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露气息会暴露自己位置,是以白杨立即着手布置,布置的时间不长,闻讯而来的人也快。

    最先到来的是一个魁梧中年男子,白杨没有没见过。

    此人眼神冰冷,双目中好似有尸山血海在翻腾,一看就是个狠角色,不知道手上沾满了多少人的血腥。

    他身穿漆黑战甲,战甲样式格外狰狞,各个关节有锋锐冰冷的尖刺,那战甲表面乌光闪烁,无论谁看到都会称赞一声宝甲。

    同时他手握丈长漆黑长枪,枪尖赤红仿佛被鲜血侵染而来,他并非独生一人前来,坐下还骑着一匹三米高的骏马,骏马身上长满了漆黑鳞片,头上还有一支尺长度角,这匹特别的马凌空而立,气息极其骇人,不比人王境武道修士差。

    战甲,长枪,宝马,除了样子奇特之外看上去都很普通,但却无形中给人巨大的压力。

    事实是越强大的东西平时看上去就越普通,一旦绽放锋芒必是惊天动地的画面!

    从这个人的穿着打扮来看,他应该是一位军人无疑,或许某个领域他很出名,但白杨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听都没听过。

    此人距离白杨还有百里距离就停了下来,目光穿透虚空看向白杨,面色一沉开口道:“住手!”

    白杨并未停下吸收玉玺碎片中龙气的动作,目视对方问:“敢问尊下如何称呼?”

    “项鸣,大月王朝兵马统帅,我让你住手!”对方先是介绍自己,旋即声音再冷沉声道。

    兵马统帅,白杨猜测估计和地球那边一个国家的‘君伪主习’是一个意思,可谓站在一个国家最顶尖的一小撮人之一。

    点点头,白杨心念一动,边上粉尘升腾,将之前跑掉的那个黑衣人身影大致显化出来问:“请问你可知道此人?”

    项鸣见白杨滚刀子一样,不再纠结白杨吸收玉玺碎片龙气的事情,反正短时间白杨也吸收不完,看了看白杨凝聚出来的那个人,目光一闪说:“你所说的这个人应该是隐杀,这不是他的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此人极其神秘,来自一个叫刹那的组织”

    “隐杀?刹那?”白杨眉毛一挑。

    “刹那,是一个极其神秘的杀手组织,没有人知道在哪儿,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只要出得起价钱,就是一国之主他们都敢动手去刺杀”项鸣回答道。

    白杨点头,不必再问了,问了也不会有太多的信息,只要知道那个人是谁,来自什么地方,以后总有时间将其找出来的。

    举起手中不断涌出龙气进入口鼻的玉玺碎片,白杨开口道:“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不过是想夺取这块碎片而已,不过不急,很快其他人就来了,哦,已经来了”

    几句话的时间,周围很快又来了三个,两个白杨见过,多宝王和吕阳,另一个白杨没有见过,但气息白杨却很熟悉,是之前隐藏在玉玺还未被自己收取之所周围的人之一。

    这个人是一个女子,看不出长相,很妖异,血色长裙,嘴唇血红,眼影也是血红的,指甲也是血红的,眉心一道血色竖痕,整个人显得妖异无比。

    他们三人来到周围,没有接近白杨,分属一方不语。

    每个人都想得到白杨手中的玉玺碎片,但都知道不是那么好拿的,还得忌惮其他人,白杨在那里,玉玺碎片也在那里,跑不了,静观其变就是。

    “白杨,抱歉”众人沉默中,吕阳看向白杨开口道,随即转身就走,迅速消失在天边。

    他已经确定了玉玺碎片在白杨手中,不想对白杨动手,但也不可能为白杨两肋插刀对付其他人,是以选择离去。

    至少没有对白杨动手,这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了,毕竟双方非亲非故,不捅刀就算好,白杨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对付更多。

    多宝王显然不想放弃,看着白杨手中的玉玺碎片眼睛亮闪闪就差流口水。

    这三个人出现后,顷刻间又有人来了,人数不少。

    其中有白杨‘熟悉’的沧海王,四方剑宗的王盘山,以及苍狼王和江浩然这两个一国之主。

    除了他们之外,白杨还看到了两个人,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男子,抱剑而立,如谪仙临尘。

    最后一个是一位老人,一个苍老的女人,头发雪白梳得一丝不苟,一身麻衣,面容慈祥立于一边,但白杨观察,周围的人隐隐约约都有些忌惮她。

    目视周围这些一个个莫不是镇压一方的强者,白杨笑道:“都来得差不多了,其中有一些生面孔,不介绍一下?”

