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缠绕一缕流沙,如星环转动。

    土系异能,虽然脱胎于神书残页上记载的土灵诀,但却比之神妙太多,思索间白杨就想到了多种使用之法。

    它不是法术,更确切的说它可以称为神通,一种仿佛白杨天生就会的强大能力,不需要去熟悉,心念一动如臂使指。

    与火焰雷霆异能不同,土系异能无法凭空造出土石来,共同点却是但凡白杨念力所及之处,土石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屈指一弹,指尖那一缕流沙飞射而出,凌空化作一柄石质小刀,刀身表面甚至隐隐约约有金属光泽。

    锵!

    石质小刀飞过数十里,火花点点中插在了远处一块岩石上,并未崩碎,而是诡异的融入了进去,和岩石融为一体。

    看了看自己的手,白杨抬头目视远处,抬手向天。

    嗡……

    前方十里方圆大地瞬间如水面波动化作肉眼难辨的粉尘,旋即粉尘冲天而起,凝聚成一只庞大的手臂欲要将天穹撕裂一般。

    下一刻,那只庞大的手臂崩碎为无尽粉尘,转而变成了无尽利剑如狂潮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落地之时无声无息,如同雨点融入池塘消失不见。

    “少爷,这是你新练成的法术吗?”小猫开口问。

    以她的眼光来看,白杨的这种能力是强大的,毕竟谁也无法预料自己站的地方会突然变成一只手抓住自己,或者升起一根锋锐地刺将自己穿透,简直防不胜防。

    “算是吧,这种能力脱胎于神书残页,顶着几位人王强者将其夺取,物超所值”白杨点头道。

    若是当时忌惮几位人王强者从而放弃的话,这种能力就和自己失之交臂了,风险和机遇并存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少爷你看那边!”就在此时小猫指着远处的天宇沉声道。

    又有强者干起来了吗?看样子还是分开不久的沧海王。

    心中自语,白杨一揽小猫的腰肢冲天而起向着那个方向飞去说:“我们过去看看,搞不好又有宝物了……”

    数千里距离并未花费白杨多少时间,很快来到交战之处。

    抬眼一看,果然不出白杨所料,沧海王正在与人厮杀,不过情况岌岌可危。

    她衣衫凌乱,身上好几处伤口若是再深一点足以致命!

    与她交战的黑衣女子身影宛如鬼魅,不管沧海王施展何种手段对方都一剑破之。

    此时沧海王连自己作为人王之境的领域都施展出来了,是一片无垠大海,大海中心一个庞大旋涡旋转,她就立于领域中那旋涡的上方。

    黑衣女子并未进入她的领域范围,在外面劈手就是一剑,漆黑剑芒冲天,一剑之威,将沧海王的领域都斩开一个巨大的裂缝,甚至险些被整个撕开!

    噗……

    沧海王吐血,脸色苍白,领域中无量海水旋转,被斩开的裂缝顷刻愈合。

    水至柔而无形,看来沧海王深得水的精髓意义,只要领域不被完全毁灭就能轻易恢复。

    然而也仅限于此了,沧海王此时只能被动挨打,若是收起领域她随时都有可能被那可怕的黑衣女子杀死!

    她可没有血莲教教主亦或者陈永发那么多强大的神兵,水系功法本身先天攻击就不足,连反击都困难。

    不过好在水系后劲绵长,虽然沧海王危险是危险了,估计坚持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这会儿沧海王欲哭无泪,她觉得白杨算的那一卦简直太对了,什么叫无妄之灾?这就叫无妄之灾,给自己徒弟出头反而将自己陷进去了。

    “那家伙还真有些神神道道的本事,只是你算到了我会有无妄之灾为何不说应对之法?”沧海王内心万分纠结。

    没错,其实不久前白杨算的那一卦并非是给江琳算的,而是给沧海王算的。

    当时的情况,沧海王估计要是江琳不给一滴血的话白杨不会善罢甘休,但又怕白杨利用江琳的血对江王朝做不利的事情,是以和自己徒弟导演了一把偷梁换柱的把戏,用自己的血欺骗了白杨,然后这会儿白杨算的事情就应验了……

    刚一来这里,白杨看到这样的画面表情一怔身影下意识定格。

    “少爷你看,那好像是蓝欣姐姐,她……天啦,她怎么会变的如此可怕?那还是蓝欣姐姐吗?”小猫看着那边第一时间惊声道。

    咻……

    此时一道声影飞驰而来,来到白杨他们几米开外焦急道:“白公子,你认识那个黑衣女子?请你劝劝她放过我师傅好不好?”

