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庆龙没有见过自己,却在看到自己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了自己,这让白杨有点意外。

    并未纠结,白杨指着熊杰的尸体说:“他是你小舅子?”

    听到白杨的话,依旧保持单膝跪地动作的郑庆龙脸色刷一下就白了,浑身冷汗滚滚,身躯颤抖道:“不敢欺瞒总督大人,他的确是我小舅子”

    “嗯,那么他所犯下的错你也知道了?”白杨看着他淡淡道。

    浑身冰凉,郑庆龙这会儿心中简直恨不得艹死熊杰他姐,简直妈卖批了,这狗曰的熊杰居然招惹了总督大人,尤其是现在总督大人对自己的态度,稍一不慎就要完蛋。

    白杨可以不认识郑庆龙,但郑庆龙却不敢不认识白杨,在白杨面前他大气都不敢喘,这可是天师之境的神道修士,而且还是不久前独斗十大强者的绝世猛人,自己在他面前简直蚂蚁都不是。

    面对白杨提问,他不敢有丝毫隐瞒,忐忑道:“回总督大人,我知道一些”

    自家小舅子什么德行他知道,平时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军中耀武扬威他是默认的,毕竟是自家小舅子,然而白杨现在过问这件事情,他知道自己摊上事了,可却不敢隐瞒,甚至推脱都不敢,只能实话实说,自己会是什么下场那就看白杨心情了。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觉得我斩他斩错没有?”白杨不咸不淡道。

    “熊杰死有余辜”郑庆龙只能这么说。

    至于什么白杨杀了自家小舅子自己要出头什么的郑庆龙完全没想过,这会儿要是熊杰还活着他绝逼亲手一巴掌拍死,特么简直坑比。

    郑庆龙的态度很好,白杨沉吟片刻说:“既然你知道熊杰在军中胡作非为,作为上官你居然不闻不问?该当何罪!”

    “属下该死,任凭总督大人发落”郑庆龙惊恐道。

    还是那句话,面对白杨,他不敢推脱,甚至找借口都不敢,全凭白杨说什么就是什么,心中只是祈求白杨能放他一马。

    “哼,你倒是聪明,郑庆龙听令,即刻起,你亲自督办有关于熊杰贪墨军功一事,涉嫌人员绝不姑息,此事处理好了向我汇报,最后,鉴于你包庇属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过鉴于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的罪行暂时记下,希望你能在接下来将功补过,下去吧”白杨冷哼道。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熊杰已经死了,蓝霜他们的仇得报了,事后军功归还就是,至于郑庆龙,他态度真心让人没脾气,而且白杨也不能用这件事情就斩了一位军团长,毕竟郑庆龙本身并未参与其中,只能是训斥一番完事儿。

    当然了,这也是看在郑庆龙态度的份上,若是他敢瞎哔哔白杨保管一巴掌拍死还没人给他说理去。

    “末将遵命”郑庆龙立即答道。

    这会儿他大大松了口气,简直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来自白杨的压力太大了。

    白杨让他下去,他不敢久留,起身后,眼神示意周围的军队立即滚蛋,顺便将一地的尸体带走。

    离开的时候郑庆龙内心不但不敢丝毫怨恨白杨,甚至还将死去的熊杰给记恨上了,回去就把熊杰的姐姐休了,玛德祸害……

    郑庆龙走了,白杨看向蓝霜他们说:“贪墨你们军功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应该能消气了吧?”

    此时蓝霜他们全都处于茫然状态,听了白杨的话,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蓝霜忐忑的道:“全凭少爷做主”

    点点头,白杨说:“嗯,等下?;ɑü粗?,你们就跟我走”

    “好”蓝霜一口答应下来。

    此时牛健在边上浑身不自在,纠结一番还是看着白杨问:“少爷啊,你真的是全军总督?”

    “这还有假?”白杨没好气道。

    挠挠头,牛健嘿笑道:“那岂不是说,以后在军中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应该是,不过你们如果仗着我的身份去欺负别人休怪军法无情,我可不会包庇你们”白杨耸耸肩道。

    牛健不说话了,在边上一个劲傻笑。

    气氛轻松下来了,元一走过去说:“牛兄弟,以后你们跟着总督大人,岂止是没有人敢欺负你们,看到你们还会毕恭毕敬,你们是不知道,不久前总督大人独斗十大强者……”

    元一开始给牛健他们灌输白杨的丰功伟绩,听得牛健他们震撼莫名,元一是看出来了,牛健蓝霜他们和白杨关系匪浅,打好关系绝对不会有错。

    在边上一直默不作声的蓝清风和牛栏山面面相窥,眼中满是震撼。

    这才过去了多少时间?当初他们眼中普通人一个的白杨就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天师之境的修为,独斗十大强者,每一件事情都让他们心神颤抖。

