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测算出钨棒爆发的能量和时间,要不然就乘着那些人自身危急时刻过来亲手弄死几个了,尤其是苍狼王!不过他应该不好过吧,重点照顾他,足足三根钨棒在他周围降落下来呢”

    心中嘀咕,白杨有点可惜,奈何钨棒的化学反应不是他能控制的,要不然收人头不要太爽。

    苍狼王是白杨重点照顾的对象,只是没有亲眼看到结果,白杨不知道具体苍狼王怎么样了,但肯定没死,若是那样的人物就这样死了白杨是不信的。

    也是白杨重点照顾苍狼王的原因才导致了他的凄惨下场,没见和他差不多的江浩然还能带着一个人离开也没他那么惨么。

    此地不宜久留,稍微瞄了一眼周围白杨就带着小猫他们离去,万一别人杀个回马枪,估计拼命也要弄死白杨才会罢手……

    三千里大坑,深不见底,地下水奔涌出来,不久后这个地方将会变成一片汪洋大泽,白杨对于钨棒的威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这还是在重力加速度并未将钨棒的能量释放到最大的原因。

    若是高度更高,重力阵法层次更多,加速度的作用下钨棒威力应该更大吧?搞不好真的能达到戳气球一样戳爆地球的地步!

    接下来白杨一边戒备着一边带着小猫他们在神武皇朝遗迹范围内转悠。

    一连这个世界的三天时间,他几乎逛遍了每一个角落,没有再遇到任何一块玉玺碎片,也没有寻找到所谓的传送阵遗迹。

    他并不知道玉玺碎片只有两块的事情,毕竟姜南说有十九块不是么……

    这片地方危险区域不少,白杨感受到的堪比人王气息的怪物就有十一个,他不知道这些怪物是活着的时候就是这个层次还是因为死后环境因素才变成这样的,两种可能性都很大。

    没有去惊动这些存在,毕竟白杨又不是专业的驱魔人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最终还是没能找到江一水,这让白杨有点不甘心,或许早跑了吧。

    这没办法,纵观江一水的一生堪称传奇,气运傍身,不是那么容易好杀的,这种事情就没法讲道理,老天爷干儿子一样的运气让人没脾气。

    三天时间,白杨吸干了玉玺碎片中神武皇朝遗留的国运龙气。

    这股龙气太过滂沱,让白杨的真龙法相有了长足的成长,不但庞大的身躯凝实到了极致,第五根指头都彻底生长了出来,这就是妥妥的五爪金龙了,尤其是脑袋上分叉的龙角,宛如指天长枪,无比威严霸道。

    五是一个很奇妙的数字,在个位数中恰好处于中间位置,九五至尊形容帝王,就仿佛立于天地之间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一样。

    “是时候离开了,江一水,我们会再次见面的,下一次你别想再从我眼前逃走!”看了一眼这个阴沉的天地白杨心中自语,老实说,他还是有点不甘心的,让一个敌人活着,心中总有一根刺卡着一样。

    不过白杨相信对方恐怕短时间内不敢主动来找自己麻烦了,经历了三天前发生的事情,周围几个王朝恐怕没有人敢小看自己。

    想想都觉得蛋疼,要对付白杨,不说他那神奇消失的本事,你得小心头上啊,十个和白杨同境界的强者都差点栽了,单个的人面对白杨估计有点牙酸。

    事实是经过几天时间发酵,白杨独斗十大强者的消息已经哄传天下,各方反应不一,有人信有人不信,不管信不信,总之白杨算是在这个世界出名了,仅限于周边几个王朝……

    “少爷,我们接下来去哪儿?直接回山谷吗?”在前往遗迹外围的途中小猫问。

    想了想白杨说:“原本想要找到传送阵看看能不能走捷径去大光皇朝的,现在看来这条路行不通,横渡天地过去的话花费时间太长,纵然去了天音宗也不一定能借到天音铃,即使借到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对蓝欣有用,这段时间还会凭添很多变故,所以我的想法是先对付苍狼王朝再说!”

    “少爷的意思是?”小猫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杀机问,大概知道了白杨的意思,但不敢确定。

    看着远方天地,白杨眯眼说:“已经和苍狼王结仇了,这种人一天不解决就会让人一天不安,反正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和苍狼王朝干上了!”

