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王朝王室有一女,芳名江琳,想来就是姑娘你了,我是苍狼王朝大王子鲁普多,我们都贵为王室子弟,应当多多亲近亲近才是”

    大王子并未停下前进步伐,反而是一脸微笑的开口道,不过眼神中却隐含饿狼般的野性光芒。

    江琳立于山巅,不再多言,雪白长发随风轻扬,看向鲁普多一脸冷漠。

    面对这样的她,鲁普多依旧笑道:“对于江琳妹妹的名字,我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无缘得见,如今当面,惊为天人,心生爱慕,此间过后,我一定禀明父王,派遣使官前往江王朝提亲!”

    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江琳依旧不语,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提着一柄冰蓝色长剑,长剑宛如冰雕,晶莹剔透,剑身寒气升腾。

    “江琳妹妹这是何故?不说话也用不着拔剑相向吧?”鲁普多沉声道,依旧在接近江琳。

    此时江琳身上长裙无风自动,身上冰冷气息升腾,手中冰蓝长剑由下而上倒劈而出。

    轰轰轰……咔咔咔……

    大地颤抖,寒气升腾,一根根狰狞的冰刺出现,如同潮水般向着鲁普多席卷而去!

    江琳大宗师之境气息爆发,一剑之威,方圆十里大地冰封,无穷无尽的冰刺还在向着远处蔓延。

    “哼!”

    鲁普多冷哼,翻手抽出身后的一柄雪亮弯刀,一刀斩下,月牙般的冰冷刀芒横空而下,冰晶破碎,漫天冰屑飞舞,大地上出现了一道十里长的沟壑。

    “再靠近,杀你!”江琳面无表情目视对方冷声道。

    “我只是想和江琳妹妹亲近亲近而已,并无恶意”鲁普多持刀凌空而立说。

    然而江琳却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鸟都没鸟他,这让鲁普多暗中咬牙有些下不来台。

    另一边,四方剑宗的一众弟子看了看这边的情况,旋即不再关注,纷纷目视血海,那里才是关键。

    然而就在他们全神贯注中,后方一个身上挂满零碎的小胖子猥琐出现,无声无息接近这些人身后,然后冲着最后一个女弟子脑袋duang的就是一拳,在对方晕倒的时候扛着就跑。

    “不好,有人偷袭,死胖子你站住,放下我师妹!”

    有四方剑宗的弟子发现了异样,转身一看,顿时气急败坏的怒吼,声音惊动了其他人。

    北月长风目光一寒,带头仗剑追了下去。

    然而小胖子别看圆滚滚,可速度飞快,如皮球一样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了,让一帮四方剑宗的弟子咬牙切齿到处寻找。

    “死胖子我要杀了你!”北月长风持剑仰天怒吼。

    一处隐蔽的山坳中,小胖子丢下抗回来的四方剑宗女弟子嘀咕道:“爷爷跑路的本事天下第二,想追我?吃屎去吧……”

    嘴里嘀咕,他双目放光的看着地上娇俏可人的女孩双手直搓。

    然后开始动手,这把剑不错?要了,挂腰上,头饰还可以哈,放怀里,估计能值点钱,这衣服质量一般,不要,丢了,哟呵,身上还有两颗三品丹药?好东西,肚兜?我要这个有鸟用……呸,好歹你也是四方剑宗的弟子,为毛这么穷呢?

    一番搜刮,小胖纸将人家女弟子剥成了白羊,对于白花花的身躯看都不看一眼,最后鄙视一番皮球一样跑了,继续下一个目标……

    切,女孩子哪儿有偷袭夺宝来得好玩?

    离开的小胖子悄悄观察了一下,发现四方剑宗的人警惕了起来,貌似不容易得手,苍狼王朝那边的人一看就是军伍出身,更不容易接近,得,找那些零散人员吧。

    于是乎血海边上一些独行侠遭殃了,莫名其妙的被偷袭,醒来后自己被打劫了个清洁溜溜,对方只打劫不杀人,尤其是喜欢把人扒光,简直操蛋!

    连番得手的小胖子最终瞄向了单独的小猫,看到小猫全神贯注的看着血海方向,他觉得这个很容易得手,于是悄悄付出行动。

    这家伙也不知道修行了什么功法,明明圆滚滚一胖子,走起路来无声无息,而且身上一点气息都不展露出来,不是亲眼看到仿佛不存在一样,端是猥琐。

    近了,更近了,小胖子双目放光,以他的眼光可以看出这个女子身上宝物不少啊,发财了。

    就在他距离小猫还有十米远的时候,小猫肩膀上出现了一个萌萌的小兽,圆溜溜一团,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脚步一顿,小胖子冲着小猫肩膀上的红球竖起手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在他看来,那小兽根本就是个宠物,没有任何特别的,应该很好哄。

    然而红球眨了眨萌萌的大眼睛,然后圆溜溜的身躯一闪就冲向了胖子。

    哎?这什么情况!小胖子有点不懂了。

    下一刻红球就出现在他身边,一点都不怕生,两只小爪子一伸,抓住小胖子腰间一块绽放红光的玉佩就往嘴里塞,咔咔两下咀嚼吞下,快到小胖子一脸懵逼反应不过来。

    吃完玉佩,红球瞄上了胖子身上一个绽放金光的铃铛!

