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天幕下,一大一小两位美丽女子凌空虚渡快速前行,正是沧海王师徒两人。

    前往神武皇朝国都遗迹中心的路途并不好走,指不定什么地方就跑出一个怪物,好在这师徒俩修为强大,一路到也有惊无险,打不过还能跑路,当然,她们几乎没有跑路的时候就是了。

    离开血海数千里后她们停下了脚步,立于一片山头看着前方目光沉凝。

    在她们前方数十里外是一片连绵无尽的废墟,破碎的山体大地,崩塌的宫殿楼宇,以及四处散落的碎尸残骨,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历史的沧桑。

    历史上盛极一时的神武皇朝国都真正遗迹到了,这是一片连绵上万里的庞大区域!

    “不愧是曾经的皇朝,都城之处居然没有城墙拱卫”江琳目视那片区域目光闪烁道,透过那片废墟,她的目光仿佛穿透时光看到了历史上神武皇朝都城的繁华景象。

    沧海王开口说:“对于曾经的这个国家来说,都城不需要城墙守护,若是敌人已经打到这里来,要么生要么忘,城墙已经失去了意义!”

    对此江琳深以为然,都城等于一个国家的心脏,若是敌人都打到心脏来了,这个国家其实距离灭亡已经不远了。

    来到这里,任何人目视这里的画面都难免生出这样那样的感叹来。

    目光巡视前方废墟,几眼过后沧海王的视线就定格在了某个方向,倒吸一口冷气。

    在她们正前方,两千里外,大地之上,一个庞大到极致的掌印横陈在大地上。

    那个掌印有多大?一眼看不到尽头,目测直径三千里,单单是一根手指头就是一条庞大的峡谷,深不见底!

    “传闻昔年神武皇朝的崩塌,是因为某个大人物造成的,对方只一人就灭了一个皇朝!”沧海王沉声道。

    她并不是不知道神武皇朝的崩塌是天元帝国天心公主造成的,只是天心公主那位绝世强者至今在世,她连名字都不敢提。

    看着那庞大的掌印,江琳怔怔出神,她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样的力量才能留下如此可怕的痕迹,而且那个掌印哪怕经历了无尽时光,依旧散发着一种让人灵魂为之颤抖的毁灭性气息!

    “嗯?”

    震撼于那个掌印的时候,沧海王心有所感,目光看向了别处,边上江琳顺着自家师傅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那是一片崩塌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废墟,曾经应该是一座悬浮在天穹的巨大岛屿,依稀可以看到建筑的痕迹,不过如今已然崩塌在地。

    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横陈在大地上的浮空废墟岛屿正在上演一场惨烈的厮杀!

    四面八方,一个又一个武者神道修士对这座废墟岛屿发起了冲锋,那些人修为最次都是武道宗师或者神道真人,数量多达上千!

    而与这些人厮杀的对手,却是一些强大的活死人,他们本身已经葬身在了历史长河中,但这个地方特殊的环境却让他们身躯保留了下来,成为了没有意识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和外围的尸兵不同,这些活死人身躯保持相对完整,有些甚至不看眼神的话都以为那是活生生的人。

    崩塌的岛屿周围,上千人想要冲向山巅,可每次都被活死人杀退,剑芒冲霄,刀气纵横,真火与寒冰肆虐这片天地。

    目光一闪,远远观望的江琳看到了人类一方发起冲锋的目的。

    那是一块位于浮岛顶峰的一块晶体碎片,高千米,通体洁白,散发柔和而明亮的光芒,宛如一轮残破的明月碎片落于地上。

    最让人瞩目的是,那块庞大的晶体碎片外面,一条庞大的金龙盘绕,龙首高昂俯视世间,霸道威严的气息让人心悸!

    “那是……”看到那边的情况,江琳呼吸一滞。

    沧海王沉声道:“那是昔年神武皇朝镇国玉玺碎片,蕴含神武皇朝国运,澎湃的国运化作帝王龙气盘踞,历经千百万年依旧霸绝天地,宛如昔年神武皇朝一样俯视世间!”

    “那只是昔年神武皇朝镇国玉玺的一片碎片,可蕴含的帝王龙气居然就不弱于一座当今王朝的国运总和了,那还不算消失在世间长河中的,无法想象昔年全盛时期神武皇朝的国运是多么澎湃浩瀚!”江琳震撼道。

    “一门三地皇,有气吞天下之势,要不然也不可能惹来那位了……”沧海王忌讳道。

    稍微沉默,江琳问:“师傅,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要参与争夺吗?”

