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翻腾,神书残页依旧神光灿灿在血海中随波逐流,若不是亲自体会,白杨都觉得之前那股无上威严是错觉。

    目视神书残页,白杨目露思索。

    那毕竟是曾经神武皇朝一尊真神境强者所留的东西,哪怕经历无尽时光也无法磨灭那位强者留在上面的气息。

    “这还只是神书的一页残篇,若是完整的神书,恐怕能再现曾经那位真神境强者的无上威严,要得到它,必须要要以绝强的实力镇压才行!”

    眼看那神书残页就要再度沉入血海,一旦沉入天知道要多久才会再度出现,心念闪烁,白杨不再迟疑,再度出手。

    身影消失,澎湃金云再现,龙吟惊天,威严霸道的真龙法相显化,探出龙爪向着神书残页抓了下去。

    嗡……!

    仿佛感受到了挑衅,那血海中随波逐流的神书残页猛然颤抖,绽放炽烈神光,如烈日当空照耀得整个血海金灿灿一片。

    在残页无尽神光之中,白杨真龙法相行动迟缓,足以撕裂一尊人王境界强者领域的龙爪居然无法靠近那一页金纸!

    强行接近想要抓取,可每接近一分受到的阻力也越大,甚至法相都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残页的反抗越是强烈就越是能展现出它的珍贵来,白杨就越发的想要得到它了。

    昂~!

    龙吟惊天,搅动天地,虚空一道道涟漪辐射,金霞灿灿,龙爪之中一朵金莲出现,功德金光升腾,向着那血海中的神书残页镇压下去。

    为了得到神书残页,白杨不但施展真龙法相,甚至连八品神兵功德金莲都拿出来了。

    八品神兵,那可是一些地皇境强者都无法拥有的宝物,纵然白杨还无法发挥出全部力量,可残页毕竟只是残页,在那股伟力面前逐渐的失去了反抗之力。

    随着功德金莲镇压下去,残页升腾的霞光开始变得暗淡,连同它自身颤抖的幅度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可白杨心情并未放松下来,唯有真正将其抓在手中才算拿到,哪怕差一点都有可能出现变故。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白杨以为自己很快就要拿到残页的时候,变故再次出现。

    那几乎被镇压得无法动弹的残页,上方记载的一个个白杨不认识的文字突然放光,随即一个个光影文字从残页上脱离冲天而起,每一个都绽放浩瀚威严,仿若旭日升腾。

    数百个带着浩瀚气息的光影文字在虚空交织,转瞬化作一个人形虚影!

    他身着长袍,看不清面容,立于虚空,仿佛充塞整个天地,如同神灵降世俯视一切,哪怕他只是一个淡到看不清的虚影,在他面前白杨也觉得自己渺小如蝼蚁。

    面对这个虚影,别说强行收取残页,白杨甚至内心都升起了一股强烈的臣服心态!

    “那只是曾经的真神境强者残留的一丝气息,虚有其表而已,将其磨灭,神书残页就是我的!”

    心中沉凝自语,白杨真龙法相仰天咆哮,强压心中臣服的念头,再度抓着八品功德金莲镇压下去。

    金莲缓缓旋转,功德金光弥漫垂落,甚至垂落的功德金光都化作了一朵朵莲台虚影,每一朵莲台虚影都带着神圣祥和的气息。

    反观那人形虚影,面对再度镇压过来的白杨,他只是轻轻一挥手。

    嗡……!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虚空中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印出现,带着磨灭万古的恐怖气息向着白杨拍下。

    那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大手所过,天地扭曲,一圈圈恐怖涟漪扩散,彻底抹平翻腾的血海,刹那间风平浪静。

    直面大手印的白杨真龙法相身躯定格了一瞬间,旋即双目绽放金光仰天咆哮。

    这一切都只是幻觉,一页神书残篇怎么可能展现出那种磨灭一切的力量?白杨更愿意相信那只是真神境强者残留气息给自己心灵冲击带来的幻觉!

    可是这幻觉太真实了,真实到若是自己无法抵抗的话恐怕会被一巴掌泯灭神魂从此生死道消!

    事实也是如此,血海边缘的其他人看得真切,只看到白杨施展法相镇压神书残页,功德金莲在他龙爪中旋转,残页就在下方,然而却保持这个姿势定格了,一个个心头疑惑不已。

    他们只是以为白杨莫名停下,却不知道他现在面对大?;?!

    没有真正面对神书残页是不会明白其中的凶险的。

    在此时的白杨看来,一尊充塞天地的无敌强者立于虚空,一掌镇压下来,自己下一刻就要被粉碎。

    嗡!

