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怀中懵懂无知小孩一样的蓝欣,白杨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前一刻还邪气冲天此时却温顺如猫咪,反差实在太大了。

    “蓝兄,你还认得我吗?”目视蓝欣纯净无暇的双目白杨试探性的问。

    蓝欣抬头,歪了歪脑袋傻傻的看了白杨一眼,咧嘴一笑不语,又无比痴迷的靠在白杨身上蹭啊蹭。

    皱了皱眉,白杨试探性去拉她的手,没想到蓝欣无比自然的就将小手放在了他手中。

    这……

    咦?她那把邪门的黑剑呢?

    白杨一看,不知何时前一刻还贯穿自己心口的黑剑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实在是搞不懂,白杨牵着蓝欣的手往小猫那边而去,她无比乖巧的跟着,简直就跟三岁无知孩童一样谁都能牵走一般。

    各方视线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实在是没有搞懂。

    之前蓝欣突破人王之境,那黑暗领域众人感受真切,邪气滔天,可此时的蓝欣被白杨牵着,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丝毫元气波动,完全看不出有修为在身的样子。

    回到小猫所在的地方,发现小猫陷入昏迷了,白杨看着吕阳问:“前辈,猫儿怎么了?”

    “她之前担心你,劝不住要冲过去,我怕她破坏你的计划,所以把她打晕了”吕阳回答。

    说话的时候吕阳一指点在小猫背上,随即小猫幽幽醒来。

    醒来的瞬间她脸色一变惊叫道:“少爷……”

    “猫儿,我没事”白杨立即开口道。

    小猫一愣,紧张的上下打量白杨,尤其是心口位置,还用手摸了摸,确定没事后松了口气说:“少爷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我有分寸,猫儿不用担心”白杨安慰了一句,随即看向吕阳说:“前辈,你能看出蓝欣现在为何会这样吗?”

    这会儿小猫才反应过来被白杨牵着的蓝欣,眉头一皱眼中带着丝丝杀意。

    她可是看得清楚,不久前蓝欣用剑刺穿了白杨的心脏,于她来说,不管是谁,胆敢对自家少爷不利都是她的死敌,哪怕此时在白杨面前她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意。

    对此白杨只能报以苦笑,眼神示意小猫稍安勿躁,等吕阳的回答。

    吕阳先是看了看小猫,没表示什么,然后认真看了看蓝欣皱眉说:“她的状态很奇怪,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内在依旧杀意冲天!”

    “……”白杨没懂。

    沉默片刻,吕阳纠结道:“这么说吧,我也不知道她是处于什么原因,所有的意识都用来压抑那股杀意了,唯有一丝本能在左右自己的行为,这种状态的她很危险,一旦释放那股杀意就是一场灾难,可这种状态的她又无比脆弱,小孩都能杀死她!”

    看了看身边的蓝欣,白杨点点头道:“原来如此,直白点说是她自己选择封印了自己的一身修为和意识了?”

    “可以这么说”

    “可为何她对我表现得如此亲近?”白杨又问。

    “你自己知道原因的不是吗?她选择封印了自己的修为和意识,只保留本能行事,恐怕是不知道如何面对清醒时的自己的下意识行为,之所以对你表示亲近,恐怕是因为你是她最在乎的人”吕阳笑道。

    说着,他若有所思继续道:“白杨,我要提醒你一句的是,这种状态的她很危险,我不是说她自身危险,而是对身边的人无比危险,受不得轻微刺激,一旦刺激她内在的杀意,就会变成刚才那刚刚晋升人王之时的疯狂状态,所以,你要看好她,我觉得,恐怕她只有在你面前才能表现得如此安静,一旦离开你就会像无助的小孩一样发脾气……”

    “意思是说,我必须要时时刻刻看着她她才能不释放内在的杀意了?”白杨若有所思道。

    “恐怕是的!”

    “……”白杨纠结,岂不是说她一刻也离不开自己了?那自己上厕所睡觉岂不是都要带着她防止她变成恶魔?

