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白杨带路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小伙,有着宗师之境修为,近两米的身高很魁梧,身披漆黑战甲腰挂两米长战刀,面无表情仿佛有人欠了他三百万没还一样。

    作为陈永发的亲卫军,?;こ掠婪⒅皇且桓鲂?,更多的是去执行或者传达陈永发的命令,这样一来,就需要亲卫军的嘴巴严实了,万一泄露军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这一路上对方只顾闷头带路一个字都不说。

    这会儿听到白杨的问题,他语气生硬却很恭敬问:“不知总督大人要打听什么人?”

    “五个人,分别叫牛栏山,蓝清风,牛健,蓝霜和?;ɑ?,四男一女,牛栏山和牛健?;ɑㄊ歉缸优叵?,蓝清风与蓝霜也是父子关系,他们是当初血莲教劫难之时以民间武装加入王朝武装队伍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军中,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北征军中,所以想打听一下”

    白杨说道,尽量将情况说得详细一些。

    小伙听完,思索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说:“总督大人,你所说的这些人我没有听说过,不过总督大人放心,我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等下吩咐下去,只要总督大人所说的人在军中,就一定能找到他们!”

    白杨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北征全军大总督,可谓陈永发之下地位最高的人了,哪怕吩咐下来再小的事情也要认真去完成。

    “嗯,若是找到他们的话,通知我一声,如果可以,我想将他们调到身边来”白杨点头道。

    蓝霜他们是白杨在这个世界关系最好的一批了,当初在青木县听闻一点他们的消息之后再没有任何声息,这让白杨有些担忧,希望不要出意外才好。

    陈王朝人口太多,单单是北征军就多达二十亿,要在这么多的人口基数中找到几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好在白杨如今位高权重,只需要吩咐下去就可以了,下面的人会给他办得妥妥的,这点白杨丝毫不怀疑。

    不久后白杨他们一行来到了居住地点。

    虽然如今战事紧张导致整个州府城池都成为了一座兵城,驻扎的军队差点塞满了整个城池,但因为身份的缘故,白杨还是分到了一座很大的庭院。

    这个庭院真的很大,占地近一平方公里,内中亭台楼阁假山池泽无数,堪称一步一景,看得出来这里曾经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院落,不过如今充军了,也不知道陈王朝给予赔偿没有。

    作为白杨的居所,这个庞大的庭院中配备了整整一万人的护卫军,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此外还有四位数以上的丫鬟仆役小斯给白杨服务,单是待遇来说全军恐怕没几人比得了。

    还是那句话,身份地位到了一定地步,自然能享受到别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来到这里后,那个给白杨带路的亲卫小伙给白杨引荐了两个人,一个身穿铠甲的魁梧中年和一个身穿长袍头发花白的老人。

    铠甲中年人居然有着大宗师之境的修为,双目含煞一看就是狠茬子,不过在白杨面前却毕恭毕敬。

    他是安排给白杨的护卫统领,负责统筹白杨的一应安全事宜。

    至于另一个老人就很普通了,有点修为,却也不过武师而已,目光平静,依旧对白杨毕恭毕敬,他是这个庭院的管家,负责处理白杨的一应生活琐事。

    介绍一番后,那个带路的小伙就告辞离去,他还得回去复命。

    小伙离开后,白杨看着身穿铠甲的魁梧中年人说:“以后这里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了”

    “总督大人放心,若是出了丝毫差错我自愿接受军法处置!”对方认真道。

    “嗯,我相信你,下去吧”白杨点头道,虽说他如今根本不惧任何人王之下的人来找麻烦,但万一遇到一些不长眼的蠢货呢?就得这样的护卫去处理了。

    接着白杨看着那老人说:“生活方面的事情我不管,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家猫儿商量,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那老人看了看小猫,认真点头道:“属下明白!”

    “嗯,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下去吧”白杨点头道。

    对方迟疑片刻说:“总督大人,你军中职位的一应配给都已经入库,需要过目一下吗?”