    沧海王观察片刻后说:“现在参与战斗的全部都是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以下的人,暗中有几个人王之境的强者潜伏没有出手,某些方面你比我成熟一些,要不要参与争夺,琳儿你拿主意吧”

    说出自己没有徒弟成熟沧海王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神色。

    江琳想说你还知道啊,却没有这样说,反而是想了想说:“既然是无主之物,遇到了自然要争取一番!”

    “琳儿你决定了吗?若是决定了的话就去吧,乘着现在我这个层次的强者没有出手,去见识一下各方天骄也不错,我在背后给你压阵”

    江琳看着自家师傅不说话,一直看着。

    被看得不好意思,沧海王摆摆手说:“徒儿放心啦,我不会留下你不管跑路的,你以为我是多宝王那没节操的死胖子么?”

    “那我去了师傅”江琳点点头,然后身影一闪向着厮杀的方向横空而去,长发狂舞,目光冷冽,冰冷的长剑已经握在了手中。

    待到江琳走后,沧海王看向各方,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了三个熟悉的气息,分别是分开不久的多宝王吕阳以及王盘山,毕竟这神武皇朝国都旧址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很容易遇到的。

    不过除了那三人之外沧海王还感觉到了三股陌生的气息。

    “越靠近中心强者越多”沧海王嘀咕道。

    每一个王朝都有人王境强者坐镇,数量多少不一,不过这方天地相邻的四个王朝中,这个层次的强者最多的也没有超过八个,这还得算上神道天师,异兽不算。

    江琳仗剑杀入战团并未引起太大波澜,事实是周围各方向都不时有人加入其中。

    “先灭杀这些怪物,最终宝物争夺各凭本事!”

    每有新人加入战团都会有人如此大声提醒一句,而新来的人当然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人类动手犯众怒。

    江琳刚刚加入战团就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向她袭来。

    那是一个女子,皮肤苍白中透着青色,身上原本华丽的长裙变成了丝丝缕缕的碎布,她苍白没有眼仁的双目昭示着她根本就是一个活死人,如此状态原本曾经的美人也自然谈不上美感。

    她速度太快,身上没有能量光芒闪烁,纯粹的速度宛如鬼魅,手持一枚锈迹斑斑的尖刺直指江琳心窝。

    “这是曾经神武皇朝的宫女吗?亦或者只是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武道高手?纵然死了不知道多少年,单凭这身躯展现出来的速度就不下于武道宗师高手了吧”

    心中自语,江琳没有迟疑,手中寒气升腾的长剑一挥,一抹冰冷的苍白剑芒闪过。

    剑芒并未能撕碎那个活死人女子,却让她身躯瞬间冻结,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周围处处都是厮杀,江琳的加入并不起眼,类似于她这样大宗师之境修为的人足有一两百,她的表现的确不够出众。

    人类一方杀活死人,活死人一方也在杀人类,战线僵持在山脚无法更近一步,周围碎尸残骨无数,血迹斑斑,大地崩塌,这场战斗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了。

    其实参与厮杀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现在的战斗恐怕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更强壮还没出手在观望,他们充其量只是炮灰一样的角色。

    然而那又怎么样?既然来了就没有想过后悔,万一自己有那个运气得到那片碎片呢?运气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是吧。

    如此紧张惨烈的厮杀不知道还要进行多久。

    就在这种气氛中,远处天边一股阴冷的气息快速袭来。

    这股气息太过阴冷,冷得让人骨头缝发寒,那是纯粹的杀气,屠杀亿万生灵才拥有的可怕气息。

    感受到那股气息,正在厮杀的人无不抽空看了一眼,不但如此,各方蛰伏的人王强者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是什么人或者怪物能有如此可怕的杀意?

    然后人们就看到,远处的天边一个女子凌空踏步一步一步走来,她每走一步就是数千米距离,凌空虚渡缩地成寸一般。

    这个女子一身黑衣黑发,手持一柄黑色长剑,双目没有眼白漆黑一片,透过那双眼睛仿佛看到冰冷深邃的黑洞欲要吞噬一切。

    她的黑色长袍黑色头发黑色长剑黑色眼球都在升腾漆黑的煞气,行走在天地之间宛如地狱走出的杀神。

    来到厮杀的战团周围,她面无表情,脚步不曾停下,一步一步走向山巅。

    “喂,你是谁?快帮忙杀死这些活死人,那边有个缺口帮忙堵上!”她的到来有人如是说道。

    然而回答说话之人的,却是那个黑衣女子随意抬手一剑,噗嗤一声,说话之人被一道黑色剑芒撕成两半,尸体跌落已经变成冰块,被纯粹的杀意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