    来人是江琳,是听到了小猫的那声下意识惊叫才跑来寻求帮忙的。

    怔怔看着交战的地方,白杨并未理会江琳,脑海中此时思绪万千,曾经和蓝欣相处的一幕幕出现在脑海。

    曾经那个假小子一样的蓝欣不见了,曾经那个一心想要睡自己的蓝欣不见了,此时的蓝欣白杨无比陌生。

    “怎么会这样,她彻底坠入杀道了,杀意比上次桃山郡见到的时候更胜千倍万倍,简直比邪魔还要邪魔,虽然还没有踏足人王之境,却凭借纯粹的杀意居然打得一尊人王强者毫无还手之力,简直碾压,而且是越级碾压……”

    心中喃喃自语,一时之间白杨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蓝欣离开时留下的那番话此时出现在白杨脑海,‘白兄,若是有一天我坠入杀道,求你,求你杀了我……’

    然而此时,当初蓝欣的话成真了!

    “白公子,白公子,既然你认识那个黑衣女子,请你帮帮我师傅好不好”白杨愣神的时候江琳再度开口道。

    看了看江琳,白杨没说什么,转而对小猫说:“猫儿,你退远一点”

    “少爷,你要过去吗?可是蓝欣姐姐现在变得好可怕,恐怕会对你不利……”小猫懂了白杨的意思,一脸担忧道。

    “无妨,我有分寸”白杨拍了拍小猫的手说,心念一动将她送到远处。

    随即,白杨凌空踏步一步一步走向不停攻击沧海王的蓝欣。

    江琳张了张嘴,此时此刻她只能看着什么忙都帮不上,那个女子叫蓝欣吗?从未听过,但怎么会如此强大?和自己一样的修为境界,却将自己师傅压得抬不起头来……

    这场战斗暗中有好几个人王境的强者都在暗中观望,只是并未出面干涉而已。

    “是他?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他,难道那神武皇朝玉玺碎片又要和我失之交臂了?不会的,其他人不允许,我看看再说……”暗中隐藏的多宝王看到白杨出现神色复杂嘀咕,他徒弟,那个被红球打劫的小胖子这会儿还一脸生无可恋没有恢复过来。

    “师傅你看,那是白杨,他主动参与了”北月长风目视那边沉声道。

    四方剑宗宗主王盘山皱眉说:“我看到了,若是他想争夺玉玺碎片的话,其他人不会答应的,而且他之前就得到过神书残篇,若是现在还想拿走玉玺碎片的话就太贪了,没有人会答应!”

    另一边,吕阳现身,直接来到小猫身边皱眉问:“小猫姑娘,刚才听你的话,你们认识那个黑衣女子?”

    “吕前辈,我们又见面了,至于那黑衣女子我认识,原本我和她还是好朋友,只是一段时间不见,不知为何现在她会变成这个样子”小猫看了一眼吕阳后继续看着战斗那边说道。

    点点头,吕阳莫名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

    以他的眼光,当然能看出如今的蓝欣已经彻底坠入杀道,心智已经被滔天杀意充斥,可以说是邪魔都不为过,这样的蓝欣六亲不认,在她眼中恐怕不分敌友,但凡是活人都是她要杀掉的目标!

    此时邪魔一样的蓝欣再度斩出一剑,将沧海王的领域撕开一道巨大的裂缝,领域中沧海王意志相连口喷鲜血。

    乘着这个空档,白杨闪身来到蓝欣数千米外开口道:“蓝兄!”

    浑身升腾漆黑邪气的蓝欣赫然转身看向白杨,停下动作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的神色。

    白杨的参与让岌岌可危的沧海王松了一口气,赶紧退开,一脸纠结的看着白杨,毕竟白杨算是帮自己解围了,就这么甩锅貌似有点不厚道。

    白杨挥手示意沧海王离开,不管她,眼神一喜继续看着蓝欣开口道:“蓝兄,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好哥们白杨”

    这句话一出,周围一些人一脸古怪。

    多宝王的徒弟茫然问他:“师傅,男人和女人能成为好哥们吗?”

    “以为师的经验判断,男人和女人关系若果已经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那么必定有一方想睡了另一方绝逼没跑的”多宝王摸着双下巴深思道。

    “哦”小胖子似懂非懂点头,然后继续缅怀自己被打劫的宝贝。

    那边,天宇之上,在白杨再度开口后,蓝欣停顿片刻,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邪魅的笑容,身上漆黑的邪气升腾得更加剧烈,鬼魅般一闪,长剑直指白杨心脏致命之处!

    ‘白兄,如果有一天我坠入杀道,求你杀了我,求求你一定要杀了我!’

    这句话再度回荡在白杨脑海,看着仗剑冲杀过来的蓝欣,白杨不知道如何抉择,杀还是不杀?

    杀了她,她能得到解脱,可不杀她,她会继续为祸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