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各方强者隐隐约约的包围之中,苍狼王收起龙形战刀负手而立,淡淡吐出两个字说道:“走开!”

    为帝王者,当目空一切,纵然苍狼王知道这是白杨甩锅给他的缘故,但那又如何?解释?笑话,作为镇压一国的无上存在,什么时候需要给人解释了?

    “鲁普兄,这样不好吧?”江浩然目光一闪看着他说。

    神物皇朝的玉玺碎片,对于江浩然卢普蒙这种一国之主来说太过珍贵,那可是能增强国运的东西,遇到了无论如何也要尽力去争取一下。

    各方只是隐隐约约将苍狼王围住,乐得江浩然出头,若是他们能打起来最好,每一个都不妨了打落水狗。

    “江兄,你要拦我?”根本不曾在意其他人,苍狼王看向江浩然冷声道。

    在场之人,也唯有江浩然拥有和他平等对话的资格,和其他人说话对苍狼王来说无异于自降身份。

    江浩然微笑道:“鲁普兄误会,神武皇朝玉玺碎片神异非凡,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而已,既然被你得到,何不拿出来让我开开眼?”

    “看来江兄是直意要拦我了”苍狼王冷笑道,龙形战刀再度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意思不言而喻,若是江浩然不让开,那么就唯有一战了!

    其他人心头一沉,这两个都是获得人王果位的一国之主,一旦开战,饶是他们境界相同也不得不小心应对,稍不注意就会被波及生死道消。

    看了杀气腾腾的苍狼王一眼,江浩然笑道:“真龙战刀,传闻是苍狼王朝上任国主之物,乃是在一片遗迹中得到一具真龙遗骸炼制而成,我早有耳闻,说不得今天要见识一番了”

    说话的时候,江浩然手中出现了一支笔,一支米许长的笔,笔杆漆黑散发金属光泽,不知何物所铸,笔尖也不是毛发,而是某种金属材质打造,锋锐无匹。

    常言道天下最锋利的不是刀剑而是笔锋,江浩然既然用一支笔作为兵器,无法现象这支笔在他手中将发挥出什么样的威能来。

    “生死笔,一笔判生死,七品神兵的极致,再进一步就是春秋笔了,一笔划春秋,一笔断枯荣,看来江兄还未到那个地步,你确定要拦我吗?”苍狼王斜提真龙战刀眯眼道。

    “鲁普兄好眼力,就让我用这支笔会一会真龙战刀如何?我们点到即止”江浩然轻轻转动手中的巨笔笑道。

    这个时候他们谁都没提玉玺碎片的事情,仿佛被遗忘了一般。

    所谓王不见王,一旦见面总要比个高下,虽不至于生死相向,但些许试探也是在所难免的,一旦试出对方深浅,那么接下来两个国家的部署就得调整了。

    依旧是那句话,为帝王者,一言一行都关乎国运,一举一动都有自己的深意在其中,所谓简在帝心,常人永远都不要妄图去揣测帝王的想法。

    冷冷一笑,苍狼王点头道:“也好,注意了!”

    没有偷袭,提醒江浩然一句,苍狼王正大光明的一刀向着他凌空斩下。

    嗡……!

    虚空几欲崩塌,方圆数百里天地都在扭曲,苍狼王龙形战刀斩下,金色长虹冲天而起,恐怖刀芒化作一条百里金色神龙游走虚空,霸绝一切的向着江浩然扑杀过去。

    依旧是一刀,但这一刀却比对白杨动手的时候何止可怕了十倍?

    面对江浩然,苍狼王不得不认真以待,若是再戏耍蝼蚁一样心态恐怕要吃大亏。

    “来得好!”江浩然眼睛一眯沉声道。

    手中巨笔一转凌空一划,黑色锋芒冲天而起,宛如狼烟滚滚,又如墨汁晕染,虚空勾勒,一个遮蔽苍穹的杀字出现,那个杀字,一笔一划都是一道举世无匹的锋芒。

    杀字遮天,镇压下来,与龙形刀气在虚空相遇。

    时间仿佛定格一瞬,紧接着虚空无声无息扭曲,恐怖波纹横扫四方足足席卷数百里,余波所过,山川大地坍塌粉碎宛如灭世!

    两个身具人王果位的无上强者交手,太可怕了,周围那些同境界的人惊骇,瞬息远去,每个人心头莫不胆寒,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若是自己的话,倾尽全力都接不住他们的这一击,即使接下自己也要付出巨大代价。

    这就是人王,真正的人王,而不只是一个修为境界的称号。

    扭曲的天地之中,苍狼王和江浩然凌空而立,恐怖余波未曾对他们带去丝毫伤害。

    “真龙战刀,果然名不虚传”江浩然笑道。

    苍狼王淡淡点头说:“江兄的生死笔也没有让我失望,你还要拦我?”

