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僵持,气氛压抑而凝重。

    白杨和陈永发退回大军之中,陈永发前去布置备战和迎接陈王事宜,白杨无事,开始关注起各个方向值得注意的人。

    首先当然是苍狼王朝那边,当了一段时间的陈王朝北征军大总督,熟读各方情报,白杨对于各国强者都有大概的认知。

    苍狼王就不说了,实力深不可测,当初和自己对干的时候恐怕没有发挥出他十分之一的本事来,极其可怕。

    在苍狼王身边的那个老太监,白杨只知道这么个人,他身居苍狼王朝王宫深处,很少行走于世间,各方对他的资料都很少,连具体有什么手段都不清楚。

    其次在苍狼王朝的宰相,那个身穿紫色官府的老头,此人很不简单,相传他原本是神道修士,并且已经修炼到了真君境界,可百年前与人战斗神魂险些被打碎,断绝了神道之路,从而转修武道,得苍狼王朝无尽资源堆砌,居然让他另辟捷径成就了人王实力!

    最后那个苍狼王朝的镇国大将军,这个更不得了,实力高强不说手段狠辣,他为苍狼王朝征战数百年,周边几个国家的士兵加起来,亲手被他杀死的起码上亿,可谓杀神一样的存在,让人谈之色变。

    留意了一下苍狼王身边的那几个高手之后,白杨转移目光,将视线投入了苍狼王朝国都外那无尽的军队之中。

    感受道一股强横的气息,白杨看去。

    对方也心有所感,目光隔空看向白杨。

    那是一个身穿血红色战甲的中年人,静静的往那里一站就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力,他浑身上下仿佛浓缩的一片血海,煞气冲天,隔空看了白杨一眼,面无表情的不再关注。

    “薛武峰!”

    白杨心中自语,那个人正是曾经陈王朝的兵马大元帅薛武峰,如今投在了苍狼王麾下,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白杨也感觉到这个人极其强大,恐怕实力不下于陈永发!

    “他是我的,我会亲手将其杀掉!”陈永发不知何时来到白杨身边沉声道。

    白杨点点头,明白陈永发的心态,曾经薛武峰是陈王朝的兵马大元帅,可是却叛变了,这对于王室来说是一种不能容忍的行为,简直相当于王上识人不明,若是不除掉简直就是对王权的一种侮辱。

    “我记得大月王朝的兵马统帅是一个叫项鸣的人吧?木灵叶是哪儿来的?还有他身边除了多宝王之外的另一个光头是谁?”白杨目光看向大月王朝一方问。

    因为陈王朝并非和大月王朝征战的原因,白杨对于大月王朝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是以此时问陈永发。

    “大月王朝的兵马统帅项鸣肯定是要跟在大月王身边的,不会作为先头部队前来,至于这个木灵叶,相传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岁左右吧,乃是大月王的妹妹,修炼天赋极高,年纪轻轻就踏足人王之境,年少加上实力高强,难免有些心高气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你也看出来了吧?之前她居然想挑战苍狼王”陈永发看着那边解释道。

    点点头,白杨表示懂了,木灵叶作为王室子弟,有无尽资源供自己挥霍,年纪轻轻拥有强大的实力也正常,身具高位,实力强大,心气自然也就高了。

    接着陈永发又说道:“至于那个光头,名叫野,就一个字,没有姓,相传他一生过得无比凄苦,从小父母被杀,被仇家抚养长大,受尽折磨,后来明白真相想要报仇,可实力不够,意图被仇家发现,从此之后经历了长达八十年的被追杀,逆境中成长,最终还是报仇无望,投入大月王朝,用战功换取王室帮忙报仇,从此之后就是大月王朝最忠实的打手了”

    野?白杨记住了这个名字,从陈永发的诉说来看,这个叫野的光头,无论这么看都他娘的主角模板。

    在白杨他们关注那边的时候,那边的木灵叶三人心有所感看了过来。

    其中多宝王看到白杨浑身一颤,想到了不久前自己差一点就挂掉的事情,心有余悸。

    至于那个木灵叶,则是看向白杨眼睛一亮,并非男女心动那种,而是那种想要挑战的意思。

    最后那个叫野的光头,面无表情的看了这边一眼没有任何表示。

    冲着那边微微点头,白杨转移目光看向江王朝那边。

    沧海王白杨是认识的,至于那个叶天楠和另一个灰衣老人就知之甚少了。

    白杨正要询问的时候,大军上方天穹上猛然想起一声传遍四方天地的龙吟之声。

    陈永发当即身躯一顿拱手向天沉声道:“恭迎陛下!”

