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苍狼王朝征战,云州彻底实行军管,一切都在为战事服务!

    曾经的城主府如今变成了整个北征军的中心大营,一杆千米高的大旗伫立,旗帜如白云飘飞咧咧作响,中心一个庞大的‘陈’字铁笔银勾如剑芒凝聚。

    千米大厅显得很空旷,边上两排兵器架,上首一方安几,安几后面是一张地图,下方是两排安几,除此之外这个大厅没有任何陈设。

    一行人来到这里,陈永发直接来到地图前的安几后面,转身挥手道:“坐”

    随着一阵哗啦啦铠甲摩擦声响起,随行而来的十多个强者分别落座。

    看着白杨和小猫他们站在大厅中间,陈永发一指自己边上下首位置说:“白总督坐这里”

    其实这个世界和地球那边差不多,座位也是很有讲究的,越是官大的人就越是靠前,陈永发是主帅,当然坐最前方了。

    而这时陈永发指给白杨的位置在他身边下面一点,是其余人最靠前的,简直是在告诉在座的人白杨是除了自己之外身份最高的人。

    待到白杨落座,陈永发说道:“白总督,由于如今是战时,一切从简了,你的接风宴只能押后”

    说这番话的时候,陈永发看白杨的眼神有些无奈,白杨这样的强者到来,可谓大宴三天都不为过,可如今条件不允许。

    “战事要紧,接风宴就不必了”白杨理解道。

    陈永发点头,随即看着在座的其他人开怀道:“诸位,这位就是白杨白总督,我给你们提起过的那位小兄弟,也就是几天前在神武皇朝遗迹内大显神威独斗十大强者的那位天师强者,如今他来了,将与我们一起共同对付苍狼王朝!”

    “参见白总督!”

    在陈永发话音落下,在场之人全都起身看着白杨右手敲击左肩大声道。

    他们看着白杨的目光异?;鹑?,眼神中几乎明显写着崇拜两个字了,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什么比一个强者更让人折服。

    军旅之中不讲究吟诗作对,娘娘腔那套在这里不吃香,唯有强者才能得到人们尊重。

    没有下马威,没有看自己不顺眼的事情发生,这一点白杨很满意,最烦的就是融入一个集体的时候各种争权夺利阳奉阴违。

    其实白杨想多了,他是神道天师,威名赫赫之下谁敢看他不顺眼?巴结还来不及呢。

    目视在场之人,白杨起身点头道:“诸位,以后我与你们同进退共存亡,一起对付苍狼王朝,血不流干,死战不休!”

    “血不流干,死战不休!”十多人神色有些亢奋的近乎咆哮道。

    一位神道天师都要和他们同进退共存亡,简直对于这帮厮杀汉是一股强心剂!

    这帮将领也太好忽悠了吧?一句话就搞得热血沸腾了?白杨心头有些无语。

    有这样的念头,其实是白杨不了解一位神道天师的作用。

    如今陈王朝风雨飘摇,就因为王都有一位神道天师坐镇就能和苍狼王朝僵持不下,如今军营中又来了一位,怎能不让士气鼓舞?

    此时陈永发开口道:“诸位坐下,大家对白总督可谓如雷贯耳,可白总督却不熟悉诸位,就由我来介绍一下吧”

    待到众人重新坐下,陈永发冲着白杨点点头,然后从左到右挨个介绍。

    在这个大厅中,除了白杨陈永发他们之外还有十三个人,可以说这十三个人乃整个北征军最高职位的一批人了,其中十一个武将两个文职。

    武将全部都是大宗师之境修为,两个文职一个神道真君,另一个则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经过陈永发介绍,白杨依次和这些人认识了一番。

    待到和所有人认识后,白杨开口道:“诸位,白某初来乍到,对于当下局势以及我军都不胜了解,可否给我大致介绍一番?”

    白杨话落,陈永发开口道:“行军大总管,你来给白总督介绍一下当下局势!”

    随即一个人站了出来,是那个神道真君境界的人。

    此人虽然是文职,却也一身铠甲,看上去三十来岁,长相儒雅,用地球某些词语来形容就是一枚帅大叔,名字叫张朝文。

    他冲着白杨拱手开始介绍当下的基本情况。

    “与苍狼王朝交战至今,战线拉得很长,横跨十多万里,涉及到了云州以及周边五个州府,云州是整条战线的主战场”

    “在这条横跨数个州府的战线上,我军布置了十三亿军士,分为二十个军团分部各个要点,加上后勤补给人员以及民夫,涉战人员达到了三十多亿!”

    “在云州这个主战场,我军驻扎了十一个军团,最精锐的部队都在这里了……”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当白杨听到这些沉甸甸的数字依旧有些心惊,一场战斗居然涉及了数十亿人,而且这还只是前线,后方随时补充的以及为这场战争忙碌的人只会更多!

    十一个最精锐的军团驻扎,这些军团的军团长都在这里了,还有九个参战的军团长因为驻扎在其他州府,不得擅离职守是以没有来到这里。

    听到这里,白杨开口问:“对于敌军,我方知道多少?”

    陈永发此时开口道:“后勤总管,你来说”

    此时,那个在场唯一没有修为在身的人站起来了,这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人,头发花白,脸色呈现很不正常的苍白色。

    他起身咳嗽一声说:“总督大人,经过我方和地方长时间的胶着试探,大致了解了一下他们那边的情况,敌军人数相对我军来说只多不少,除却通敌叛国的薛武峰之外,还有一个人王强者坐镇,拥有大宗师神道真君境界修为的多达五十多个,这些只是敌军的大体情况,具体的话,过后我会呈上一份详细情报,内中有敌军的大体分部以及各个主要人员的介绍”

    听完白杨点点头说:“我初来乍到,对交战情况还不胜了解,以后需要各位配合”

    “那是当然,我等定当全力配合”众人纷纷表态。

    此时陈永发站起来说:“好了诸位,暂时就这样,都散了吧,各归其位守好自己的位置,出了差错提头来见”

    “末将遵命”

    众人离去,最后陈永发看向白杨说:“白老弟,身处军营,一切都要按规矩办事,怠慢的地方不要往心里去,我先安排你的住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先了解情况,我就不给你具体安排任务了,待你熟悉情况后,希望你能帮我制定一个对付苍狼王朝的有效之法……”

    陈永发是大帅,总领全军,有忙不完的事情,也是白杨的到来他才抽空带着十一个军团长见面,对白杨真的很重视。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聪明见面后,安排人带白杨先去安顿,甚至和白杨寒暄的时间都没有就再度投入了各项工作之中。

    和陈永发短暂见面后,白杨就带着小猫他们跟随一个陈永发的亲卫前去住处,在他没有彻底了解敌我双方详细情况之前是不会提出任何意见和建议的。

    老实说,白杨对战争可以说是小白,他有自知之明,没有那个权力不说,更是不会去瞎指挥,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就好,最怕外行指挥内行。

    但是,战争不等于正面抡刀子对砍,既然在专业战斗上面白杨给不了太大的意见,他就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了,具体要如何实施,还是那句话,他需要了解当下局势之后才行。

    在前往住处的路上,白杨问带来的陈永发亲卫说:“我想打听几个人,应该就在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