    老实说,以往别说天师之境的强者,哪怕是大宗师这样的人物在他们看来那都是传说!虽然和白杨很熟悉,可此时身份差距太大,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与白杨相处了。

    想到了什么,白杨看向蓝清风牛栏山说:“蓝叔叔,牛叔叔,如今血莲教已灭,你们的仇报了”

    听闻这句话,蓝清风牛栏山牛健蓝霜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多谢白少,以后老牛我这条命就是白少的了,虽然我本事低微入不得白少法眼……”牛栏山第一时间看着白杨认真道。

    见蓝清风也要这样,白杨立即挥手制止道:“蓝叔叔牛叔叔你们别这样,血莲教祸乱天下罪有应得,人人得而诛之,现在血莲教已灭,你们大仇得报,心中仇恨可以放下了,不用再背负那么沉重的包袱”

    牛栏山蓝清风眼神黯然点头,想到了死去的亲人,哪怕血莲教已经被灭了依旧心如刀绞。

    气氛有些沉凝,蓝霜他们听闻白杨的事迹好半天才平复了心情,实在是无法将眼前的白杨和传说中那个独斗十大强者的天师联系起来。

    沉凝的气氛中,蓝霜看向边上的蓝欣开口道:“欣欣?”

    蓝欣听到蓝霜的呼唤,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变化,旋即痴痴傻傻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再理会,依旧站在白杨身边一言不发乖巧得如同一只猫咪。

    “少爷,蓝欣妹子怎么了?”牛健也看出了不对,开口问白杨。

    “此事说来复杂,以后你们会知道的”白杨说道,心情复杂。

    他不知道当蓝霜牛健他们知道了蓝欣的所作所为之后会如何看待,哪怕是亲人,恐怕他们也无法和蓝欣这个邪魔一样的存在正常相处吧?

    听到白杨的话以及白杨的表情,蓝霜他们觉得蓝欣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白杨不说他们也不问,只是看着蓝欣满是担忧。

    如此气氛中,院子里脚步声响起,众人抬头一看,却是?;ɑㄔ诩父鍪勘幕に拖吕吹搅苏饫?。

    ?;ɑㄕ舛问奔浔恍芙艽?,每一天都活在胆战心惊之中,不久前有人去熊杰的住所找到她,态度恭敬的请她跟他们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ɑㄎ薹ǚ纯?,只能跟随,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然而当她来到这个院落,看到前方的人之后,整个人当场就呆滞了。

    她的哥哥她的父亲都在,可此时她的眼中她的整个世界里都只剩下前方那个一脸微笑的白杨。

    眼圈一下子就红了,?;ɑǹ醋虐籽罨肷聿?,痴痴傻傻的呢喃道:“白大哥,是你吗?”

    “是我,花花,这段时间你受苦了,那个想要欺负你的熊杰已经被我斩了,以后都没事儿了”白杨看着?;ɑㄋ档?。

    时隔一段时间不见,?;ɑɑ故悄歉鲅?,不过和曾经跳脱的心性不同,从她眼中可以看出,她长大了太多太多。

    看着白杨,?;ɑㄒ丫坏桨籽钏凳裁戳?,眼泪夺眶而出,整个人下意识飞奔想白杨,旋即一把抱住白杨声音哽咽道:“白大哥……”

    简简单单的白大哥三个字,道不尽的心酸,说不完的思念,如同离家流浪的孩子回到温暖的家一样。

    白杨心中一叹,伸手拍了拍?;ɑǖ募绨蛩担骸懊皇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ɑú辉阜趴籽?,生怕一放开白杨就消失了,紧紧的抱着,开口喃喃道:“白大哥,我好想你……”

    “嗯,我也很想你,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白杨轻拍?;ɑǖ募绨虬参康?。

    其他人保持沉默没有打扰,都明白?;ɑǘ园籽畹那橐?,但白杨不为所动他们也没有办法。

    好一会儿之后,?;ɑㄗ芩闶前簿蚕吕?,或许是这段时间太过担惊受怕,不知不觉就在白杨怀中睡了过去。

    白杨没有叫醒她,而是看向蓝霜他们说:“大家跟我走”

    说着,白杨念力一卷,带着蓝霜他们冲天而起,横渡虚空不久后又回到了云州州府的住处。

    牛角郡的事情对于白杨来说不过只是一段小插曲,并未放在心上,回到住处后他先让蓝霜他们下去休整,元一也适时离去。

    待到所有人安顿好,白杨这才开始认真思索对付苍狼王朝的事情,内心其实早就有了计划,接下来可以布局实施了……19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