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安静无比,大地之上一个深不见底又广阔无边的大坑横陈,虚空中狂暴的能量波动依旧在肆虐。

    远方翻滚的乌云中一只展翅三百米的骨鸟出现,从大坑边缘飞过,身躯刹那定格,莫名粉碎成粉末消散在天地间。

    钨棒所展现出来的纯粹能量余波无声无息,毁灭性的力量可怕到极点,堪称泯灭一切!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爆发十分钟之后天地慢慢平静下来,巨大无比的深坑中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大地深处的水流涌出,一点点从坑底开始上升水位,或许不久之后这里将变成一座巨大的湖泊,不,称为海洋也不为过!

    远方,动荡不休的虚空中一个人凌空半跪。

    此人无比凄惨,身上依稀挂着的残破金属片昭示着他不久前应该穿着一套华丽的战甲,然而此时原本华丽的战甲连废铁都不如。

    他是苍狼王,这会儿再没有了之前的霸气,头发没了,体表血肉模糊,很多地方依稀能看到森森白骨,不止如此,他那柄真龙战刀都变得有些暗淡,没有了之前看上去神圣霸道。

    咳咳咳……

    苍狼王咳嗽,每咳嗽一声都会从口中吐出一些乌黑血块。

    他的身躯有金霞流淌,残破的血肉在蠕动生长,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凌空拄着战刀站起来,他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愤恨和忌惮,看了看被毁灭得不成样子的天地,咬牙说了白杨两个字,身影一闪彻底消失在了天边。

    他受伤了,很严重的伤,具体到什么地步没有人知道,但从他直接离开这片区域回国就可以看出他受到的伤一定让他刻骨铭心!

    这还当真应验了白杨那句话,让苍狼王不死也脱成皮!

    钨棒爆发的能量是可怕的,人王境强者倾尽全力也承受不了,在那股狂暴的能量中,各个强者想要尽量远离中心,从而被狂暴的余波吹散在各方。

    当苍狼王走后,另一个方向,被抹平的大地上,一具骸骨横陈,骸骨上没有丝毫血肉,晶莹剔透的骸骨布满了裂纹。

    在这具骸骨的边上,一把古朴长剑斜插在地上,剑身布满裂纹。

    翁……

    古朴长剑一颤,摇摇晃晃飞起,嗡鸣不止,仿佛在为主人的死去而悲鸣。

    长剑绕着骸骨飞了几圈,丝丝能量溢出包裹下方的骸骨,可能量触碰骸骨就让其化作粉尘消散了。

    那柄古朴长剑一震,上面又添了一道裂纹,悲鸣般嗡鸣,冲天而起消失在天边。

    一处隐蔽的山坳中,一群白衣??徒辜钡牡却?,天边嗡鸣声传来惊动了他们,抬眼看去莫不浑身一颤难以置信。

    “那是师傅的佩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岂不是说师傅已经……”这群白衣??椭?,四方剑宗最杰出的大弟子北月长风颤抖自语。

    布满裂纹的古朴长剑来到他身边,围着他飞了一圈,然后北月长风自己的佩剑自动出窍崩碎,古朴长剑飞进了他的剑鞘中。

    “大师兄怎么了?”有人不明所以的问。

    北月长风眼中闪过一丝悲哀,旋即咬牙道:“什么都别问,我们走,离开这里,回宗门再说!”

    “不等师傅了吗?”有人问。

    “跟我走!”北月长风冷声道,冲天而起带头离去,一刻都不想留了。

    四方剑宗宗主王盘山死了,死在了钨棒爆发的恐怖能量中,一位人王就此陨落,四方剑宗失去了王盘山坐镇,可想而知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局面,曾经王盘山在的时候四方剑宗威压四方,而如今……

    依旧是钨棒爆发的巨坑边缘,被抹平的大地上,一点金光飞出,那是一个拳头大的金色圆球,圆球透明,内中有一个小人虚影,小人虚影表情极度惊恐。

    嗖……

    金球横空远去刹那消失在天边。

    一个小胖子一脸惊恐的看着远处,被不久前那股震撼天地的力量给吓傻了,他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中,一个金球横空而来。

    “徒儿快走,带我走,再不走我真的就要死了”金球中传来多宝王的声音催促道。

    小胖子一愣,看着金球瞪眼说:“妈呀,师傅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别废话,快带我走,这个金球只能保存我的神魂一天时间,我得想办法重塑身躯,以后老子得从头来过开始修炼,没有我护着你你最好老实一点”多宝王语气凄惨道。