    叮当叮当,在小胖子懵逼中,铃铛被红球抱在怀中,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铃铛都已经被啃了一个缺口了……

    “马蛋,这什么鬼玩意?那是我的,还来”

    小胖子怒了,伸手去抢,然而红球身影一闪躲开,没几下铃铛吃完,主动接近了胖子。

    咚!

    胖子一拳将红球打飞,然而红球屁事没有又飞来了,眨眼间小胖子身上东西又少一件,那是一把雪亮的长剑,也不知道胖子哪儿来的,总之看上去很吊的样子,可在红球面前依旧只是食物,一口下去就缺了一个口子……

    小胖子欲哭无泪,去抢,然而红球速度比他还快,等他快追上的时候,红球已经吃完长剑主动飞向他了。

    “我特么……”小胖子怀疑人生,转身就跑,这是小偷遇到强盗了,我还只是偷袭别人啊,这家伙是明抢,而且还吃,什么都吃,还打不死,除了跑路还能干啥?

    全神贯注看着血海的小猫发现红球不在了,转身一看,微微愕然,红球貌似在追着一个小胖子?不对,是在抢对方身上的东西吃!

    早就知道红球什么都能吃,小猫也见怪不怪,觉得红球没危险,继续转身看着血海方向……

    和这些小打小闹不同,血海中可谓另一番光景。

    猥琐的多宝王率先行动,冲向血海中沉浮的神书残页,双目火热,眼看那如骄阳般致列的残页随波逐流出现在水面,他只需要冲去就能抓在手中。

    然而就在此时,他前方翻腾不休的血海猛然掀起数百米高的血浪,一头庞大的身影冲出,张开狰狞大口仿若吞天向他扑来。

    那是一条蟒蛇,无比巨大,光是脑袋就直径百米,浑身浓稠血水滴答,狰狞无比。

    这并非普通的蟒蛇,准确的说这只是一副骨架,身上黑气升腾,双目宛如黑洞般深邃,张口之中,喉咙部位有一个漆黑旋涡,看一眼多宝王就有一种自己会被撕碎的感觉。

    “这他娘生前是一头堪比人王之境的异兽吧?”多宝王暗骂,前路被阻,不愿放弃即将到手的神书残页,翻手间手中出现一柄金色大锤,一锤轰出,将这骷髅架子打碎再说。

    人王之境的强者,一举一动都带着惊天动地的威力,他一锤挥出,空气被打成固体,虚空都仿佛要坍塌。

    然而这足以摧毁一座万米大山的一锤砸在骨架巨蟒脑袋上,只是崩下了一点骨头碎屑!

    血浪翻滚,巨蟒尾巴席卷而出,快如闪电抽向了多宝王。

    右手握着大锤的他,左手一翻出现了一面圆盾去挡巨蟒尾巴。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多宝王圆滚滚的身躯流星般飞向远方消失不见,沿途所过,撞碎了一座又一座大山,待到他横飞数百里后好不容易停下,发现手中的盾牌已经布满裂纹成为了报废品。

    “妈的!”多宝王大骂,眼睛都红了,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在他这儿吃亏,这会儿自己不但没有拿到神书残页反而还损失了一件宝物,不能忍,当即红着眼冲了过去。

    不止是多宝王,每一个进入血海区域的人都被血海中冲出的怪物攻击了,并且都异常强大。

    拦下沧海王的是一条虫子,一条长达三千米的肥硕漆黑虫子,张口就是一片潮水般恶心的黑色毒液,那毒液可怕无比,所过之处虚空都仿佛要被腐蚀融化。

    女人对于虫子天生就有抵触心理,沧海王脸色有点苍白,一掌拍出,天穹上出现了一只遮天蔽日的蓝色大手,盖压下来欲要拍死那恶心的虫子。

    可是,作为人王之境的沧海王打出的掌印,却被那虫子身躯一扭就崩碎了,张口又是一片恶心的毒液,心中惊惧,沧海王不得不暂避锋芒。

    这些画面只是白杨在踏足血海的第一时间看到的而已,下一刻他就无暇他顾了。

    血海翻腾,嗡嗡嗡的声音响彻天地,无穷无尽拳头大小的黑色蚊子从血海中飞出,遮天蔽日将白杨淹没!

    这些蚊子身躯堪比钢铁,速度极快,以他的肉眼都难以捉摸,翅膀煽动间的声音让人头晕脑胀!

    蚊子单个对于白杨来说无比脆弱,可架不住数量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