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箭穿透苍狼王的肩膀,这在白杨的预料之外,他一开始其实并未抱太大希望,只是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可也仅限于此,苍狼王太强大了,原本骨箭出其不意足以灭杀一尊普通人王强者,但对于苍狼王来说,被骨箭穿透的伤势根本就算不上伤,如同普通人被针扎一下而已。

    眼中一股怒火一闪即使,苍狼王抓着肩膀上的骨箭直接拔了出来,鲜血不曾流淌,伤口飞速愈合。

    一把将手中骨箭捏成粉末,苍狼王寒声道:“很好,你很不错,成功激怒我了!”

    作为镇压一个国家的雄主,苍狼王居然被自己眼中蝼蚁一样的白杨伤到了,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帝王威严不容侵犯,必须要白杨的死才能洗刷心中怒火!

    昂!

    苍狼王手中龙形战刀高举,一刀斩下,刀身之中一道道恐怖的龙形刀气横扫四方,剑阵中无尽剑芒粉碎,甚至整个阵法都在颤抖几欲崩塌。

    龙形刀气,虽是能量所化,却包含着苍狼王无尽威严和意志,犹如活生生的神龙游走,每到一个地方剑阵中的剑芒就泯灭一片。

    这是开大了的节奏!

    身影在剑阵中游走,白杨深深的看了苍狼王一眼迅速转身。

    事不可为,虽然自己和苍狼王都没有真正拼命,但白杨知道再这样纠缠下去最终吃亏的是自己,目前而言,自己还杀不了苍狼王!

    放‘孙子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之类的嘴炮根本没有意义,心中知道就好了,只要双方都还活着,梁子结下就不算完。

    “阵法在苍狼王堪称神话级别人形推土机面前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乘着其他人没反应过来,我必须要快了……”

    心中自语,白杨没有去和苍狼王刚正面,也没有离开剑阵选择跑路,而是直接冲着神武皇朝的玉玺碎片飞驰而去。

    此番这方天地被阵法笼罩,外面的人看不清内部,只会觉得自己在和苍狼王干架,压根不会想到自己会这个?;笨潭プ挪岳峭醯难沽θツ糜耒羲槠?。

    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白杨必须要在苍狼王毁掉阵法之前拿到玉玺碎片离开,毕竟一旦拿到玉玺碎片,到时候面对的就不止苍狼王一个了。

    百十里距离对于白杨来说不过眨眼时间而已,顷刻就接近了玉玺碎片所在的山巅。

    之前连番的战斗中周围的活死人被灭了个干干净净,可那么强烈的余波居然并未波及到玉玺所在的地方。

    这并非是玉玺碎片自身还拥有强大的防护能力,而是有‘人’在专门?;?。

    当白杨快要接近玉玺碎片的时候,无声无息间三个人形怪物出现在了白杨前方。

    它们立于玉玺碎片之前,空洞的双目看着白杨,一股阴邪之气将白杨牢牢锁定。

    这是三个战力堪比人王之境武道修士的人形怪物,他们生前本身就是人,只是因为死后的环境因素才变成了没有一点思维只剩下本能的怪物。

    三个人形怪物皮肤苍白,眼神空洞,不注意看还以为是活人,他们穿着血红色长袍,头戴尖顶长帽,腰间挂着一柄藏鞘黑剑。

    无论是穿着还是武器亦或者他们的打扮都是一样的,这三个人形怪物除了长相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这恐怕是昔年神武皇朝的‘大内高手’,面白无须而且没有喉结,八层是阉人,这种人活着的时候就是变态了,死后变成的怪物恐怕更加可怕!”

    看着那三个出现阻止自己接近玉玺碎片的怪物白杨心中自语。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耽搁,苍狼王很快就能破掉剑阵,一旦外面的人看到自己收取玉玺碎片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自己不敌苍狼王,难道还不敌你们这三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怪物?

    掌心之中青色雷光闪烁,白杨直接冲过去下意识来了一句:“给我滚开!”

    面对白杨的接近,三个怪物身上阴冷气息大作,周围虚空仿佛冻结,地面咔咔之声中快速凝结冰块向着远处席卷,甚至这片区域剑阵形成的剑芒都被冻结了。

    嗤吟一声,三个人形怪物几乎同时抽出了腰间漆黑长剑。

    然而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三个人形怪物腰间的长剑抽出了一半,冲天凌厉的剑气吞吐中,他们保持这个动作仿佛有些奇怪的看了白杨一眼。

    接着,他们抽出一半的长剑插了回去,甚至还冲着白杨微微弯了弯腰,保持弯腰的动作,三个人形怪物身躯定格,然后好似风化亿万年的石头一样变成粉尘消散在虚空中。

    “这……”

    莫名出现的情况让白杨一愣,没搞懂,自己还没动手呢,三个怪物就挂了?亦或者是自己让他们滚开,然后他们不但自己滚开了还把自己弄死了?