    “话说师傅你到底经历了什么?肉身都被毁了也没死?”不靠谱的小胖子不疾不徐问。

    “别哔哔,快带我去见你老爹,国库中应该有能帮我重塑肉身的东西”多宝王咆哮道,这个时候若不是因为自己肉身被毁只剩一点神魂他恨不得掐死自家徒弟。

    “催毛线,反正你又死不了”小胖子挠头,抓着金球飞速远去。

    不止苍狼王多宝王以及王盘山遭到大劫,白杨太狠了,钨棒降临,坑了一群人,其他人也不好过,但总比多宝王和王盘山好一些。

    大月王朝项鸣,坐下堪比人王之境的坐骑宝马死了,他身上的战甲变成了碎片,长枪折断,身躯残破几乎只剩骨架,内脏还在,他还没死。

    身上肉芽缓慢生长,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仅剩的一只眼球中闪烁恐惧神色,然后转身飞走。

    这种层次,只要没有彻底一下子死亡,总有办法活下去的。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恐怕一般地皇境强者一击都有所不如吧?为了保命,我努力了近八百元获得的信仰之力消耗一空,此生再无希望获得天师果位,何苦来哉?”

    虚空扭曲,王如花的身影出现,苍老的面孔一脸茫然。

    她还算好的,并未受伤,但付出的代价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忌惮的看了巨坑一眼,她走了,背影无比萧瑟,多年努力化作流水,皆因内心一时的贪婪!

    “白杨,我记住你了,我们会见面的!”

    一个邪魅的声音若有似无的回荡在天地,旋即一抹血色长虹消失在天边不见。

    妖月也走了,她没死,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才在那恐怖的一幕中活了下来。

    一个白衣身影出现,长空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眉心一道深深的裂痕触目惊心,他看了一眼妖月离去的方向,深吸口气,自语说‘自己的?;共还焕?,然后远去……

    “多谢陛下”沧海王胆战心惊的对江浩然说,双目中依旧惊魂未定。

    不久之前,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最终江浩然带着她逃了出来。

    江浩然眼中闪过一丝肉疼,很快恢复平静道:“不必如此,我们去找琳儿,然后回国!”

    “陛下,这就回去了?不找其他碎片了吗?”沧海王惊魂未定道。

    摇摇头,江浩然腾身而起说:“不必了,实际上,神武皇朝遗迹中的玉玺碎片只有两片,其中一片不久前被一个小家伙得到,早就跑了,另一块落入了白杨手中,我们再留下来也没用”

    “只有两块?”沧海王愕然。

    “那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江王朝,还有就近的陈王朝苍狼王朝和大月王朝是怎么来的?昔年神武皇朝崩塌,玉玺碎片散落四方,被一个个大气运者得到,从而开创了一段征战不休的混乱岁月,最终四国定鼎天下才算是平静了下来,当时谁都以为玉玺碎片已经没有了,谁能想到不久前莫名出现了玉玺碎片的气息,从而汇聚而来这么多强者”江浩然淡然道。

    对于这段尘封的历史沧海王是不知道的,听到江浩然这么说她也就不问什么了,与江浩然一起回国。

    神武皇朝太孙姜南曾告诉过白杨,当初神武皇朝完整的玉玺碎片破碎成了十九片散落四方,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实这些碎片在历史中陆陆续续被人得到,如今只剩下两片了而已。

    他沉睡三千元,来这里因为天心公主的原因来不及仔细查看就离去,是以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要不然他就不会让白杨来碰机缘寻找玉玺碎片了。

    “太可怕了,以后最好不要再招惹那个家伙,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离得远远的”

    远方整个人笼罩在黑衣中的隐杀惊惧道,飞速离去。

    那么多强者围困白杨,可以说只有他屁事没有,干刺客这一行的,当然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

    白杨来了一次狠的,让一帮强者无不付出了惨痛代价,此时白杨消失无踪寻找不到,各个付出惨痛代价的强者只能相继离去。

    很快这个地方平静了下来,大地之上只剩下一个恐怖的大坑。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概十个小时后,大坑中心上方虚空一个人影一闪而逝,然后再闪,如此反复几次后,不但这个人彻底出现,还有其他人也一同出现了。

    这个人是白杨,再三确定这里没人后才放心的重新带小猫他们过来。

    看了看下方恐怖的大坑,虽然他知道这都是自己弄的,但依旧被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样了,不知道死了几个”白杨嘴里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