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报告总督大人,我军大捷,第三,第五,第八,第九军团势如破竹,一日之间拿下敌方十三座城池!”

    “报……,敌军节节败退,我军第一,第二,第四,第六军团相继在一日之间拿下敌军十九座城池……”

    “报……我军大捷……”

    陈王朝北征军中军大营,每一天都有捷报传来,每一次胜利的声音都让人振奋。

    数十亿大军势如破竹杀向苍狼王朝,一座座城池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被陈王朝收入囊中,短短十天时间,当初被叛军首领薛武峰带走的陈王朝三分之一疆域又回来了。

    这片疆域不久前本来就属于陈王朝,加上如今苍狼王朝兵败如山倒,根本没有什么反抗就投降了。

    整理战况,白杨思索间找陈永发商量了一下,不久后两个北征军最高地位的人达成共识。

    十天高强度作战,人困马乏,休整两日再度北上!

    贪多嚼不烂,虽然苍狼王朝如今兵败如山倒,但白杨还是遵循稳扎稳打的方针,总归不会有错的,尤其是新得到的城池需要消化,要不然会生乱。

    在休整的这两日之中,白杨也在让人打探另外两方的战况,得到的消息一样是成果斐然。

    大月王朝发展几千年,兵强马壮,又没有经受陈王朝那样的内乱,如今出兵七十亿兵发苍狼王朝,这支大军人数相当于地球人口总和了!

    在这股洪流般的恐怖大军下,苍狼王朝节节败退,一座座城池被拿下。

    虽说大月王朝七十亿大军征战比之陈王朝军队多得多,可战果却不及陈王朝一半,毕竟如今陈王朝打下的疆域原本就属于陈王朝的,这没法比。

    此外就是江王朝了,这个更狠,居然出兵一百一十亿,也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多的军队,总之在这股大军之下,苍狼王朝落入江王朝的疆域居然不比被陈王朝收复的疆域少多少!

    这是看到苍狼王朝必定会被灭掉从而下定的决心了,相比起来大月王朝比江王朝的魄力要小不少。

    观看情报后白杨心中自语,想到了江浩然那淡然的表情,直到这个时候白杨才真正认识道那个人儒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什么样的野心。

    短短十天时间,在三国两百亿联军的冲击之下,苍狼王朝除却被陈王朝收复的疆域之外,本身的疆域已经丢了五分之二了!

    从全局情况来看,苍狼王朝真的崩溃得不行了,根本就没有组织起什么有效的反抗。

    原本这是好事,没有反抗苍狼王朝只会被加速灭亡,可面对这样的情况白杨却是??幢狈街迤鹆嗣纪?。

    “苍狼王,你到底在想什么?”

    亲自面对过几次苍狼王,白杨绝不会相信他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可如今苍狼王朝的局势天下昭然,苍狼王仿佛无动于衷,这就值得玩味了。

    想了很久都想不通苍狼王的用意,白杨干脆不想了,反正苍狼王朝大局已定,只要不犯下战略性的错误,稳扎稳打苍狼王朝必灭,或许苍狼王会有一些动作导致细节波动,可却改变不了大局。

    白杨不是军事家,尤其是这种关乎数百亿大军的战斗,他更是不会外行指挥内行提出什么意见,但求一个稳字,其他的就交给下面的人了。

    战争在继续,两百亿大军在苍狼王朝境内席卷,一座座城池丢失,三方大军直指苍狼王朝国都要地!

    陈王朝大军在休整两天之后继续北上,或许是苍狼王朝已经绝望了的缘故,接下来的一路居然比收复失去的疆域还要顺利一些。

    这让白杨感到了有点不对头,可却想不通苍狼王的用意,只能一再告诫下面的人不要贪功冒进。

    境内节节败退,国土一片一片落入敌国手中,对此苍狼王无动于衷。

    朝政大殿中,苍狼王端坐九龙宝座,面色平静的看着下方。

    群臣来见,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抬头看苍狼王一眼,这个时候人人如惊弓之鸟,生怕呼吸重了触动天颜从而招来灭顶之灾。

    “呵……”看着下方的群臣苍狼王冷笑一声。

    原本一次朝会数万人的大殿中如今显得有些空旷,很多原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却没有出现在这里,人数直接少了一半!

    那一半人死了吗?苍狼王是不信的,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那些没有来的人叛变了或者叛逃了,他们对这个国家已经绝望从而选择明哲保身。

    对此苍狼王不以为意,眼中一丝疯狂的冷意一闪即使,只是淡淡的说:“各路大军不用抵抗了,全速往国都方向汇聚,其余的本王自有安排!”

