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书残页争夺落下帷幕,最终被白杨这个新晋的神道天师获得,连一尊人王境强者都因此死在了他的手中,其他那些修为低下的人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想法选择悄然离去。

    与小猫汇合后,白杨转身看向沧海王方向,想了想带着小猫向着那个方向飞去。

    那边沧海王师徒一直都在关注白杨的动静,当看到白杨过来顿时脸色微变。

    不动声色的将自家徒弟拉到身后,沧海王目视数百米外停下的白杨一脸微笑道:“白杨,你想干嘛?”

    问话的时候,沧海王心中快速思索白杨过来的目的,心头有些古怪,难不成白杨答应了自己之前的提议过来索要自己的徒弟江琳?不对啊,传言白杨此人并非好色之徒……难不成传言有误?也是,哪个男人不喜欢美人,尤其是自家徒弟,冷冰冰的貌似征服起来会给人一种变态的成就感……

    目视沧海王,白杨自然是不知道对方内心乱七八糟想法的,摇摇头道:“不!”

    “嗯?”沧海王没反应过来白杨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不”白杨重复回答道。

    下一刻沧海王反应过来白杨的意思,当即脸上闪过一丝羞燥,不过却眼珠子一转嬉笑道:“难道你就真的不想?”

    说话的时候她还故意挺了挺胸脯……

    白杨心道这确定是几百上千岁的老妖婆?怎么如此不靠谱,跟个长不大的小孩似的,一脸平静道:“我要你……”

    “做梦,真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不待白杨把话说完,也不知道沧海王是故意的还是纯粹脑回路有问题,当即脸色一沉说。

    “我要你徒弟……”白杨不为所动继续道。

    然而再度被沧海王打断说:“我徒弟也不行,果然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见色起意,你可知道我徒弟可是江王朝公主?你或许有些实力,但若强抢的话,得做好被整个江王朝追杀的准备!不过嘛,你要是明媒正娶的话倒是没问题的,你有天师之境修为,完全有资格当琳儿的夫婿”

    这人脑子有问题,白杨心中无语道,听听都说了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

    依旧表情不变,白杨目视他平静道:“我要你徒弟身上的一点东西,对她来说微不足道,你之前出手阻止我对付多宝王,此番我前来讨要一点东西不过分吧?”

    “若是不给呢?”沧海王收起不靠谱的嘴脸正色道。

    沉默片刻,白杨说:“当真不给吗?”

    意思很明显,如果真的不给的话,那我就只有强取了!

    听懂了白杨的意思,沧海王沉声道:“你想要什么?”旋即若有所思又说:“貌似我徒弟除了容貌之外也没有什么值得你觊觎的了……”

    处于沧海王身后的江琳别看一脸平静,眼神却是看向一边,仿佛在说我不认识这货是谁……

    “一滴血,我只需要她身上的一滴血”白杨看向沧海王身后的江琳说。

    瞬间瞪眼,沧海王一脸不可思议中带着鄙视说:“你居然要我徒弟的一血?你想得美!”

    然后白杨一脸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她。

    如果是以前的白杨,恐怕乐得和对方继续瞎扯,如今完全没那种心情。

    估计也觉得自己一个人瞎扯没意思,沧海王表情回复平静摇摇头正色道:“琳儿的血液不可能给你,你是神道修士,天知道你通过一滴血能做什么事情,若是利用一滴血对江王朝王室下诅咒恐怕就是一场灾难,断然不可能!”

    老实说,白杨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看出江琳体质特殊想要一滴血证明自己心中的某种猜测而已。

    沧海王说的没错,神道修士手段千奇百怪,有时候利用一个人身上的一滴血一根头发都能相隔万里至对方于死地,不过白杨没有学习过那种歹毒的手段。

    “真的不行吗?”白杨叹息道,如果对方实在不答应的话,看来只有来硬的了。

    脸色一沉,沧海王说:“你要考虑清楚,你已经得罪了苍狼王朝,还要继续得罪江王朝吗?”

    咻……!

    就在此时,沧海王身后的江琳向着白杨方向屈指一弹,一滴鲜红血液飞了过去。

    很是意外的将这滴血液控制悬浮在掌心,白杨看向江琳点头道:“多谢”

    “一滴血而已,不知能不能告诉我你要来做什么?”江琳看向白杨平静道,她先天性格原因,哪怕正常说话都给人一种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然而此时沧海王却脸色一变转身皱眉道:“琳儿,你怎么……”

    “师傅,一滴血而已,他若强取,你拦得住吗?不若当个顺水人情,再说,之前你确实对他出手了,对方没有计较”降临回答。

    这师徒俩性格完全反了,徒弟像师傅师傅像徒弟。

    “那你也不能随便给呀”沧海王无语道。

    “我有分寸”降临回答,然后看向远处的白杨。

    那边,白杨指尖上方悬浮着江琳的一滴血,看向江琳说:“帮你算命!”