    眉毛一挑,陈王来了,陈永发的弟弟,陈王朝当今王上!

    于是白杨学着陈永发的动作拱手看向天穹。

    嗡……!

    天穹上代表陈王朝的国运翻涌,化作一条条龙形虚影游走虚空,龙吟惊天。

    在此异象中,两个人仿佛凭空出现在了天宇之上,是的,凭空出现,饶是以白杨如今的实力眼光都没有搞懂对方是怎么出现的。

    出现在上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白杨见过,正是给他带去陈王圣旨的陈王朝国师黄秋。

    至于另一人,一身金色长袍,头戴王冠,只是站着苍穹上就给人一种威压四海的感觉,他就是陈永发的弟弟陈永信,如今陈王朝的主宰陈王!

    陈永信看上去和陈永发有七分相似,不过却比陈永发看上去要老,而且至少要老十岁的样子,这应该是修为的缘故了。

    陈永发踏足人王之境,简直返老还童,这是陈永信大宗师修为无法比拟的。

    当他们出现,陈王朝的大军无不单膝跪地高呼恭迎陛下。

    “众将士平身!”

    陈永信立于苍穹一挥长袍淡淡道,帝王威严展露无遗。

    他冷淡的态度并未让征战沙场的军士觉得不妥,反而战意更加高昂,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就是这个道理,王上来了,还有比这更鼓舞军心的吗?

    “谢陛下”

    无尽军士高呼,随即起身杀气腾腾的看向苍狼王朝国都方向。

    陈永信和黄秋都看了白杨他们一眼,点点头并未说什么,显然这个场景不是说话寒暄的时候。

    接着陈永信看向远方的苍狼王,伸手一挥,一张九龙王座出现在身后,一展长袍坐下,与苍狼王遥遥相对。

    边上陈永发给白杨传递了一个眼神,白杨读懂,于是两人冲天而起,来到了陈永信身后,白杨没有忘记带上蓝欣。

    此时此刻,另外两个方向的江王朝和大月王朝也和这边差不多,大军上方代表各自国家的龙气嗡鸣,化作龙形虚影迎接王上。

    江王朝的姜浩然来了,身边跟着一个白杨不认识的黑衣中年人,他和陈永信一样,在军士迎接之后拿出一张宝座凌空坐下,下方的叶天楠带人去了他的身后。

    另一边的大月王也来了,不出意外,那个叫项鸣的大月王朝兵马统帅跟在她身边。

    是她而不是他,大月王朝的大月王是个女子,对于她来说,长相已经不重要,单是气质就让人看一眼就不可能忘记。

    “又一个‘武则天’一样的人物,集智慧美貌和手段于一身,女子之身坐上王座,可想而知都经历了什么”看了那边一眼白杨心道。

    到了这个时候,该来的都来了,大战一触即发。

    四个王朝的王上都来了,四个身具人王果位的人,那种莫名的威压相互碰撞无声对决,让这方天地莫名刮起了狂风。

    轰!

    苍狼王朝国都天穹莫名出现一声响彻天地的惊雷,苍狼王缓缓从王座上站了起来。

    他目光冰冷霸道的扫视四方,冷冽一笑开口道:“很好,都来了,你们连决而来,是想灭我苍狼王朝?”

    压抑的气氛中,反倒是陈王朝的陈永信率先开口,起身看向苍狼王冷声道:“苍狼王,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哈哈哈哈……”

    苍狼王一阵仰天狂笑,旋即目视陈永信狞声道:“就凭你也配合我这样说话?”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陈永信针锋相对道,并未被苍狼王爆发的那股人王境强者气息吓住丝毫。

    不屑的看了陈永信一眼,苍狼王眼神扫过江王大月王语气森然道:“的确,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们既然来了这里,那么就别想再活着离开了!”

    “哼,口气不??!”姜浩然从王座上起身冷笑道。

    仿佛在说大家都是一个级别的你就别吹牛逼了好吗一样。

    “苍狼王,到了此时,你还要做无谓的挣扎吗?”大月王淡漠开口,纵然是女子之身,其威严不弱在场诸位丝毫。

    “挣扎?不不不,你们今日来了,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杀了你们,我就能坐拥无边疆域,建立皇朝成就人皇果位亦无不可!”苍狼王近乎疯狂的说道。

    别人想杀他,灭他的国家,他也想灭了所有人,最终只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

    “大话谁都会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了!”陈永信冷声道。

    目光冷漠的看向陈永信,苍狼王狞声道:“我必将第一个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