    这个念头在心头一闪,刹那后白杨想到了什么,嘴角含笑毫不犹豫的冲向了玉玺碎片。

    “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么接下来这玉玺碎片中蕴含的龙气不但不会反抗我,反而会主动让我收取……”

    怀揣着这样的念头,白杨来到了那块位于山巅之上千米之巨的玉玺碎片面前。

    玉玺碎片外面盘绕着一头庞大的金色神龙,那是玉玺碎片中昔年神武皇朝的国运所化,哪怕只是一种象征,但它盘绕在玉玺碎片外面就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无上威严。

    白杨的出现,那无尽威严的龙气俯视白杨看了一眼,紧接着它的身躯在飞速缩小,闪电般融入玉玺碎片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那块高达千米的玉玺碎片本身也在缩小,最后变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块掉落在山巅之上。

    没有神圣光芒闪烁,缩小后的玉玺碎片就如同一块普通的玉石一般。

    飞速来到山巅,白杨没有受到丝毫阻碍的捡起了这块碎片,到了此时,他心中的猜想已经得到了证实。

    “神武皇朝已经泯灭在了历史中数千元,地球时间近万年,原本它的国运早就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可是,偏偏这个国家还有人活着,而且是一个关键性的人物,皇太孙姜南,若是当初的神武皇朝不灭,总有一天姜南会成为神物皇朝皇帝,因为他的存在,神物皇朝不算彻底灭绝,是以国运长存,毕竟有火种在就有东山再起的一天……然而,在进入神物皇朝国都遗迹之前,姜南对我说过,神物皇朝的传国玉玺已经被打碎,自己想要就来拿,等于是说他将玉玺碎片送给我了,冥冥之中神物皇朝国运金龙有感,甚至那三个守护玉玺碎片的‘大内高手也有所感,所以才没有阻止我,三个怪物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消失在天地间,而这块玉玺碎片则遵从姜南的指示归属于我,收取自己的东西当然不用那么麻烦……’”

    一瞬间白杨想到了很多,自己能如此顺利的拿到这枚碎片,不是自己本身帝王命格的缘故,一切都是因为昔年神武皇朝的太孙姜南!

    按照正常的国家变迁,神武皇朝就剩下姜南了,而且他本身就是太孙身份,如此一来,他理应成为神武皇朝的皇帝,虽然是光杆司令,但冥冥之中就是这样,为帝王者,言出法随,他说了玉玺碎片给自己,那么玉玺碎片就属于自己了。

    听起来很玄,但这就是玄幻世界,越是站在高处对天地的影响就越大,冥冥之中就会牵扯到很多东西。

    “这也是我,若是换个同样有帝王命格的人想要收取玉玺碎片恐怕都没那么容易,毕竟自己是姜南亲口承认了的”

    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玺碎片白杨嘀咕。

    这块小小的碎片,内中有一条龙形光影在游走,那是昔年神武皇朝的国运龙气,现在成为自己的了。

    然而此时可不是吸收内在龙气的时候,白杨翻手收起。

    这一切说来话长,前前后后从白杨放弃继续和苍狼王纠缠直到此时拿到碎片也不过一两秒时间而已。

    轰轰轰……

    整个天地都在颤抖崩塌,无尽剑芒崩碎,大地开裂,一条条恐怖的龙形刀气游走四方毁灭一切。

    在苍狼王可怕的力量面前,大杀生剑阵被破了。

    眼睛一眯,白杨乘着剑阵被毁的当头冲天而起飞向小猫所在的地方,同时大声呐喊道:“苍狼王,你敢……!”

    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在白杨刻意为之之下回荡在天地之间。

    瞬息间白杨离开剑阵来到小猫身边,在吕阳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着她带着蓝欣就走。

    “前辈,情况紧急,就此别过”,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他们顷刻消失在了远处天边。

    “天师都不敌苍狼王吗?或许除非获得天师果位加持然后再修炼和他差不多的时间才有机会吧”看着白杨离去的方向吕阳自语道。

    四方天地扭曲间,苍狼王的身影渐渐展露出来,手持龙形战刀目视白杨所在的方向冷声道:“你跑得了吗?”

    嘴里自语他就要迈步去追。

    然而此时一个人出现在了苍狼王前方开口道:“鲁普蒙,你想吃独食?”

    来人是江浩然,江王朝国主。

    几乎是与此同时,周围所有潜伏高手纷纷现身,隐隐约约已经将苍狼王包围了起来。

    看了看玉玺碎片消失的山头,苍狼王目光一闪懂了,是白杨临走之前那句话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