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一颤,感受到白杨身上那股堪比天神般的威严,亲卫小伙差点瘫软在地。

    旋即他不再迟疑,一头冷汗中说道:“总督大人打听的这几个人如今处境不妙!”

    “怎么个不妙法?”白杨平静下来问。

    吞了吞口水,亲卫小伙说:“从暂时得到的消息来看,他们因为犯下顶撞上官,殴打上官,大闹军营等罪名被关押了”

    “顶撞上官,殴打上官,大闹军营,如今可是战时,铁律之下这样的罪名被砍十次都不为过,却只是被关押,这其中恐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白杨冷笑道。

    “我们正在加紧调查,详细消息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送来”亲卫忐忑回答道,面对白杨他内心很惊惧,一脑门冷汗都不敢抬手去擦。

    之前他接触过白杨,觉得白杨是一个看上去很好说话的同龄人,然而当白杨之前展露出那一丝可怕气息的时候,他才知道一尊天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一举一动简直惊天动地!

    站起来,白杨沉声道:“作为全军大总督,我应该有权过问任何事情吧?”

    “那是当然”亲卫小哥忐忑道,心中大惊,白杨的态度,搞不好要出大事儿!

    点点头,白杨说:“那好,那几个人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带我去看一下!”

    “他们并非关押在州府城中,而是在八千里外的牛角郡城,总督大人跟我来”亲卫小伙忐忑道,转身给白杨带路。

    白杨带着血婴丫丫红球以及蓝欣跟上亲卫小伙,不过在走之前,白杨念力扫视庄园,找到了正在对账的小猫,告诉她自己要去处理点事情,让她待在庭院别轻易出去。

    离开大厅,白杨嫌弃亲卫小哥速度慢,直接带着他冲天而起说:“指方向”

    在前往牛角郡的时候,白杨回忆有关于这个地方的信息。

    牛角郡因为城外一座大山形似牛角而得名,相传那座大山乃是无数年前一头庞大的异兽牛的牛角断裂砸落大地而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陈王朝和苍狼王朝的战线拉得很长,牛角郡也处于前线,那里是第十四军团镇守的地方。

    交战到如今,北征军十四军团的军士数量还有七千六百多万,在交战的过程中死了近三分之一。

    这个军团的军团长叫郑庆龙,是一个武道大宗师,不过因为他需要镇守牛角郡的缘故,之前白杨并未见到他。

    行军大总管给白杨的资料很详细,当他回忆第十四军团的时候,数千万名单一个个在他脑?;?,没有意外的在其中找到了关于蓝霜他们的名字。

    同时,有关于蓝霜他们的一些基本信息也有详细的记载。

    牛栏山,祖籍青木县德阳镇,武师境界修为,性格冲动头脑简单……

    蓝清风,祖籍青木县德阳镇,武师境界修为,性格沉稳颇具眼光……

    牛健,祖籍青木县德阳镇,宗师之境修为,头脑简单性格冲动,善使一根长棍,曾与敌军交战中杀死过一个敌军宗师将领……

    蓝霜……,宗师境界修为,性格冷漠,头脑聪明,善使一柄长剑,多次出谋划策获得上官赏识,牛栏山牛健蓝清风以他为首,从一介民间武装加入第十四军团,曾担任十四军团第九军第六营第四大队大队长……

    ?;ɑā?br />
    他们每一个人的信息都有相对详细的记载,观看过全军所有详情的白杨稍微回忆就一目了然。

    不过这些资料上却并未记载他们所犯过错的经过……

    不管他们有没有犯错,哪怕处于私心白杨都会无头件保住他们,以白杨现在的地位和实力要保住一个人很容易,并未纠结这些,白杨更多的则是在期待与他们的见面。

    尤其是蓝欣,不知道她在见到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后能不能唤醒记忆。

    在白杨赶往牛角郡的时候,牛角郡郡城的一个监牢中却在上演另外一幕。

    这个监牢并非普通的监牢,而是曾经陈王朝禁武堂用来关押穷凶极恶要犯的地方,修为被封印的罪犯丢在这里,哪怕大宗师之境也别想逃出去!