    “白杨小兄弟好胆气,不如由我来抛砖引玉介绍一番如何?”江浩然笑道。

    那边抱剑而立的白衣青年开口道:“不必劳烦江王”说着,他看向白杨一脸平静道:“望月山庄长空傲,见过白兄”

    这是不买江浩然面子了,对此江浩然也没说什么。

    望月山庄是什么样的势力白杨完全不知道,也没有听说过,不过此人能和周围那些人站在一起侃侃而谈,那么来头必定不小。

    这没办法,白杨晋升这个层次时间太短,同境界的存在一个接着一个出现,连给他适应的时间都没有。

    冲着长空傲点点头,白杨看向那个各方都有些忌惮一头白发的慈祥老妇人。

    那老妇人冲着白杨微笑道:“白公子不认识老妇人很正常,我久居深山,世人知道我的很少,白公子直呼我名讳即可,老婆子叫王如花,不怕白公子笑话,老婆子年轻时也是貌美如花”

    白杨心道看得出来,虽然没有问出她的来历,但白杨却对这个白发老妇人忌惮了几分,无他,这个老妇人是一个神道修士,并且身上有信仰之力的气息存在。

    如此一来白杨就理解为何周围其他人都有些忌惮她了,若是她拥有天师果位的话,那直接就是一个敢和一个国家对着干的猛人!

    最后,白杨将目光看向了那个妖异红衣女子。

    “白公子叫我妖月即可”那红衣女子冲着白杨笑道,这一笑,邪魅妖异到极点,险些让人忘乎所以。

    这个女人有毒!

    白杨心中下达定义。

    老实说,白杨很惆怅,一块玉玺碎片,一个个妖孽般的牛鬼蛇神都引出来了,若在平时,这样的人物很多常人一辈子都看不到一个。

    站在不同高度看不同风景,白杨如今的修为,所遇到所面对的人自然也就不同了。

    到了这个时候,苍狼王开口了,目视白杨淡淡道:“闲话说完了?白杨,你想怎么死?”

    他依旧蔑视白杨,作为一位帝王,看不起某个人就是看不起,不需要理由,不会因为其他情况而改变自己内心的初衷。

    看向苍狼王,白杨笑道:“不急,苍狼王你想杀我,我人就在这里又不会跑了,你不用急着出手,不可能连留下我的自信都没有吧?”

    说道这里,白杨不去看苍狼王的脸色,而是晃了晃手中的玉玺碎片,看着各方说:“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无外乎是想要这块碎片而已,可是,碎片只有一块,我该给谁呢?”

    这自然是鬼话了,如此珍贵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白杨不会交出去,别人也不觉得白杨会轻易交出去。

    然而大家都预料到的事情白杨依旧这样说了,自然是想挑起事端而已。

    显然白杨没有达到目的。

    “白兄不必如此,我等前来所谓的就是那块碎片,最终碎片会落入谁的手中亦或者是你依旧保留,不过还是要看各自的本事”那边长空傲抱剑而立淡淡道。

    “是这个道理,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根本没有意义,你们不会放弃这块碎片,而我又不想被人夺去,老实说,真心让人为难”白杨摇头无奈道。

    “听你的口气,你好像是想和我们所有人为敌了?”苍狼王有些愕然问出这番话,他实在是想不通白杨哪儿来的自信,就凭周围那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被自己破过一次的阵法?

    “和在场诸位为敌谈不上,你们想要这块碎片,或者想要我身上更多的东西,如此一来难免有冲突,只是冲突的话还不到敌人的地步”白杨耸耸肩说。

    说道这里,白杨再度晃了晃手中的碎片说:“说到底,你们谁做那第一个出头之人?”

    众人沉默,各自目光闪烁,玉玺碎片就在白杨手中,可谁都不想做那第一个出头鸟,一旦第一个动手抢夺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不但要面对白杨,还得警惕其他人。

    “快点做决定哦,我在不停吸收碎片中的龙气,再这样僵持下去的话,时间久了你们拿到的也不过只是一块没用的石头”白杨再度说道。

    这等于是主动将自己送到火上烤了,实在是让人有些费解。

    其实白杨的目的很简单,主动挑起事端,乘乱他才能给这些虎视眈眈的人一个深刻的教训,搞不好会死几个!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真当我手中的东西是那么好觊觎的么?

    人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与之匹配的力量就不配拥有一些东西,当拥有的东西自身实力无法?;さ氖焙蚰蔷褪且恢肿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