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被扫开之后,白杨带头从容踏出牢房,蓝霜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权衡之下,还是咬牙跟上了白杨的步伐。

    在军旅中混迹了一段时间的蓝霜深知军队有多么恐怖,内中卧虎藏龙不说,一旦军队列阵高手也要跪,他们是被定罪下狱的,如此离去的话可谓越狱,必定会遭到大军围剿,然而面对白杨从容不迫的姿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相信白杨。

    就如曾经他跟在白杨身边的时候见证了白杨无数次化不可能为可能一样,能如此大摇大摆的带自己离开,白杨必定有所依仗!

    “放肆,你等就此离去一定会后悔的!”

    被一股无形大力压制得无法动弹,那个之前出现在门口的黑甲军士看着白杨的背影咬牙切齿道。

    没有说什么,白杨就那么带着蓝霜他们走了,自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甚至连那个将蓝霜他们打入监牢的人都没有正视一眼。

    至于那个黑甲军士的威胁会让白杨生气动怒?不存在的,白杨格调还没有这么低。

    监牢处于地下,一共九层,白杨带着蓝霜他们一层层向上,途中遇到了十多次拦截,每一次的人数在数十到上百不等。

    无一例外,但凡是出现在白杨眼前阻拦之人就被压制得无法动弹。

    一行人踏出监狱大门,白杨眼睛一眯。

    在监狱大门外,一群军队已经将这里包围,数量多达上万,刀剑如林,寒光闪闪的箭矢已经对准了这边。

    “擅闯监牢,不管你是谁,其罪当诛!”

    就在白杨他们踏足监牢大门的瞬间,那群军队中传来一个杀气腾腾的声音。

    白杨没有说话,看了身边那个陈永发的亲卫小伙一眼。

    话说到现在白杨也没有问过这个小伙的名字……

    对方感觉到白杨的目光,顿时上前一步,手中拿着一块令牌高举沉声道:“我乃北征军主帅座下亲卫元一,还不速速退下!”

    元一高举令牌开口,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滞。

    主帅的亲卫来这里干嘛?什么时候监牢中的犯人需要主帅亲卫亲自前往了?

    这里是北征军第十四军团腹地,没有人敢冒充主帅亲卫,是以人们对元一身份毫不怀疑,虽说主帅的亲卫没有任何实质性权利,可那毕竟是主帅身边的人,也可以说是最信任的人,面对这种人恐怕一个军团长没有必要都不会去得罪。

    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鬼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人就给你在主帅面前上眼药了……

    “不知大人驾临多有得罪”那边开口之人再次说道,不过这次的声音明显带着忐忑。

    那帮杀气腾腾的军队在元一亮出身份后第一时间就收起兵器了,一个个脸色忐忑。

    白杨并未在意眼前的一切,只是对元一说:“随便就近给我找个洗漱的地方”

    “遵命”元一低头道,然后带头走向对面开口道:“都散了吧”

    既然白杨没有亮出身份,而且也没有离去,肯定接下来还要搞事儿……有事儿,元一不敢询问,只能遵命办事。

    那群军队乖乖闪开,无奈目视白杨他们离去,不过主帅亲卫带来的消息却是飞速传递了出去,不久后恐怕第十四军团从上到下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当白杨他们离去后半个小时,监牢中就冲出了一群人,那个被白杨无视的青年巡视周围,目光冰冷道:“那些人呢?”

    “回禀熊少,走了”军队中一个中年人出来忐忑道。

    “走了?你们都是猪吗?为什么不拦住他们?别告诉我拦不住,这座城池中有数千万大军,我就不信他们能翻天!”青年气急败坏道。

    “熊少,真的拦不住,来人是主帅亲卫”

    “……”

    青年脸色一变,随即冷哼一声目露寒光就要离去。

    然而就在此时,元一又来了,单独一人来到这里,亮出令牌沉声道:“把他们给我绑了……!”

    半个小时前白杨他们离开大牢后并未走多远,就近找了个院子暂留下来。

    来到这里后,白杨看着蓝霜他们说:“现在什么都别说,先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好的少爷”蓝霜他们对视一眼,然后下去洗漱去了。

    接着白杨一言不发,坐下来安静的等着,蓝霜他们的遭遇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等待的时间不长,几分钟后蓝霜他们就匆匆洗漱完毕换了一套衣服再次来到了白杨这里。

    看到完全恢复的蓝霜他们,白杨点头示意他们坐下问:“给我说说,为什么你们会落得如此下场”

    “一切都是因为之前在监牢中少爷看到过的那个青年的缘故,他原本是我的直属上官,贪墨我的功劳,牛健顶撞了对方一句,他恼羞成怒让人殴打我们,我们还击之下伤了对方,他随便安了几个罪名就把我们捉拿下狱了”蓝霜苦涩道。

    虽然他遇到白杨后心头有太多话想说想问,可还是首先回答了白杨的问题。

    点点头,白杨看着蓝霜奇怪问:“以蓝兄的头脑居然还会被那个一看就是二杆子的二世祖玩弄到这种地步?”

