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杨一脸古怪的表情,黄秋笑了笑说:“白杨小友不必怀疑,圣旨千真万确,乃是王上言行之承载,蕴含国运,做不得假”

    我没有怀疑啊,那金灿灿的圣旨上都有金色龙形光影闪现,一般人做不出来的好吧?

    心中嘀咕,白杨眨了眨眼问:“给我的?”

    “不错”

    “那需要什么仪式吗?”白杨想了想问。

    没办法,白杨看电视的时候,别说普通人,就是一些大官都得下跪,这还不算,还要摆什么香案,总之搞得气氛特严肃。

    “……”一丝古怪在脸上闪过,黄秋摇摇头道:“倒是不用什么仪式,白杨小友直接拿去就是”

    不用下跪什么的???那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若是下跪的话白杨估计自己不会看的。

    如果他的想法被黄秋知道的话不知道作何感想。

    一般人见到陈王下跪或许没什么,毕竟尊卑摆在那里,若是陈王敢让一位天师强者给自己下跪,估计他这个大王当到头了,惹怒天师,生灵涂炭算谁的?

    “那我看看吧”听到不用什么特别的仪式后白杨说。

    他有点好奇这个世界的圣旨,除了外观之外内容和地球那边华夏历史上的圣旨有什么不同,尽管他没见过华夏历史上的圣旨。

    没见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听到白杨的回答,黄秋就那么挥手将圣旨送了过来,感觉特随便,一点都不严肃……

    拿到圣旨,白杨好奇的摆弄了一下,金光灿灿有点晃眼,甚至盘绕在其上的龙形虚影宛如活物,在他拿到是的时候甚至还看了他一眼。

    然后这圣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摸起来很柔软,但也很结实,修为低下的人恐怕想破坏都不行。

    大体上这圣旨和白杨印象中的圣旨没什么区别,观摩一番他才打开了这张圣旨。

    “本王听闻白公子踏足天师之境,有心亲自前去道贺,奈何国事缠身无法前往,深感愧疚还望白公子见谅,若有机会白公子请来王都一叙,本王必将扫榻相迎,不能当面道贺,本王心愧,听闻白公子定居德阳镇,特将德阳镇送与白公子聊表心意,一应交接不用白公子费心,家兄曾多次言及白公子,称你乃青年人杰,所言非虚,恨不能与你相见,本王很期待与白公子一叙”

    圣旨上就说了这么一番话,跟聊家常没什么区别,没有所谓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什么的,也没有之乎者也之类四六不通的话,要多简洁有多简洁,生怕别人读不懂似的。

    看完圣旨上的信息,白杨心情有些古怪,没想到陈王居然直接将德阳镇整个送给自己了,这算是拉拢交好?亦或者是将自己栓在了陈王朝的战车之上?

    虽说自己如今天师之境修为已经站在了这个国家最顶端了,但也别以为陈王送出一个镇的地盘给自己显得小气,毕竟自己不是陈王朝官员,也没有做出什么贡献,而且德阳镇真的不小了,因为地处这个国家的边缘,地域辽阔,光这个镇的面积就远远大于地球那边的一个市,硬要算上的话,迷河林那边都属于德阳镇范围,这就大得没边了!

    然后这么大的地方就属于自己了?

    白杨觉得很神奇,那么大的地方,若是加上迷河林的话,地球那边没有任何国家的地盘有自己的大,而现在是自己的了,在那片地方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白公子可否满意?也别怪陈王小气,毕竟白公子并未对王朝做出任何功绩,如若有与之匹配的功绩,陈王赐下一州之地作为白公子封地那也是轻的”黄秋看着白杨笑眯眯的说。

    这是话中有话啊,白杨收起圣旨道:“黄老有话不妨直说”

    “也好,白公子,我这里还有一些王上口谕没有写在圣旨上,就说与白公子听听吧”黄老点点头笑道,显然对于白杨的直言不讳没有感到意外。

    紧接着他说:“传陈王口谕‘白公子,如今陈国乃多事之秋,举国不安,内乱方才平息,但外敌虎视眈眈,奈何本王依仗者少,面对外敌力有不逮,特请白公子入朝为官以助本王定鼎乾坤,本王应当亲自前往相请,奈何强敌虎视眈眈,本王身系万民,多方劝阻不能以身犯险,实乃无奈之举,还望白公子见谅,本王诚心相求,希望白公子成全’”

    说完这番话,黄秋甚至向着白杨弯腰,这是在彻底的传达陈王的态度,可谓做到至诚了,随后一脸期待的等着白杨回答。

    “入朝为官?”听完陈王的那番话,白杨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只要开口,高官厚禄唾手可得。

    然后他才意识到,这个世界毕竟是实力为尊的世界,以自己的本事,不管在任何王朝,轻易就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没有任何掌权者会嫌弃自己这边的强者少的。

    至于忠诚之类的完全不用考虑,若是连收服人心的自信都没有的话,为帝王者未免也太没有气魄了,还谈什么气吞山河之志?

