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怎么了?”

    山巅之上,北月长风看着异样的老人问。

    “又有人来了!”四方剑宗掌门沉声道。

    北月长风眉毛一挑问:“又有人来了,师傅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气息很陌生,从未接触过,而且,对方是一个天师之境的神道修士!”四方剑宗掌门凝重道。

    “天师!”北月长风长长吸了一口气。

    神道和武道毕竟还是有区别的,天师之境和人王之境看似相当,可却不能真个平等看待。

    天师之境的神道修士,凭借法宝以及众多秘术,完全有资格挑战一群人王之境的强者,若是布下阵法,甚至能够坑杀一群同境界武道修士!

    是以北月长风在听到自家师傅说来的是一位天师之境的神道修士之后会如凝重了。

    类似情况在几个人王之境的强者之处纷纷上演,每一个都凝重了起来,没有了之前轻松的心态。

    他们五个人王之境的强者虽然分属四方,可毕竟接触过,知根知底,如今来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神道天师强者,一个个不得不严阵以待。

    ‘从远处来的外来者吗?只是不知道目的如何……’

    一个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心中猜测,看向那个方向等待其降临。

    尤其是那些后辈子弟,纷纷看向那个方向,人王之境的武者每个王朝都有,可天师之境的神道修士却不是每个王朝都有的。

    不说其他,就拿陈王朝来说,人王之境的兵马大元帅叛变,血莲教作乱,天下大乱,近半疆域沦陷,后又与苍狼王朝开战,为何还依旧屹立不倒?只是武王陈永发就能顶起大梁吗?

    不,之所以陈王朝还依旧坚挺不倒,那是因为陈王朝拥有一尊天师之境的神道修士坐镇!要不然陈王朝早就被各国瓜分蚕食了,还轮得到这个风雨飘摇的王朝苟延残喘?

    各方关注中,只见天边有人横渡虚空而来,于血海边缘停下,凌空而立。

    一男,一女,一婴孩,以及一个不知名的小兽。

    “师傅,那就是你说的天师强者?好年轻啊,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样子,我能感觉到他并非你这种明明很老却看上去年轻的人”小胖子冲着多宝王嘀咕道。

    “死胖子闭嘴,不得无礼,那可是神道天师,如果对我动手的话,师傅身上再多宝贝估计也扛不住”多宝王没好气道。

    另一边,苍狼王朝大王子眯眼沉声说:“桑罗王,你也没见过听过这个人吗?”

    “从未见过听说过如此年轻的天师之境神道修士,王子殿下,不要离开我太远”桑罗王凝重道。

    点点头,大王子沉声问:“连桑罗王都忌惮他?”

    “并非忌惮,一位神道天师,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武者是纯粹的,可谁也无法预料到一位天师掌控了什么样的秘术法宝,小心为上”桑罗王摇摇头说。

    “我明白了……”

    血海边缘,虚空之上,白杨带着小猫她们来到这里,目视四方,视线仿佛穿透虚空,将五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尽收眼底,却一个都不认识,并未有任何表示。

    而且周围数百人来自不同国度,白杨只学习了这个世界天元帝国的语言和陈王朝语言,除了陈王朝一方的人之外其他人说什么他也听不懂。

    目视翻腾的血海,白杨目光闪烁。

    翻腾不休的血海血雾升腾,内中庞大的身影若隐若现不知是何物,引起白杨关注的是血海中的一物。

    那东西处于血海之中若隐若现,仿若一轮金色骄阳在血海中沉浮,却无法看真切具体是什么。

    “少爷,周围足足有五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存在,他们汇聚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血海中那件东西吗?”小猫紧握手中长剑沉声道。

    她如今还只是宗师之境修为,在人王强者面前渺小如蝼蚁。

    “应该是了,我能感觉到,血海中的那件东西很不凡,只是不知道他们汇聚周围为何不动手收取”白杨疑惑道。

    “或许相互戒备吧”小猫说。

    抬头,白杨目视四方,与各方人王之境的强者目光碰撞,微微点头并没有其他表示,毕竟不认识,聊天都找不到话题。

    轰隆……!

    血海翻腾,一个血浪冲起数百米高,于血海中沉浮的金色骄阳出现在水面又沉入其中。

    虽然只是出现短短的一个刹那,可那东西一经出现,如同烈日当空绽放无量金光!

