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信息涌入脑海,狐狸等人第一时间头晕脑胀,有一种差点被撑爆的感觉。

    一个个脸色苍白冷汗滚滚,却一言不发咬牙坚持。

    他们明白,这是因为自己一开始就跟着白杨的缘故才有这样的机缘,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天大造化。

    待到狐狸等人适应了脑海中的信息,白杨看着他们说:“修炼秘法我已经烙印在你们脑海,未来你们能走到哪一步就看自己的努力和天赋了!”

    “老板,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未来谁若是敢仗着强大的力量为非作歹,我们将会用铁拳粉碎他们内心的黑暗!”熊大瓮声瓮气的说道。

    因为一团记忆的拥入,他身躯紧绷肌肉鼓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看上去分外狰狞。

    点点头,白杨指了指身后的山头说:“去吧,那里已经准备好了修炼雷霆秘典的必要设备和滋养身躯的辅助丹药,努力修行,未来此间秩序需要你们来维护”

    “多谢老板栽培,我们一定不负重托!”狐狸长长呼出一口气回答,带头走向山上的建筑。

    修炼雷霆秘典,在异界多少年来都没有人能成功,而地球科技电流的运用却轻松解决了入门难题。

    作为天下十大奇功之一,雷霆秘典入门难,一旦入门之后,只要资源跟得上,进步飞快,而且修炼过后几乎同阶无敌,独特的雷霆之力不但具有强大的破坏力,对于神道修士也有无与伦比的威慑力,让狐狸他们修炼雷霆秘典将来维护秩序再合适不过了。

    种子已经开始种下,未来生长能结出什么样的果实白杨只能拭目以待。

    母亲的意外让白杨不允许类似情况的再度发生,安顿好狐狸他们,他有亲自去找了一趟自己的父亲白建军和未婚妻王清雨。

    找到他们后,白杨不但传下雷霆秘典修行之法,甚至还将异界人王之境强者静尘修炼的大光明刀刀法都烙印在了他们脑海。

    在以稳妥为前提下,白杨拔苗助长般帮助他们入门,亲眼看到他们体内产生了雷霆之力才留下后续修炼资源放心离去。

    还是那句话,修炼之法和修炼资源白杨都给了,未来能走到哪一步还得看个人天赋和努力。

    当然,作为至亲之人,哪怕他们修炼没有什么建树白杨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当白杨在忙碌这些事情的时候,阿尔卑斯山外围却来了一群特殊的人。

    这群人足足三百多,平均年龄都在五十以上,穿着千奇百怪。

    有身穿袈裟慈眉善目的和尚,有身穿道袍头发花白的道士,有身穿劲装的练武之人,还有身穿长袍的西方神职人员。

    他们安静的待在山脉外围,周围有十倍以上的人在为他们服务!

    这群人原本分散在世界各地,某些方面来说他们都是一帮德高望重的人,因为白杨开辟道场,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汇聚于此。

    隐隐约约这群人以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华夏中年人为首。

    “该来的都来了,刘老,接下来就麻烦你帮忙引荐了”

    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对中山装中年人说道。

    “我尽量吧,能不能为诸位引荐我把握不大,最终还是要看那位的态度”刘青山说道。

    周围这些原本分散全世界各处德高望重的人,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了解到刘青山曾经是白杨的‘师傅’,然后找到他,苦口婆心的祈求刘青山帮他们引荐白杨这个在世真神。

    对此刘青山也很无奈,他是人,身在红尘中就有各种各样的牵绊,不管是处于人情也好,还是本身也想得到一些答案,总之最后他答应了,一群人来到了阿尔卑斯山白杨道场外围。

    “那就拜托了”

    得到刘青山回答,周围一帮黄土都埋到胸口的老人眼巴巴的看着他说。

    刘青山是有白杨的联系方式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深吸口气掏出电话拨打了白杨的号码,等待电话接通中,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

    电话在一帮人纠结中接通了,靠的近的人甚至还能听到电话中传来了白杨‘刘老找我什么事情’的话。

    老实说,如今的刘青山心情是复杂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曾经那个任由自己收拾的年轻人现在能站在这种高度,再在白杨面前倚老卖老是不可能的了,他语气尽量平静说:“白杨,有些人想见你,你看方便吗?”

    接到电话的白杨刚刚从父亲之处离开,立于白云之巅他愣了一下回到道:“现在我正好有空,在什么地方?”