    “你够了啊,人命天定,别说是你,纵然真神境强者也别想窥探命理,说出你真正的目的”沧海王沉声道,才不信白杨的鬼话。

    “真的是算命,你徒弟江琳应该是一种罕见的体质,天生对水属性有极强的亲和力,是以修炼水系功法得天独厚,才能年纪轻轻成为大宗师境强者,不过这种体质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之前那苍狼王朝大王子的行为就是最好证明,命运必定多坎坷,恰逢其会,是以我想帮她推算一番命理提个醒而已”白杨回答道。

    “你看我像傻子吗?”沧海王没好气道。

    不再说什么,白杨低头,目视指尖那一滴血,旋即摊开手掌,掌心一个先天太极八卦图出现将那一滴血包容进去。

    沧海王一脸冷笑中,白杨掌心包容血液的先天太极图旋转,如此片刻后,太极图周围的八卦方位两个卦象飞出组合在了一起,然后就结束了。

    八卦图消失,那一滴血白杨屈指一弹送回去说:“算好了”

    “是么,那你说说算出了什么?”沧海王一脸信了你鬼话的表情。

    白杨若有所思看着江琳道:“无妄卦,下震上乾,乾为天,震为雷,天下雷行,物与无安,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哼!”沧海王冷哼,一脸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白杨继续看向江琳说:“意思是说凡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就好,若强求必遭不测,一定要坚持自己,还有,天下雷行,这也是在示警,小心身边的人,别受到无妄之灾才好”

    “信白的,你什么意思!”沧海王当即就不干了,虽然不懂白杨说的什么意思,可后面她懂了,白杨这分明是在指桑骂槐。

    “没什么意思,好了,就此别过吧”白杨点点头道,然后带着小猫飞速离去。

    待到白杨他们走后,江琳把那一滴白杨送回的血液放在指尖若有所思道:“师傅,你相信他说的吗?凡事不可强求,若强求必遭不测”

    “你别听他胡说,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沧海王撇嘴道,显然不信白杨的胡说八道。

    “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拭目以待吧”江琳淡淡道,那滴血在她手中凝结成冰,旋即化作粉末消散。

    “走吧,以后远离那家伙一点,就一神经病,还算命呢”沧海王哼哼说,然后带着江琳走了。

    另一边,离开很远后,小猫忍不住好奇问白杨说:“少爷,刚刚你真的是在给那个江琳算命吗?”

    “算命只是其中一个附带的目的吧,主要是看出她体质特殊,对水属性功法极其亲和,想从她的血液中看看能不能得到点好处,可惜失败了”白杨摇摇头回答道。

    白杨有火焰和雷电异能,都是偶然得到,这次想主动寻找其他异能,江琳是一个契机,但却没有能如愿。

    “少爷不必沮丧,以后有机会的,那少爷帮她算命说的都准吗?”小猫安慰了一句,然后好奇的问。

    “不知道,我只是根据卦辞说的而已”白杨古怪说。

    原本他只想根据那滴血液推算看看能不能获得水系异能而已,明显失败了,但先天太极八卦图在推算过后却自动生成了那个卦象,回忆易经上面的卦辞白杨说了那番话,至于对不对只有天知道,他又不专业……

    “哦,不过少爷啊,我看那江琳好像当真了呢”小猫笑道。

    “命运这种东西信不信都无所谓,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江琳的命运算得准不准我不知道,不过倒是给我提了个醒,猫儿,我们到那边去休息一下”白杨目光闪烁道。

    接着白杨带小猫来到一座山头上,巡视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于是简单的布置了一个阵法在周围,最后再度拿出了那张神书残页金纸。

    既然先天太极八卦图能将自己的异能完善升级,也能将异界功法推演成适合地球人修炼,那么能不能推算出这神书残页上记载的信息?若是可以的话,倒是省却了一番学习曾经神武皇朝文字的麻烦。

    想到就做,白杨不再迟疑,挥手间身前出现一轮直径米许的先天太极八卦图,转而将神书残页投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