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洒写意的随手挥?;魃币蝗?,那一身黑的女子自始至终连看都没一眼,甚至连脸上表情都没有变一丝,仿佛只是随手拍死了一只呱噪的苍蝇一般,依旧单手提剑凌空踏步走向山巅。

    她人很冷,并非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冷,而是仿佛亿万年寒冰中冰冻的刀子那种冷,看一眼就让人浑身有一种被撕裂的冰冷感,同时她也很邪,说不出来的邪门感觉,看着她整个人的灵魂都好似要被拉出体外一样。

    一步一步走向山巅,好似整个天地对她来说都不存在一样,漠视一切。

    她来了,杀人了,原本这没什么,毕竟这片地方时时刻刻都在死人。

    然而被她杀的人若是一个大宗师之境修为的武者情况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同仇敌忾对付活死人,这种行为可谓犯了众怒。

    “师兄!”

    一声惊叫响起,随即一个浑身是血的持剑青年来到那尸体边上,一脸焦急,难以置信的去触碰那具被撕成两半的尸体。

    指尖刚刚碰到,他浑身一颤,从指尖开始,瞬间整个手臂都麻木了,顷刻被冻成了冰雕!

    不,他的手臂并非被冻成了冰雕,而是那具尸体上纯粹到极致的杀意彻底灭绝了他手臂细胞的生机,换句话来说,他那条手臂只是一个摆设了。

    此人心中惊骇,虽然没有大宗师之境的修为,可见识还是有的,当机立断,挥剑斩掉自己的手臂才没有导致整个人被杀意灭绝。

    那条手臂掉在地上,叮当一声摔成碎片……

    浑身汗毛直竖,那青年站起来,目视凌空踏步的女子沉声道:“你是谁?为何杀我师兄……”

    唰,一抹漆黑剑芒瞬间闪烁消失,快,太快了,快到没有人看清楚。

    下一刻,开口的青年身躯倒地,倒地的瞬间已经变成冰块,不是低温冰冻,而是纯粹的杀意冻结了一切!

    连续两人的死亡,让原本就对抗活死人的战线出现了一丝空隙,连锁反应下至少有数十人猝不及防的被活死人击杀。

    如此一来,人们不得不放缓向上冲锋的步伐,重新调整对战方式。

    在调整过程中,有数十人冲天而起向着那凌空踏步的黑衣女子包围而去。

    此人居然敢破坏大家好不容易维持的战斗阵型,必须要给个说法,不,要付出代价,毕竟数十人因为她的干扰而死去。

    “不管你是谁,若是不给个说法今天休想离开!”

    冲向黑衣女子的人群中有人沉声道,并未第一时间出手,毕竟来到这片天地的人没有一个是普通的,万一这个人来头不小贸然得罪恐怕会给自己招灾。

    数十人围上来,那黑衣女子依旧表情不变,空洞漆黑的目光看向山巅那玉玺碎片,手中升腾漆黑邪气的长剑一挥。

    嗡……

    虚空颤抖,千百道若隐若现的漆黑剑芒闪过,刹那平静下来。

    然后,只见那原本冲向黑衣女子的数十人身躯定格,砰砰砰开始往地上掉落,过程中身上出现裂痕,掉落到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如同冰块一样了。

    不管是他们的身躯还是手中的兵器,但凡被若隐若现漆黑剑芒扫过,全都一刀两断!

    嘶~!

    周围无数人抽冷气,这是哪儿来的……妖女!

    对,她是妖女,唯有妖女才能形容这个人邪恶歹毒的手段,根本就不说话,一言不合就杀人,不是妖女是什么?

    数十个人啊,其中大部分是武道宗师神道阴神,其中大宗师神道真君都不少,可是那妖女一剑,只一剑就诛杀了,哪儿来的?

    人们震惊也好意外也罢,总之,此时此刻注意力大部分都被这个女人吸引了。

    然而,人们注意力被吸引了,可没有意识纯粹只有杀戮本能的活死人可没有被吸引,趁势从山上杀下,血雨腥风,当即有上百人被撕碎!

    好不容易维持的阵型乱了,强大的活死人肆虐,同时也有一批活死人冲向了那黑衣女子,毕竟在活死人这边人类都没有区别。

    那群活死人中不乏有人类大宗师之境战力的存在,单个就极其难以对付了,此时是一群。

    可发生这样的情况,那黑衣女子依旧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面对奔袭而来的活死人,她抬剑,向下一挥!

    咻咻咻……

    虚空中,一道道漆黑剑芒闪现,一闪即使,瞬间那些活死人就被切成碎片掉落,和人类一样,掉落的尸体摔在地上就是硬邦邦的一坨!

