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涛拍岸,卷起千重浪。

    一片血海翻腾沉浮,煞气冲天,内中庞大的身影若隐若现,散发让人心悸的气息。

    这片血海足有数百里宽,海水猩红浓稠,血雾弥漫诡异森然,似有鬼哭神嚎之声传出,它无根无源,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却不枯竭。

    血海四方有数百人汇聚,修为最差都是宗师之境,能走到这里,每一个都不是易于之辈。

    除却为数不多的零散人员之外,血海周围的数百人隐隐约约分为五个团体。

    位于血海东方的一片山崖之上,数十人注视翻腾的血海,目光宛如饿狼般充满了野性。

    这一群人大多数都身穿皮甲腰间挂着弯刀,周围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刀锋一般的目光看去,隐隐约约有一种军人的肃杀之气升腾。

    有两人位于这个团体前方并排而立,其一是一个青年男子,身高两米左右,浑身肌肉流畅极具爆发力,体表好似有金属光泽闪现。

    他只穿一条皮裤,赤膊上身,身背两把藏鞘弯刀,一头褐色长发编织成小辫,明显区别于常人装束。

    在这个青年男子身边,是一个身穿兽皮袍的老人。

    这个老人太老了,老得行将就木,老得弯腰驼背咳嗽不止,仿佛随时一口气抬不起来就会死去一般。

    在他皱巴巴的皮肤上纹着无数血色纹理,看上去无比诡异,他拄着一根漆黑金属长棍,长棍之上有无数猛兽浮刻,只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

    “桑罗王,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了吗?”此时那野性青年看向翻腾的血??诘?。

    老人咳嗽一声上气不接下气说:“大王子,你称我为桑罗就好,未来苍狼王朝的王是你,我不过只是仗着一点实力得到王上恩泽敕封为王而已,当不得真,至于血海中的东西,具体我还未看清,不过隐隐约约有些眉目了”

    “桑罗王,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你是我苍狼王朝三位中流砥柱人王之一,地位仅次于父王,而且成名已久,举国上下谁不尊称你一声桑罗王,我虽为大王子,却还得依仗与你,所以身份之事不用再提……不知桑罗王对血海之中的那件东西有何种猜测?”青年摇摇头开口道。

    这番话听得老人明显很舒服,不再纠结身份问题,脸上绽放一丝笑容,看着血海说:“血海中的那件东西,或许和曾经神武皇朝的一位大人物有关……”

    血海南方,一座山头上有一群白袍人汇聚,人人持剑,为首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面容慈祥仙风道骨,目视血海若有所思。

    “师傅,我们来在这里是为何?我感觉到周围好几个和师傅你同境界的气息,师傅认识他们吗?”此时一个白衣青年在仙风道骨的老人身边问。

    老人缕了缕随风飘扬的胡须淡笑道:“来这里是因为我感觉到血海中有一件东西,具体是什么还不得而知,但却非同寻常,至于其他几个和我同境界气息的人,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处于东方那个应该是苍狼王朝的桑罗王,正对面的是江王朝的沧海王,北边的是大月王朝的多宝王,至于距离我们不是很远单独的那位,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正是我们陈王朝境内另一个人王境强者了!”

    听闻这么多人王境强者,问话的青年目光闪烁道:“师傅,距离我们不远的那位是武王殿下吗?”

    “不是武王,是另一个,哎,如今陈王朝多事之秋,武王殿下需要坐镇中军啊”老人摇头道。

    青年点头,抬头看向四方说:“师傅,他们来这里和您的目的也是一样的吗?”

    “或许吧,风儿,你是我最看好的弟子,如今已是大宗师之境,有望踏足人王继承我的衣钵,以后我们四方剑宗重担将落在你的肩上,血海中的那件东西不是你能参与的,反倒是周围来了好几个年轻一辈的强者,你有机会见识一下”老人笑道。

    “师傅放心,我北月长风不会坠了四方剑宗威名的”白衣青年目视四方沉声道,眼神中带着丝丝挑战的意味。

    距离这个团体数十里外一颗数百米高的枯树顶端,一个黑衣中年人静静的立于枯树顶端,怀抱一柄古朴长刀目视血海不言不语。

    他单独一人,表情淡然,只在数十里外那仙风道骨老人提起他的时候才转移视线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声‘没想到这老东西也来了,不知道他培养出来的北月长风和我那不成器的傻徒弟比会如何’的话。

    另一边,江王朝的沧海王也在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话。

    沧海王是一个女子,而且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子,一头海蓝长发,连眼珠都是蓝色,长相极美,身穿一套蓝色长裙,如花季少女般的她事实上年龄已经超过三百岁,只能说她女子爱美驻颜有术。

