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苍狼王这个一国之主来说,白杨不过只是蝼蚁,哪怕白杨如今已然踏足天师之境,看不起就是看不起,没有任何理由!

    这是作为一国雄主蔑视一切的强大气魄!

    为帝王者,每一个都有气吞天下的胸襟和左右人心的手腕,一言一行都能挑动人的情绪跟着自己的节奏走,永远都强占先机,要不然在残酷的权利斗争中恐怕连渣都不剩一点。

    苍狼王话音落下,江浩然身边的江琳小声道:“父王,之前那个叫白杨的帮助过我和师傅”

    江浩然表情不变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沧海王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但他却没有其他任何表示,反而是带着江琳以及沧海王去了远处。

    江琳内心只能无奈,她虽然提出了白杨帮助过自己,但自己父王帮不帮白杨那就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作为一国之主,一言一行都关乎国运,纵然白杨帮助过自己女儿,但这还没有到江浩然帮他对抗苍狼王的地步,他和苍狼王双方一旦开战的话,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两个国家,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仿佛早就预料到江浩然的态度一般,苍狼王看向白杨如神灵俯视他轻笑道:“给过你机会,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可惜了,你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奈何成长不起来中途夭折,不过夜下流星般刹那芳华而已”

    双目中电光与火焰交织,白杨目视苍狼王沉声道:“不必多言,要杀我,尽管放马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一位获得上天承认降下人王果位的强者有什么手段!”

    “呱噪!”苍狼王冷哼,仿若白杨根本没有资格和他平等对话一般。

    目光一冷,苍狼王一掌拍向白杨,天地动荡扭曲不止,金色掌印闪烁,层层叠叠,如大海波涛向着白杨席卷而来。

    布满天宇的无尽掌印,每一只都带着恐怖威能,面对这恐怖一击,白杨感受到了致命威胁,灵魂都好似在颤抖。

    “起!”沉声咆哮,白杨只手擎天。

    轰轰轰……!

    大地颤抖,一座座庞大山体拔地而起,在白杨土系异能的左右下化作一堵堵散发金属色泽的高墙,层层叠叠出现在他前方,企图挡住苍狼王这一击。

    砰砰砰……!

    苍狼王太强大了,一掌之威,仿若幻影一样的无尽金色掌印拍击下来,厚重高墙顷刻泯灭崩碎,根本挡不??!

    轰隆隆……,雷霆咆哮,当最后一面高墙粉碎之后,白杨所在之地方圆数十里化作青色雷泽海洋,狂暴的力量肆虐,无穷无尽的青色雷霆冲天而起轰向排山倒海般到来的掌印。

    可是,雷霆狂暴的力量也挡不住那可怕掌印,被拍成电蛇消失在虚空中。

    嗡!

    头顶金霞升腾,八品功德金莲绽放璀璨金光,如同烈日升空定压在白杨头顶,垂下一缕缕功德金光将他笼罩,那功德金光甚至都化作一朵朵细小的金色莲台虚影。

    无尽恐怖掌印降临,白杨身躯剧震,功德金莲垂下的功德金光在那掌印中如同海啸里的船只,颤抖不休随时都要被淹没粉碎。

    ‘不愧是一国之主,得上天承认降下果位的存在,太强了,这可是八品神兵,奈何我境界不够根本发挥不出全部威力来……’

    心头暗恨,顶着巨大的压力白杨咬牙坚持,身躯仿佛要被崩裂,喉咙腥甜嘴角溢血。

    好在连续几次出手,苍狼王拍下的一掌威力逐渐减弱,最终被白杨顶住了。

    那只是对方看似随意的一掌而已,可白杨却用了各种手段才挡住,可见苍狼王这种一国之主真的可谓深不可测!

    “蝼蚁就是蝼蚁,再挣扎也没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妄图反抗只是徒劳!”

    连番出手都没有能杀掉白杨,苍狼王好似脸上有些挂不住,声音再度冷了几度沉声道,并指如刀凌空斩下。

    刹那间天地响彻一种破碎的声音,一道道璀璨刀芒划破天际向着白杨倾泻而来。

    刀芒惊天,每一道刀锋都堪比之前吕阳出手时的威力。

    苍狼王这一击,足以粉碎方圆百里内的一切,可他此时只是单单针对白杨而已。

    “杀!”

    嘴角溢血的白杨目视天神般的苍狼王怒吼,内心杀意升腾。

    轰轰轰!

    大地颤抖,无数地方好似水面一样流淌,顷刻间改天换地,一道道锋锐剑光冲天而起,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好似大海汪洋爆发,瞬间淹没了直径两百里天地。

    原本用于准备浑水摸鱼夺取神武皇朝玉玺碎片的大生杀剑阵阵法此时被白杨启动,剑芒冲霄,这片天地都变成了剑之国度。

    在剑芒升腾而起的刹那,大地之上土石仿佛融化了一样,又变成一柄柄利剑模样升腾而起,每一柄土石化作的长剑都和剑芒融合在一起,威力更胜!

