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桑罗王冷哼,看向白杨方向目光凝重。

    同境界没有任何武道修士敢小看一位神道修士,桑罗王也不例外,面对白杨的目光,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轰!

    恰在此时,血海翻涌,那被他砸进血海的骨鱼再度冲出,张开狰狞大口向他冲来。

    脸色微变,面对白杨的目光桑罗王差点忘了自己还没有彻底解决这头怪物。

    这个层次的敌人遇到一个就需要全力以赴了,更何况桑罗王要面对白杨这个神道天师?当机立断,他决定先解决了骨鱼再说。

    有些肉疼,桑罗王翻手取出一支米许长的骨箭,骨箭不知何种异兽骨骼制成,绽放白玉般的神秘光芒,箭身之上布满了血色纹理,仿若骨箭上爬满了血管一样,那些血色纹理中仿佛有江河般的血水在奔涌,神圣中煞气冲天。

    弯弓搭箭,刹那箭矢横空,那骨箭离开长弓,发出一声撕裂天地的呜咽,通体血光绽放,化作一道横贯天际的血色长虹。

    嗡!

    虚空仿佛坍塌,那骨箭射在血海中冲出的骨鱼身上,破碎之声传出,骨鱼庞大而狰狞的身躯粉碎,滂沱能量席卷,百里天地扭曲得不成样子!

    那骨箭是桑罗王的底牌之一,出其不意的话拥有一击灭杀人王之境强者的威力,为了腾出手来专心对付白杨,桑罗王不得不忍痛率先用出击杀异兽骨鱼。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转瞬之间的事情而已,到了这个层次,每一秒都能做太多事情。

    说出那番话的白杨也没想到桑罗王如此果断,心道不愧是老牌人王之境的强者,拥有众多底牌,而且行事果决绝不是年轻人那样摇摆不定。

    可即使这样也没有打消白杨将其击杀的决心!

    杀桑罗王,不关乎陈王朝和苍狼王朝的战争,与大势无关,纯粹是因为白杨想要夺得神书残页和桑罗王几次三番的对自己出手的原因。

    “杀!”

    几乎是在桑罗王冷哼的时候白杨就已经向着他冲了过去,待到他击杀骨鱼的时候白杨距离他已经不足五十里。

    双目冰冷,一个杀字出口在天地回荡,连血海翻腾的咆哮声都无法掩盖。

    此番决心击杀桑罗王,白杨不再是试探性的攻击,而是要全力以赴第一时间将其击杀再说,一来解决这个麻烦,再一个也有震慑他人的想法。

    在冲向桑罗王的同时,白杨身影凭空消失无踪!

    在白杨身影消失的瞬间,血海上空金云翻滚弥漫数十里虚空,金云中一股荒古苍凉神圣霸道的气息弥漫,面对那股气息,整个血海中众多强者无不心头一沉。

    昂!

    一声龙吟咆哮,霸绝天地,恐怖气息弥漫,连翻腾的血海都仿佛在那股恐怖威严中发抖平静了很多。

    金云横空向着桑罗王席卷而去,内中一头庞大的金龙若隐若现。

    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金云中白杨的真龙法相只露出一鳞半爪就让人心神颤抖,真龙法相的体长和身上鳞片隐含地球一元一会的气数,契合天地,一举一动都带着神秘莫测的威严。

    面对如此状态的白杨,桑罗王的脸色彻底变了,无比凝重,甚至苍老的身躯都在颤抖。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懈嫠咚约阂丫τ谏辣咴盗?。

    “老夫纵横天地八百年,自五百年前踏足人王之境再未败过,你要战,那就战,杀!”

    桑罗王也是心志坚定之辈,知道此时不能退缩,近乎咆哮般吼出这番话,手中布满猛兽浮雕的漆黑长棍隔空向着白杨法相所在的金云砸来。

    天地嗡鸣,一道百里长的棍影横贯天际,内中万兽咆哮鬼哭狼嚎,隐隐约约还有无尽异兽在棍影中奔腾。

    这一棍之下,天地仿佛静止,棍影周围的虚空被打成固体,仿若布满裂纹的玻璃晶体。

    棍影冲天,仿若要将天地砸碎一般,可是,那承载白杨法相的金云中只是探出了一只苍凉荒古的金色龙爪,只一爪,天地仿佛被撕裂,那冲天棍影刹那崩碎。

    桑罗王瞪眼,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自己近乎全力一击居然被如此轻易粉碎?

    然而此时已经没有多余时间给他思考,金云笼罩中的白杨法相已经携无上威严接近了他,金云中探出一个庞大的龙头,只看他一眼就让他浑身冰凉。

    昂!

    龙头张口咆哮,桑罗王浑身一颤灵魂都为之颤抖。

    帝王龙气凝练而成的法相,这是帝王龙气凝练而成的法相,这怎么可能?