    白杨担任北征军全军大总督,地位崇高,自身的待遇,以及手下配给的人一应物资都是军中发放的,不需要白杨操心。

    白杨没说话,小猫站出来说:“带我去吧”

    管家浑身一颤,知道自己犯忌讳了,刚刚白杨才说生活琐事交给小猫自己就犯错,内心很忐忑。

    不过这也不怪他,白杨本身的薪资配给,加上这个庭院一万多人的薪资以及生活中所需的一切,加起来换算成近钱的话那可是以亿钱为单位的,不给白杨过目实在不放心,然而白杨说将一切交给小猫搭理就真的不管了……

    不敢多言,管家点点头道:“跟我来”

    他不知道如何称呼小猫,所以含糊之下并未加上称谓。

    小猫去查账,白杨抱着血婴丫丫,带着蓝欣红球来到了院落最大的大厅,让静候的下人都离去,坐在主坐上手指轻轻敲击桌面等待。

    蓝欣一直跟在白杨身边,很乖巧,对白杨很依恋,可谓寸步不离,却不说话,明明有着人王境的恐怖修为,此时却显得犹如一个傻傻的普通人一样。

    解决了苍狼王朝,抽时间想办法去一趟大光皇朝的天音宗,看看能不能借来天音铃治好蓝欣。

    白杨心头计划,如今是真的抽不开身,只能慢慢来了。

    十多分钟后有人来到了这里打断了白杨的思考,来人是那个行军大总管,有着神道真君境界的儒雅中年人。

    “总督大人,打扰了,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对方开口道,说话的同时递给白杨一个巴掌大小的储物袋。

    白杨接过后他继续说:“总督大人,储物袋中有当下我们全军的整体情况信息介绍,也有我们收集到的所有敌军情况,这些东西属于高度机密,所以……”

    “我知道轻重,这些东西除了我之外不会被第二个人看到”白杨点头道。

    作为全军大总督,白杨需要了解所有情况,无论敌我的,这不,资料已经送来。

    “那我就不打扰总督大人了”对方笑了笑,并未多做停留,拱手离去。

    待到对方离去,白杨打开了储物袋,内中并没有堆积如山的书籍信息,只有两片手指头大小的晶片,散发蒙蒙光亮。

    ‘咦咦……’

    边上的红球开始叫唤,它就见不得亮晶晶的东西,总是想吃近肚子里。

    白杨捉住它笑道:“这可不能吃”

    说着,白杨心念一动,一丝意思进入了其中一枚晶片,下一刻,晶片闪烁光芒,一缕包含无数信息的白光飞出进入白杨脑海。

    微微眯眼,白杨开始整理浩如烟海的信息。

    这枚晶片中记录的是整个北征军的情况,大到每个军团驻扎的地点拥有的物资以及具体人数,小到一针一线每个人的详细信息都有记载!

    真的无比全面,谁若是掌握了晶片中的信息,可以说整个陈王朝北征军在这个人眼中将没有秘密可言。

    这些信息太重要了,整个北征军内能有资格掌握的不超过一手之数,作为全军大总督,白杨是有这个资格的。

    以白杨如今的大脑,整理这些信息也就一分钟不到而已,接着他开始接收另一枚晶片中的信息。

    第二枚晶片内的信息相对较少,是关于敌军的,大体的分部,大体的人数,大致的军事调动等等,这些东西不知道是多少探子用生命换来的。

    “情况貌似有些不妙,陈王朝遭受了血莲教内乱,薛武峰叛变带走了三分之一的疆域,而如今战事僵持不下,天寒地冻的,每一天的消耗都是一笔骇人听闻的数字,继续这样下去,不到地球时间半年,苍狼王朝拖都能拖死陈王朝!”

    看完双方信息之后白杨皱眉沉思。

    数十亿军士,人吃马嚼,加上每个人的军费以及死伤的军士抚恤,钱粮消耗每一天的数量都能吓死人!

    “战争,其实不管什么时候打的都是国力,陈王朝经历血莲教和薛武峰这两次劫难,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拖不得!”

    心中自语,白杨打仗不在行,在军事调动上给不出太多实质性的建议,却能从其他方面入手,不过这需要布局,布局就得花时间,而战争打到现在,白杨的时间并不充足了。

    一句话,陈王朝拖不起,会被拖死的!

    就在此时,又有人来了。

    是离去不久带白杨来这里的那个陈永发亲卫小伙。

    通过层层传报后他来到了白杨跟前,第一时间禀报道:“总督大人,你让打听的人有消息了”

    有消息了,人却没来,白杨微微皱眉问:“具体给我说说”

    有些忐忑的看了白杨一眼,小伙迟疑道:“大人,你打听的人,他们……”

    “说!”看对方吞吞吐吐的样子,白杨沉声道。

    帝王一怒流血万里,白杨乃是天师,神魂勾连天地,此番情绪变化,天穹上无端端响起了一声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