    在沧海王身边的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看上去二十一二岁,反倒是觉得比沧海王成熟一些。

    这个女子长相极美,一头冰雪般的长发轻轻飘舞,给人的感觉很冷,冷得如同万年寒冰,看一眼都会打哆嗦那种。

    “琳儿,你不是自喻年轻一辈不输于人么,此间来了几个不错的后辈,有机会见识一下,莫要坐井观天”沧海王笑眯眯的开口道。

    “师傅,江王朝境内我同辈还未遇过敌手,想来周边几个国家的年轻一辈也不过如此,我的目标是人王之境”讲琳面无表情冷冰冰的开口道。

    沧海王狡黠一笑说:“琳儿啊,你就是太冷,让你见识一下的意思是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的青年才俊,师傅我早就想喝你的喜酒啦”

    江琳翻了个白眼,似乎对师傅的性格感到十分无语,撇撇嘴说:“师傅,我对男人无感”

    这一记白眼,当真是风情万种冰消雪融美丽不可方物,冷冰冰的江琳,也只有在她师傅面前才会展露出如此情绪了。

    沧海王不仅看上去年纪小,心性也是让人无语,此时他夸张的说:“琳儿你居然喜欢女人?这怎么行,生不出娃娃的!”

    “师傅……”江琳顿时差点崩溃,这都什么不靠谱的师傅……

    如果说不靠谱也能分个级别的话,那么大月王朝的多宝王应该算得上极品了。

    人王之境嘛,要么仙风道骨要么邪意阴森要么冷酷无情,总之很有性格就是了,而多宝王却是个另类。

    怎么个另类法,用猥琐两个字来形容最恰当不过。

    一米六的身高却痴肥无比,一声肥肉乱颤,头发跟鸡窝一样,胡子邋遢也不梳理,身上叮叮当当挂满了零碎跟开杂货铺的一样,刀枪剑戟盾牌长棍铃铛应有尽有,就连鸡窝一样的头发上都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饰品,并且这些零碎看上去都绽放光芒神异非凡,整一个移动宝库。

    这会儿他拍了拍肥肚皮,身上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小眼睛看着身边一个同样挂满零碎的小胖子说:“徒儿,看到没,周围好多肥羊,咱师徒今天干一票大的,把他们身上的宝贝都抢光,挂在身上出门多有面子”

    小胖子长得很有喜感,圆溜溜一坨,小眼睛放光,然而却沮丧的说:“师傅啊,周围好几个牛人呢,我怕我们干不过反被打劫”

    “不怕,他们人多算个鸟,老子们师徒俩有的是宝贝,堆死他们,堆不死就跑路去挖他们家祖坟,哼哼”多宝王大大咧咧的说。

    “万一跑不了呢?”小胖子眨眼问。

    “一定跑得了,到时候徒儿你殿后,师傅我跑了事后给你报仇”多宝王咧嘴道。

    挠挠头,小胖子鄙视道:“我一定有一个假师傅……”

    “对嘛,叫爹,我还没儿子呢,你叫我师傅哪儿有叫爹来得爽”多宝王嘿嘿猥琐笑道。

    咚……

    小胖子一脚踹在多宝王屁股上说:“师傅你不怕我爹砍死你???”

    多宝王不以为意,揉了揉屁股说:“没事,你爹打不过我,要不然早砍死我了,毕竟他的后宫我都去过好多次也拿我没办法,哼哼!”

    “哇靠,你居然把我爹绿了,我要去告状”小胖子夸张道。

    “告毛,你爹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就是看看又没咋样,要不然你爹还不出动数千万大军围剿我啊”多宝王没好气说。

    眨了眨眼,小胖子看着自家不靠谱的师傅说:“那什么,我不会真是你儿子吧?要不然为什么我爹那么瘦我这么胖?胖得和你一样”

    “滚蛋吧,你胖那是你贪吃,你看看,和你一样的年轻一辈哪个不是丰神俊朗,就你痴肥痴肥的,跟我出来简直丢人,话说你减肥长好看了去勾搭个漂亮女孩给师傅我养养眼也好啊”多宝王叹息道,看了一眼自家傻徒弟,觉得估计是没机会了。

    “好哇,师傅你居然连徒弟媳妇都不放过,等我能打过你的时候一定第一时间弄死你再找媳妇”小胖子瞪眼道。

    然而多宝王这会儿没和徒弟日常斗嘴了,而是小眼睛一眯看向了远处。

    不止是他,其他四个方向的四个人王之境强者都看向了某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