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书残页?”

    “没错,曾经的神武皇朝有一位国师,乃是真神境强者,手段通天彻地,可以说神武皇朝的建立他功不可没,传闻他将一生修行感悟心血书写成了一部书,血海中的金纸,应该就是那本书的一页残篇了”

    听到黑衣中年人的诉说,白杨看向血海目光闪烁。

    若是一般东西也就罢了,能争取到就争取,争取不到也无所谓,可这神书残篇,关乎一位真神境强者的修行感悟,自己也是神道修士,若是得到的话,参悟残页上的信息,对自己未来帮助很大。

    抬头看向黑衣中年人,白杨点头问:“敢问尊下何人?为何告诉我这些?”

    “你不知道我是谁?”对方哑然反问。

    摇摇头,白杨直言不讳道:“没有印象”

    微微愕然,对方说:“凌骄是我徒弟,我名吕阳”

    白杨恍然,难怪感觉这个中年人气质有些熟悉,原来是凌骄的师傅,同时白杨也明白了,恐怕只有他这样的人王之境强者才能教出凌骄那种青年人杰。

    “原来是前辈当下,恕我眼拙还望见谅,很久没见凌兄了,不知他近来可好?”白杨点头道,既然对方是凌骄的师傅,双方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很多。

    “那个不成器的家伙,被我赶下山这么久了也不回去看我一下,听说他还绑架了一个女子当媳妇,简直丢我的脸,遇到他看我不打断腿”吕阳没好气道。

    想到凌骄在青木县外血莲教大营中打晕抗走那个叫陆羽曦的女子,白杨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意,摇摇头道:“凌兄性情中人,前辈就勿要怪罪他了”

    吕阳对凌骄的行为也有些啼笑皆非,笑了笑没有纠结,说:“白杨你也别前辈前辈的叫我,我辈修行之人不讲究这些,你我平辈论交即可”

    “这如何使得,我与凌兄平辈论交,辈分不可乱”白杨想了想说。

    “随你吧,白杨你很想要血海中的神书残页?”吕阳不以为意转移话题道。

    白杨看向血海说:“它与我有用!”

    这算是表面态度了,那页神书残页他要尽全力争取。

    “如此的话,我帮你”吕阳眯眼道。

    白杨不明所以的看向吕阳,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不要觉得疑惑,帮你是处于三个原因,首先你和我那不成器的弟子交好,既然你想要我断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其次,我是练武之人,神书上的信息对我作用不大,而且帮你得到也可借给我观摩几天,最后,虽我不是朝中官员,但这件东西断然也不能落入他国手中!”

    吕阳一番话了打消白杨心头的疑惑。

    “如此就多谢前辈了”白杨点头道,一脸平静不悲不喜,虽说对方是凌骄的师傅,但毕竟初次见面,内心适当的警惕还是有的,白杨没有全信对方的话。

    他们这边说着话的当口,又一群人飞速来到了近前,却是陈王朝境内四方剑宗的人。

    “刀王吕阳,好久不见”来到近前的一群人中,王盘山冲着这边开口道。

    吕阳转身,看向王盘山说:“你这老东西还没死?”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不知一段时间不见,你手中的刀是否还锋利?”王盘山针锋相对道。

    “杀你如劈材你信不信?”吕阳眯眼道。

    边上白杨有些无语,这是要干起来的节奏?还有,吕阳不愧是凌骄的师傅,一言不合就干架的性格如出一辙。

    他俩斗嘴两句,王盘山看向白杨上下打量说:“这位可是白杨小友当下?”

    “见过王前辈,在下正是白杨”白杨礼貌点头道。

    王盘山看着白杨一脸感叹道:“不愧是搅动天下风云的青年才俊,如此年轻踏足天师之境,让我辈汗颜,未来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了”

    “前辈面前不敢拿大,当今天下还需要你们主持大局才行”白杨不为所动说。

    吕阳看不下去两人瞎扯皮,插嘴道:“王老不死的,你过来有什么目的?”

    “和你一样,神书残页不能落于敌国手中,我虽没有在朝为官,却也要为陈王朝出一份绵薄之力,那边沧海王,桑罗王,多宝王都不是易于之辈,我觉得我们需要联手才能确保取得神书残页”王盘山沉声道。

    并未拒绝王盘山提出的联手提议,毕竟一个好汉三个帮,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凡事有意外,白杨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夺得神书残页。

    不过还是说道:“前辈见谅,那页神书残页对我很重要,若是取得,我希望两位能成人之美”

    吕阳在边上似笑非笑,他是练武之人,神书残页对他来说可有可无,而且自己孤身一人,了不起还有个不成器的弟子,而王盘山就不一样了,座下有宗门,家大业大,而且门下也有神道修士,恐怕神书残页不会如此拱手让人。

    果然,王盘山眉头微皱道:“若我们三方联手取得神书残页,白杨小友一言取之恐怕不妥吧?”

