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什么?”吕阳看着话说了一半的白杨不解问。

    想了想,白杨说:“前辈,我知道一个人,他确切的已经得到了一块昔年神武皇朝的玉玺碎片,照前辈的说法,是不是他也有帝王命格?”

    “有这样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人恐怕还真有那个命格也说不定”吕阳惊讶道。

    “可不对啊,那人叫江一水,原本是血莲教的人,若是他身具帝王命格的话,当初的血莲教教主也不用千辛万苦算计我了,直接找他岂不是更好?”白杨一脸想不通的表情说。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是两个原因,第一,那血莲教教主之所以不动他是另有安排,第二,或许他只是有那个命,但身上还没有诞生龙气,是以血莲教教主才没有动他”吕阳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白杨恍然,其实道理很简单,比如自己,或许一开始就有这个所谓的命,但还是在地球那边寻找到了一套历史上帝王铠甲,吸收了其中的龙气自己身上才真正的有了龙气。

    直白点说就是,有那个命却不等于身上就有龙气,事实上这种命格的人在发迹之前,也就是诞生龙气之前是很难发现的,说是上天对这种人的?;ひ部梢?,毕竟就如同那些开创一个国度的帝王,一开始谁也不可能预料到他们能走到那一步。

    那么,吸收了神武皇朝玉玺碎片中龙气的江一水,如今恐怕更难对付了吧,白杨心中自语。

    老实说,这种命格的人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他总是能化险为夷,搞不好走路上都能捡到宝贝,跳崖说不定就能遇到大能留下的传承,简直跟老天爷的亲儿子一样。

    纵观从古到今的每一个人间帝王,他们的一生简直就是奇迹,通俗点说简直不科学,如华夏历史上的女帝武则天,以当时的历史背景她能当上皇帝谁信?如那朱元璋,一开始压根就是和尚好吧,还干过乞丐这个有前途的职业,但人家最后就是当皇帝了,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每一个帝王一生都太具传奇色彩了。

    ‘以江一水的修为,若是身上具有了龙气,搞不好再次见面的时候对方已经是人王修为了也说不定’白杨暗中嘀咕。

    “神武皇朝的玉玺碎片出现,恐怕会引来周边王朝的国主降临,一旦开战,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这里不是各方王朝的国境,一旦陨落那么一两个就好玩了”吕阳在边上笑道。

    “至少陈王不会跑来这里”白杨说。

    吕阳点头,陈王朝的陈王,也就是陈永发的弟弟是肯定不会来的,毕竟他没有人王之境的修为,来了简直就是给人猎杀送菜。

    “那就这么一直等下去?”白杨古怪问。

    看着白杨,吕阳目光闪烁笑道:“你有那个命,何不去尝试将玉玺碎片收服?”

    看了看四方,白杨无语道:“前辈,那玉玺碎片所处的地方隐藏着三个强横存在,不低于人王之境的气息,想来应该是昔年神武皇朝的‘大内高手’变成的怪物依旧在守护玉玺碎片,周围还有好几个人王之境的强者虎视眈眈,我这个时候动身岂不是找不自在么”

    玉玺碎片白杨也很想得到,甚至潜意识中巴不得立即将其拿到手将立面的龙气给吞了,不过他要是这个时候站出来,必定会遭到周围多方强者围攻!

    玉玺碎片不比神书残页,当时争夺神书残页的都是人王强者,他们拿来没太大用处,而这玉玺碎片,一旦争夺,搞不好每个人都会全力以赴,不可能像之前那样事不可为就离去拱手让人。

    话说周围的人没有那个命能压服碎片上的龙气,可一旦有人压制龙气之后,人们得到又是可以吸收碎片内的能量的,没有人会放弃。

    “也是,这件东西我看着都无比眼馋,也不可能给你当帮手了,周围这么多强者,你的机会不大,贸然出手很是危险”吕阳深以为然道。

    白杨点头说:“所以还是等等吧,到时候浑水摸鱼各凭本事了”

    虽说神武皇朝的玉玺碎片不止一块,可天知道其他碎片掉什么地方去了,与其去寻找那些碎片还不如着手与眼前看到的。

    和吕阳闲聊中,白杨也不是在干等,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白杨在悄无声息的布置后手。

    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白杨决定等到真正争夺玉玺碎片的关键时刻给人们一个惊喜。

    神道修士与人正面刚并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本事来,不管修为多高宝物多好秘术多么牛叉也不敢保证掌控全局,往往布置一座阵法才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一旦将敌人围困在布置的阵法中,一个神道修士能轻易坑死一群同境界的敌人。

    所以白杨就在悄无声息的布置阵法,隐秘到可以说谁都没有发现的地步,哪怕是身边的人王之境修为吕阳也没有发现白杨的小动作。

    以白杨为中心,直径两百公里区域已经将玉玺碎片纳入范围之内了,这片区域内的大地深处在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泥石化作粉尘在地底悄无声息的流淌,到了固定区域凝固成特定形态,甚至表面突出勾勒出了阵法纹理!