    说完这句话,苍狼王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谁也不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的,可是,收缩举国兵力不反抗,剩下的群臣纷纷猜测,王上这是放弃了吗?

    没有人知道,这个时候最好别说话,多说多错……

    苍狼王下令收缩举国兵力拱卫王都,各方城池放弃反抗,这才是三**队杀入苍狼王朝几乎没有遭到反抗的原因所在。

    简直太疯狂了,相当于苍狼王放弃举国疆域,他到底想干什么?

    在世人看不懂的局势下,苍狼王独自一人深入了北方,一路向北不知道多远之后,来到了一片蛮荒苦寒之地,这里常年冰封,人迹罕见,这里是怪物的乐园。

    来到这里,饶是苍狼王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在暗中无数嗜血目光的注视下,他一路来到了一座位于山巅的冰雪大殿之外。

    这座冰雪大殿中一股恐怖的气息若隐若现,饶是苍狼王都心惊胆战。

    来到这里,他手捧那把在白杨搞出的钨棒中差点崩碎的真龙战刀说:“希望你能兑现曾经对先祖的诺言……”

    嗡……

    当苍狼王手捧真龙战刀的时候,这片天地一颤,冰雪大殿中一股恐怖气息一闪即使,旋即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你走吧,当初你先祖在我危难之际救过我,我答应过会帮忙出手一次,承诺有效,适当的时候我会出手,这次之后,我们双方两清!”

    “多谢!”

    说出这两个字,苍狼王转身离去消失在天边,很远很远之后,他长长松了口气,转身看了一眼,心有余悸的离开,他发誓,如果没有必要他绝对不想来面对对方……

    一场涉及四个王朝的旷世大战举世瞩目,无数人在猜测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不过不管怎么看,苍狼王朝貌似都气数已尽。

    在这种压抑凝重的气氛中,无数人都在动作着,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虽然最大的肥肉必定会被陈王朝江王朝和大月王朝吃下,可剩下的一点油花也足以让无数人眼馋了。

    如此气氛中,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陈王朝边境,迷河林深处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青年,他宛如神灵般立于虚空俯视下方。

    在他下方是一个巨大的水潭,数十里宽十多里高的大瀑布长年累月冲击之下谁也不知道这个水潭有多深。

    水雾升腾中,青年凌空而立目视下方沉声道:“两个选择,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死!”

    周围没有人,甚至寂静无声仿佛没有任何活物,不,不是仿佛,而是方圆百里真的就没有活物,盖因那水潭中潜伏着一头恐怖的存在,鸟兽鱼虫都不敢靠近这片区域。

    青年话音落下,原本‘平静’的水潭突然变得静止,紧接着水潭中心出现了一个直径十里的恐怖旋涡。

    旋即旋涡爆炸,水流冲天,荒古气息爆发,一头恐怖异兽冲出了水面。

    一头堪比人王之境强者的异兽,只是一个脑袋露出水面就宛如山岳一样,通体漆黑宛如黑铁所铸,脑袋布满了狰狞尖刺。

    这是一颗蛇头,一颗庞大无比的蛇头,在蛇的脑袋中心还有一根百米长的漆黑独角!

    “你找死!”

    当这条头长独角的巨蟒脑袋露出水面,目视天穹上的青年沉声怒吼道。

    它雄霸这片庞大的原始老林无数年,是这片森林绝对的主宰,谁敢对它这么说话?

    这条恐怖的巨蟒就是迷河林中潜伏的那条人王境异兽,今天居然有人找上门来了。

    青年看着下方的巨蟒眼睛一亮冷笑道:“没想到你已经快化蛟了,正和我意,臣服我,我让你彻底化作蛟龙,战力直追人王境巅峰,要不然,死!”

    “杀!”

    巨蟒咆哮,水潭轰然炸裂,恐怖水流弥漫四方,一条庞大的尾巴扫出,宛如一道天轨,抽得四方天地空气都成为了固体,如同透明玻璃一样布满了裂纹。

    “调皮!”

    如神灵般凌空而立的青年冷笑,一掌凌空拍下。

    虚空一颤,一只恐怖的金色利爪出现,宛如龙爪,遮天蔽日,轰击下去,那条庞大的巨蟒哀鸣一声被拍近了水潭深处。

    紧接着,青年伸手一体,龙爪一般的金色大手从水下伸出,利爪中抓着一条长达万米的漆黑巨蟒,任由那条巨蟒如何挣扎都挣扎不了……

    不久后,这里平静下来了,青年凌空而立,身边一条尺长小蛇游走,不,那不是蛇,而是一条腹部长着两只爪子的蛟龙!

    ??幢狈?,青年双目闪烁狰狞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