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一个人已经出现在了院子中。

    院落外面的街道上有更多杀气腾腾的军队正在赶来,整齐划一脚步声响起,地面都在颤抖!

    率先出现之人一身银色战甲,腰挂长剑,目光冷冽威严,看上去三十岁左右。

    他的出现,让押解熊杰的军士不敢妄动,甚至都不敢去看他的身影。

    目光巡视,对方看向元一,当即抱拳道:“第十四军团第九军杨松参见上使,不知上使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尽管此人口中说着恕罪的话,但双目却是杀气腾腾。

    杨松,宗师巅峰修为,随时都可能踏足大宗师之境,总领十四军团第九军,是一个六品将军,麾下大军五百万,位高权重。

    白杨不为所动,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个杨松的资料。

    “杨大哥,给我杀了他们,这些人居然要杀我,我要他们全部都死!”那被押解跪地的熊杰此时挣扎站起来目光狰狞道。

    随着杨松的到来,押解他的军士不敢妄动。

    杨松上前一步伸手按在熊杰肩上制止他发怒要抽打军士的动作,目光闪烁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即继续看向元一。

    元一见白杨不为所动,上前一步沉声道:“杨松,谁让你来的?擅离职守你该当何罪!”

    轰轰轰……脚步声传来,大群军队已经将这个院落包围,肃杀之气蔓延。

    杨松目光冷冽,上前一步抱拳道:“上使大人明鉴,不知熊杰所犯何罪居然就要问斩?若是不给个说法,恐怕不足以服众!”

    元一看着对方双目冷冽道:“杨松,你擅离职守,威胁上官,想造反不成?”

    作为陈永发的亲卫,那些总领军团的军团长平时都不可能和他这么说话,此时这个杨松居然仗着身后军队隐隐约约威胁他,怎么让他不怒?

    “上使大人冤枉,都是军中兄弟,你要斩熊杰,总得给个说法吧?要不然兄弟们可不答应”杨松寸步不让道。

    双方一问一答,火药味十足,但相对还算克制。

    元一正要说什么,身后的白杨发话了,声音淡淡道:“杨松图谋不轨,犯上作乱,给我拿下问斩!”

    元一一颤,当即沉声道:“遵命!”

    说着,他直接抽出腰间长刀杀气腾腾的向着杨松奔袭而去,刀锋冷冽,罡气升腾,十丈刀芒横空,呼啸而下,欲要一刀将其斩杀。

    刷……

    一抹红色剑芒升腾,空气都灼热了起来,冲天而起斩在刀芒之上,虚空炸裂,狂风呼啸,元一劈出的刀芒粉碎。

    杨松持剑而立,冷冷的看着元一沉声道:“上使大人不要欺人太甚,纵然你是主帅亲卫,但这里也不是你能为所欲为的地方,军队有军队的规矩,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恐怕兄弟们不答应,官司哪怕打到主帅那里我们也要讨个说法!”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杨松的视线却在关注大厅中安坐的白杨,心头很是沉重,摸不清白杨的路数。

    “还请上使给个说法!”

    震天咆哮传来,包围这个院子的军队齐声怒吼,气势惊人。

    “元一,还不动手给我拿下杨松?我看谁敢放肆!”白杨再度开口,声音淡然。

    “你是谁!”杨松死死的看着白杨沉声道,能让主帅亲卫听命的人,必定大有来头,这让他很是忌惮。

    然而白杨根本就不搭理他,表情淡然,眼神看戏一般看着眼前的一切。

    “杨松,我劝你立即束手就擒!”元一倒提长刀一步一步走向杨松,身上罡气升腾,如白色烈焰燃烧,周围空气都在扭曲。

    “上使大人是想仗着身份为非作歹了?”杨松沉声道,身上同样罡气升腾,炽烈如火,仿若一座烘炉。

    轰……,地面一颤,包围院落的军队上前一步,大有冲杀过来的意思。

    此番熊杰搞不清楚状况了,完全没想到为何会出现这种剑拔弩张的画面,他只是个前来镀金的二代,平时仗着身份谁都给他面子,此时面对大是大非显得手足无措。

    “杀!”元一不为所动,身躯一动闪电般冲过去,刀芒吞吐一刀向着杨松斩下。

    得到白杨的命令他不敢迟疑,哪怕这里是十四军团军中!

    “哼!”

    杨松冷哼,手中长剑一刺,赤红剑芒吞吐,如同一片火焰席卷而来。

    轰,刀芒剑气相遇,空气爆鸣,余波辐射院落飞沙走石。

    再度交手,元一和杨松居然旗鼓相当。

    白杨皱眉,看向边上的蓝霜问:“抢夺你们功劳的,那杨松也有一份吧?”