    监牢的条件很不好,阴暗潮湿,空气中还飘着恶心的臭味。

    此时,在这个监牢的最深处,一间有着上百个平方的石室中,四个人被锁链凌空吊着,这四个人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可谓凄惨至极。

    这四个人,正是牛栏山牛健蓝霜和蓝清风,却不见?;ɑǖ纳碛?。

    一看他们就经历过不止一次且长时间的折磨,身上旧伤未愈新伤再起,血液从他们身上一滴一滴滴落,地面都有一大滩凝固的乌黑血块。

    在他们前方有三个人,两个身穿铠甲的护卫站着,剩下的一个却是一身白衣的青年,他用一方白色手帕捂着口鼻,冷笑着看前面的牛栏山他们。

    “打我?这就是下??!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作为你们的长官,尤其是在战时,我随便找个由头就能弄死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死的,尤其是蓝霜,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全心全意为我做事,身上的伤我立马让人送丹药来帮你们治好,这样的话我已经说烦了,最好在我失去耐心之前答应我,要不然你们的生命将会凄惨的终结在这阴暗的大牢里面!”

    青年冷笑道,有一种猫戏老鼠的感觉,他要让蓝霜等人吃尽苦头最后依旧如同一条狗一样乖乖听自己的话。

    “呸,傻逼!”

    回应他的却是这样一句话,说话的是蓝霜,或许是曾经跟在白杨身边一段时间的缘故,白杨的一些口头禅他张口就来。

    身躯被锁链吊着,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此时说出这样的三个字几乎用尽了蓝霜所以力气。

    青年并不了解傻逼是什么意思,但却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他也没有在意,而是鄙夷道:“看你能硬撑到什么时候,一身修为被封,但却有宗师之境的体质,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很期待你能一直这么硬气下去,因为我可以多折磨你一段时间!”

    蓝霜不说话了,若是他的修为还在,他早就将这个没什么本事的家伙弄死。

    凌乱头发下的蓝霜眼神有些悲哀,有本事没背景的人很难出头,往往做出再大的功绩都得不到升迁的机会,反倒是那些没本事的二世祖,就因为有一个背景强大的靠山轻易就能上位,何其不公?

    的确,他们是因为顶撞上官殴打上官大闹军营被拿下的,这些是事实,可谁要是经历了他们的遭遇恐怕闹得更凶。

    当初血莲教事端,蓝霜他们组织武装力量听从陈王朝官府调遣,白杨给过蓝霜地球那边的兵书兵法,蓝霜一次次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在一场场战斗中慢慢崭露头角,然后被吸纳进了陈王朝正规军中,一步一步往上爬。

    利用那些兵书兵法,因为地位的关系蓝霜他们打赢了一场场小规模战斗。

    原本的军功累积,蓝霜晋升掌控一军的将军都绰绰有余,然而就是因为没有身份没有背景,功劳一次次被夺走,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个个上司因为夺走了属于他们的军功从而得到了升迁。

    没有办法,忍了,蓝霜坚信白杨说过的一句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总会有人看到他的才华。

    然而这一次他真的忍不了了。

    以前的上司,哪怕是夺走了属于他们的功劳,至少脸上不那么难看,有时候还会得到一点小赏赐。

    可这一次,蓝霜他们却遇到了一个人渣上司,就是眼前这个青年。

    他的具体背景蓝霜他们不知道,总之就是很多地位比青年还高的人都得给他八分面子!

    与苍狼王朝交战,蓝霜他们也参战了,一个月前,蓝霜出谋划策,用了十万人的代价全歼敌军三百万!

    这是一个巨大的功劳,然而这个青年作为上司夺去军功蓝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毕竟对方就是一个跑来镀金的垃圾,可他吃相太难看,夺走军功不说甚至还出言奚落,说什么你再厉害又怎么样?老子一句话就能剥夺你的一切,乡下人就是乡下人,想什么出头呢……

    就因为这番话,脾气冲动的牛健顶撞了一句,青年不干了,让人殴打他们,结果就是殴打他们的人被牛健干趴下,最后……

    官大一级压死人,身处军营的蓝霜他们被抓这里来折磨了!

    回忆这段时间的种种,蓝霜不禁悲哀,何其不公?难道没有背景的底层人出头就真的那么难?十倍百倍的努力也换不回十分之一的回报!

    “你把我妹妹带到哪里去了?”

    阴暗的牢房中,被吊着的牛健再一次用沙哑的声音问。

    ?;ɑú辉谡饫?,而是被青年带到其他地方去了。

    “都自顾不暇了还关心你那漂亮的妹妹呢?别担心,或许不久之后我就要叫你一声大舅哥了,话说貌似你那妹妹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个人,正因为这样我才没对她用强,听人说征服这样的人才爽快,所以我正在努力着,前提是我耐心没有被消磨干净之前”青年嘿笑道。

    “你敢动我妹妹一根汗毛,我发誓杀你全家,祖坟里面的尸骨都给你挖出来踩碎!”牛健咬牙切齿道……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