    “那依前辈的意思……?”白杨眯眼问。

    王盘山笑道:“传闻白杨小友曾在迷河林得到了铁剑门传承,我四方剑宗也是用剑宗门,若是可以,我们联手取得神书残页后归你,希望白杨小友能将铁剑门的剑修功法与我观摩一下如何?”

    白杨笑了笑,伸手指向远处耸耸肩说:“前辈请吧”

    当我傻子呢,空手套白狼?神书残页还在血海没影的事情,联手取得后你想要铁剑门的剑修秘籍作为交换?合着我好像没有出力一样,凭什么?

    不得不说王盘山作为一宗之主,而且活得够久,老奸巨猾,一般人搞不好就被他绕进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杨如此态度让人不爽开口了,说话的是王盘山身边的北月长风,看着白杨眉头微皱。

    “意思是王前辈提出的条件我不能答应”白杨看着他不悲不喜的说,并未在意他的态度。

    北月长风再度沉声道:“白兄的意思是说,家师与你联手取得神书残页还值不了铁剑门的修炼秘籍了?”

    “两码事”白杨淡淡道,随即没有在意北月长风。

    边上吕阳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年轻人说:“北月长风?小娃娃,心有傲气很正常,白杨比你年轻就踏足天师之境,你内心一定很嫉妒吧?”

    “我没有”北月长风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

    摇摇头,吕阳看着王盘山说:“这就是你教的徒弟?修武不修心,到头一场空,未来成就堪忧啊,若要让他承担你四方剑宗的重担,恐怕得再度考虑一下咯”

    “孽徒还不退下”王盘山训斥了北月长风一句,然后摇头苦笑道:“年轻人还需要打磨,不过白杨小友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吗?”

    “谢前辈好意,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尽力就好”白杨依旧平静道,不再理会众人,转身看向翻腾不休的血海。

    那页神书残页在血海中沉浮,除却其他几个虎视眈眈的人之外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尤其是血海中那几个若隐若现的庞然大物,饶是白杨也有些胆战心惊,这也是周围几个人王之境强者汇聚依旧按兵不动的原因所在。

    要不然早就一窝蜂前去争夺了。

    看着血海,白杨思考该如何得到那张残页。

    “死胖子你敢!”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惊醒了众人。

    说话的是江王朝的沧海王,在说话的时候她已经腾空而起冲向了翻腾的血海。

    之所以会如此,却是大月王朝的多宝王乘着各方关注白杨他们这边的时候,居然偷偷摸摸猥琐的摸向了血海中沉浮的神书残页。

    “这家伙,永远都是这么不要脸”吕阳鄙视了一句,旋即看了白杨一眼,身影腾空冲向了血海。

    “风儿你们退后?;ず米约骸蓖跖躺匠辽?,也腾身而去。

    白杨转身,看着小猫说:“猫儿你退后一些,记住,若是遇到危险,不要吝啬,第一时间用那些东西”

    说完,白杨身影一闪也冲向了血海。

    小猫知道这片地方的危险,点点头带着血婴丫丫和红球飞速后退,手中已经握住了陈永发给的保命玉佩,白杨所指的也是这件东西。

    另一边桑罗王也在告诫苍狼王朝大王子一番第一时间付出行动。

    六个强者因为行为猥琐的多宝王纷纷出动,一触即发,稍不注意就会引发一场旷世乱斗。

    艹,被发现了!多宝王暗骂一声,圆滚滚的身躯加速冲向血海中心的神书残页。

    “我就说嘛,死胖子师傅怎么可能在这么多强者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得到那件东西……”

    多宝王的徒弟那个小胖子心中嘀咕,小眼睛滴溜溜乱转,瞄向了周围那些年轻一辈的人。

    另一边,苍狼王朝大王子见长辈们纷纷去争夺神书残页了,目光闪烁,看向江王朝的江琳,然后面带笑容腾身而起飞驰而去。

    然而还不等他接近,那冷冰冰的江琳双目冷漠的看过来沉声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