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书残页在血海中时隐时现随波逐流沉浮,隐没时无声无息仿若不存在,一旦出现在血海表面,就会绽放无量金光充塞天地,甚至上方还有神圣浩瀚的声音传递出来在天地间回荡。

    真神境强者留下的东西,哪怕只是残缺部分,也拥有无尽威能!

    血海翻滚,大浪击天,白杨在血浪中穿行,飞速接近神书残页。

    轰隆……一股血浪冲起,将神书残页带到水面,霎时间光芒万丈照耀天地,双目无法直视,神圣威严的不知名声音回荡,仿佛在耳边呢喃,让人有一股膜拜臣服的冲动。

    双目中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烁,臣服的念头被压下,白杨一脸凝重的继续接近。

    真神太强大了,哪怕死去了无数年,其神圣威严依旧不容侵犯,而且只是留下的一本书的一张残页,就让白杨这个天师之境的人欲要顶礼膜拜,可想而知真正面对那样的存在自身有多么渺??!

    看到神书残页出现,白杨伸手凌空一抓,强大的神魂之力作用在天地之间,空气化作一只无形大手抓了过去。

    这只是天师之境神道修士的一点小运用而已,但那无形的大手却有捏爆山岳的伟力!

    血海中各方强者虽然在全心应对遇到的怪物,可却也在留心他人。

    那边苍狼王朝的桑罗王看到白杨的动作,脸色一变怒吼一声住手,不过说的是苍狼王朝的语言,白杨根本听不懂。

    桑罗王在说话的同时,手中长棍猛然插在虚空之中,天地间响起一声恐怖的狼嚎之声,一头体长万米的黑狼虚影凭空出现仰天咆哮震开了骨鱼。

    手中出现一张古意盎然的长弓,桑罗王持弓拉弦,随着长弓被拉开,天地仿佛被撕裂,出现了层层褶皱,拉开的长弓之上一支漆黑的光箭出现,有兽吼之声咆哮。

    嗡!

    漆黑光箭激射而出,如流星飞逝白驹过痕,仿佛能无视空间阻隔一样射向白杨,当那漆黑光箭脱离长弓,扭曲间变成一条千米长的巨蟒,横渡虚空张口向着白杨咬去。

    正要抓取神书残页的白杨脸色一变,身影一闪出现在数十里之外,可依旧没有摆脱那种?;?,仿佛被雷达锁定了一样。

    当即冲着那横飞而来的巨蟒箭矢一指点出,虚空轰鸣,一道青色雷光闪现,张牙舞爪如苍龙游走,轰在了巨蟒箭矢之上。

    轰……!

    震天轰鸣响起,澎湃的能量爆发,冲击波一圈圈席卷抹平百里血海,甚至还将血海炸出了一个数十里直径的凹陷,不过血海翻腾很快有抹平了凹陷。

    这一击之下,白杨探出的虚无大手被撕裂,没有能够抓到神书残页,不但如此,翻滚的血?;菇袷椴幸炒搅松畲?。

    “老东西,你既然找死,我成全你!”目光一寒,白杨看向桑罗王方向冷声道。

    眼看神书残页就要到手却被人破坏,是个人都不会有好脾气的,白杨也不例外,在说话的时候,白杨身影一闪冲向桑罗王,待到接近后一指点出。

    一道十丈直径的青色雷霆横空,如青龙游走,所过之处虚空如水面扭曲!

    对于破坏自己好事之人,白杨从来都不会客气,断然没有留手的可能。

    那边桑罗王在出手之后就没有想过后悔,神书残页决不能落入别国手中,不过此时面对白杨轰杀过来的恐怖雷霆,饶是他成名多年也忍不住心头一跳。

    苍老的身躯紧绷,脑袋上为数不多的毛发根根炸起,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恰在此时,那被震开的骨鱼再度冲杀过来,导致此时的桑罗王腹背受敌。

    这个层次的战斗,面对一个就必须要全力以赴了,此时他面对的是两个,可谓生死就在一瞬之间!

    目光闪烁,桑罗王感受到?;?,都想要动用底牌之一了。

    可就在此时,一个黑色大钟凭空出现在青色雷霆前方,大钟三米高,浑身布满神秘文字,轻轻一震,黑芒爆发,天地嗡鸣。

    轰!

    青色雷霆轰在大钟上,虚空扭曲几欲炸裂,漆黑大钟被轰碎,却也成功拦下了轰向桑罗王的雷霆。

    桑罗王停止动用底牌的动作,看向远处大喊一声多谢,旋即手握插在虚空大漆黑长棍抡出,一道横贯天际的漆黑棍影出现,有无数异兽咆哮之声加持。

    一棍砸下,那再度冲杀过来的骨鱼被砸断了数根骨头落入了血海之中,血海表面更是出现了一道长达百里的‘峡谷’裂痕。

    白杨脸色难看,转身看向远处沉声道:“多宝王,你要多事儿?”