    ?;蓖?,天地颤抖,刹那变成了黑白二色,两种颜色交织,形成一个庞大的立体阴阳太极图,在太极图八方,八卦卦象环绕缓缓旋转。

    面对那恐怖的一掌,白杨将道场施展了出来!

    先天太极八卦图充塞天地,带着一股恒古不灭的力量,比那人形虚影更加神秘更加浩瀚,一经出现镇压虚空,刹那一切定格。

    轰轰轰……

    先天太极八卦图缓缓旋转,仿若命运齿轮启动,在这股莫可名状的力量面前,仿佛泯灭世间的大手印崩碎,那至高无上的人形虚影也崩碎消散!

    下一刻,一切回归真实。

    神书残页就在白杨下方,没有所谓的大手印,没有所谓的人形虚影,但他的道场却是实打实的显化了出来,先天太极八卦图镇压天地,血海波澜不生。

    血海边缘,人们只见虚空扭曲,一股让人心颤的力量充斥世界,随即血海中的情况就无法看清楚了。

    这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乎是晃眼间他们就看到,在血海之中,白杨身影再现,手持一张金纸凌空而立。

    神书残页最终还是落到了他的手中,各方纷纷自语神色复杂。

    当先天太极八卦图道场之力将那虚影磨灭之后,神书残页已经不再反抗,甚至都没有了神圣冲霄的光芒,它只是一张金色记载文字的纸张而已。

    白杨轻易将其抓在手中它也不再反抗。

    收回道场,显化真身,白杨拿着这张神书残页眉头微皱。

    一尺见方的金纸不知道是何种材质制成,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纸张上记载的文字白杨一个都不认识,更别说知道上面记载的具体信息了。

    翻来覆去的观察白杨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心头一动,白杨抬头看向远处。

    吕阳横空而来,看着白杨笑道:“拿到了?”

    “拿是拿到了,不过……”白杨苦笑一声,将神书残页竖起给吕阳看。

    看到残页上一个个根本不认识的字,吕阳表情一愕,旋即摇摇头说:“这恐怕是曾经神武皇朝的文字,想要解开上面的信息,恐怕得去寻找古籍学习这种文字了,而且还只是残页,哪怕解密出来恐怕也不是什么有用的信息,得,你自己收好吧”

    点点头,白杨收起残页问:“接下来前辈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四处逛逛,以我那不安分的徒儿性格搞不好会跑来凑热闹,你也知道此间有多么危险,他不来还好,来了要是没有我看着实在是不放心”吕阳想了想说。

    “凌兄有前辈这样的师傅当真是三生有幸,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若是前辈找到他,告诉他一声,有了媳妇可别忘了请我喝喜酒”白杨点头说。

    “我会的,就此告辞”吕阳丢下这样一句话很干脆的离去。

    看了一眼吕阳离去的方向,白杨也转身回到了岸边。

    “少爷你还好吧?”小猫第一时间上来关切问。

    “我没事,咦,红球呢?”白杨安抚小猫随即愕然道。

    小猫抿嘴一笑,指着远处说:“少爷,红球在那边呢”

    白杨循声看去,顿时啼笑皆非,只见一个小胖子生无可恋的躺地上,红球咦咦的叫唤着围着他转。

    白杨认出那是多宝王的徒弟,此时可谓凄惨至极,原本身上挂满了流光溢彩的物品,可这会儿几乎是清洁溜溜仿佛被打劫了一样,看过去的时候,白杨正好看到红球从对方身上抢走最后一根发光的发簪咔咔几下咀嚼吃了……

    大概明白了什么情况,白杨招手呼唤道:“红球回来”

    萌萌的小家伙咦咦一声,然后蹦蹦跳跳的飞快回到了白杨身边,落在白杨肩膀亲昵得不行。

    那边小胖子在红球离去之后,生无可恋的抹了一把辛酸泪起身飞速离去,他决定以后再看到那小东西绕八百里路也不要再遇到它……

    神书残页争夺算是落下帷幕,一尊人王境强者因此泯灭,白杨的名字经此一役之后必定哄传天下,年纪轻轻踏足天师之境本身就堪称传奇了,更是亲手斩杀一尊人王,这样的人物必定人人传颂。

    另一边四方剑宗宗主王盘山神色复杂的看了白杨一眼,叹息一声说:“我们走吧”

    神书残页落在白杨手中,他自觉是没机会了,还不如去其他地方看看寻找机缘。

    “师傅,就是刚刚离去的小胖子打劫了师妹,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吗?”北月长风沉声道。

    “总有机会再遇到的”王盘山不由分说,带着一众弟子离去,不过走的时候他眼角余光却是看到那个拿到神书残页的白杨去了沧海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