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健的话让端坐的白衣青年目光一寒,挥手刷一声抽出护卫腰间长剑,一抹冰冷寒光闪过,噗嗤一声,牛健肩膀被刺穿,鲜血喷涌。

    身躯突然被利器贯穿,牛健浑身颤抖了一下,但却咬牙忍着一言不发,对方想看到自己痛苦求饶从而满足他扭曲心态,牛健偏不让他如意。

    “看在我对你妹妹还有兴趣的份上,我就不杀你了,小小的惩罚希望你吸取教训,若是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就不是刺穿你身躯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斩下你的四肢或者脑袋!”

    白衣青年立于牛健一米开外寒声道,伸手缓缓将贯穿牛健身躯的长剑一寸寸拔出,利剑摩擦血肉骨骼的声音清晰可闻,让人浑身发寒。

    疼得浑身颤抖,可牛健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用恶狼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青年。

    “你的眼神让我很不喜欢,是在想要激怒我直接杀掉你吗?我偏不让你如意”青年狞笑道,抽出一半的利剑向前一推。

    噗嗤,剑身贯穿牛健肩膀二次撕裂伤口,疼痛加失血过多的虚弱,原本牛高马大的牛健当场晕死过去。

    撇嘴嘀咕了一声无趣,青年彻底抽出长剑丢给护卫转身就走,不过在走的时候他却背对蓝霜等人说:“我明天还会再来询问你们一遍愿意不愿意臣服于我,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没有人回答他,青年也没有感到意外,很多次了,一直都是这样。

    蓝霜散乱且布满污迹的头发遮蔽了面孔,透过发丝他双目死死的盯着青年背影,在青年快要踏出牢房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妄动?;ɑ?,要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她心中装着的那个人一旦知道你用下作的手段对她,没有人救得了你,甚至还会牵连你的背景靠山!”

    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蓝霜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为了?;ɑǖ陌踩?,他不得不用白杨威胁这个青年。

    少爷,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蓝霜心中如是道,他知道这番话出口会给白杨带去麻烦,但他此时想不到其他办法,若不是事关?;ɑǖ幕?,蓝霜都不会搬出白杨威胁别人的。

    蓝霜之所以觉得会给白杨带去麻烦,是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白杨还只是一个神道阴神境界的修士,当初他们分开的时候白杨连真人境界都不到,这么短的时间,神道修士修炼困难,蓝霜不觉得白杨会成长多少。

    他和白杨分开后一直处于军中,因为地位不高,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任务,消息闭塞加上没有精力去了解外面的变化,是以对当下白杨的情况并不了解,尤其是最近白杨名声哄传天下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抓进来一段时间了,更是不知道当下白杨的底细。

    他明知道白杨‘修为不高’的情况下依旧含糊提出来威胁青年,其实是想到了白杨和陈永发的关系,这才是他的底气所在。

    或许白杨有些神奇本事和手段,但以白杨停留在蓝霜心中的印象,要对上这个青年和他背后的靠山根本不够看,唯有武王陈永发才能震慑一切!

    原本已经准备离去的青年在听到蓝霜这番话之后停下了脚步,转身一脸戏虐的问:“那么你能告诉我?;ɑㄐ闹凶白诺哪歉鋈耸撬??告诉我的话说不定过几天他就能来给你作伴了!”

    浑身一颤,蓝霜闭口不语,心说少爷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想到这个青年的神秘背景和如今军中地位,要对付白杨太简单了。

    不是他对白杨没有信心,而是他印象中的白杨和这个青年的身份地位差距太大,毕竟陈永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ぐ籽?。

    “不说吗?之前你那种自信哪儿去了?不过没关系,你不说我有办法从?;ɑǹ谥刑壮稣飧鋈说纳矸菪畔⒌?,而且你倒是提醒了我,若是我抓住那个人,用他来威胁?;ɑ?,你说她会不会就范呢?哈哈哈……”

    看蓝霜不说话,青年丢下这样一番话嚣张无比的话转身欲要离去。

    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蓝霜知道自己真的给白杨添麻烦了,从他对这个青年的了解,对方背景大得很,若是想要认真对付白杨的话……

    想到这里,蓝霜痛苦的闭上眼睛然后睁开,乘着青年还未离开牢房声音沙哑道:“放过?;ɑê湍歉鋈?,我听你的!”