    “不错,陈王诚心邀请白公子入朝为官以助大业,不知白公子意下如何?”黄秋点头道。

    稍微一琢磨,白杨点头道:“好!”

    之所以答应得如此干脆,是因为白杨想借助陈王朝的力量对付苍狼王朝,而陈王朝也想借助白杨的力量稳定局势,双方可谓狼狈为奸……一拍即合,断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听到白杨的回答,黄秋貌似松了口气,翻手间又取出三件东西,两张圣旨和一枚储物戒指。

    拿出这些东西他看着白杨说:“陈王说过,一旦白公子答应入朝为官,对你的官职就立即能确认下来,这两张圣旨,其中一张是白公子的官职任命,一旦接下,白公子立即成为陈王朝一品官员,官职为一品护国大师,隶属于钦天监,职位乃副鉴正,另一张圣旨,则是对白公子的任命安排,一旦接下,白公子需立即奔赴前线,辅助武王殿下与苍狼王的战争事宜,职位为北征全军大总督,直接听命于武王殿下,白公子见谅,如今事态紧急,不得不让你第一时间前往前线,戒指中是白公子的一应身份文书令牌以及官服”

    听完白杨有些无语,合着陈王在这里等着呢,若是自己不答应他的口述的话,后面这些东西估计是不会拿出来的。

    这就是所谓的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一品官员,在一方王朝中可谓官拜极致,再上就是王侯,那不是一般人能获得的,实力再强都不行,必须要有功绩。

    至于护国大师,这个直白点说就只是一个虚职,估计没什么实质性的权利,毕竟白杨才刚刚加入陈王朝,不可能给他实权的,所谓的钦天监白杨倒是知道一点,是陈王朝除却禁武堂之外的又一个部门,估计里面全是神道修士,监正的话,不出意外就是眼前的黄秋了。

    最后的任务调动,这个所谓的北征全军大总督,听上去很牛逼了,其实说白了依旧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利,说好听是总督,说白了有点类似于军师一样的存在,可以建议参谋分析,具体发布命令还是省省吧。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相对的说法,毕竟官职和身份摆在那里,不是事关全局的大事他的话应该还是很管用的。

    心念闪烁,白杨点头道:“如此的话,我就却之不恭了!”

    黄秋一脸如释重负,挥手将两张圣旨和储物戒指送到了白杨这边。

    白杨再度接到圣旨,几乎是在他触碰圣旨的瞬间,只觉周围天地有了很神奇的变化,无形元气让他感觉亲切了很多。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果位加持了吧,并非上天承认降下的果位,而是一方王朝之主任命后加持的果位,提升修行速度,很是神奇。

    按照姜南的说法,此时白杨官拜王朝一品,修行速度提升了四点五成的样子,再上封王能达到五成!

    白杨不知道的是,当他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远方陈王朝国都上空,涌动的国运金光中出现了一尊他的身影,极其靠前,比其他身影更加凝实高大!

    事实是每一个王朝官员正式任命有品阶的官员都能在国运中凝聚一尊法相,与国运相连,天地之力加持,才能在修行速度上提升速度。

    白杨官拜一品,他的法相在国运中无数法相里算得上是最靠前的一批了,没见电视上上朝的时候官大的都站前面么……

    遗迹外,黄秋看到白杨接下圣旨,当即拱手道:“恭喜白公子,官拜一品,实在是可喜可贺,你我同朝为官,以后多多亲近才是”

    “黄老客气”白杨收起圣旨笑道,啧,自己这就是官了,一品那种!

    点点头,黄秋脸色一正说:“战时期间,我就称白公子为白总督了,如今战事紧急,还望你立即动身奔赴前线才是,王都需要我坐镇,不宜久留在外,来日待到白总督凯旋,王朝上下必定三千里迎接!”

    奔赴前线无可厚非,毕竟如今陈王朝局势摆在那里。

    然而到底是因为局势问题需要立即前往呢,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和官职必须要在做出一番功绩之前远离国都权利中心?

    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