    “若只是他的话何至于如此,此人背景惊人,我所见过接触过的军中将领都莫不给他八分面子,只需他一句话,纵然我有再多智计也没用”蓝霜苦笑道。

    白杨懂了,这就没法搞,任你本事再大人家不和你玩头脑,直接用身份压死你。

    脸色一冷,白杨沉声道:“简直无法无天,上官贪墨属下功劳不说,还无故栽赃陷害,看来得整顿整顿了!”

    边上元一浑身一震,白杨这是准备把事情闹大了,这些人和总督大人什么关系,值得他如此出力?

    白杨的话让蓝霜有些听不懂,忐忑道:“少爷,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其实没什么,忍忍就过去了……”

    白杨挥手道:“现在是战时,上官贪墨功劳,栽赃陷害下属,这是在祸乱军心,按律当斩!”

    说道这里,白杨看向元一沉声到:“元一听命,传我命令,那个谁涉嫌动摇军心,着令立即抓捕归案,带过来直接给我砍了!”

    元一浑身一颤,旦还是点头到:“遵命!”

    说完,元一领命而去,虽然他只是一个人,但他却是主帅身边的亲卫,此番可是奉了全军大总督的命令,谁敢不服?

    当亲眼见证了这一幕,蓝霜他们莫不一脸震惊的看着白杨,自家少爷到底什么身份,为何一句话就能砍了那个他们想尽办法都奈何不了的人?

    对于白杨来说,砍死几个真实有罪的军中小人物不值一提,一句话的事情,根本没放在心上,此时看着蓝霜他们说:“你们的仇很快就报了,而且属于你们的军功不久后该是多少都会发放到你们头上,接下来我会把你们调到我这边,我需要你们去帮我实施一个计划,其他人我不放心”

    “少爷,我没懂啊,你直接带我们离开监牢真的没事吗?还有,为什么你一句话就能把我们掉离原来的地方?”牛健挠头一脸懵逼的问。

    有点乱……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现在是北征全军大总督,除了受主帅节制之外我有资格过问全军中所有事情,些许小事不值一提”白杨笑道。

    “全军大总督?”

    蓝霜他们脸色一怔显得极度震惊,自家少爷为何一段时间不见居然成为如此大人物了?

    “嗯,今天才正式任命的,来到军中第一时间就想找到你们,只是没想到你们会落到如此下场而已,等到这里事情完了你们就跟我走”白杨点头说。

    太神奇了,白杨身份转变太快,蓝霜他们完全跟不上节奏,脑袋处于懵逼状态。

    就在这时候,离去不久的元一回来了,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数百人,其中十多个是被带着锁链押解过来的,之前在监牢中对蓝霜他们耀武扬威的青年就在其中。

    对方此时处于一脸懵逼状态,搞不懂自己为毛就被抓了,谁敢抓自己?

    “总督大人,人犯带到,熊杰与他的爪牙都带来了”元一过来复命。

    白杨目光扫视那些人,挥手道:“砍了,然后去把?;ɑǜ掖础?br />
    “是”元一看了看云淡风轻的白杨,吞了吞口水,转身看向外面一挥手。

    砰砰砰……

    被押解过来的十多个人被粗暴的踹在地上跪着,后方大刀高举当头劈下。

    “你们干什么?知道我是谁吗?”此时此刻那熊杰奋力挣扎咆哮道,一半是怕一半是怒,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要被砍了,谁这么大胆这么大权力?

    对于这样的叫嚣白杨看都不看一眼,老子管你是谁,你爸是陈王又怎么样?说砍你就砍你!

    刀光闪烁,那十多把大刀不顾熊杰叫嚣依旧劈下。

    刷……!

    就在此时,一抹锋芒一闪即使,劈下的十多把大刀瞬间变成粉末消失。

    “刀下留人!”紧接着这样一个惊怒的声音传来。

    白杨眼中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心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熊杰有背景,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被砍,这点白杨早有预料,他没工夫去查熊杰的靠山是谁有什么背景,只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让对方自己出现……21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