    之前那口大钟是多宝王扔出的,白杨看得真切,在这个境界的人动手,很难做到无声无息。

    那边多宝王不知道哪儿搞来一口大锅,绽放银色神光将骨蟒扣住往血海中压,看向白杨咧嘴笑道:“别这样嘛,神书残页无主之物,大家都有机会获得,你也得等我们解决了眼下的麻烦再公平竞争不是”

    话是这么说,但多宝王内心还是有些纠结的,帮桑罗王挡住白杨的一击不但毁掉自己一件不错的宝物,还得罪了白杨,确实有点得不偿失。

    但他有不得不这样做,没办法,白杨,吕阳和王盘山都来自陈王朝,明显一伙儿的,若是他们不团结起来神书残页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

    神书残页沉入血海,鬼知道血海里面还有些什么怪物,白杨没有潜入血海寻找神书残页的打算,如此一来,乘着神书残页没有出现的功夫,他决定做点别的!

    看向多宝王,白杨开口道:“公平竞争吗?也好!”

    说着,白杨身影一闪就冲向了多宝王,周围虚空青色雷霆闪烁,如雷神降临,他决定先弄死这个猥琐的死胖子再说。

    双方原本没有仇恨,可在他帮桑罗王挡住自己的时候就结下梁子了!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奇妙,很多时候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走向两个极端,要么成为朋友要么莫名其妙成为敌人,尤其是修行之人,掌握强大的力量,一旦结下梁子就很难再搞好关系,为了以后不给自己留下麻烦,一般都是先将麻烦解决再说。

    “喂喂,用不着这样吧?年轻人火气怎么这么大”多宝王苦笑道,自己这是在作死啊,好好的去招惹一位天师强者干嘛?

    “你要的公平竞争而已!”白杨面无表情道,在接近对方后,伸手向下一压,虚空颤抖,无尽青色雷光闪现,宛如一片雷海向着多宝王轰击下去。

    “你玩真的?”多宝王瞪眼大吼。

    此时他需要镇压那条堪比人王之境的骨蟒,又要面对来自白杨的威胁,一下子就处于了之前桑罗王的境地。

    于是乎仿佛开杂货铺一样的他,身上亮起了道道光芒,十多件物品从身上冲天而起,有玉牌,有长剑,有发簪,有筷子……

    林林总总十多件物品,每一件都爆发冲天神光与万千雷霆对抗。

    明显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万千青色雷霆的轰击下,一件件被轰碎,每破碎一件都让多宝王脸皮抽搐肉疼不已。

    这还不是最纠结的,最纠结的是那条被他镇压的骨蟒已经撕碎了镇压自己的大锅冲出来了。

    药丸……多宝王脸色一变。

    “我来助你!”

    远处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却是大月王朝的沧海王已经灭掉了那恶心的虫子腾出手来了。

    只见她隔空向着这边一指点出,一片蓝色长虹横跨虚空出现在多宝王上方,有潮水汹涌的声音响彻天地,化作一片蓝汪汪的海洋承受白杨施展的万千雷霆轰击。

    沧海王之所以出手帮助多宝王,其实也是抱着一样的心思,不想神书残页落入陈王朝的人手中。

    白杨眼睛一眯,又一个吗?

    那蓝色海洋挡住青色雷霆,导致白杨无法轰杀下方的多宝王,白杨心念闪烁,就想要用银色火焰将蓝色海洋焚毁。

    “当我不存在吗?”

    一个冷漠的声音回荡,同时一抹横跨天际的赤红刀芒闪现,如同一枚烈日坠落下来,那挡住青色雷霆的海洋在刀芒之下被撕碎蒸腾。

    旭日刀法,白杨曾见过凌骄施展,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强大而已。

    吕阳出手了,他并未能灭杀血色蜈蚣,却不妨碍他腾出手来帮白杨一把。

    白杨来不及多谢,只觉背心一寒,念力一扫,发现一抹漆黑箭矢已经横跨虚空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十里外!

    桑罗王再度对白杨动手,依旧用那张古朴长弓展开远距离击杀。

    如此情况,原本按道理来说,同样来自陈王朝的王盘山应该出手帮忙,毕竟他此时已经将那头老龟打得抬不起头来了,可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他目光闪烁并未动手,而是依旧‘全心全意’的对付老龟。

    箭矢横空而来,那凌厉的气息仿佛要撕裂虚空,十里距离转瞬即逝。

    脸上出现一抹冷笑,大光明刀飞出斩在了箭矢之上,白杨没有修炼过刀法,而且还是仓促出手,这一刀虽然斩灭了箭矢,但大光明刀却被崩飞了!

    念力召回大光明道,白杨转身看向桑罗王沉声道:“既然你一心找死,我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