    彻底明白了白杨的意思,小猫想了想说:“可是少爷,要杀苍狼王很不容易,不说他自身实力问题,单单是他坐拥一个国家的资源就不是那么轻易被人杀死的,无数的军队,还有他麾下的强者也不得不提防”

    “凭我们自己的力量去对付苍狼王当然是不够的,但别忘了,现在苍狼王朝和陈王朝正在开战,若是这个时候我站在陈王朝一边呢?一来可以借助陈王朝的力量对付苍狼王朝,二来陈王朝也乐得我帮忙不是吗,双方各取所需罢了”白杨笑道。

    目光闪烁,小猫深以为然道:“的确是这样,有了少爷的加入,陈王朝一定会好过很多的,压力也就不会那么大了,只是两个国家的博弈,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少爷想要对付苍狼王恐怕得耗费很长时间了……”

    还有一句话小猫没说,毕竟是两个国家的战争,并非以前那种找谁干一架弄死完事儿,个人的力量并不能左右大局。

    “消灭苍狼王朝,时间应该不会太久,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世界的战争不过只是轮着刀子对砍的野蛮方式而已,他们哪儿知道战争的艺术?猫儿你拭目以待吧,看少爷我如何玩死苍狼王朝,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白杨笑道。

    和苍狼王怼上他就不打算善了,这个威胁太大,白杨不得不丢开其他事情全心全意的对付这个国家。

    “我相信少爷你一定能做到的”小猫点头道,虽然有点盲目,但她相信白杨想办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

    进入神武皇朝国都遗迹耗费了一些时间,途中还?;刂?,但那时白杨才真君境界,如今嘛,只要不去主动招惹一些强大的怪物,离开还是很轻松的。

    途中看到了很多前来碰运气寻宝的人,有人死在了怪物手中,有人死在了同伴的黑刀子之下,同样也有人得到了不错的宝物,众生百态,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命运努力着。

    当白杨的身影出现在遗迹外围,顿时就有无数关于他出现的信息通过各种渠道传递到了远方很多大人物手中……

    如今的白杨,可以说一举一动都能改变很多东西,没人敢忽视。

    这个世界的冬天格外漫长,遗迹外面依旧冰天雪地,不过总算是不用再面对那阴沉沉的环境了,苍茫大地让人心头为之一畅。

    立于遗迹外围天穹之上,白杨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看向前方苍茫天地。

    不一会儿时间,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人凌空一步一步走来出现在了白杨前方。

    这个老人一头白发,岁月的痕迹在脸上展露无遗,但他那双眼睛格外深邃,深邃得宛如星空。

    并且这个老人仿佛和天地融为了一体,他就仿佛天上的白云,地上的花草,很容易让人忽视。

    这几乎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了。

    无遗,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前面可是白杨小友?”那人立于白杨前方百米外微笑道,表情很和善,看不出悲喜。

    点点头,白杨拱手道:“正是我,不知尊下何人?”

    “同为天师之境,不必拘礼,你叫我黄秋即可,得陈王抬爱,封我为陈国国师,我不在民间走动,一直庇护国都,白杨小友不曾见过我也正?!蹦抢先丝谛Φ?。

    陈王朝的国主,也就是陈永发的弟弟并非人王之境,又经历了兵马大元帅薛武峰的叛变,陈王朝依旧能和苍狼王朝僵持不下,加之明面上陈王朝如今除了陈永发之外并无其他强者坐镇,若是白杨这还猜不到陈王朝有一尊天师强者坐镇那他就太笨了。

    唯有天师强者才能在陈王朝如今这种情况下依旧让陈王朝屹立不倒!

    前提是敌方并无天师强者才行。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点,但白杨却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这么快见面。

    “原来是国师当面,失礼之处还望见谅”白杨拱手道。

    对方笑了笑,看着白杨若有所指道:“不知白杨小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显然这个黄秋也是个直来直往的人,这就开始说正事了。

    白杨和苍狼王干上的事情如今天下皆知,加上又和近十个强者硬钢了一回,要说白杨依旧会去过得过且过的日子没有人会相信。

    “打算是有一些的,不过不知黄老何以教我?”白杨点头笑道。

    对方很直接,翻手间手中出现了一个金灿灿的卷轴,肉眼可见,那卷轴上金光升腾,甚至还有金色龙影盘绕其上,神异非凡。

    拿着那金色卷轴,黄秋看着白杨开口道:“白杨小友,这里有陈王圣旨一张,我等在这里是专门为了寻你,你要看看吗?”

    “圣旨?”白杨一愣。

    老实说,地球那边古装剧白杨看了无数,圣旨这东西当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有亲自接到圣旨的时候。

    话说需要什么流程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