    不管人类也好,活死人也吧,不管武道宗师还是大宗师,她只一剑,全部灭绝,没有丝毫生机,没有任何人能躲开她一剑!

    “此人是妖女,大家同心协力先杀了她!”

    或许是怕了,或许是不甘神武皇朝的镇国玉玺碎片落入别人手中,此时有人怒吼咆哮。

    这妖女太邪门了,唯有大家联合先将其杀掉才行,至于逃跑没有几人想过,大家这么多人呢,其中不乏成名一方的强者,怕什么。

    “杀!”

    “杀杀杀!”

    人们不再迟疑,必须要第一时间将其杀掉,于是一个个向着那黑衣女子围杀过去。

    不但是人类一方要围杀黑衣女子,那山上的活死人仿佛也感受到了威胁,一面追杀其余人的同时也冲向了黑衣女子,或许也是有人故意引怪祸水东引的缘故。

    武道宗师神道阴神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林林总总加起来上千,还有数量更多的活死人,面对这样一股力量,哪怕是人王之境的强者也要掂量一下。

    如此多的敌人,那黑衣女子前行的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也只一下而已,翻手间,手中漆黑长剑倒竖插在虚空。

    方圆百里,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一切都仿佛静止了,至少对于这片区域内的所有存在来说是这样的。

    地面破碎,虚空颤抖几乎裂开,天穹风起云涌。

    无穷无尽漆黑的剑芒闪现,充斥这方天地每一个角落,剑芒纵横交错闪现,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于耳。

    两秒钟还是五秒钟?没有人去计算这个,当时间过去,一切平静下来,这片区域内,地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痕,一块块破碎的尸体宛如冻猪肉一样堆满了这片区域。

    一剑,只一剑,几乎灭绝方圆百里内的一切,不管是人还是活死人,全部变成了硬邦邦的碎尸!

    噗噗噗……

    百里外的区域,有十多个人狼狈的出现,一个个脸色苍白一脸惊骇,狼狈的同时人人吐血。

    这十多个人是侥幸逃离了那片可怕的区域,虽然他们跑出去了,可人人带伤,大多数缺胳膊断腿不算,逃离后为了阻止可怕的阴邪寒意蔓延还切掉了受伤的地方一块!

    身躯停顿在虚空中的黑衣女子单手持剑,不再看周围一眼,依旧一步一步走向山巅,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个字!

    “好可怕的剑气,灭绝一切生机,这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怕的剑法!”侥幸逃离那片区域的江琳惊骇自语。

    她也受伤了,相对其他人来说还算轻的,只有左手从手腕之处断了,为了防止邪气蔓延,她又挥剑斩掉了一节手臂!

    她被吓住了,之前一道剑芒向她飞来,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侥幸逃离后她不敢再面对那个黑衣女人。

    咻,一道身影出现在江琳身边,沧海王来了,关切问:“琳儿你没事吧?万幸只是手臂断了,服下这枚再造丹很快就能长回来的……”

    服下丹药,药力很快发生作用,断裂的手臂肉眼可见的生长,江琳沉声道:“师傅,那是谁,好可怕!”

    “不管她是谁,胆敢伤害你,胆敢伤害江王朝公主,她都死定了!”沧海王脸色难看道,口中说着,人已经冲向了那黑衣女子。

    一掌拍出,虚空涌动,蓝色狂潮席卷天地,如大海倾覆向着黑衣女子席卷而去。

    人王之境的强者出手,惊天动地,沧海王拍出的一掌,掌法直接演化出一片恐怖海洋!

    “师傅不可!”

    江琳下意识惊呼到,不知为何,她此时脑海莫名响起了白杨说的那番话,给她算命的话,无妄卦……

    沧海王一掌擎天,掌法化作汪洋,内中布满了恐怖的旋涡,每一个旋涡都足以磨灭大宗师强者,一片无量大海倾覆,简直要摧毁世间。

    那黑衣女子原本一步一步走向山巅,可此时却是脚步一顿,转身看向沧海王方向。

    呼……

    一阵风吹过,她漆黑长发狂舞,那散发黑色邪气的发丝如同墨汁流淌,身上邪异的黑气猛然汹涌升腾。

    她反身一剑斩出,一抹漆黑剑芒仿若天幕冲天而上斩在了那大海汪洋之上。

    大海汪洋定格,被剑芒斩过的地方,并非真正的水而是人王之境可怕的能量居然为之冻结,随后整个海洋被撕成两半!

    “什么!”沧海王惊呼,瞬间瞪大眼睛。

    别说,大萝莉一样的她这会儿看上去萌萌哒。

    然而那黑衣女子却并未有丝毫停留,不带任何人类情感的向着沧海王仗剑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