    白杨在布置阵法,布置一座笼罩直径两百公里范围的庞大阵法,新得到的土系异能就是他布阵的最好手段,轻易能改变山川大地格局无声无息形成阵法根基,只待他发动的时候一定会给人惊喜的。

    白杨布置的是名为大生杀剑阵的阵法,已经达到了七品程度,是昔年铁剑门的最强阵法,也是白杨如今掌握的最强阵法。

    其实这套阵法若是配合剑修施展的话威力将成倍增长,可惜白杨这会儿找不到剑修为自己所用。

    曾经这套阵法乃是铁剑门的护山大阵,门派中数以十万计的剑修在大阵中配合阵法足以轻松灭杀人王境强者。

    可惜的是铁剑门时运不济,山门所在搞不好被陈王朝纳入了国境,国主亲自降临,动用人王果位聚集天下众生力量,携带王朝镇国神器一举将其灭掉了!

    布置这套阵法原本很困难,需要测算方位安放阵基刻画阵纹,非一日之功,哪怕白杨有天师修为,不过在白杨拥有土系异能后就简单得多了,心念一动土石就能在特定的地方形成阵基,只待启动的那一刻。

    和吕阳闲聊的这段时间白杨差不多都无声无息将阵法布置好了,只是并未启动而已。

    这个阵法并没有曾经铁剑门布置的那座庞大,直径两百公里恐怕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到,威力有所减弱,但白有杨这个天师之境的人亲自主持,威力固然有所减弱也有限度。

    想当初铁剑门被灭的时候最强者也就人王之境的武者而已,并无天师坐镇,当然了,白杨没有铁剑门那种数以十万计的剑修帮忙,威力还是有些不如的。

    如果边上的吕阳知道白杨暗中搞的小动作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大家都在等着争夺玉玺碎片的时刻到来,他已经在算计所有人了。

    没办法,周围强者太多,要搞小动作很不容易,毕竟在场没有谁拥有白杨这种无声无息控制山川大地格局的本事。

    阵法悄无声息布置完成,只待启动的你一刻。

    但白杨并不满意,他不确定这个阵法能不能给这里的所有强者造成威胁,心头琢么了一下,又有了新的想法。

    虽然自己没有剑修帮忙提升阵法威力,不过阵法范围完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以利用土系异能控制土石形成利剑填补这块缺点。

    ‘应该可以吧?到时候试试就知道了,不一定要杀死所以人,只需要拖住他们一段时间,我浑水摸鱼拿到玉玺碎片,届时吸收了里面的龙气,木已成舟别人也拿我没办法了,嗯,就这么办……’

    心中不断完善自己的计划,白杨表面还不动声色的和吕阳说话,他也算得上处心积虑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各方按兵不动,这个世界时间近一天后,平静的状态被打破。

    隐藏在这周围的各方强者几乎都同时将目光投向了某个方向。

    天穹之上,一道金色长虹横跨天际而来,隐隐约约有龙吟之声响彻天地,让人不自觉心头一沉,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

    一尊人王降临,并非人王境武者,而是活生生的一尊人间帝王!

    “苍狼王!”

    看着那个方向,吕阳脸色一沉吐出这三个字。

    “苍狼王朝国主?”白杨眯眼问。

    看着白杨,吕阳点头道:“没错,就是他,没想到他是第一个到来的人王,你要小心了,不久前你杀了苍狼王朝桑罗王,他恐怕会第一个找你麻烦,不过也不用怕,这里毕竟不是苍狼王朝国境,他无法借助万民之力展现最强状态”

    白杨点头表示明白,目视那个方向仔细打量苍狼王。

    他横跨天际而来,身穿金色铠甲,立于虚空,目光一扫,一股自然而然的上位者威严展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