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王朝节节败退,天下瞩目,甚至很多人都已经在倒计时看苍狼王朝什么时候被灭了,为此还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家伙暗中开盘……

    三路大军势如破竹,一路深入苍狼王朝腹地,兵锋直指苍狼王朝国都!

    每一天都有无数战报从第一线传来,这些战报对于陈王朝江王朝以及大月王朝来说都是好消息,如今的苍狼王朝就好像一块蛋糕,任由三个国家瓜分!

    从苍狼王朝崩???,十天时间陈王朝彻底收复失地,休整两天后大军再度出发,此后再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全是高手组成的先头部队行军速度极快,一路摧枯拉朽,第十三天深入苍狼王朝国境八千里,第十四天再度深入九千里,第十五天……

    一直到第二十一天,陈王朝先头部队距离苍狼王朝国都已经不足万里了!

    纵观全局,其他两个王朝和陈王朝差不多,先头部队都已经距离苍狼王朝国都万里左右,只是方向不一样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三方好似约定好了一样,纷纷压下了兵锋停止前进,后续大军不断涌向这第一线。

    上百亿大军快速集结在苍狼王朝国都万里外的大地上,一眼看不到头,无边无际,那种战争的气氛凝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又是一个清晨到来,寒冬时节难得的好天气,晴空万里大日初升。

    一座赤壁千仞的山巅之上,一席黑衣的吕阳闭目盘坐,漆黑长刀放在膝盖上,他一呼一吸之间周围天地仿佛都在跟着他的呼吸律动。

    当天边大日彻底跳出地平线,他慢慢张开了眼睛,轻抚膝盖上的长刀自语道:“家国天下,无论如何我也是陈王朝的人,攻打苍狼王朝最后的决战就在眼前,也是时候出一份力了!”

    说完,他手中长刀嗡鸣,天地为之一颤。

    下一刻,吕阳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天地间好似有一阵恐怖刀鸣之声在回荡……

    陈王朝境内,大华州飞云郡,四方剑宗山门所在之地。

    这里位于群山之间,白云飘渺流泉飞瀑,山间灵禽嘻嘻宛如仙境。

    此时,在四方剑宗一座庞大的演武场上,这里汇聚了十万白衣剑修武者。

    最前方,四方剑宗最杰出的青年北月长风凌空而立,脑袋上还绑着白布,似乎在吊丧。

    鸦雀无声中,北月长风手持他师傅王盘山死后自动飞到他手中的古朴长剑,凌空而立看向下方十万剑修沉声道:“各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师伯张老,我四方剑宗掌门遭劫,如今本门无有人王境强者坐镇,各方豪强虎视眈眈,长风不才,得诸位抬爱坐上掌门之位,每每想到我四方剑宗未来寝食难安,与诸位长辈商议过后,一致决定冒险一搏,苍老王朝灭亡就在眼前,我们要抓住这次机会建功立业,有功劳在身天下豪强在短时间内就休想动我们一下,待到本门再度出现一尊人王就能重现昨日辉煌,是以,本门十万剑修汇聚加入战场,届时摆下四方剑阵,人王亦能斩杀,建功立业就在眼前,出发!”

    “出发!”

    十万剑修同时咆哮,声震苍穹。

    不久后,四方剑宗宗门驻地,一艘艘庞大的浮空战船化作流光向北而去……

    苍狼王朝真的不行了,天下大小势力都想去分一杯羹,搏一搏,陈王朝境内是如此,江王朝境内也是如此,大月王朝境内也没有什么两样。

    全天下的强者,势力都将目光瞄向了苍狼王朝国都,那里仿佛一个黑洞一样吸引着全天下的目光!

    八方云动,举世沸腾,只待最终爆发的那一刻!

    陈王朝,云州,北征军中军大营。

    “我们也是时候出发去前线了!”陈永发目视白杨说道。

    看着白杨,陈永发眼神有些恍惚,感觉有点不真实,一元不到的时间,白杨当初还只是一个战五渣,而如今,他已经拥有左右一个王朝兴衰的力量和手段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不管再怎么不愿意相信都必须得去相信。

    才一元时间啊,白杨就走过了无数人数百年上千年都走不完的路,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知道陈永发心中的感叹,白杨目视北方点点头道:“的确,是时候出发了!”

    布局这么久,手段齐出,是时候收割了!

    虽然苍狼王朝如今看似崩溃得不成样子,可那毕竟是一个王朝,底蕴雄厚,白杨可不相信苍狼王就那么心甘情愿的被灭,最终必定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旷世大战!