    出现的时间虽然短暂,可白杨却捕捉到了那件东西具体模样。

    那是一页金纸,一尺见方,通体金灿灿仿若神金浇筑,在纸张上铁笔银勾写了百十个黑色文字,字体白杨不认识,可每一个字都神异非凡,带着某种神秘的气息。

    一页金纸,却仿若一轮骄阳般绽放金光能够照耀数百里天地!

    微微闭目,白杨睁眼,双目中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现瞬间消失,他开口道:“这页金纸对我有用!”

    虽然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上面的字也不认识,可先天太极八卦图告诉白杨那东西对他很重要!

    听懂了白杨的意思,小猫担忧道:“可是少爷,有足足五个人王之境的强者觊觎那件东西,而且,血海中还有恐怖存在……”

    “猫儿不必担忧,我尽力就是,争,或许那件东西归我,不争,彻底无缘”白杨点头道。

    有些诧异的看向白杨,以小猫对白杨的理解,遇到这种问题原本他应该是边上看热闹的,出现主动争取的情况很少,但此时白杨明确的表示想要争夺那件东西了!

    ‘婆婆’的事情,对少爷变化很大……小猫心中自语道。

    心头有了决断,白杨当即就付出了行动,看向四方天地说:“诸位,此物对我很重要,若是可以,各位让给我如何?”

    能和平解决就尽量不动手,虽然白杨知道自己说的这番话或许是废话,但还是这样说了。

    “年轻人,你未免太霸道了一些”

    果然,白杨话音落下就有人开口了,语气不喜。

    也是,无主之物,人人都有机会,你一开口就想拿走让别人放弃算什么事儿?

    冲着那个方向拱手,白杨问:“不知老人家如何称呼?”

    “苍狼王朝,桑罗,不知尊下何人?”对方开口道。

    苍老王朝?如今和陈王朝对着干那个国家?桑罗……完全没有印象……

    心中这样想,白杨还是语气平和道:“原来是尊下当面,我是白杨,此物对我真的很重要,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还请行个方便”

    白杨?哪个白杨?陈王朝那个白杨?

    当白杨话音落下,四方纷纷响起了不可思议的惊呼声,仿佛见鬼了一样。

    “你是那个一手导致血莲教覆灭的白杨?”有人很不可思议的问。

    看向问话的方向,白杨说:“全天下叫白杨的人很多,但若说关乎血莲教覆灭的白杨,应该就是我了,不知尊下是哪位当面?”

    “陈王朝,四方剑宗宗主,王盘山,你是白杨?你居然踏足天师之境了?”四方剑宗宗主一脸震惊的看向白杨方向开口道。

    四方剑宗处于陈王朝境内,白杨倒是听说过,没想到其宗主居然跑这里来了。

    陈王朝境内曾一共只有四个人王之境的强者,一个是血莲教教主,一个行踪飘忽不定,一个是叛军大元帅薛武峰,还有一个就是这四方剑宗宗主了,迷河林中倒是有一个人王层次的异兽,却算不得人类,后来又出了一个陈永发,静尘死了,如今陈王朝境内依旧是四个人王之境的人类强者,不,准确的说是三个,薛武峰叛变了,白杨没想到这里就看到了一个。

    对于前辈白杨一直都抱着尊重的态度,点点头道:“原来是王宗主当下,我应该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白杨了,踏足天师之境,纯粹侥幸”

    侥幸就能成为天师之境的强者?这让全天下那么多神道修士情何以堪?

    对于老一辈强者来说,白杨成为天师之境的强者足够震撼,他不久前还是真君而已,对于年轻一辈的人来说,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这怎么可能?

    从白杨出道到如今才多久?他已经天师了?这‘不科学……’

    “无主之物,最终会落于谁手,全看天意,白杨你一言取之,恐怕不妥”有人沉声道。

    说话的是苍狼王朝的桑罗王,说出这番话,相当于表面态度欲要争夺了。

    若白杨只身一个‘外来’的神道天师强者,虽然依旧不会放弃,但桑罗王还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关键的是白杨是陈王朝境内的人,而且和陈永发关系很好,作为敌国,他如何会轻易让白杨拿走血海之中的金纸?

    “桑罗尊下说得有道理,无主之物会归谁全看天意”白杨点头表示认同道。

    神特么的天意,最终还不是要看本事争夺!

    就在此时,有人瞬间出现在白杨数十米开外,立于虚空开口道:“白杨,你想要那页金纸,你可知那是何物?”

    “不知,但我知道那对我很重要,若尊下知道的话可否解惑?”白杨表情不变看着数十米开外怀抱古朴长刀的黑衣中年人点头道。

    “那是神书残页……!”黑衣中年人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