    收起生死笔,江浩然伸手一引说:“鲁普兄请便”

    点点头,苍狼王冷冷的扫了周围一眼身影一闪远去。

    沧海王带着江琳来到江浩然身后,微微蹲身行礼,收起不靠谱的姿态正色问:“陛下,就这样让苍狼王走了?”

    “玉玺碎片不在他身上”江浩然轻笑道。

    “不在他身上?那为何白杨离去之前……我明白了,那狡猾的家伙让苍狼王帮他拖住我们众人”沧海王很快反应过来无语道。

    笑了笑,江浩然看着江琳说:“琳儿,白杨的人情还了”

    目光一闪,江琳明白了,说:“多谢父王”

    江浩然一早就知道玉玺碎片不在苍狼王身上,站出来不过只是找一个借口而已,他知道苍狼王不会解释什么,依旧找这个借口只是想拖住苍狼王片刻给白杨离开争取时间,如此一来,白杨帮沧海王的人情就还完了。

    “人情归人情,玉玺碎片珍贵,我也不会放弃的,就看他能不能保住了,这片遗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遇到他我不会放任碎片从我眼前溜走,走吧,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江浩然淡淡道,转而带着沧海王她们离去。

    拦住苍狼王是为了还白杨的人情,但这却不表示江浩然不从白杨手中夺取玉玺碎片,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

    江浩然能想到玉玺碎片不在苍狼王身上,而玉玺碎片已经不见,在谁身上不言而喻,其他人也不是傻子,想明白了,也不可能找苍狼王麻烦,悄无声息离去寻找白杨下落……

    很多人暗恨,居然被白杨摆了一道。

    离开交战之所,苍狼王来到一片山巅之上,目视四方,再没有了丝毫白杨的踪迹,江浩然拖了他片刻,白杨已经跑没影了。

    “我要杀的人,没有人能活着,也没有人能从我眼皮子地下拿走我志在必得的东西!”

    苍狼王沉声自语道,随即拍了拍手。

    下一刻,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单膝跪地一言不发。

    “血狼卫封锁这片遗迹,给我盯死每一个角落,发现白杨第一时间发信号提醒我,若是让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血狼卫也没必要存在了”苍狼王目视身前之人冷声道。

    “遵命”黑袍人低头道,旋即身影瞬间消失。

    对此苍狼王没有任何表示,巡视一眼周围,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虽然暂时失去了白杨的踪影,但苍狼王丝毫不担心他能逃走,作为一国之主,能调动的资源超乎常人想象,白杨想带着玉玺碎片无声无息的离去无异于痴心妄想!

    离开得到玉玺碎片的地方近万里,白杨找了个隐蔽山洞停了下来,苍狼王没有追来,看来自己离开之时说的那句话起作用了。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想要安然带着玉玺碎片离开白杨自己都觉得不切实际,若是自己能安然离去的话苍狼王恐怕会不顾一切的追来。

    “少爷,那苍狼王该死”安顿下来后,小猫杀气腾腾道。

    有些无奈,白杨摇摇头说:“他当然该死,可是就目前而言,少爷我还奈何不了他”

    “嗯,少爷安全为重”小猫有些愤恨道。

    “猫儿别生气了,虽然暂时奈何不了苍狼王,但谁能笑道最后谁知道呢,仓促遇到他这是我没有预料的的,若是提前知道,断然不会让他好过”白杨安慰道。

    若是早知道会遇到苍狼王的话,白杨就会针对性的进行布置,那时谁戏耍谁还不知道呢,一切都太突然了,尤其是在白杨不知道苍狼王底细的情况下。

    和苍狼王短暂交手,白杨已经大概摸清了他的一些情况,若是下次再见面,情况就不一样了!

    “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那苍狼王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小猫开口问。

    稍微琢么,白杨想了想说:“接下来的话,三个目的,第一,依旧寻找江一水的下落,第二,试着找找看能不能找到神武皇朝遗留的传送阵遗迹,第三,想办法坑苍狼王一把,再次遇到他,我要让他不死也脱层皮,他最好期待不要再次遇到我,不过这需要布置,慢慢来吧”

    和苍狼王结下梁子,这事儿没完,但暂时还不是和对方正面冲突的时候,有所准备了就不一样了。

    话说到这里,白杨目光一闪沉声道:“谁?滚出来!”

    说话的同时,白杨带着小猫他们离开了隐藏地点出现在了地面。

    “小家伙很有意思,居然能从苍狼王手中逃脱,甚至还带走了玉玺碎片,不过你的好运到头了,将玉玺碎片以及那个莲台交给我!”一个声音回荡在周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