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黄秋是在这里专门等候白杨的,在交代完一应事宜后寒暄两句离去,一刻都没有过多停留。

    白杨大概理解他为何如此急着回到陈王朝王都,他的离开,那里如今缺少强者坐镇,一旦发生乱子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能恰好在自己离开遗迹的时候出现,恐怕是因为周围不乏陈王朝探子的缘故,在遗迹中没有遇到黄秋白杨也明白,如今他可是陈王朝的定海神针之一,不能出丝毫差错,哪怕放弃玉玺碎片也不能犯险。

    毕竟陈王朝没有其他王朝的高手那么多,损失一个都会动摇国本。

    “少爷,对方如此急切的出现,而且一来就带着三张圣旨,都不给少爷准备的时间就要奔赴前线,恐怕没安什么好心”小猫恶意揣测道。

    事关自家少爷,她宁愿用最险恶的心态去看待任何人。

    “这就是现实,无论在什么地方,不被掌控的力量都会被视为不安定因素,陈王的做法我理解,将我拉拢进王朝中,却又让我远离权利中心,毕竟我的存在本身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威胁,是以干脆将我调到前线,远离权利中心的同时还能起到震慑敌国的作用,可谓一石二鸟,再加上前线是陈老哥在主持,有这层关系在我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对陈王朝不利的事情来,总的来说,每一个当权者都不是傻子,不会轻易甚至根本就不相信除却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这是每一个帝王的必备心性,不被掌握不能掌握的力量最好远离自己身边”白杨无所谓的说道。

    陈王对自己的态度估计每一个帝王都差不多,将强大的力量拉拢在身边却又不给实权,若是一个人掌握强大的力量同时还有极高的权利的话,那么离混乱也就不远了。

    叛军首领薛武峰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那么少爷,我们现在就要奔赴前线吗?”小猫问。

    “当然,军令如山,我既然接了军令若是不去的话,这就是违反军令了,一旦我违反军令,肯定是要承担军法的,这样的先例不能开,要不然队伍就不好带了,虽然我本身无惧所谓的军法,可这样一来就无法借助陈王朝的力量,甚至还会被陈王朝针对,这与我的计划不符,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第一时间前往中军大营述职”

    说话的同时,白杨带着小猫她们冲天而起,横渡虚空前往位于云州的中军大营。

    陈王朝云州曾经是腹地,可如今却成为了和苍狼王朝战争的最前线,与战线后方的歌舞升平不同,在这广阔的天地中,连空气都仿佛凝聚了浓得化不开的肃杀之气。

    战争可以说是一台恐怖的绞肉机,尤其是在这个世界,一个王朝的军队都以亿为单位的前提下,每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命葬身在这台绞肉机中。

    身处云州大地,处处可见巡逻的军队,战争机器运转,数以亿计的陈王朝军队分部在这条不知道横跨多少距离的战线上,很多地方都在进行小规模的交战,你来我往每时每刻都有战争发生。

    越是靠近云州中心,陈王朝的军队巡逻就越发密集,连绵成片的军营随处可见。

    在距离云州州府还有五千里的时候,一艘长达千米的浮空战船出现在了白杨前方,战船上阵法光芒闪烁严阵以待。

    战船前方出现了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人,他立于船头沉声道:“来着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白杨能横渡虚空而来,昭示着他至少有大宗师之境修为,这样的强者出现在战线上,若是不弄清楚将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

    “新任北征全军大总督白杨,前往中军大营述职,有陛下圣旨和令牌为证”白杨停下,拿出圣旨和令牌说道。

    既然自己如今在陈王朝军中任职,很多事情就需要按照规矩来了,尽管他可以无视拦下盘查的人直接闯过去,可这样必定会引起军心不稳,若是上行下效人人无视规矩的的话,这场仗就没必要打了,直接认输吧。

    “原来是总督大人,多有得罪还望见谅,职责所在,必要的检查必不可少,得罪了”

    对方大声道,伸手凌空一抓,圣旨和令牌飞了过去落入他手中,随即认真检查。

    当确认无误后,对方当即将圣旨和令牌送回,单膝跪在战船甲板上大声说:“参见大总督”

    参见大总督……!