    “所以你好自为之吧”吕阳古怪道。

    白杨无语,读懂了吕阳的眼神,他仿佛在说这样的蓝欣还不是任由自己为所欲为啊。

    然而我不‘搞基’的,一直把蓝欣当哥们的好不好……

    “那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根治蓝欣的这种状态?让她彻底清醒过来”白杨带着期待的问。

    毕竟吕阳是前辈,见识比自己多,或许有办法也说不定。

    看了看白杨,吕阳琢么了一下说:“她这种状态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根治,不过你可以去天音宗试一试”

    “天音宗?”白杨眉毛一挑。

    这个名字他倒是知道,当初在血莲教禁地的时候,那个叫白云的女子就来自天音宗。

    “没错,天音宗,传闻天音宗有一件镇宗之宝叫天音铃,发出的声音能净化神魂,说不定彻底化解她内心的邪念也说不定,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具体行不行我也不知道”吕阳耸耸肩说。

    “行不行总要试一试,敢问前辈,天音宗在何处?”白杨开口问。

    “天音宗在大光皇朝!”吕阳说。

    “大光皇朝?”白杨愕然,完全没听过。

    “没错,大光皇朝,虽然没有昔年神武皇朝辉煌,皇帝却有地皇境修为,而且隐隐约约有一尊真神境强者的身影存在,那天音宗就在大光皇朝境内,宗主地皇境修为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那天音铃乃是天音宗镇宗之宝,恐怕不是那么好借的”吕阳沉声道。

    听完白杨沉默,一方王朝最强壮也不过人王境界而已,而皇朝的话,至少都有地皇境强者坐镇!

    当然,这是因为皇朝地域更加辽阔,资源更加丰富才能诞生那样的强者。

    “要如何去?”白杨问。

    “在东方,而且很远,需要穿过大月王朝,然后再往东,会有一片连绵无尽的大雪山阻隔,也就是陈王朝境内碧波河的源头方向,翻过大雪山后是一片广阔的原始森林,?;刂?,当年我去过一次大光皇朝国都,单单是赶路就用了近一元时间,其中大部分还是在全速赶路之中”吕阳回答。

    “……”听了这番话,白杨只能表示这个世界太辽阔了,只是去大光皇朝而已,光赶路就差不多需要地球三年时间,而且还是人王之境的速度,若是去那传说中的天元帝国鬼知道要多久。

    “有没有更捷径的办法?”白杨问。

    “暂时没有,如果是皇朝之间的话,倒是有传送阵相连,但周边都是王朝,根本无人能布置横渡虚空的传送阵,那是真神境的手段,已经接触到空间奥秘了”吕阳摇头道。

    “以后在看吧”白杨无奈。

    近地球时间三年用于赶路,途中还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危险,这个白杨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搞了。

    “你也不必纠结,就目前来说,你把蓝欣带在身边应该没事的,慢慢来吧”吕阳安慰道。

    “……”白杨沉默,真的没事吗?

    见白杨一脸纠结,吕阳想到了什么,看着白杨说:“要前往大光皇朝,或许还有一个更快的办法!”

    “什么办法?”白杨眼睛一亮。

    转身,看着远方神武皇朝的废墟,吕阳想了想说:“别忘了,这里昔年可是神武皇朝的国都,说不定在这片废墟中有传送阵存在也说不定,不过应该希望不大,纵然有传送阵存在恐怕都已经残破了!”

    心头一动,白杨点点头道:“多谢前辈提醒”

    吕阳看了看白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目视神物皇朝遗迹,白杨心道接下来除了寻找江一水之外又多了一个目的,寻找传送阵!

    虽然希望不大但总归是一个希望。

    哪怕找到的传送阵是残破的也无妨,白杨可以试着用先天太极八卦图进行推演,万一可以修复呢?成与不成总要试过才知道不是吗。

    他们说话的时候,小猫一直都在边上观察蓝欣,眼中毫不掩饰杀意,而蓝欣却仿佛根本感受不到一样,无比依恋的待在白杨身边无比幸福的样子。

    压下心中纠结,白杨看向那山巅之上庞大的玉玺碎片问:“前辈,神武皇朝的玉玺碎片就在那里,虽然那山体之中有三个可怕的气息蛰伏,但周围加上你在内一共有五个人王境强者和一个天师,为何你们没有出手夺???”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吕阳摇摇头道,随即带着点不屑的表情说:“那些大宗师神道真君以为他们接近玉玺碎片就能拥有,简直可笑!”

    “这是为何?”白杨不解的看着吕阳问。

    指着玉玺碎片,吕阳若有所指的看着白杨说:“因为命!”

    “命?”

    “不错,那些人,包括我们周围的人王境强者,都没有那个命拿到那块碎片,玉玺碎片中蕴含龙气,我们都没有那个命获得龙气承认,唯有你这种帝王命格的人才有资格收取,这才是我们按兵不动的原因”吕阳回答道。

    “不对啊,如果唯有帝王命格的人方能收取玉玺碎片的话,那为何……”说道这里白杨说不下去了。

    他所知的江一水就得到了一枚玉玺碎片,地皇境的姜南亲口说的做不得假。

    不过转而一想,江一水自幼就有蛟龙相伴,搞不好还真有那个命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