    陈永发点点头,一整身上金色战甲,左手扶着腰间金色长剑剑柄,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

    白杨笑了笑,身穿银色战甲,手扶腰间剑柄,一步踏出,铠甲哗哗作响,消失在了原地。

    云州城外,天穹上有一座高台悬浮,陈永发,白杨,北征军大总管三人相继来到其上。

    陈永发在中间靠前一些,白杨和北征军大总管分属左右靠后。

    下方大地之上,百万大军集结,每一个都拥有武士境界修为,是一支精锐军队,这股军队若是结成军阵,恐怕人王境强者都要饮恨!

    此时,大地上百万大军集结,鸦雀无声。

    一身金色战甲的陈永发立于高台前方,目光扫视无边无际的大军,右手握住左腰金色长剑剑柄,唰一声抽出直指北方沉声道:“苍狼王朝倒行逆施,气数已尽,天下群起攻之,北伐,出征!”

    “北伐,出征!”

    百万大军咆哮,声音传遍四方,铁血气息冲天,天穹上飘扬的白云都被震散。

    不久后,一艘艘庞大的浮空战船升空,带着百万大军向北化作流光而去。

    作为北征军大大总督白杨也随军前往,因为地位崇高,他单独享用一艘浮空战船。

    这艘战船位于上千艘战船前方,其上有三千专门给白杨配备的护卫,每一个都至少有武师修为。

    白杨不是主帅,当然享受不到全是宗师高手组成的护卫团体。

    战船顶层一间阁楼中,白杨身穿战甲立于窗前目视外面飞速后退的景色,小猫和蓝欣安静的呆在白杨左右,就连一向跳脱的血婴丫丫和红球都显得无比安静乖巧。

    “猫儿,从此刻开始,不要离开我身边太远,最后的决战就要到来,届时将有无数强者厮杀,人王境强者都不知道要陨落多少,若是离得远了我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看着窗外白杨开口平静道。

    “少爷放心,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小猫凝重点头道。

    转身,伸手轻抚小猫的小脸,白杨笑道:“不用这么紧张,苍狼王朝气数已尽,灭亡是肯定的,不过以什么样的方式灭亡就不知道了,最后的疯狂反扑,或许苍狼王有一些后手欲要翻盘行那破釜沉舟之举,但太晚了,他没有机会的,最多只是拉一些垫背的而已,呆在我身边,见证苍狼王朝的灭亡!”

    “嗯”小猫点头,很痴迷白杨的亲昵举动。

    边上的蓝欣依旧痴痴傻傻的安静呆着,不知道是不是被即将到来的旷世大战影响,她的双目中一丝漆黑的邪气一闪即使,仿佛隐藏在她灵魂深处的邪恶一面也不甘寂寞一般。

    一国之灭亡,关乎国运,关乎天下苍生,这是气运的碰撞,是命运的抉择,最后的决战,争夺气运,必须要有果位在身的人才行,要不然即使灭了苍狼王朝也只是对方灭亡了捞不到太多好处。

    这种好处就是瓜分苍狼王朝气运,常人看不见摸不着,可对一个王朝却至关重要,比一片大大的疆域还要来的重要。

    到时候苍狼王会出手,江王姜浩然会出手,大月王也会出手,陈王朝陈王也会出手,这就是四个有果位在身的人了,其余还有多少强者?白杨估计,人王境的强者恐怕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有一点值得注意,苍狼王,江王以及大月王都是实打实的人王境强者,唯独陈王只是大宗师修为……

    不过,涉及到果位在身的人,单纯的修为境界已经不能衡量战斗力了,尤其是背后有一个王朝为后盾的情况下!

    浮空战船横空,并未耗费太多时间就来到了战场第一线,距离苍狼王朝国都万里之外的地方!

    无边无际的大军集结,一眼看不到头,这里是人的海洋,单个的人在这里太过渺小了。

    陈永发来到前线,休整一天之后,一声令下,大军前进,兵锋所指,苍狼王朝国都!

    仿佛暗中达成了什么默契一样,当陈王朝大军开动之后,另外两个方向的江王朝和大月王朝也出发了。

    潮水一样的大军前进,如洪流席卷,那种壮阔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王见王,最终的决战,快了!

    此时,苍狼王朝国都,朝政大殿之上,气氛压抑凝重道极点。

    苍狼王安坐九龙宝座之上,目视下方一脸平静。

    他没有说什么,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仿佛在等待,仿佛在期待,眼神中闪过丝丝疯狂的冷冽。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仿佛对眼下苍狼王朝的局势看不到一般。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道多久后,苍狼王赫然抬头看向远方天穹,脸上出现了一丝期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