    得到刘青山回答他们就在道场外围山脉中的回答,白杨说了一句等我,挂断电话身影一闪消失在天边。

    分分钟来到目的地,看到这样一群人后白杨心中明白了什么,没有如神灵边俯视这些人,白杨落到地面目视他们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诸位跟我来,请不要惊慌”

    说着,白杨心念一动,一群人凌空飞起,向着远处天穹上的道场飞去。

    尽管有白杨提醒,可当这一群人来到道场上方的广场上时,大多数都双腿打颤,不依靠外力凌空飞行,任何人第一次经历内心都不会平静的。

    待到众人稍微平静开始带着复杂心情观察道场的时候,白杨挥手,大光明刀飞出,将一根根原木削成蒲团模样飞来,在广场上落了一圈。

    收回大光明刀,白杨伸手一引说:“诸位,请坐”

    众人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坐下,场面静悄悄,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对于这一群老人来说,心情是忐忑的,之前甚至都没想过能真的见到白杨,见到之后白杨又给了他们太多颠覆性的认知,带人凌空虚渡,明明布置在白云之巅的道场却温暖如春,所谓的高处不胜寒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到,反而是周围春暖花开美轮美奂宛如仙境。

    对此,这一群一辈子和神学打交道的人心中再没有半点怀疑。

    安静的气氛中,刘青山毕竟和白杨熟一点,站起来咳嗽一声开口道:“白杨,我来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内武当山青松道长,这位是少林寺圆通大师,这位是五台山慧明禅师,这位是龙虎山长青真人……这位是‘梵地岗’教皇,这位是印渡婆罗生大师,这位是西辣……”

    刘青山挨个介绍,在场的每一个都是当下全世界各‘信仰派系’的代表人物,某些圈子里面响当当的人物,当然,白杨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当中,有人一辈子和神学打交道,单纯的专研经典学说,有的则是专研武技想要开发人体密藏,有的人则是一生执着的追寻神的脚步。

    总之,这一天,这一帮地球各‘信仰派系’的代表人物几乎全都聚集到了这里、

    刘青山每介绍一个,白杨就点头示意,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说到底,这些人虽然只是普通人,可他们也是值得尊敬的。

    在刘青山花了近二十分钟介绍完毕后,白杨直言不讳道:“不知各位找我有什么事情?”

    “白先生,我们此来,是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一下,不知白先生可否为我们解惑?”

    在白杨话音落下后,来自武当山的青松道长起身打了个稽首道。

    说到底,在场的这些人平均年龄都过五十了,而且从事的职业原因,修身养性功夫还是有的,最初的震撼过后此时纷纷平静了下来。

    “但说无妨”白杨点头道。

    白杨的态度给了他们信心,青松道长面带期待的看着白杨问:“白先生,你这段时间展现出来的一切,让我们对自己的坚持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我想问的是,神话中的那些传说,是不是真的,世上是否有仙神存在?”

    面带这个问题,白杨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整个世界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仙神,而且我也不是仙神,只是一个掌握了特殊力量的普通人”

    虽然对于白杨的这个回答在众人预料之中,却不是他们想要的答案。

    此时少林寺的圆通和尚开口问:“请问白先生,你所施展的手段,是否传说中的仙佛所留?”

    “与仙佛无关”白杨再度摇摇头回答道,没有多做解释。

    显然白杨的答案是让人失望的,梵地岗教皇看着白杨忐忑问:“白先生,如此说来的话,上帝岂不是根本不存在?我们一生的坚持根本就是个错误?可若是这样,白先生你本身的存在又作何解释?”

    对此白杨摇摇头道:“神灵是否存在,我没有亲眼见过不敢往下结论,你们一生的坚持是否正确,答案在你们心中,至于我,你们就当我只是一个幸运的人吧”

    对于这个回答,人们只能苦笑,白杨说了等于没说。

    “白先生,在你之前,世间神踪绝迹,道法不显,我们从古老的典籍中看到无数神通秘法,可专研一生也只是镜花水月,我想问的是,我们是否也有幸习得这些神通秘法?”龙虎山的长青真人开口问。

    他这句话出口,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其他人一下子闭嘴,目光灼灼的看向白杨。

    心中明了,白杨心道恐怕这才是一帮年过半百的人来此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