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阿尔卑斯山就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无数人赶来想要一探‘神灵居所’的真实性,而随着白杨一次全球直播,蜂拥而来的人更多了。

    短短一天时间,勃朗峰百公里外,各个方向至少聚集了三百万人,更得的还在路上。

    到了这个地方人们被无形力量阻隔无法前进,而且多国联合的军队先行一步到来,上百万军队已经封锁了这片区域,人们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进一步落空。

    冲突在所难免,可在国家机器面前平民哪怕人多势众也只能乖乖听话处于警戒线之外。

    百公里的距离,以普通人的目光哪怕白杨的道场立于九天之上也看不到什么名堂了,可这难不住广大民众的智慧,各种各样的望远镜架设观察道场,每一个通过望远镜看到的人无不发出一阵阵惊叹。

    无数视频图文传递到外界,进一步证实了这个地方的真实性,导致很多原本打死不相信的人也有点摇摆不定了。

    难不成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

    如果没有,几百万人不可能看到的都是假的吧?哪怕再高明的忽悠手段能一下子忽悠数百万人?安利也没有这么可怕……

    聚集在阿尔卑斯山周围的人不知道外界的人是怎么想的,此时一个个都激动坏了,亲眼见证了那个地方的真实性,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说视频上那个人所说的修炼秘法也是真的?

    学习之后自己也能成为超人成为神灵一样的存在?

    可是想要学习好像要通过什么关卡考验,考验什么时候开始?

    其实考验在白杨进行全球直播的时候就开始了,但多国联合封锁这片区域普通人无法靠近自然是无法进行考验的。

    对此白杨并没有着急,自己开辟道场必定会颠覆整个世界的价值观,各种各样的冲突在所难免,神权和律法不可能并存,总有一方面凌驾于另一方面之上,他在等,等多国的反应,唯有解决了这个麻烦自身才能站稳脚跟。

    建立道场,师法天下,面对类似冲突就不能用歪门邪道的手段解决。

    比如白杨不能用催眠的方式让人们妥协,唯有使用堂皇手段解决麻烦,让人真心信服,真心认可,方能获得信仰之力,毕竟催眠的人并非发自内心的相信自己,是无法获得信仰之力的。

    慢慢等待,白杨等着各国的出招,不过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国内打来的,打电话的人是邱国荣。

    心道还是要面对华夏官方的同时,白杨接通了电话说:“邱叔叔,我是白杨”

    电话对面的邱国荣心情显然很纠结,试探性的开口道:“白杨,我代表国家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一下,希望你能回答,你看可以吗?”

    其实白杨能接电话已经是一个很好的预示了,若白杨电话都不接那才叫一个糟糕。

    “邱叔叔有什么想问的请说,我听着”白杨平静道,波澜不起,不悲不喜。

    听到白杨的声音,邱国荣有些恍惚,曾经那个对任何事情都不着调的白杨不见了,如今面对白杨就仿佛面对一颗深沉圆滑的坚石,根本无从下手。

    深吸口气,邱国荣问:“白杨,首先,我想问的是,你是否对国内方面失望了?”

    没有提甄国萍,邱国荣怕勾起白杨的伤心事。

    听到这个问题,白杨瞬间就明白了国内方面的担忧,坦然道:“邱叔叔,请你转告各位叔叔伯伯,或许他们也在听吧,我直说,你们多虑了,我并未对国内方面失望,请你们不要乱想,我依旧是爱国的,我的心依旧属于华夏,这点毋庸置疑!”

    “那为何你建立道场传授自身本事不在国内进行?如果在国内的话,对国家发展有着无法估量的助力!”邱国荣几乎是冲口而出说出这句话。

    对此白杨早有预料,不疾不徐的说:“邱叔叔,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在阿尔卑斯山建立道场也有我自己的考量,这么说吧,我建立道场,就算是走到了前台,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若是在国内会给国家带来很大的麻烦,其次,也是我最担忧的一点,建立道场我有自己的打算,就不能单纯的为国家服务,这点希望你们理解,如此一来,冲突在所难免,国家不允许不受控制的力量在外,而我的一些做法可能是国家不想看到的,那么矛盾就会因此发生,为了避免这种问题,我选择在阿尔卑斯山建立道场,我的解释不知道邱叔叔和各位叔叔伯伯满意吗?”