    嗡!

    无穷无尽的石剑绽放璀璨剑芒,旋转交织,这片天地化作了恐怖的剑之旋涡。

    天穹上降下的一道道刀芒落于剑阵之中,单个的剑芒不敌刀芒,可千百万剑芒一起绞杀,却是将那可怕刀芒粉碎。

    早在白杨和苍狼王干起来的时候各方强者就退到了极远处,此时此刻剑阵出现,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内中情形。

    “不愧是神道修士,拥有太多防不胜防的手段了,白杨是什么时候布下的阵法?为何一点感觉都没有?”暗中的多宝王自语,觉得若是没有苍狼王白杨他出手的话,恐怕周围的人被白杨坑了都不知道。

    “少爷!”小猫惊呼,她能感觉到苍狼王的强大,此时为白杨担忧不已,可却帮不上什么忙。

    “别冲动,相信他会没事的”吕阳在边上开口道,生怕小猫没头没脑的再度冲过去,他虽然没有和白杨一起与苍狼王死磕,但却在帮白杨?;ば∶ǖ陌踩?,这种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剑阵不但笼罩了方圆直径两百里天地,更是将白杨和苍狼王两人笼罩在了其中。

    面对这突如其来出现的剑阵苍狼王也有些意外,但也只是一丝意外而已,自己挥出的刀芒被无尽剑气粉碎,那些剑气冲向他,却根本无法伤害到他,身上金光升腾,剑芒不带靠近他就直接凌空粉碎了。

    “说你是蝼蚁你还别不信,就这点本事你连在我面前逃命的资格都没有,待我破开剑阵捏死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苍狼王眯眼注视周围冷声道。

    剑阵中他视线阻隔,根本就看不到白杨在那里。

    说话的时候,他手中出现了一柄金色战刀,刀身通体金色,有着层层叠叠的龙鳞覆盖,那把刀在他手中仿佛不是一把刀,而是被他抓着的一条金龙,蕴含恐怖威势!

    虽然苍狼王一直都在蔑视白杨,可现在他连兵器都拿出来了,可见内心还是在警惕的。

    身处剑之世界中,苍狼王一刀挥出,龙吟惊天,一道龙形刀芒出现横扫四方,所过之处无穷无尽的剑芒被泯灭粉碎。

    可是,充斥这片天地的剑芒不是人为施展,而是阵法演化而来,只要阵法不破就永无休止,苍狼王虽然挥刀就泯灭一片,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剑芒升腾。

    隐没在剑气狂潮中的白杨死死盯着苍狼王,这个该死的老家伙太强了,想要弄死他白杨觉得自己用尽手段机会都不大反而会把自己栽进去。

    “或许我杀不死你,但你也别想杀了我,不过哪怕暂时杀不死你也要让你付出代价!”白杨心头咬牙自语。

    他一面操作剑阵困住苍狼王,一面翻手间取出几件东西。

    一柄漆黑长弓和三支骨箭,正是不久前从被他杀死的桑罗王那里得到的兵器。

    开弓搭箭,白杨决定阴苍狼王一把。

    然而他手握长弓用力一拉,顿时脸色一僵,这张弓他根本拉不开,用尽全力也纹丝不动。

    “玛德,这是武道修士使用的兵器……”

    白杨无语,虽然他手段惊天能灭杀人王境强者,但就身体素质而言压根就和这个层次的强者没法比。

    **力量拉不开这张弓,但白杨也不是没有办法。

    闭目意识沉入识海,一点金光飞出,真龙法相出现,为了隐秘性,白杨的真龙法相只化作了三米长。

    两只龙爪抓住长弓,咔咔的声音中将其拉开。

    弯弓搭箭,视线透过无尽剑芒瞄准苍狼王,强大的神魂之力直接将其锁定,龙爪一松,三支骨箭激射而出,在剑气浪潮中穿行飞向苍狼王。

    为了偷袭得手,白杨在射出三支箭的时候,还用无尽剑芒作为掩护,三支箭在射出去的时候就隐没在了剑芒之中。

    这一片世界都是剑气海洋,隐藏三支箭的三道剑芒根本就不起眼。

    那边苍狼王挥刀粉碎一片剑芒,心头一跳感受到了?;?,凌空挥刀灭掉周围剑芒冷声道:“就这点手段吗?绝对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那么苍白可笑!”

    然而话是这么说,苍狼王内心那种?;腥床⑽聪?。

    转而看到近在咫尺三道凌厉骨箭横空而来,他当即怒吼道:“你找死!”

    他认出了那三支骨箭,亲手将这东西赐予桑罗王的他深知这骨箭的强大。

    手中龙形战刀一挥斩了过去,惊天嗡鸣中两支骨箭粉碎,可随着噗嗤一声轻响,其中一只骨箭却是穿透了他的肩膀!

    那骨箭也不知道是何种材质打造,居然连苍狼王的护体金身都无法抵挡。

    “可惜,只是穿透肩膀还不足以致命!”暗中看着的白杨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