    帝王龙气,与天地功德相当,神异无比,唯有天授,一般情况下只有开辟运朝的帝王才能掌控,而且最多也只是凝练成镇压国运的秘宝,曾几何时居然有人用帝王龙气修炼成法相了?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桑罗王也没有坐以待毙,全力以赴的面对当下的大恐怖。

    脚步在虚空一踏,时间仿佛在他周围静止,一圈圈漆黑光芒在他身上爆发,刹那笼罩数十里天地。

    转瞬间,以桑罗王为中心,不再是翻腾不休的混乱血海上空,那片天地彻底变了一个样子。

    血雾升腾,一轮血月高挂,在血月光芒下,血色天地无穷无尽的狼群咆哮,每一匹狼的双目都带着摄人的锋芒。

    领域,人王之境强者掌控的领域被桑罗王施展了出来。

    他的领域应该成为狼域,这是一片狼群的世界!

    嗡!

    几乎是在桑罗王撑开自己领域的时候,白杨的真龙法相就直接闯了进来,转瞬间之间处于另一个世界,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哈哈哈,白杨,纵然你天赋极高,这里是我主宰的世界,胆敢进入我的领域之中,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桑罗王的声音在这片世界回荡,如神音滚滚,只问其声不见其人。

    领域之中是他掌控的世界,在这里他就是创世神一样的存在,想要隐藏自身太简单了,领域不破白杨连找到他都不可能。

    “是么!”

    白杨冷漠的声音从金云中传出,不悲不喜,仿佛不知道自己置身于他人领域之中一般。

    一只金色龙爪探出,金光澎湃,那狰狞的龙爪带着无尽威严在虚空一抓。

    嘶啦的一声刺耳摩擦声传出,虚空出现无尽褶皱,居然出现了几道破碎般的裂痕,不过却转瞬恢复。

    “杀!”

    桑罗王咆哮的声音响起,居然带着抑制不住的恐惧。

    白杨真龙法相一击居然能撕开自己的领域?这可是在自己的领域中啊,帝王龙气修炼成的法相居然如此可怕?

    他预感道,自己若是不率先杀掉白杨恐怕要倒霉。

    嗷呜……!

    亿万狼群咆哮,冲天而起,如一片洪流冲向了白杨法相所在的那片金云。

    嗡……

    金云中一条恐怖的龙尾甩出,虚空被抽成晶体,潮水般的狼群刹那被崩碎,甚至这片领域世界都出现了道道裂痕,透过裂痕都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杀杀杀!”

    桑罗王惊恐中带着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天地回荡,无尽狼群冲天,淹没这个世界,欲要将白杨绞杀在此。

    不但如此,这个世界天穹上悬挂的血月都镇压下来,颤抖间化作一头充塞天地的血狼,携无上威严冲击而下。

    轰隆隆……

    天地颤抖,金云中无尽青色雷霆闪现出来,如苍龙游走,将整个世界照耀得青幽幽一片。

    恐怖的雷光面前,无尽奔腾的狼群泯灭。

    金云中探出一只苍凉龙爪冲天而上,一抓拍过,那血月化作的血狼刹那崩碎。

    可是,这是桑罗王的领域,他主宰一切,他武道意志不灭世界中的东西刹那重生,血狼奔腾杀之不尽,就连血月也刹那再现化作血狼冲杀下来。

    “这就是人王之境的领域吗?难怪这个层次的人战斗,都是先从外部攻破他人领域,若是陷入其中就处于被动,找不到本体就无法破开领域,最终只能力竭而死……”

    心中出现这样的明悟,白杨并未惊慌。

    在这之前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一尊人王之境的强者交手过,之所以闯入桑罗王领域,只是想多积累一些经验而已,他自信对方还杀不了他。

    “我的领域之中,我主宰一切,死吧!”桑罗王咆哮,白杨陷入他的领域,接下来他有太多办法对付白杨了。

    “是么!”

    白杨冷漠的声音从金云中传出,不悲不喜。

    下一刻,一抹金光从金云中飞出,那是一朵金灿灿唯美无比的莲花,滴溜溜旋转带着无比迷人的光芒。

    八品功德金莲,连一些地皇境强者都没有的无上神兵出现,功德金光充塞这个世界,滴溜溜旋转中刹那放大,最终变成十里之巨,镇压得这个世界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灭!”

    金云中白杨冷冷吐出一个字在这个世界回荡,八品功德金莲一震,这个被镇压的静止的世界咔咔的声音中出现了无数裂纹,转瞬崩碎!

    “不!”一声绝望呐喊出现。

    桑罗王的领域崩碎,一切再度回到了血海上空。

    噗……

    桑罗王的声影显化出来,口喷鲜血,身形萎靡,不甘的看了白杨一眼,整个人向着血海跌落下去,跌落的过程中,他的身躯一点点变成碎片消失在天地之间。

    领域是人王强者意志所化,白杨从内部粉碎了他的领域,等于直接破了桑罗王的武道意志,原本他还不至于死去,可是他太老了,行将就木,根本无法承受武道意志被破的心灵创伤,是以生死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