    “哈哈哈……你早这样何必吃这么多苦头?可是现在晚了,我的兴趣已经被勾起,当我将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带来这里的时候你当着他的面再说这番话也不迟”青年又一次转身戏虐道。

    “你……”蓝霜眼神慌乱,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弄成这样的局面。

    指了指蓝霜,青年冷笑着说了一句等着吧,接着转身,这次他是真的要离去了,他要动点手段从?;ɑǹ谥斜莆食霭籽畹男畔?,然后发动自己的人脉和力量找到他!

    然而就在这个青年转身的刹那,这个位于监狱深处的监牢中莫名一丝微风吹过,然后气氛瞬间变得迷之安静。

    气氛有点古怪,青年察觉到自己的两个护卫不动,转身沉声道:“你们……你们是谁!”

    第三次转身的青年看到了监牢中除却蓝霜他们之外居然诡异的再度出现了几个人,当即心头一惊沉声道。

    白杨来了,带着蓝欣和那个陈永发的亲卫小伙来到了这个监牢中。

    过程很简单,白杨来到牛角郡范围,虽然这个城池横纵上百里,可他念力一扫就找到了蓝霜他们的所在之地,几乎瞬移一般来到了监牢中。

    他来的太快,没有惊动十四军团的任何高层。

    背对那青年,白杨并未理会对方,看到蓝霜他们的惨状眼睛一冷刹那恢复平静。

    挥手间,束缚蓝霜他们的锁链断裂,屈指一弹,一颗颗疗伤丹药就进入了蓝霜他们口中,白杨还顺手解开了他们身上的封印。

    下一刻,脱离束缚的蓝霜他们修为又回来了,在白杨喂给他们的珍贵丹药辅助下,身上的伤势肉眼可见的飞速愈合。

    然而蓝霜他们却是一脸呆滞宛如做梦,看着突如其来出现的白杨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蓝兄,我来得应该不算太晚,现在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想,先恢复伤势再说”白杨用念力稳固他们突如其来解除束缚不适应快要软倒的身躯说道。

    “少……少爷?欣欣?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蓝霜站稳,看着白杨有些茫然开口。

    大概了解此事蓝霜他们的心态,白杨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蓝霜瞬间脸色大变焦急的看着白杨说:“少爷快走,这里危险,有人想对你不利!”

    看来蓝霜他们对于和自己分开之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无所知。

    心中明了,白杨正要说话,后面那青年反应过来沉声道:“不管你们是谁,胆敢擅闯监牢就是死罪,我严重怀疑你们是敌国奸细,居然敢跑来第十四军团闹事,恐怕你们来错地方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明显是在提醒外面的人,这里是十四军团的驻扎之地,哪怕来人是一位大宗师也别想安然离去!

    对于白杨等人诡异的出现青年有些心惊,却仅此而已,这个世界拥有神奇手段的人太多了,白杨他们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青年并不感到特别意外。

    并未转身,白杨沉声道:“呱噪!”

    然后青年保持开口动作动弹不了了,不但是身躯动弹不了,连思维都仿佛冻结了一般。

    白杨并未杀他,只是将其封印了而已,一个念头的事情。

    那边蓝霜他们修为恢复,浑身罡气一吐,身上污秽尽去,蓝霜急切道:“少爷快走,等王朝军队来临就走不了了,我拼死也要?;ど僖肟?!”

    “蓝兄稍安勿躁,一切有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再说”白杨一脸平静安抚蓝霜,这里的环境让他实在是有些不喜。

    原本内心无比急切的蓝霜不知为何在白杨平静的一句话中内心焦急尽去,但依旧说道:“可是……”

    砰砰砰……

    此时牢房外面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有大群人向着这边而来。

    听到脚步声,蓝霜脸色大变,白杨不为所动。

    “何人胆敢擅闯监牢,还不束手就擒!”人未到声先至,门外响起了一声怒吼。

    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白杨看着蓝霜他们点点头说:“跟我走吧”

    说完,转身带头走向门口,自始至终都不曾看那个白衣青年一眼。

    边上的蓝欣在看到蓝霜他们之后,痴痴傻傻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偏了偏脑袋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依旧一言不发。

    轰!

    牢房的房门破碎,一个身穿漆黑战甲的中年人手持战刀出现在门口,看到这里的情况脸色一变大声道:“你们是谁?把熊少怎么了?”

    白杨步伐不变,表情也不曾变化丝毫,轻轻挥手,门外一群人身躯不受控制,在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中被扫开贴着墙壁动弹不得……21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