    “杨松是熊杰的顶头上司,是他给熊杰出谋划策熊杰才敢无视军规”蓝霜点头道。

    “那还等什么?出帮元一将杨松拿下!”白杨淡淡道。

    蓝霜有些迟疑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一切有我”白杨打断了他说。

    蓝霜稍微沉吟,点点头,身上冰冷罡气升腾,如一道白芒冲出,指尖森白剑芒吞吐冲向杨松。

    在蓝霜动手后,牛健目光闪烁,身上罡气升腾,皮肤都变成了铁灰色,宛如一尊金属铸造的巨人冲出杀向杨松。

    原本杨松和元一旗鼓相当,可牛健和蓝霜加入,虽然牛健和蓝霜修为不如他,再加一个元一,很快他就败像毕露。

    “所有人听命,上使大人仗着身份胡作非为,无视军规,帮我将其拿下,军团长会给我们讨一个公道的!”事不可为,杨松当即大吼道。

    “遵命!”

    包围院落的军队大吼,杀气腾腾的就要动手。

    坐在大厅中的白杨眼睛一眯,淡淡冷哼一声。

    一声轻哼,如同天雷咆哮般响彻所有人脑海,除却元一蓝霜牛健他们之外,一个个全都如遭雷击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你到底是谁!”杨松强忍着嗡嗡作响的脑袋看着白杨惊悚道。

    白杨并未正视对方,只是淡淡道:“元一,还不给我拿下!”

    “遵命!”

    元一沉声道,乘着杨松摇摇欲坠的当头出现在他背后,一脚踢在起脚弯让其跪倒在地,手中长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白杨一声冷哼让几乎所有人不敢动弹,此时全都惊悚的看着他不知所措。

    此时白杨站起来,目视杨松等人说:“第十四军团第九军杨松,第十四军团第九军第六营营长熊杰,尔等涉险贪墨军功,无视军规,经查明,确认无误,此等祸乱军心的行为,其罪当斩,立即执行!”

    白杨话音落下,元一手中长刀高举,刀芒吞吐迅速斩下。

    “不,你不能杀我,你没有资格杀我,我是第九军将军,你不能杀我”杨松大骇道。

    然而,白杨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他,让他浑身冰凉不敢动弹,元一刀锋斩下,噗嗤一声血液喷涌,一颗不甘惊恐的脑袋就此滚落。

    如此画面,蓝霜牛健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统领数百万大军的将军就这样死了?

    其余军队惊恐莫名,那下达命令的人是谁?一言说斩就斩,尤其是修为,深不可测,如同神灵当空,什么时候军中出现了这样的一位人物?

    不管众人反应,白杨看向熊杰。

    此时熊杰怕了,杨松被斩出乎了他的预料,惊恐害怕的心态充斥心头,没有了欺压蓝霜他们时的高高在上,看着白杨声音打颤道:“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军团长是我姐夫,你不能杀我!”

    目光一冷,白杨看向熊杰冷冷的突出一个字道:“斩!”

    噗……

    元一身影闪烁出现在熊杰身后,刀锋一挥,噗嗤一声,熊杰带着难以置信表情的脑袋当即和身躯分家。

    接着,白杨看向那帮和熊杰一同被押解来的人沉声道:“斩!”

    没有人敢动手,实在摸不清白杨的底细,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其他人不敢动手,元一却没有那么多顾虑,亲自挥刀,噗嗤噗嗤的声音中一颗颗人头落地。

    场面安静得可怕,蓝霜牛健不知所措的看着白杨。

    白杨示意他们稍安勿躁,看向元一说:“去叫郑庆龙前来见我!”

    “遵命”元一点头道,转身离去通知郑庆龙去了。

    此时蓝霜和牛健他们的表情变得极其精彩,郑庆龙他们当然不陌生,北征军第十四军团军团长,大宗师境修为,统领数千万大军,那种人物在蓝霜他们看来简直就是如日当空的骄阳,而白杨一句话就让对方来见自己!

    很不真实,如同在做梦,彻底看不懂白杨了。

    白杨回到座位坐下,脸色平静的等待。

    这个院落周围人数不少,可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气氛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敢吱声。

    不久后,这里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横空而来。

    白杨目光一闪看向门外虚空。

    下一刻,一个身穿漆黑战甲的中年人横空而来,身上强横的气息让人颤抖。

    然而,当这个总领数千万人的军团长郑庆龙来到这里,看到白杨的第一时间浑身一颤,收起所有气势,当即单膝跪地浑身颤抖道:“末将第十四军团军团长郑庆龙参见总督大人,末将不知总督大人前来,还请恕罪!”7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