍狼王朝卖命了!”

    “嘿嘿嘿,作为杀手组织,谁给钱我们就给谁办事,这很奇怪吗?你无法想象苍狼王在绝望之下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不说这些,吕阳,我劝你还是呆着别动,这次战争,本来就不应该是我们参与的不是吗?”潜伏在暗中的隐杀阴邪道。

    刹那组织居然在这个时候帮助苍狼王朝,这是吕阳没有预料道的,此时此刻看,等于说陈王朝一方的高手都被人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