    战船上上千军士全体单膝跪地大声道,声震四野。

    “起来吧,我可以过去了?”白杨收起圣旨和令牌说。

    “放行!”那要求盘查白杨的军士起身开口道,顿时,浮空战船启动让开。

    接着白杨带着小猫继续前往云州州府。

    接下来的数千里路程,白杨一共遇到了八次盘查,一次比一次严密,不过有圣旨和令牌为证,一路畅通无阻。

    军队之中,尤其是在战时,不管你是谁,一旦没有相应的凭证擅闯的话就会被群起而攻之,不管多么强大的人,一旦陷入无穷无尽的大军包围之中,你会知道什么叫残忍!

    越是靠近中军,随着军队数量的增加,肃杀之气冲天而起,凝聚成了浓得化不开的血气长虹。

    无边无际的血气长虹遮蔽了这片天宇,在这可怕的血气长虹中,恐怕一般神道真人境界的修士真灵出窍瞬间就会被这股血气绞杀得魂飞魄散!

    距离云州州府还有百里的时候白杨停了下来。

    大地之上,无穷无尽的军营连绵到天边,一面面大旗在寒风中咧咧作响,刀剑如林。

    铁血,肃杀,气氛凝重道极点!

    庞大的州府城池一眼看不到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兵城,城墙上无数大军严阵以待,一个个目露冰冷光芒。

    天穹上云雾皆无,却有肉眼可见的血杀之气凝聚,尤其是中心之处,浓郁的血杀之气甚至凝聚成了一条长达百里的血龙遥望北方!

    “血气,阳气,杀气,以亿为单位的军人汇聚,这些气息交织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座恐怖烘炉,在这股气息之中,哪怕神道真君法相出窍也活不过三秒!”

    目视前方天地白杨心头沉声自语,对于他这样的神道修士来说,对于各种气息最为敏感,前方天穹上无穷无尽的气息若是有人主导针对他的话,他自问是抵挡不住的!

    好在他有军职在身,而且是陈王亲封,气息和整个陈王朝相连,这些气息是不会针对他的,不但不会正对他,反而还是他的助力,若是得到主帅认可,他甚至可以调动这股可怕的气息!

    转身,白杨遥望北方,目光一凝。

    目光穿透虚空,他隐隐约约的看到在那个方向远处的天边,同样有一股恐怖滔天的血杀之气,如洪流当空,那恐怖的血气之中,一头可怕的庞大血狼盘踞与这边遥遥相对。

    苍狼王朝!

    心中冷哼,白杨飞向州府方向。

    身处这样的环境,白杨因为有官职在身的缘故还没有什么感觉,可跟在他身边的小猫等人却是噤若寒蝉,哪怕蓝欣也不例外,本能的感受到一种自己若是稍有异动就会被绞杀成碎片的感觉。

    这种情绪很正常,就如同常人去了军营亦或者国家部门,无形中就会被神圣庄严的气氛所感染。

    白杨的到来显然早就有人通过某种渠道将消息层层传递过来了,是以在他接近州府城池的时候,中心之处一道道长虹冲天而起,没几下就出现在了白杨前方。

    十多个强者,每一个的修为都不低于大宗师之境,尤其是为首一人,气息浩如烟海深不可测,乃人王境强者,他的一举一动甚至都牵动着这方天地。

    为首那人就是全军主帅陈永发!

    如今他已经不是一席白衣,而是穿上了一套威严的战甲,腰挂令牌手扶长剑一脸严肃。

    白杨和陈永发遥遥相对,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久违的笑容,然而严肃的气氛中却不允许他们叙旧。

    “北征全军大总督白杨前来述职,参见大帅!”白杨一手拿圣旨一手拿令牌长声道,声音响彻天宇传遍大军上空。

    “北征军恭迎大总督到来,就此归位!”陈永发长声道。

    轰!

    当陈永发话音落下,天地间仿佛响起了一声炸雷,充斥天地的无穷血杀之气再不排斥白杨丝毫。

    “恭迎大总督!”

    四方天地响起了无数军士的齐声呐喊,声震苍穹。

    白杨的名声已经传遍四方,独斗十大强者的战力谁不折服?如今这样的人成为了大总督,对于军士的鼓舞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可以说随着白杨的到来,军队有了底气,战力都至少增加了一成!

    军队的作战最讲究气势,很多时候一个强大的领导对于战争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士气的提升。

    在无数军士三呼恭迎大总督之后,陈永发大手一挥看着白杨说:“随我前往中军大帐!”

    说完,陈永发带头向着州府中心飞去。

    白杨对小猫点点头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