    白杨说得够清楚了,面对自己的祖国,他才能如此耐心的解释,其实一直以来,从自己能力的显露一直到现在,他和国家方面的关系都很融洽,并未发生什么冲突,基于这一点,白杨也一直都在尽量的避免矛盾冲突的发生。

    而如今,自己建立道场,算是单独出来了,国家就会觉得有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失去了,坐不住很正常,不想伤了国家的心,又不想起冲突,白杨只能尽量解释清楚,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其实白杨,你所说的这些问题我们都多次开会研究过,根本不存在的,没必要在外面建立道场传授自己的本事啊,在国内的话,国家还会帮助你的”邱国荣苦笑道。

    国家还是不甘心啊,白杨心中无奈叹息。

    只得说道:“邱叔叔,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若是在国内建立道场,国家会帮助我这点我深信不疑,但这样一来我的自主性就被大大削弱了,如果那样的话,道场是我自己做主还是成为国家的一个下属机构?请原谅我如此直言不讳的提出来,现在说清楚,免得大家心里总在猜忌”

    还有一句话白杨没有说,若是在国内的话,自己道场内恐怕就没有一个‘正常人’了,到最后必定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被国家架空,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邱国荣或许也听出了白杨潜在意思,对此只能苦笑,只得打住,再继续说这件事情双方就会有疙瘩了,然后问了一个关心的问题,道:“那么白杨,你真的要师法天下,将自己的本事无私的传授给全世界的人吗?”

    “若说无私那是不可能的,我有自己的打算,不过我明白邱叔叔你的意思,直说吧,我设立的两个考验,虽然是面对全世界的人,但我毕竟是华夏人,我向你们保证,最后通过考验的人,九成都是华夏人,而且东瀛,棒子,阿三,米国等与华夏敌对的国家,我敢肯定他们不会有任何一个人通过考验,这样你们满意了吗?”

    “呼,如此就好”邱国荣松了口气,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其实国内方面知道白杨的本事,最怕的就是他的本事被敌国掌握,哪怕有一个敌国的人掌握,一旦辐射开去,对国内来说就是不想看到的灾难!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白杨一旦传授本事给人,未来必定会辐射到每一个人,毕竟这是科技社会,但华夏强占先机,就站在了所有国家前方,未来就能轻松应对了,届时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人也不用担心什么。

    “嗯,邱叔叔,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这样吧,这边有点小麻烦了,最后,还是那句话,我明白你们的意思,考验是针对全世界的人,你们也可以派人来接手考验,不过我不会偏袒任何人!”白杨最后说道。

    “那好,你先忙”邱国荣识趣的挂断电话,要根据和白杨的对话去紧急部署了。

    没有和国内闹翻,这对于白杨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不管其中是不是国内方面因为自己的本事而忌惮妥协,这些都不重要不是么。

    挂断电话,白杨看了远方一眼,随即白杨的视线放在了边上的一块显示屏上,心道你们总算是忍不住了么。

    百公里外,各国至少聚集了两百万军队,坦克装甲车比比皆是,甚至导弹发射车都不知道开来了多少,各种武装直升机战斗机在百公里外的天穹上轰鸣!

    通过不完善的人工智能截获的信息,好几个国家的太平洋舰队都严阵以待,核弹都已经瞄准了这里!

    对此,白杨只能说这些国家真的坐不住了。

    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原因,除却华夏之外,几乎全世界说得上话的国家都达成了一致共识,想用武力胁迫自己就范!

    “如此也好,一劳永逸的解决麻烦!”白杨心中如此暗道。

    封锁这里的军队已经在驱散周围的人群,手段说不上仁慈,却也在尽量克制,伤人在所难免,却没有出现死亡现象。

    不知何时,百公里外竖起了一座数百米高的建筑,上面全是大功率的喇叭,就好像华夏边上两个邻居国家之间那条线上的喇叭一样,不过这里的规模却要大得多得多。

    “能听到吗?我是多国联合谈判代表,现在要求与白先生进行对话,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如果听到,请允许我们派人过去,放心,只是送一个专用通讯器好与你对话!”

    此时那竖起的喇叭建筑中传来了这样一番话,声音传递百公里依旧清晰。

    自己的形象必定出现在了全世界大多数人眼中,各国联合查到自己的身份并不难,对此白杨没有感到意外。

    站在道场之上,白杨开口道:“听得到,就这样说吧!”

    他的声音不大,可却清晰的传递出去了百公里……